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木身弱见水就发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因为平常少有人来,周老板又有在闹市中亲近大自然的雅趣,因此算是故意放任原来用来绿化的花草树木肆意生长,所以向后走着走着,就有了些幽深的感觉。

感觉一直粘在背后的目光,也不太看得清这里的情形,两人也就更放松了一些。

也不像刚开始在楼上那样,一安静下来,就有些不自在,惊喜过了,接下来两天的行程也确定了下来,心好像也安定了不少,所以有时候,他们就那么默默的,漫无目的的朝深处逛,安然得很。

时不时的,周晨故意朝天仙那边靠靠,天仙就朝一边闪,再过一会,她就会作势撞回来,周晨配合的朝旁边躲……又是乐此不疲。

虽说就一直没有撞到一起,但看着发展趋势,那也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但当然说的不是今天。

中途,天仙跑到一处窗前,好奇的朝里面张望,里面确实没什么可看的,设备早就迁走,只有余小美家囤的一些原材料而已,灰尘看起来也很重。

天仙却很有兴致的样子,大概是很少进工厂,搞不好这还是第一次,周晨瞅她看着旁边那些正在全力开工的工厂,都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

还真是个好奇宝宝。

“我计划着,在这里开挖一个大池塘,堆一些假山,然后,顺道建一个恒温的泳池……”

“你这是打算吃住玩一条龙不成?”天仙说。

“有这个想法,因为我一直想着造一处房子,十亩之宅,五亩之园……”他又把白居易的《池上篇》的前几句念了一遍。

到现在,已经没有人怀疑他是在吹牛,因为他已经具备了这样的实力,天仙也只是说,“你选在这儿?”

这里,毕竟是工业区。

“我也想有更好的地方,只是,买几十亩地建一个自住的庄园,太张扬,也难以找到合适的地方,但改造这处旧工厂,就不那么引人注目。”

这其实也只是一个想法而已,明年高考后,他自然不会长时间呆在这里,也不适合长时间呆在这里,毕竟不好总是遥控安联。

“这么大的地方,”天仙看着这一处厂房,“我妈去美国后的这些天,我一个人在我家的那个小餐厅里吃饭,都觉得空荡荡的。”

“哼,有人说……结果,又没去。”

这是埋怨起来了啊。

这是好现象,因为,这就是不见外了啊。

不见外这三个字,那说明的事可多了。

感觉很欣慰的周晨,也不按她这个出题人限定的范围来回答,“我是真的很不明白,你为什么在吃饭的时候都会觉得不高兴。”

“想想吧,有多少人,要是有机会能和你一起吃饭,那得高兴成什么样子,所以,你和自己吃饭的时候,为什么竟然不觉得享受?。”

天仙檀口微张,她再一次被周晨给整不会了。

别人会因为有机会和我吃饭而高兴不已,所以我绝不应该因为跟我吃饭而不高兴,这逻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她此时真的有口吐芬芳的冲动。

再想想某人在言语上放她鸽子,她面色一整,冷冷的“哼”了一声。

我根本懒得去理你的这些歪理,我现在很生气。

“你听我说,之所以跟你说要去,却没有去,是有原因的,”周晨正正经经的开始解释。

“工作方面,是一个原因,你也看到了,这段时间,竞品一下子多了起来,还是有很多工作需要我处理,我想,你肯定也不希望我不务正业的吧。”他说。

天仙抿嘴。

这是自然,这样特殊的时期,工作当然要紧,这道理,我怎么可能不明白。

只是说归说,对女孩子来说,希望钟意的男孩子方方面面同时都能兼顾到,如希望有钱的能有时间,有时间的还能有钱,那也是惯有的操作了。

在这样的时候,天仙也难以逃脱这样的窠臼,所以,你就不能在做好工作的同时,履行对我的承诺吗。

“最主要的,还是第二个原因,我当然想去高老庄……”

“嗯?”天

甲木身弱见水就发 无删减全文,

仙冷冷的看过来,周晨连忙笑着改口,“我特别想去看你,非常想去,”

“但我觉得,趁阿姨不在家的时候去看你,不是太妥当,阿姨可能会因此有看法,那样做,也显得好像我怀着什么坏心思一样。”

“所以我觉得,就是去,也应该等阿姨在的时候,光明正大的去。”

“如果你觉得我这样做,是错的,我承认错误,接受批评,但坚决坚持我的做法。”

这个说法,好像是有那么两三分道理,确实没必要搞得偷偷摸摸见不得人似的,让老妈因此有意见。

但是,你食言的,可不止这一次。

“那,十月底呢。”

十月底,指的是电视节的那次,就是她荣膺金鹰女神的那次。

周晨原本甲木身弱见水就发也跟她说了,会在台下,等着她唱那首歌给他听,结果,他并没有去。

礼物是到了,她在后台的时候,收到了一大捧花,还是郭浩亲自送到她手中的。

那一次,她是真的希望周晨能在台下,因为那个晚上所获得的桂冠,不但是对她在圈内地位的认可和肯定,更是对她努力的肯定。

她很高兴能胜出,也特别期待能周晨一起分享那样的喜悦。

“那天,我其实就在现场外。”

“啊?”天仙不相信,“我问过郭浩,他说你没到。”

“我让他那么说的,”周晨说,“我看着你的车进场,最后又看着你的车出来,才连夜离开。”

“你为什么不露面……哦,”追问的天仙,很快想明白了他的一些苦衷。

简单来说,暂时无论是对她,还是对他,以及他的公司,那样的场合,他不公开露面,是对的。

如果有其他互联网公司如门户网站等等创始人,或者哪怕是知名高管有出席,他再露面,都不会突兀和显眼。

互联网圈知名的人物,只有他一人到场,再联系他们之前的绯闻,以及在网络上那些实实在在的互动……

绯闻又得满天飞,还是会让很多人信服的那种。

这尤其是对她的演艺事业,肯定会产生不小的影响,天仙眼底,隐隐有水波在荡漾,“你,为什么这么傻?”

“我就,喜欢呀……”

喜欢我就是这样汉子请大家收藏:

汪馨蕴来到属于的老板的顶楼,小声打电话,“余总,”她简要说了这边的情况,“所以要麻烦你……”

“好的,肖嶶如果给我打电话,我会注意。”余小美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不善,“他这是玩火上瘾了吗。”

汪馨蕴不得不解释了一句:“老板应该真不知道这位今天会过来。”

“那她为什么会过来?”余小美问,“等着吧,我看用不了多久,就会撞到一起。”

说归说,骂归骂,担心还是担心的,“要不要我回来?学校那边,有人在看吗,这位在的时候,其它同学都不好过来,”

“还有保密,能做到吗,要是被拍到,那就……”

那就不只是肖嶶那边不好交代的事,那事情就大了。

“学校那边有人,这边,他们也很在意的,进来后就没出去。”汪馨蕴说,“我们应该能确保不会被拍到。”

她觉得,那两位大概也不会想着一起到步行街等热闹的地方去逛。

“总之要小心,人手不足,就调餐厅的经理协助。”余小美建议。

餐厅的经理都拿着高薪,所以更保险。

“好的余总。”汪馨蕴挂了电话下楼,看到大家都有些无心办公,都躲在窗旁朝后面看,她一看,原来那两位下楼了,甲木身弱见水就发好在他们是很自觉的朝这个老厂区荒无人烟的的里面走,看来都还知道轻重。

她找到郭浩,交代了几句,也朝后面看了一眼,便也有些被吸引住。

有了些年头,近年一直被当作仓库,因为人烟稀少,而显得有些破败寥落的厂区,因为那一对少男少女的缘故,竟然一下子就鲜活起来。

在一片萧瑟的冬日里,这样的景象,自然会让你移不开眼睛。

难得的好阳光,透过香樟树那因为久未修剪而分外繁茂树冠,洒在他们头上身上,温暖之外,竟然还有一种慈祥的意味,好像就连阳光,都格外的呵护他们。

而他们明明想靠在一起,却又故意隔开一个身位,因此总是不由自主的侧身相对,追逐着零落的洒落在地面上,就像一朵朵摇曳着的小黄花一样的阳光的样子,非但一点不幼稚,反而格外的动人。

哪怕是因为离得越来越远,已经看不清他们脸上的表情,但所有人确定,一旦眼睛对视上,他们就会笑。

只是大致看到轮廓,就让他们都感到幸福和甜蜜的笑。

汪馨蕴看了一眼,然后身不由己的看了又看。

什么是爱情,现在看到的,就是爱情。

……

“你看,”周晨停下来,伸手托住一根透过树冠的光柱,指着它说:“这里面的微尘,都在翩翩起舞。”

天仙很配合,“咦,你看看这一粒,你听,”她侧耳,还示意周晨安静,“他正在介绍,‘我叫周晨,我是个天才,是这里最闪耀,最夺目的人’。”

周晨也侧耳听,还很认真的样子,对天仙这习惯性占他便宜,压他一把的话,没有给出反应,反而说,“你听到了吗,空气里,满是《欢乐颂》的乐声。”

本以为他要反击回来的天仙,一时还真有些被他整不会了,hold不住的大笑起来,“你是不是刚好在语文上看到寄情于景的范例?”

终于能收住笑声后,她在周晨肩头拍了拍,“尽快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出现幻听了都。”

“无所谓,我高兴。”周晨又像个孩子一样的去踩地上的那一团团光晕,“要不,你陪我去医院,”

他装作不经意的问:“你总不会马上就走吧。”

天仙看了他一眼,“接下来的一两天,好像也没什么重要的安排……呀。”

飞快的冲回来,让她都吃了一惊的周晨顺滑的接了下半句,“那接下来的一两天,要不让我来安排?”

天仙避开他,“我不是第一次来东海……”

“我知道,你在这边拍过戏嘛。”周晨说。

她的《神雕》,有在周晨他们省好几个地方取景,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外景地,绝情谷,就选在东海市的一座名山里。

“在有位天才崭露头角之前好多年,我就已经上了东海市好多报纸的头条,”天仙少有的显摆起来,“所以我对东海这里,其实很熟悉,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去的地方。”

这个,周晨有些挠头,人当年在这边拍戏的时候,选的恰恰就是东海最有名的风景区,其它的,倒也不是没有值得去的,比如东海的步行街,其实也算相当有名。

只是,显然不适合她去逛。

看她这来的样子,明显是不想走漏风声。

该怎么安排好?

天仙看着他的样子,有些小得意,原来也不是没有能难住你的事。

“听说,你家在一个岛上?”她状似无意的问。

“是……哦,”周晨又跑到她面前,“我们去岛上吧,我跟你说,东岙岛的风光,真的一流,那里不但有无敌的海景,有最特别的沙滩和石山等自然风光,还有不少人文景观……”

天仙不置可否,“去岛上?也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再说,万一有台风呢?”

“怎么没有时间,这个时节,我们这哪会有台风?你等一等啊,”他掏出手机就给余小美打电话,“余总,我亲爱的姐姐,您现在方便吗,有个事要麻烦一下您。”

“说。”余小美的声音,听起来和这季节一样的冷。

“那个,我知道,伯父交游广阔,人脉丰富……”

“有话直说。”余小美打断了他。

“我想借一艘游艇,主人和船员,口风还要特别紧的那种,能让伯父问问朋友吗。”周晨直接说。

应该是前年,市里有了第一艘私人游艇,现在可能差不多有近两位数,他自己想办法,如找爸妈,或者找找造船的徐根水,应该也能借到,但爸妈和那一堆叔伯,因此肯定会炸锅。

让余小美做这事,更妥当。

“为什么要我爸问朋友。”余小美问。

周晨避开了一点,沉声嘟囔:“你不知道为什么吗。”

他可不想爸妈那边现在就炸开锅。

“我是说,为什么要问朋友呢,游艇,我家就有。”余小美说。

周晨:……

[标

甲木身弱见水就发 无删减全文,

签:p标签]你们能不能不要都这样大喘气?

喜欢我就是这样汉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