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格凶对一生的影响: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既然章凯让回去,魏定波欣然接受,立马就跟着江天晓离开。

两人来到武汉区,果然不见之前闹事的人。

[外格凶对一生的影响标签:p标签]回来之后先找章凯报道,章凯没多说什么,只是说让魏定波放心,麻烦已经解决了。

从章凯办公室出来,魏定波就去见姚筠伯。

并非是姚筠伯要见他,而是他有事情汇报,就是青木将太的事情。

既然决定站在姚筠伯这里,那么这件事情肯定是不能瞒着的,其次就是当日和青木将太见面的茶馆,谁知道姚筠伯会不会知晓这件事情。

所以早早汇报,是比较有利的。

“报告。”

“进来。”

“回来了?”

“多谢区长。”

“用不着谢我,你是为区里办事,也是为加野大佐办事,不是你的问题。”

“全凭区长帮忙周旋。”

“还有事吗?”姚筠伯问道。

魏定波低声说道:“区长,青木大佐昨日找上我。”

听到青木将太的名字,姚筠伯的眼神里面,闪过一丝不悦。

对日本人的不悦,你不能表现出来。

可是心里却是有意见。

青木将太之前就纠缠姚筠伯,给他带来的麻烦还是不小的,连自己手下最有用的科长陈柯林,都因为这件事情,被姚筠伯设计给除掉了。

说句不好听,就是弃车保帅,自断一臂。

如此长时间过去,青木将太还是不死心,姚筠伯心中能没有脾气吗?

都不需要魏定波说青木将太找上他做什么,姚筠伯就明白对方的目的。

只是魏定波该说的还是要说,他继续说道:“青木大佐让我调查陈科长的死。”

姚筠伯嘴里发出一声冷哼,这青木将太的脑子还不错,知道调查陈柯林的死。

若是被他调查出来,姚筠伯自然难逃干系。

就是这识人不明,你找谁调查不行,你偏偏找魏定波。

陈柯林就是死在魏定波手里,贼喊抓贼,能调查到什么东西?

虽然知道魏定波的调查,不会给自己带来危险,只是青木将太的阴魂不散,让姚筠伯觉得不舒服。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心,这被人一直盯着,岂不是寝食难安。

而且是被一个日本人盯着。

最重要的是这个日本人,可能马上就会有不好的下场。

这意味着什么?

狗急跳墙。

谁知道对方能做出什么来。

姚筠伯手指在凳子扶手上,无意识的敲打着,脑海里面也在不停的思索。

“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姚筠伯问道。

对于魏定波站在他这里的决心,他是不怀疑的。

毕竟陈柯林是魏定波杀的,调查出来这件事情,魏定波更倒霉,所以魏定波怎么也不可能站在青木将太这里。

“属下已经假意答应,想要稳住青木大佐,只是不知道能稳住多久,就怕青木大佐一心急,属下可承受不住大佐的怒火。”魏定波很无奈的说道。

可是无奈之余,给姚筠伯表达的意思是什么?

那就是如果我得罪青木将太,他最后要抓我,甚至于是杀我泄愤,这可怎么办?

临死之前,我为了保命,陈柯林的死,我可能会说出来,到时候你姚筠伯一样会有麻烦。

其实说白了魏定波就是告诉姚筠伯,你要保护我,不然大家下场都不好。

只是你不能这样说,这样说威胁的意味太浓,你一个武汉区的小职员,你想要威胁武汉区的区长。

哪怕是你真的有把柄,可是谁能喜欢,被人威胁的滋味呢?

所以魏定波说的极其委婉,他只是担心事情闹大,并没有丝毫威胁的意思,但是姚筠伯何尝听不明白呢?

那就是大家在这件事情上面,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飞不了你跑不了我。

青木将太狗急跳墙?

姚筠伯也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确实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尤其是对方那样的身份,真的出现了,还不好处理。

不过要说狗急

外格凶对一生的影响:

跳墙,现在姚筠伯认为还不会,毕竟事情还没有到这一步。

只有说是抗日组织将药品运送出去,青木将太看到大势已去,才会狗急跳墙,目前看来还有时间。

“不急,你就先慢慢调查着吧。”姚筠伯说道。

“是区长。”魏定波只要将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就行了,现在也不可能让姚筠伯表态,毕竟对方能直接说,想要对付日本人吗?

至于青木将太这里的麻烦,魏定波只要确定姚筠伯不会放弃他就行了,再者说了,姚筠伯也放弃不了。

说完这些问题,姚筠伯转移了话题说道:“怎么不见地下党这里的消息?”

之前说是军统将药品买走了,但是姚筠伯猜测是地下党拿走了药品,军统是被骗了。

可是之前两次运输失败,姚筠伯都收到了消息,而且表明都是军统在运输药品。

只是他认为真正拿走药品的地下党,却迟迟不见动静。

就算是你之前想要利用军统探路,然后自己再暗中运输,可是现在日本人已经盯着你了,你能不着急送出去吗?

但是这么长时间,一点动静都没有,姚筠伯自然觉得奇怪,甚至于心里也开始怀疑,自己的推断难不成是错误的?

可是地下党游击队的人,在四湖大队内做人质这件事情,是实打实的,不应该错啊。

其实魏定波心里清楚,组织这里不是没有行动,而是已经行动两次,且两次都成功了。

所以日本人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可惜就可惜在,两次都没有检测出来细菌武器罢了。

只不过现在面对姚筠伯的问题,魏定波说道:“会不会是地下党,还在等机会,毕竟军统这里都失败两次,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那就再等等看吧。”

“属下就先下去了。”

“去吧。”

从姚筠伯办公室出来,魏定波继续负责自己的工作,章凯既然让他回来,就是让他工作的。

去了办公室一趟,就带着江天晓去路卡了,日常工作还是要完成的。

只是坐在路卡上,魏定波也在思考,青木将太若是狗急跳墙,姚筠伯会怎么应对?

想来想去,魏定波觉得姚筠伯一定不会让自己被抓走,因为抓走之后事情就不可控了。

应该会让伪政府出面,让特工总部出来,甚至于是让宪兵队出面,都不会让魏定波被抓走。

只要能拖住几天时间,青木将太就自身难保,也就不用担心他再找麻烦了。

喜欢蛰雷请大家收藏:

两人开着玩笑,冯娅晴已经拖了外衣,将围裙系上,开始在厨房内忙活起来。

“我给你打下手。”魏定波凑上来说道。

“你都已经将前期的准备工作做了,现在就不用帮忙了,等着吃就行了。”冯娅晴说道。

所有的配菜和主菜都处理好了,连鱼都洗干净了,现在确实是用不上魏定波。

而且厨房不大,他在里面还显得有些碍手碍脚。

冯娅晴自己是双手忙碌,上下飞舞,感觉不需要他帮忙还能快一点。

索性魏定波也不凑进去,就和往常一样,靠在厨房的门框上,看着里面忙碌的冯娅晴。

这种日子许久没有了,之前刚来的时候工作不忙,还经常出现这样的画面。

可是后来工作一忙起来,这样的日子就很少了,时常魏定波回来,冯娅晴就已经做好饭了。

或是他回来之时,就已经在外面吃过了。

听着锅中的热油声,锅铲与锅的碰撞声,闻着已经飘出来的香味,这样的日子才是老百姓的追求吧。

很快将饭菜弄好,魏定波帮忙端到桌子上,之后就是开饭时间。

“让人食指大动。”魏定波笑着说道。

“那你就多吃点。”自己做的饭菜被人喜欢夸奖,这当然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不枉自己在厨房内,忙碌多时。

“开动吧。”魏定波可不客气。

一会功夫,这饭菜就下了一半,冯娅晴吃的不快,不过看着魏定波的模样,还挺下饭的,弄的她今天的胃口也不错。

饭吃到一半,冯娅晴也问了两句,魏定波现如今在武汉区的情况。

魏定波说道:“最快可能明天就能回去,晚一点后天也差不多。”

之前他可不觉得能如此快回去工作,可是有了青木将太的保证之后,他心中便明白,很快就能回去了。

毕竟这些人一起找上门来,背后可能都有青木将太的推波助澜,那么现在想要这些人收敛一点并不难。

其实说到底,这些机构的人也明白,武汉区只是奉命行事。

虽然好像是立功心切,手法上面有些欠缺考虑,但是不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就将所谓的魏定波,交给你们处置。

听到魏定波很快就能回去工作,冯娅晴便也没有继续担忧,只要没有大麻烦就行。

青木将太的事情,魏定波并未多提,毕竟他已经想好了对策,用不着和组织汇报,自然也不必让冯娅晴跟着操心。

吃饱喝足,魏定波靠坐在凳子上,肚子都圆了不少。

“疏于锻炼。”冯娅晴见状,笑着说道。

疏于锻炼!

这话不假。

之前早上有时间,魏定波都会给自己制定锻炼计划,而且会非常认真的完成,不会偷工减料。

只是这段时间,因为事情太多,任务频繁,确实是没有顾及到。

倒不是说退步了多少,可是你没有进步,不就是相当于退步吗?

“当头喝棒,今晚看来是不行了,明日发愤图强。”魏定波笑着说道。

今夜吃这么多,锻炼什么?

一会溜达一下消消食,早早休息。

和冯娅晴聊了一些杂七杂八的闲话,魏定波也询问了一下陈禾苗的情况。

目前来说,组织方面是不建议陈禾苗回家,所以冯娅晴就一直让陈禾苗在学校住校,基本上不要回来。

因为组织安排了撤离计划,陈禾苗的撤离计划就是从学校撤离,如果你让她回来,突发状况下,是不好撤离的。

正因如此,这段时间陈禾苗都没有回来。

聊完这些问题,两人就各自回房休息,因为自己第二日早上不用去上班,所以他让冯娅晴多睡一会,不要着急起来做饭。

早上他反而是起的早些,出去给冯娅晴买了些吃的,也省的做饭。

至于魏定波呢?

一日之计在于晨啊。

开始锻炼。

等到冯娅晴从楼上下来的时候,魏定波已经是一身热汗,连胸前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

只是这种模样还不至于让冯娅晴避开目光,毕竟她是过来人,什么没见过。

反而是打量了一下说道:“身材不错。”

“给你买了早餐,快吃吧。”

“你呢?”

“我练完再说。”

“还没结束?”

“闲来无事,把之前欠下来到,补一补。”

言罢魏定波继续锻炼,冯娅晴就开始吃早餐。

其实魏定波的锻炼,就是一些简单的体能锻炼,毕竟现如今在房间内,你也不可能去完成其他的训练。

冯娅晴其实没有经历过这些。

她最早接受的只是短暂的培训,且还是每日要正常工作,然后抽空去接受培训。

因此只能是在房间内教学,她学习的更多的是理论,和一些成为情报人员需要具备的素养。

至于说体能训练,她不太有这个机会。

不过也不是说冯娅晴就手无缚鸡之力,搏杀技巧她还是学了的,总归要有绝地反击的能力。

但看了看魏定波,冯娅晴认为,想要在这样的人手里,完成绝地反击,非常难。

就算是你将自己的技巧用的很透彻,可是在绝对的力量和反应面前,显然是有些无力的。

等到冯娅晴吃完,魏定波也练的差不多,去洗手间自己打了盆水,擦了擦身子换了一身衣服。

冯娅晴已经准备出门,她交代说道:“早上记得吃饭,中午也是,晚上等我回来做饭。”

“好,你路上小心。”

“不要再买菜了,昨天还剩了点,晚上够吃了。”

“行。”

说完冯娅晴就离开了,魏定波独自出门吃早饭。

这练完果然神清气爽,魏定波觉得日后哪怕时间紧张,也要抽出空来锻炼,这都是自己的本钱,不能大意。

他并未选择在家附近吃早饭,毕竟左邻右舍都认识,这街坊四邻的风言风语可不少,虽然当着他的面不敢言语,但是背地里面不少议论。

魏定波也不愿意听,不如走的远点,眼不见心不烦。

早上随便吃了点,魏定波就回去,可是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江天晓在门外等着。

见到魏定波过来,江天晓急忙跑上前说道:“魏头。”

他敲门发现魏定波不在家,在外面打听了一下,说是刚出去,江天晓就打算等一下。

“你怎么来了?”

“好消息魏头,科长让你回去上班。”

“那些找麻烦的人呢?”

“都被上面给叫回去了,说他们影响武汉区的工作,让他们有什么事情,到上面去说。”江天晓心情不错的说道。

魏定波心知肚明,知道是青木将太发力了,只是没有想到效果这么好,翻过天来事情就解决了

外格凶对一生的影响:

[标签外格凶对一生的影响:p标签]其实也对,青木将太自己着急啊,肯定是想魏定波早些回去,展开调查。

喜欢蛰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