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神医常文霞骗局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飞升位面。

最高殿堂。

一名戴着头罩的老者慢悠悠的来到这里。

他看起来很普通,只是头罩掀开的时候,现出却是一张枯骨般的面容。

唯有一双眼睛,闪耀着幽绿光泽。

站在水池旁,老者发出幽灵般的低鸣:“沃兹。”

水池中现出沃兹的面容。

“诡妖?”沃兹看看他,笑道:“这又是从哪儿弄来的躯壳?”

诡妖没有理他,直接道:“月蚀位面的事,你是不是帮了君临?”

“月蚀位面?”沃兹一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跟我装傻!”诡妖愤怒道。

“啧啧啧啧。”沃兹笑了:“看起来你被君临整得很惨啊,竟然都敢这么跟我说话了。”

作为被君临整惨过的沃兹,他很喜欢看到诡妖这副鬼样子——至少倒霉的不再是自己。

然后他说:“诡妖,你是我的前辈,我尊敬你是前辈,所以跟你说话客气一些。但你最好也明白,你不过是十强者,而我却是天命。我很轻松就可以碾压你。”

诡妖冷道:“有些事,总要较量过才知道。”

“你是想和我较量吗?”沃兹冷道。

“我的目标是君临。”

“哦,那我们到是有统一的看法。”沃兹摸了摸下巴。

“可你帮了他。”

沃兹摇头:“我没有,我不知道月蚀位面发生了什么事,你知道我没有必要对你抵赖。如果你想问什么,那最好先告诉我那边的事。”

诡妖这才将发生的事大致说了一下,当然,关于自己的损失什么的他就不会说了。

听完诡妖的叙述,沃兹明白了。

他点点头:“原来是这样,按你的说法,那么魔法女神之所以会晋升魔网女神,的确有可能和我的系统有关。不过这不是我和他的合作,是之前的事了。那时候他刚才兽魂位面回来,找我要了两套系统,其中一套是用在蓝尘位面,没想到另一套用在了这里。”

“你说什么?”诡妖大惊:“那不是一年半之前的事吗?”

“没错。”沃兹回答:“他就是那个时候找我要的。”

“这不可能!”诡妖大叫:“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弑神计划!”

沃兹也

东北神医常文霞骗局免费阅读*

愣了:“你说什么?你们没有弑神计划?那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后来又有了?”

诡妖大声回答:“本来禅宗的目的是获得毗湿奴,而我的目标是夜神,所以我们联合了混沌魔狱。但是后来出了些情况,我们在那个位面发现有任意门,后来又得到了龙珠和朗基努斯之枪。”

“龙珠?朗基努斯之枪?”沃兹诧异:“这是什么情况?你们怎么得到的?”

就在这时,一则通讯请求突然出现。

尼采。

帝君。

禅宗。

沃兹诧异,不过他还是接了过来。

最高殿堂内响起帝君无限的声音:“我刚刚和尼采谈过,确认他只是告诉了君临你们的最初计划,但没有告诉他所谓的最终计划。”

诡妖大喊:“这怎么可能?难道君临他妈的有了预知的能力?”

尼采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很抱歉,碍于契约,我不能泄露关于他的直接消息。我只能说,你们正在距离真相越来越近。”

“那你他妈的冒泡有什么意义?”禅宗的大脸骤然在最高殿堂亮起,满脑袋的疙瘩,看起来竟然极象佛祖,只是一张丑陋至极的脸,却破坏了这“佛祖”的形象。

尼采依然是从不露脸,只是声音飘忽:“至少可以给你们一些指引。”

是这样么?

诡妖到是有些明白了:“你也想对付他?但是你不能直接对付?就想利用我们?你这只会躲在耗子洞里的杂碎。”

尼采漫声道:“我虽然不能和君临直接为敌,但偶尔也是可以帮他一把的,比如泄露更多关于你们的事。”

诡妖立刻闭嘴。

杂种!

他在心里骂。

他相信尼采能听到自己的心声。

他希望尼采能听到自己的心声。

“那么我们继续?”还是帝君更稳重:“先说一下你们刚刚的交流吧。”

沃兹把事情重复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么。”帝君到是平静下来:“所以,你们之所以会选择弑神,是因为你们得到了朗基努斯之枪,凑齐了七龙珠,凑齐了神战全套装备,并获得了强化的方式,而这些,都是在过去这一年半里得到的?你们还得到了大蛇丸他们的支持?你们甚至了解到了一些神的底细和行事作风,拥有了全套的完美的克制性的弑神方案,对吗?”

“是的。”诡妖和禅宗一起道。

“然后任意门这么重要的消息,也让你们知道了?”沃兹道。

诡妖的身体轻轻颤抖着。

禅宗的虚影也激烈晃动。

两人在这刻终于明白了。

沃兹则轻轻叹了口气:“狗日的君临……他是跟我学的。”

尼采已嘿嘿低笑起来:“他总是很擅长从对手那里学习,你在狂猎位面的做法,可是让他记忆深刻呢。”

————————————————————

月蚀位面。

帕夫林古堡。

朝圣城已经完蛋了,但是帕夫林古堡却还奇迹般的保留了下来,战火摧毁了大半个古堡,但整体依然存在。

或许是有感情的缘故吧,君临选择了继续住在这里。

每天没事就是猎猎小怪,升升级,然后就回家陪老婆们快活。

有时候偷懒不想去找怪,就干脆让诸神教会的人抓一批活的给他送过来。

教会对此执东北神医常文霞骗局行的不打折扣。

于是每一次战斗,受伤,然后就躺在美女的怀里休息,休息过后继续战斗。

战斗与温存两不误。

又是一轮激战。

君临裸着半身回到厅中,一大堆美女已纷纷过来为他捏肩膀。

而君临则拿着任意门的碎片在研究。

“这东西都已经破损了,有什么好研究的?”苏奇怪问。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上面有什么东西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就好像有个影子在心里浮现。而且是一种……很早就的感觉。”君临嘟囔。

“你又被时光倒流了?”岑剑儿笑道。

“不,和那个没关系,觉得不是时光倒流。”君临回答。

“那就只能是和灵魂有关了。”蒂法道。

灵魂?

君临一怔。

“但前提是你确实失忆了。你有吗?”岑剑儿问。

君临想了想,摇头:“不,我没有失去任何记忆。只是我好像忘记了一个人,一个我应该见过,却总是想不起来的人。”

“你拥有绝对真理,没有人能迷失你的记忆。”艾尔莎搂着他说:“当然,最重要的是,无论如何你不能忘记我们。”

“绝对不会。”君临微笑。

不过心中再度泛起疑惑。

绝对真理,就真的牢不可破吗?

也许真的不是没有办法破解的。

算了,别想这个了。他再次泛起这个念头。

那没有回忆的价值。

他对自己说。

安妮象只小猫蜷缩在君临怀里,突然想起什么,睁大眼睛看君临:“你好像一直没说过,到底是怎么知道他们的计划的?”

君临端起一杯红酒抿了口,微笑道:“那不是他们的计划,是我的计划。是我在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去做。”

“什么?”安妮不解,她好奇的看君临,神情可爱极了。

面对这个终极谜团,就连戴安娜都被吸引了过来。

君临摇摇头:“这个事,还得从兽魂位面那次说起了……”

————————————————

一年半前。

兽魂位面。

守望教派总坛所在。

君临对金姬说:“尼古拉在培养对手,我也可以。在我指定的位面,我允许你们出手干扰我,但也别指望我会手下留情。还有一个前提就是别让我生气。你懂我意思?”

“别对你的人下手。”

“没错!”

“没问题,还有吗?”

“我要和命运女神谈一次……单独!”

喜欢罪恶战境请大家收藏:

天空中下起了火雨。

那是星舰爆燃的火光。

与此同时,本位面所有土著的心中都泛起了一个共同的意识。

魔法女神复活了!

魔法女神转职了!

魔法女神,成了魔网女神!

不仅如此,他们甚至还感受到了一个特殊的存在。

系统!

魔网系统!

人们惊奇的发现,这个系统是面向所有民众的。

每个人,只要有学习魔法的资质,都可以学习魔法。

他们可以直接从魔网上下载法术,学习,并借助魔网进行掌握与运用。

这意味着学习魔法的门槛大大降低了。

意味着将会有数不胜数的魔法师,魔武士踊跃出现。

不仅如此,甚至还有其他的神!

是的,这不仅仅是魔网女神的魔法,也包括了其他神明的能力特性,构建出一个功能齐全而庞大的魔网,而魔网女神则是这魔网的最高权限掌管者。

这魔网功能繁多,大家一时理不清,但至少他们知道了一件事,就是魔网范围之内,就是魔法的海洋,是魔网女神神威所及之处!

天空中还在传播着星舰爆炸的闪光,尽管星光文明已经在努力抵抗,但是擅长高机动长距离打击的星光文明落到魔网女神的手里,简直就是天罚者落到了一群掌控者的包围圈,脚底下还是一个大型魔法阵。

死得透透的了。

这使得战争的场面虽然壮烈,却毫无悬念。

同样倒霉的自然还有混沌之魔。

真神降临,可就不受神力连接的限制了,直接一个空间封锁,位面壁垒加固,所有的位面之门自动消弭。

下一刻是无数的魔法火球朝着那些混沌之魔落下,魔网女神米忒丽丝的手法简单暴力,只是魔法火球,就将大片大片的混沌之魔烧成灰烬。

一个强大的恶魔领主仰天呼啸着。

但是没有任何意义。

灵魂之火在那恶魔领主的身体里熊熊燃烧,那恶魔领主从身体里向外盛放混沌之焰,顷刻间将自己烧成灰烬。

星光文明,混沌魔狱,在这刻统统成了魔网女神手中的蝼蚁,就这样轻松而自然的捏死。

天空中现出一张冷漠的,充满威严的女性面容。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大声欢呼起来,雀跃起来。

信徒们更是对空跪拜。

那是魔物女神米忒丽丝。

她冷漠的看着下方,无视了信徒的崇敬,只是看了一眼星空,发出低沉的冷哼:“算你们运气。”

一部分星舰没有进入她的攻击区域,这导致他们及时逃离。

当然这不代表米忒丽丝不能出击,只不过她要把精力先放在位面这里。

当倒数第二艘星舰灭亡,最后一个恶魔领主死去后,大地上剩余的星光战士和混沌之魔已经不多了。

天空中此时仅剩一艘星舰,但它已经没有威胁——米忒丽丝将其俘虏了,然后就这么孤零零悬于天空。

至于地面上的那些残余,米忒丽丝也没有出手清理,算是给候选者们留些东西。

然后她向着位面中心沉去。

前往那位面的本源。

随着她的沉入,候选者们的系统有开始疯狂亮起。

“位面本源变化,魔能提升。”

得,这又提升回来了。

不过出乎大家意料的是,本来已经被降到百分之二十多的魔能,现在却只回复到了百分之九十五,竟然没有回复到全满,而该位面的科技兼容度,却奇迹的保持在了百分之七十以上。

————————————————

教皇亚布拉辛等人,大概是少有的不吃惊于魔网女神复活的事的。

毕竟他们亲眼看着魔法女神让君临击杀自己。

那个时候起,有点智慧的就能猜到这最后的底牌是什么了。

不明白的或许就是为什么要有这么个流程。

但是魔法女神的神职转换,魔网女神的诞生,却又隐隐约约说明了一些问题。

一切都是计划好的。

同样明白了的还有小丑。

这些天,他们一直在等待。

直到这刻,他们终于明白了。

弥月喃喃道:“他早就知道一切,他早就部署好一切。这不是进入位面后的安排……这是他在进入位面之前就安排了的。这怎么可能?”

她吃惊的看小丑。

小丑没有说话,只是道:“现在可以联系老大了。”

底律俄修斯没有废话,直接取出佛像。

那佛像缓缓活了过来,睁开眼睛:“所以,君临终于掀牌了?让我猜猜,是不是魔法女神复活了?”

禅宗和诡妖一样,作为契约方,他们知道计划已经失败。

只是作为新的契约,他们不能泄露消息给任何人。

“是。”底律俄修斯将发生的事简略说了一遍。

“魔网女神?她复活后成就了魔网女神?”佛像抖了几下。

然后一个新的诡异之声传来:“那是什么性质的魔网?”

弥月道:“我们找了一个本地土著,确定……确定那是一个具有系统性质的魔网。”

“系统!!!”佛像同时爆发出两个声音。

两个愤怒的声音:“沃兹!!!”

原来是他!

佛像激烈颤抖着,仿佛随时都要破碎,甚至蹦出两个大拿一般。

但它终究承受住了。

片刻,那佛像道:“够了,我们知道了。你们的任务终结,准备回去吧。”

不过下一刻,佛像声音变尖锐:“不,等等,先别让他们回去。”

“什么?”佛像仿佛自问自答一东北神医常文霞骗局般。

佛像道:“先让他们留在那里,暂时蛰伏。事情还没有结束,而我……也不会这么轻易就认输。”

佛像:“现在这种情况,你还有什么办法?你难道还想如何挽回?”

佛像:“已经失去的,无法挽回。但我们至少还可以新的安排,可以复仇……他可没说我们不能复仇。”

佛像:“他的失败需要我们来承受代价。”

佛像:“那就更好!”

佛像:“也对,那你觉得该怎么做?”

佛像:“必须先知道,他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计划的。”

佛像:“答案……是的,需要先有答案。你打算怎么找答案?”

佛像:“我们要和他们谈谈。”

佛像:“沃兹?”

佛像:“还有无限和尼采……甚至还有尼古拉。”

佛像:“尼古拉不会给你答案。”

佛像:“但他会证实你的答案。”

佛像:“说的是。”

佛像光辉渐渐黯去。

小丑三人互相看看,再不发一言。

现在事情已经不由他们操盘了。

喜欢罪恶战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