比起馒头还是更喜欢蝴蝶,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发个单章,求个比起馒头还是更喜欢蝴蝶推荐票吧。

限免了,然后顺势求个票吧,有

比起馒头还是更喜欢蝴蝶,

月票的朋友们也可以投一下,然后感谢老曹奶爸投的十二张月票,我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多月票,感谢感谢。

然后就没有了,码字了。

主要就是感谢一下老曹奶爸,十二张月票,着实惊了,直接把月票数量给奶起来了。

喜欢港九本色请大家收藏:

“呵!”

吉米冷笑一声:“谢谢干爹指点!”说完,他一甩手大跨步对着外面走去,不再做任何的停留。

两人今天的对话,无疑已经是彻底撕开脸皮了,双方都没有再有任何的遮遮掩掩。

决战。

也许就在下一刻。

“滋...”

烟头缓缓燃烧,在乐少的吮吸下发出烟草燃烧的声音来。

乐少半后仰的靠坐在沙发上,眯眼看着吉米离开的背影,眉头微皱。

他一声不吭的抽着烟,脸上或多或少的有点疑惑了。

刚才的交谈,有个问题点让他有些困惑。

吉米做掉了东莞仔,他没有让东莞仔交出徐生来?为什么这小子现在还跑到自己这里来要人?

这说明,吉米没有在东莞仔那里找到徐生。

东莞仔一死,如果徐生真的在他那里的话,吉米可以很轻松的从东莞仔的小弟口里得知的。

但很明显徐生不在东莞仔那里。

徐生也不在自己这里啊。

那问题来了:

徐生哪去了?

乐少在把徐生绑过来以后,直接就把人丢到了棺材铺的,最后一个经手徐生的人就是东莞仔。

东莞仔的手里,真没有徐生?

乐少越想越没有头绪,眉头也越皱越深,越觉得肯定有哪个点出了问题。

但这个点在哪里,他硬是想不出来。

“肥荣?”

乐少把手里的第二根香烟掐掉以后,想到了忽然失踪了的肥荣:

“徐生不会在这货手里吧?”

肥荣是东莞仔的小弟,东莞仔当初就是把他跟徐生一起给钉进了棺材里。

徐生不见了。

肥荣不见。

很有可能是东莞仔安排肥荣看守徐生,把人给藏到某个地方去了。

现在东莞仔一死,吉米的人满世界都在找徐生,知道消息的肥荣肯定也是不敢冒头才对。

“来人。”

乐少对着门外招了招手,叫过来手下:“寻找肥荣的事情找的怎么样了?”

“正在进行中,没有找到他。”

手下低着头,快速的做出汇报:“该找的地方全部都已经找过了,没有任何线索,认识肥荣的人都说这段时间没有见过肥荣。”

“从没有见过?”

乐少皱了皱眉,摆手吩咐到:“让下面的人全部都不用干别的事情了,专门给我去找肥荣。”

“除掉那些偏僻的出租房,郊区的这种工厂、民房也都要给我去搜!”

他说话的语速很快,直接给定了最后期限出来:“三天时间!”

“三天内,哪怕把港岛给我翻过来,那也必须把肥荣给我找出来!”

他的声音分贝高了几分,充斥着浓浓的警告意味,呵斥到:

“三天内找不到肥荣,那你们可以全部卷铺盖滚蛋了。”

“是!”

手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连忙点头应到急匆匆的下去了。

三天。

这已经是乐少初步预估,给手下,也是给自己最最宽裕的时间了。

吉米敢这么疯狂的在大街上公然安排枪手把东莞仔打死,一定程度上也反应了吉米现在所处的境地。

他的生意肯定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所以才这么丧心病狂,哪怕让钟文泽不开心,他也要当街枪杀东莞仔。

这东莞仔死了,虽然让乐少心里解气了,但是也让他看到了吉米的疯狂。

吉米现在杀红了眼,已经开始发疯了。

之所以还没有对自己动手,是因为他以为徐生在自己手里。

如果自己手里没有徐生,那很可能他早就已经动手了。

现在。

吉米一口咬死认为徐生在自己手里。

如果自己不能真的把徐生找回来,时间一长徐生一直没有消息,那么难免下一次吉米直接对自己也下死手。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把徐生找回来。

只有把徐生拿在手里,这样他才能够占据高位,在跟吉米谈判的时候,赢得更多的一分筹码。

把这件事安排妥当以后,乐少又想起了刚才的吉米说的话。

自己的儿子,小明。

吉米竟然对自己的儿子动起了念头,看来这段时间得加强一点对儿子的关注才行。

“备车。”

乐少对着站在门口候着的司机喊到:“去小明的学校,今天去接他放学。”

司机连忙下去准备去了,乐少拿起旁边的西装外套来,对着外面走去。

乐少现在年纪大了,两鬓已经开始冒白,哪怕是胡须也已经开始变白了。

但是他的儿子小明的年纪却并不大,今年不过才十一岁的小孩子一个,在国中念书。

乐少的老婆是几年前出,因为社会上的仇家恩怨,仇家安排车祸把他老婆撞死了。

乐少很生气,把仇家尸沉大海,他也只能做到这地步来宣泄自己的怒火。

以前情况还好点,有老婆带着儿子,老婆去世以后没人关照,自然而然的对儿子的照顾就少了很多。

他自己平时很忙的,各种大小事务都去处理,每天回家都很晚了,陪儿子的时间就更少了。

一来二去,也就忽略了儿子的教育。

虽然忽略了儿子,但是他对儿子肯定是疼爱的。

乐少就这么一个儿子,自然给了他最优越的家庭条件给他。

唯一的遗憾就是在家庭关爱上有所缺失。

小明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老豆到底是干什么的,但是从每天来接自己上下课回家以及进出家里的客人就猜到了老豆是黑社会。

小明本来就对母亲的死对乐少心存怨恨,叛逆的他在学校里其实并不学好。

前一段时间。

老师还专门把乐少请到了学校去面谈,跟他说儿子跟社会上的古惑仔混在一起,还说他的儿子在学校从事黑社会活动。

乐少找儿子说话,让他告诉自己他在跟谁混,但是儿子却很叛逆,根本不和他说话。

父子两的关系也一直很僵持。

前一段时间。

小明得知乐少要把自己送到国外去待一段时间,心里就更加不愿意了,表现的也越发叛逆。

也正是因为这样。

送儿子去国外的手续其实已经办好了有一段时间了,但一直都没有了后续。

公路上。

司机稳稳的驾驶着轿车,扫了眼内后视镜里正看着外面的乐少。

“大佬。”

司机看出来乐少的心情不错,笑道:“今天咱们去接明仔,明仔肯定会非常开心的。”

“这对他来说,肯定是一个大惊喜。”

“算下来,您也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去接他放学回家了吧,他肯定好开心的。”

“呵呵。”

乐少难得的露出了个笑脸,手指摩挲着下巴,笑骂道:“专心开车啊,这么八婆。”

“是是是。”

司机跟了乐少这么多年,自然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乐少聊着关于小明的事情。

三十分钟后。

轿车稳稳的停在学校门口。

但是。

他们等了好久也都没有接到小明的人,乐少无意中看到了小明的同班同学,此刻一脸紧张。

乐少连忙走了上去,按照他的肩膀:“小明呢?小明怎么还没有出来?”

“他..他....”

同学脸色苍白,有些害怕的看着乐少:“不关我事,不关我事的啊,是忽然发生的事情,我真的没有想到啊!”

“说!”

乐少听到这里,心一下子提起来了,强忍着怒气低声道:“发生了什么?”

在他的再三逼问下,同学这才说出了实情。

原来。

这个人带着自己的儿子在学校外面认了老大,今天带小明过去就是交保护费的。

谁知道,小明根本就没有带够那么多钱,这一下直接把古惑仔惹怒了,开始恐吓起小明来。

小明的同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幕,惊慌的他立刻对着外面就跑了。

“扑街崽!”

乐少把话听了个大概就跑了,低声咒骂了一声,快速对着同学所指的茶馆跑去。

司机连忙跟上。

两人火烧火燎的赶到,但是大厅里却没有看到任何人的,更没有看到小明,来到吧台语速急促的对着服务生问到:

“刚才在这里的人呢?几个烂仔带着一个小孩的那桌!”

“走了。”

服务生头也不抬的,专心做着自己的事情,看都不看乐少一眼。

“走了?”

乐少眼珠子一瞪,直接开吼:“你他妈的让他们走了??”

他一巴掌拍在吧台上:“在你们店里啊,几个烂仔带着个背书包的小孩子,一看就不正常,你还让他们带着人走了??”

“草!”

服务生见到乐少这个态度,直接也不开心了,把手里的毛巾一摔,撸着衣袖有意无意的露出自己的纹身来:

“你他妈的吼什么吼啊?黑社会啊?!跟谁在这里大小声呢。”

“好了好了!”

司机这个时候哪能不开眼呢,知道乐少急眼了,连忙挡在中间阻止两人:

“兄弟,告诉我,他们往哪个方向走的,麻烦你行不行。”

说着。

他从兜里摸出几张大金牛来放在桌子上:“麻烦你帮个忙。”

“草!”

服务生扫了眼大金牛,脸色这才缓和了几分,伸手一指门口屋外左边的位置:“往那边走了。”

司机连忙拉着乐少就往外面走。

“不用追了。”

服务生把大金牛拿在手里甩了甩,或者是因为看在了大金牛的面子上,补充了一句:

“刚才这几个人,全被西贡警署的一个什么宋警官的

比起馒头还是更喜欢蝴蝶,

人给带走了,估计回警署了。”

“西贡警署?”

乐少听到这几个词眼,不知道为何,他下意识的就想到了钟文泽身上。

继而。

莫名的有几分心安了。

原本还焦急的心明显缓和了那么几分,可能,这些感觉,来自于今天吉米威胁自己说的话:

「原本我想拿你儿子威胁你的,但是钟文泽不愿意帮我,所以也就只能作罢了。」

两人当即回到车上,驱车前往西贡警署。

“切。”

服务生扫了眼乐少两人驱车离开,不屑的撇了撇嘴。

而后。

他伸手掏了掏左边的裤兜,从里面摸出了三张大金牛来,与乐少司机给的四张大金牛合在一起,沾着口水美滋滋的点了起来:

“一二...七,七张。”

“今天真是走了狗屎运了,随便给人带两句话就能得到七千块钱,抵我两个月薪水呢。”

方才。

那个叫宋什么的警察带人把那几个烂仔跟小孩一起带走了。

临走的时候,他还特地给了自己三张大金牛,告诉他如果有人问人去哪里了,告诉他们去西贡警署了就行。

那边给了三千。

乐少的司机给了他四千。

动动嘴皮子就能赚这么多,简直不要太舒服。

·····

西贡警署。

乐少马不停蹄的赶到西贡警署,第一时间冲进了大厅,要找自己的儿子。

宋子杰正好在大厅里处理那几个烂仔呢,告诉他小明不在这里。

“哪去了?”

乐少再度紧张了起来。

“外面。”

宋子杰伸手一指警署外面的街道:“带你儿子吃晚饭去了,你来的正好,正好去把单给结了。”

乐少的心路那叫一个一波三折啊,立刻顺着宋子杰的指引,去找儿子去了。

推开门。

乐少一眼就看到了背对着自己坐在餐桌边上的钟文泽与儿子小明。

两人这会正有说有笑的,也不知道在聊什么,气氛挺轻松的。

司机刚要张嘴说话,却被乐少伸手给制止了。

他摸出香烟点上,重重的吸了一口,而后放轻脚步慢慢的走了过去,抽过凳子在他们两人的后面坐下,安静的旁听了起来。

“明仔,你觉得我跟你说的有没有道理?”

钟文泽的语气带着认真,却又非常的平和:“咱们现在还年轻,还是个学生,那肯定是要好好学习的呀。”

他一边说话,还不忘记手指捻起一块白斩鸡鸡翅膀来啃着: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少年兴则国兴,少年强则国强,年轻的一代,有理想、有本事、有道德、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

“你看,港岛现在已经签了联合声明,再过不久这里就能回到祖国的怀抱了。”

小明看着一边吃一边说话的钟文泽,双手交叠在一起放在桌上,听得聚精会神。

“到那个时候,港岛将会在祖国的带领下迎来一个全新的更加美好的时代,它的经济将会再度得到发展,更加的繁荣。”

钟文泽说的同样津津有味:“那会是一个无比美好的时刻,而你们这些年轻人,在那个时候也会迎来新的机遇。”

“大陆很大很大,它的经济正在快速的发展当中,如果你现在好好学习,那么以后的你,有了本事的你能够抓住这波机会,发展的更好。”

他把吃完的鸡翅膀骨头丢在一旁,拿起纸巾擦着手指:“但是如果你现在不学好,不好好学习,跟那些烂仔混在一起,你现在觉得你自己好威的。”

“但是以后呢?以后你是什么?什么都不是。”

“你没有本事,你就没有新的发展,所以当下,你只要好好念书,以后的日子可舒服着呢。”

“真的吗?”

小明的眼中泛着光,充斥着光芒:“我知道我们这里就是属于祖国的。”

“我也很早很早以前就听说过大陆的天安门广场了。”

“我还知道万里长城,我知道大陆有好多好看的风景,好多好多壮丽的历史景观。”

“我其实很早就想去那里玩玩呢,只不过现在我还没有机会。”

“那肯定是真的啊!”

钟文泽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脑袋微抬看着天花板,思绪略带回忆:

“对,那里特别特别的好,它正在慢慢复兴中,将来会发展成一个超级大国。比起馒头还是更喜欢蝴蝶

“到那一刻,你会因为你自己中华民族的一员而感到无比自豪,你会因为你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一员而感到无比的激动。”

“它,未来会成为你的荣耀,至高无上的存在!”

钟文泽看着小明,语气中充满着笃定:“所以,你要好好学习,不要学烂仔样,以最棒的状态,跟随着港岛一起去拥抱祖国的怀抱。”

他一努嘴,歪头看着小明:“我这么说,你听懂了吗?!”

“嗯!”

小明用力的点了点头:“我听懂了!”

“从现在开始,我要好好学习,用最好最棒的自己去迎接回归祖国怀抱的时刻,为祖国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这就对了嘛,臭小子!”

钟文泽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乖乖听叔叔的话,你要是听话,明年叔叔就带你去大陆玩,带你去看万里长城,去看天安门广场。”

“真的?”

“真的!”

钟文泽肯定的点了点头:“叔叔不会骗你的,刚才跟你说的每一句也都是真的,骗你是小狗。”

说到这里。

他停顿了一下,语气跟着转折了着继续说到:

“但是,你也得答应我,以后再也不许跟你老豆对着干了。”

钟文泽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你对他再不满意再有意见,你要直接跟他说,绝对不能学坏,学烂仔样去气他。”

“再不开心,你可以拔他的胡子,把他的胡子拔光来泄恨!”

“好,我答应你!”

小明用力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伸出手来,与钟文泽拉勾:

“那我们说好了,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好!”

钟文泽笑呵呵的用小拇指跟他勾了勾,而后大手对小手,大拇指印在了一起:

“一百年不许变。”

“一百年不许变!”

钟文泽也颇为认真的跟着说到。

“好耶!”

小明开心的鼓起掌来。

身后。

乐少目光闪烁的看着前面这一大一小的两人,嘴角莫名的上扬。

笑了。

笑的很开心。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儿子说这么多话,这么开心了。

哪怕儿子不是在跟自己说话,但是此刻乐少也已经非常满足了。

一个来自父亲角度的满足。

喜欢港九本色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