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硬弱免费查询,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天眸出来拉偏架了。

他们四个都属于天眸成员,对组织的指令还是要听的;当然,天眸也向他们保证了之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古血仙人也不会再对他们出手。

但作为五环出来的人物,他们是不会相信别人的保证的,所以也要有自己的手段,把秽土巫士赶去主世界就是其中的一步!

娄小乙在短暂的沉默后,终于开了口,却不是对秽土祖巫们,而是对自己的朋友,

“经史长卷,异域风光,宇宙变迁,人物图腾,皆在转经之筒;

有朋远来,不如随贫道入内一观?

寒筒鄙陋,多有片面之处,徒搏一笑耳!”

青玄三人装模作样的谢过主人,四人一起,迈步入筒!

他们四个旁若无人的举止,就仿佛这里是自家的地方;他们是进得自然了,可把祖巫们惊得不轻!

转经筒除秽土祖巫外,别人是从来都进不去的!他们之所以能进去还是因为从筑基开始就在转经筒前的虔诚礼拜,这样一直从筑基拜到半仙,才有了入内的资格!

现在怎么着?转经筒变成别人家的了?

还鄙陋?还片面?还徒搏一笑?

老祖巫一咬牙,“都进去!看看他们到底在看什么!还有,紫气的完好与否也需就近观察!”

众祖巫也顾不得身心疲惫,酸软无力,鱼贯而入;一失策成千古恨,再回首何止百年身!这事还没完!

以娄押司在宇宙中的行事手段经历,又怎么可能就这么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转经筒中,顿时又挤满了半仙!

在历史长卷中是没法同行的,就只能各走各路,四个五环强盗在人家的秽土核心重地中倘佯往返,挑挑拣拣,指指点点……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没拿自己当外人看!

实事求是的说,转经长卷对他们的硬实力提高是没有大用的,但在他们这个境界,开阔眼界远比单纯提高实力更重要,因为立道之本,就在你站得高,看得远,见得广!

兼容并济,海纳百川!

至于每个人能在其中得到什么?这就纯粹要看各人的机缘,以及各自擅长的方向;娄小乙只能领他们进来,进来后能偷鸡摸狗到什么东西,端看各个强盗的本事。

盗亦有道,大盗带小盗,盗盗不同。

他们能看到很多的东西,整个秽土的历史不说,传承走向,核心理念,巫术起源等等,在这里都没有秘密!很难想象这些家伙竟然找这样的地方来困敌人?

但是,转经筒中的紫气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谜,没人能触动它分毫!

这也是一众秽土祖巫能够感觉到的!

紫气确实无恙,和之前相比没有任何变化,正常的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但越是正常,反而越不正常!否则怎么解释娄押司自己就能走出来?现在可倒好,把这里成自己的地盘,开始做导游当地陪了?

紫气,叛变了?被拐了?被操控了?

作为宇宙混沌初生之本,又怎么可能?

娄小乙故地重游,心情舒畅!

来秽土一行,其实真正的秽土大陆都没亲历,但他在转经筒中所见,又何止经历?简直就是对秽土大陆了若指掌!

唯一真实的好处就是,剑道意志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一个无法想象的高度!

也不好相比,因为很难找到一个参照物;勉勉强强可以拿信仰来相比,但剑道意志又不仅仅是信仰那么简单!

信仰,能剥去对手的防御力,但剑道意志却不是针对对手的防御,而是增加自己的攻击力,让攻击更加的具备穿透力!最重要的是,剑道意志加持下,这个宇宙将没有任何力量能让他的飞剑失效!

从此,他的飞剑将不再是单纯的实体或者剑炁加上道境的加成,而是有一种精神类的附着,是为剑道意志。

因为有了这样的剑道意志,对一些虚幻的存在也就有了伤害力,这是他在之前的战斗中常常为难的地方。

也只有到了现在他才敢真正的说,他的飞剑一出,世间任何存在,都在飞剑的攻击选项之内!

这是剑道碑的力量!日积月累之下,在转经筒中达到了升华,也是一种另类的水到渠成。

但这些,都不是他今次的收获,他真正的收获是……他的剑道意志好像有了颜色?

意志这种虚缓的精神概念是应该有颜色的么?

不应该有,理论上是这样。

但它又真实存在,自从他最后一刺把这缕紫气刺个对穿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剑道意志有了颜色。

紫色!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抹紫色,他才能自由进出转经筒,甚至还能带朋友们进来看看风景?

秽土祖巫们当然不会发现紫气的变化,因为紫气的能量形式就根本没变化!

变的只是颜色,稍微淡了那么一点,肉眼无法分辨。

强盗分很多种,一次搬空库藏的是最低等级,在金库留后门随时光顾就是更高的层次。

但还有一种,就是娄小乙这样,什么也没拿,只是出去时自己变成金灿灿的……

具体的功用还有待实践,也不知道是能用在立道上还是能直接体现在战斗力上?

不管怎么说,闷声发大财是原则,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这里的紫气将会越来越淡,这是肯定的!

所以,就要把财主们挪个地方,时间久了就总会发现。

娄小乙自认为还是有底限的,就这么撬了别人的立身之本,就总觉得有那么点不好意思?

这也是他出来后没下杀手的原因!越了货就最好别杀人,好像心里能舒服一点?

也是自欺欺人!

八字硬弱免费查询

这次的转经筒,充满了平和友爱,大家互不交接,各自感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青玄三人感觉逛够了,发出信息,被娄小乙移了出来,这次地陪才算结束。

天空上,数十名秽土祖巫欲哭无泪,因为自己家的宝贝不听自己的了,反倒是帮起了外人,这让他们情何以堪?

娄小乙仍然不出一言,故做高深,所有的接触都有手底下的青玄来完成,在如何忽悠人的功底上,其实青玄也不差他分毫!

喜欢剑卒过河请大家收藏:

在众秽土祖巫焦急的等待中,转经筒终于开始慢慢放缓了速度,开始变的正常起来!

也只有当转经筒逐渐恢复了正常,他们

八字硬弱免费查询,

才终于又感受到了紫气的气息!

押司在上,紫气气息依旧,好像没有任何改变?当然,还需要八字硬弱免费查询时间,还需要进去转经筒细细体验!

但在转经筒壁上,又多了六个图腾,六个传说,六段历史……关于古血祖巫的历史!

他们被永远留在了这里,壮志未酬身先死,常使祖巫泪满襟!

因为是仙种,所以无法抹去他们存留的痕迹,就只能变成经筒壁上无数壁画的一部分,聊以慰籍。

当然,你也可以把这些壁画看做是一种警告!

事情,好像在向好的一方面发展!一众祖巫们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

青玄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道友,你们能把小乙弄出来么?”

老祖巫深深一揖,这段时间的变化让他身心俱疲,虽然看起来情况好像没有恶化,但是……

“青玄小友!转经筒是由紫气控制,我等能为在紫气面前就根本一无是处!

我们要是能把押司弄出来,那不早就弄了?还敢留他在里面翻江倒海?

就是弄不出来啊!

小友别急,我们比你还急!老朽这就进去,叩拜押司,坦承已罪,不把押司请出来绝不罢休!

就怕,就怕押司也不知道该如何出来,那可就……”

转经筒,几百万年下来就只有秽土祖巫能够自由出入,别人都不行!

外人进来这里,就只能通过奇正净土投射进去,历史上也曾经有过几个,但一辈子都没出来;当然,他们也没娄小乙的本事,莫说对紫气,就是对转经筒也造不成任何伤害。

祖巫们对青玄三人客气了许多,这也是人之常情,因为他们怕那娄凶人再在转经筒中做怪,再来一次的话,他们连阻拦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是,还没等他们进去,转经筒上有光影一晃,一个人影已经晃了出来!

就这么背着手,静静的看着数十个秽土祖巫,一言不发!

沉默,往往比声色俱厉更让人心惊胆战!不能怪秽土祖巫们没有胆气,没有大修的风范,任谁在被杀掉三十多次后都无法空谈不屈!

气节,是需要实力支撑的!几十个祖巫在人家手里死了上千次,便是最凶顽的祖巫也在他平静的目光下低下了头!

无一人敢对视!

让一个界域的半仙臣服若此,在宇宙修真界中还没有听说过类似的先例。

他也不是在故意装赑,而是在紧张的和青玄三人沟通。

沟通的方式是这样的,

佘舍,“屎棍,你竟然入宝山而空回?这还是你么?快快把那张人皮剥下,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既敢冒充于你!”

娄小乙,“嘿嘿,空手而归?怎么可能呢?只不过大庭广众之下也不好太过份,传出去老子的名声可就毁了,别着急,既然知道了宝贝的下落,迟早都是我的,今次先做个记号先!”

烟婾,“小乙,你怎么知道我们来了这里?”

娄小乙,“我哪里知道?我又没长前后眼,就只当你们死逑了,跑来这里好歹意思意思,装个报仇的样子能对得起你们就好!

本来就是来晃晃的,没想到竟然掉进了陷阱里?竟然拿紫气来诱惑我?

老子是经得起诱惑的人么?”

青玄,“小乙,我的意见,没必要对他们下死手!他们并不是罪魁祸首,关键的祸根在古血仙人!这些人心智被夺,今次之后,再无颜和我们面对,这样的对手不足为惧,没必要給自己乱添因果!”

娄小乙,“你们这些苦主都不在乎,老子在乎个屁!

就直说吧,怎么埋坑?把他们诳出去?”

佘舍,“马陆已经忽悠完了,我看这次秽土修士是在劫难逃,但愿他们能支撑到纪元更迭!”

娄小乙,“是吧?我就早说了,咱们四个人里面,最不要脸,最阴险毒辣的就是这个小白脸,是真没好心眼啊!”

烟婾,“小乙,转经筒里好玩么?我也想进去看看!”

娄小乙,“行!师姐想去哪里不行?就是仙庭,我也給你掏个洞钻进去!等下都进去,也看看远古秽土的修真历史,就算我请你们旅游了!

不就是个转经筒么?就跟自己家的一样!”

青玄,“你已经能控制紫气了?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就不知道收敛一点?”

娄小乙,“青玄,你这个人呢,就是太过谨慎,谨慎得小家子气!

我就算什么都不做,他们就不会想什么了?一样小心思想得飞起!事后还不知道会联系到哪里去呢!

既然如此,就不如正大光明,磊磊落落,老子就是能……嗯,其实也谈不上什么控制,那东西是能控制得了的?只不过学了秽土的悠久历史,就被当成是自己人了!”

青玄不屑,“你骗鬼去吧,这转经筒可是坑了不少人,也没见紫气就拿他们当成秽土修士了!”

娄小乙很认真,“这真不是骗你!只不过杀得祖巫多了,所以……就像狗肉馆的厨子,你懂的!”

其实几个人都很清楚,之所以一定要进去一趟的目的,就是要摧毁秽土修士的自信,让他们自以为凭的秽土大陆不再是天堑一般的存在。

不是因为他们喜欢这里,愿意給这里的人找个出路,而是因为心中很清楚,祖巫们可能会偃旗息鼓,但古血仙人就一定不会!

未来古血仙人对秽土祖巫的血脉融合还会继续,应该还有几个古血仙人健在,这样的威胁不容突视!

既然做不到把这里几十个祖巫斩尽杀绝以绝后患,那就只能让他们主动打开界门走出去,目的无非是等古血仙人下来时就能第一时间根除!

这些,其实也不是他们手下留情的主要原因。

佘舍就很郁闷,“你们说,天眸为什么要插手此事?这些古血仙种下手时可没见他们站出来,现在该轮到我们反击了,就开始出来拉偏架了?”

喜欢剑卒过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