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不受罪的n种方法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当然了,除了这些,还有,大伯母跟大房的人一样想的,他们不想二房三房学着他们,赚到了钱。

从来只有她占别人便宜的份,哪愿意看到别人学着他们,占到了便宜呢?

李蔚然便将她一直想说的话说了出来,道:“爸,妈,我看我们干脆以每天来回城里时间太长,太麻烦了,影响了赚钱为由,在城里租个房子,咱们一家人在城里赚钱好了。等去了城里,我再弄其他小吃,不让二房三房的人发现,他们就是想学,也学不了了。至于之前的小吃,我们降低售价,将他们糊弄过去就行了,糊弄过去后,我们就不搞这个了,免得哪天被他们发现秘密了。”

要不脱离李爷爷李奶奶的控制,一直住在这个小山村,做什么都不方便,只有离开了这儿,才能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那他们现在这样学我们,就这样轻轻放过了?我可咽不下这口气!”大伯母气愤地道,从来只有她占别人便宜的时候,还没别人能占她便宜的时候呢!

至于市场上到时肯定会有其他人模仿他们家,也卖这种小吃,她就不会管了,当然了,就是管,也没资格管啊,毕竟那小吃又不是他们家的,他们家做了,别人家就不能做。

别人他们是管不到了,但是呢,反正二房三房模仿他们,赚到了钱不行。

——所以二伯母有一句话没猜错,大房的人,的确存着宁愿外人将钱赚到了,也不愿意家里人赚了钱的恶毒心思。

李蔚然自然跟她一样想的,当下便道:“让他们做不下去太简单了,现在街面上搞事的人越来越多,咱们到时只要……”

李大伯和大伯母马上就明白了李蔚然未竟的话语,显然小女儿的意思是,花钱请人找二房三房的麻烦。

李大伯和大伯母暗道这方法不错,二房三房没见过什么世面,只怕是经不起这种阵仗的,到时指不定就会吓死。

李蔚然看他们理解了,就不再说了。

有些事,她只能出出主意,做嘛,还是让她爸妈做好了,她可不想自己上手做,万一传了出去,让人们说她多坏多坏,欺负二房三房,那就不好了。

在原身世界,二房三房就是这样被大房欺压的,他们一开始还没发现是大房搞的鬼,只奇怪怎么大房做生意没人找麻烦,他们一弄就被人找麻烦,做不下去。

这也很正常,毕竟有心算无心,他们从来没想过花钱请地、痞流、氓找大房的麻烦,以己度人,自然也没想过,大房会花钱请地、痞流、氓找他们的麻烦。

一直到后来很久,大房的人知道这个秘密太多,三人不密,有时口风不紧,将这话带了出来,原身才知道,原来自己家做生意一直不能成功,是大房在后面搞事的缘故,这让原身自然恨死了大房,毕竟小时候被他们欺负就算了,一生都被他们家的人盯着欺负,谁受的了呢?

所以原身才会有个任务是收拾大房。

不说李家发生的事,却说李蔚然嘲笑安然虽会搞研究,但赚不到钱,倒也不是白嘲笑,因为安然这会儿的确也在想着生钱之道。

原身有好几个愿望,一个是日子过的好,不像上一世那样被大房欺凌,过的不好;二是读书,不会被李念瞧不起,不想看到她在自己跟前得瑟,一副优越感的样子;三就是钱赚的不比李蔚然少,因为上一世,大房就是因为李蔚然赚了好多钱,仗着财大气粗,才一直欺压二房三房的,她希望这一世,不会继续被李蔚然压着打;四是要能将大房收拾了,那就好了,因为在她的世界,

人死不受罪的n种方法 完整版/

大房一直找他们的麻烦,后来他们看大房搞小吃赚钱,也曾经想搞,结果他们一直欺压他们,让他们无论怎么搞,都搞不成功,所以原身想让安然收拾一直欺压他们的大房。

愿望多,安然得一个一个慢慢实现。

目前来看,就是赚钱一事,要提上日程了。

虽然她目前每个月工资加上奖金,上面发的不少,但这点钱,跟李蔚然等人将来做生意赚的钱,自然是没法比的,所以要想完成原身赚钱超过李蔚然的愿望,还得另想办法。

不过她一直在实验室,既要赚钱,还不能影响她搞研究,可也有点难度。

当初选择这条路,是因为只有这条路,才能最快最干脆利落地将她从李家带出来,然后让她继续读书。

但现在,选择了这条路,显然会影响她赚钱。

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她也不好改开了,自己用不到人家了,就将人一脚踢开了,下海开科技公司,不愿意再帮国家搞发明创造了。

一来她的良心不允许她做这样的事,二来,这样做得罪国家,国家想收拾你还不简单,想发财也难发。

所以要想赚钱,是不能从研究所离开下海的,得另想办法。

当然了,她也不是没办法,国家不久后会设立国家科学奖,这个奖金是很高的,她应该能得到,设立的时候,房价还没起飞呢,到时拿着那个钱,在京市买些房子,将来应该也值不少钱。

事实上,她现在就已经拿钱在京市买房子了,还就在故宫附近,价格也极其的便宜,一套四合院,才只要两万块——这已是她这些年攒的全部家当了。

也幸好有这些钱,毕竟这个年代,可没房贷一说,都是要全款的,如果不够,就买不了房子。

上了大学后,她借口在宿舍住不方便,让国家直接安排一个房子也挺麻烦的,刚好这些年她攒了些工资和奖金,就在京市买了个四合院,这样一来,将来她来学校考试,就能直接住在自己的院子,然后那些警卫也有地方住了,比住在宿舍,人死不受罪的n种方法或让国家安排个住的地方方便,毕竟住在自己的房子里,她觉得更舒服。

张老等人倒没发现安然的真正想法,只觉得她这样想也是合理的,自然是同意的,反正安然过了年已经十八,是大人了,买个住的地方,也没什么不妥。

喜欢快穿之不当炮灰请大家收藏:

李蔚然早知道,改开后,自己做生意,能赚到很多钱,到时就能惊艳所有人,但等这一天真正来临,还是让她心情非常好,暗道李安然,让你在外面乱说我的坏话啊,如何,我现在赚到了这么多钱,是你拍马也追不上的!

虽然李蔚然跟父母商量好了,将他们赚到的利润,缩水到十分之一,作为跟家里人说的数字,但一天两块钱的收入,还是让李家人惊呆了,因为这收入水平,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像。

也不怪他们这样惊呆,因为乡下人,一年也只能赚到一百块钱,李蔚然赚的这些,可是他们赚的七倍之多。

虽然李蔚然说,这是他们大房三人一起赚的,但就算平摊到三人头上,那每个人赚的,也是现在赚的双倍,那也很多了!

“主要还是咱们这儿离城里近,方便,要不然也不容易。”李蔚然道。

她这话说的倒没错。

虽然她穿越的这个地方,是个小山村,但却是市郊,将来发展了,绝对能算市里,因为从这儿走到城里,只要两个小时,将来要是有公路了,开车,那是非常快的。

而且,她还不需要到城里,沿路都可以叫卖,有时生意好了,还没到城里,她准备的材料就卖光了。

是的,李蔚然做的小吃,是能沿路叫卖,有人吃,她就能停下来弄的,那种特别方便的小吃。

她会做的小吃很多,她是专门挑了这种方便随时随地制作的小吃来卖的。

李奶奶看着这么多钱,不由心头火热,要不是她做的不好吃——李蔚然有做菜天赋,这一点得承认,要不然在原身世界,也不可能凭这个赚到钱,而这个天赋,不是谁都能有的,也就是说,其他人就算知道小吃怎么做,做出来的味道也没她做的好——然后年纪又大了,挑担子走那么多路人受不了,要不然,她都想挣这一份钱了。

她挣不了这份钱,二房三房看到了,他们年轻,他们挣得上啊,于是当下也想挣这份钱。

虽然看大房将赚到的钱上交了一半,自己留了一半,但好歹有钱了啊,所以他们自然眼热,也想挣这一份钱。

上交一半留一半,这是大房提出的分配方案,毕竟要不提这样的方案,全部上交,会让人怀疑他们赚的不止这么多的,毕竟谁会相信,他们大房这么大方,会将所有收入上交呢,所以必须争取留下一半收入。

李爷爷李奶奶为了鼓励他们赚钱,同意了这个做法,免得他们全拿走了,大房不愿意出去赚钱了可不好。

对二房三房的申请,李奶奶就有点不愿意了。

倒不是不想多挣一份钱,而是……

“你们那手艺不行,把钱给你们,我这钱要打水漂。”

“好歹要让我们试试吧,买点材料也不值多少钱!给大房钱却不给我们,妈,你也太公平了,我明天不上工了!”李二伯嚷嚷。

李爷爷想着的确没多少钱,就让李奶奶也给二房三房一点钱,随他们弄去。

“失败了他们就会死心了。”李爷爷这样跟李奶奶表示。

李奶奶没办法,只得给两家也发了点钱。

[标签人死不受罪的n种方法:p标签]李蔚然还有大房的人,看二房三房也打算搞这个,不由不快,因为他们不想二房三房的人跟着他们赚到了钱。

李蔚然是晚辈,不好说什么,她妈就开口了,道:“老二老三,你们干嘛跟我们搞一样的啊,自己家人跟自己家人打擂台做什么,你们看看自己做什么拿手,做别的呗。”

李爸李妈等人听了,不由尴尬,因为这些年都是李蔚然做的菜,他们好多年没下过厨了,哪有什么手艺啊,哪能想得起来做别的什么赚钱啊,也就是看李蔚然做的,他们看这种东西赚钱,想着既然这东西赚钱,他们就也做这个,至于别的东西,他们不知道赚不赚钱,哪敢弄啊。

当下李爸李妈便道:“城里地方大着呢,我们不跟你们摆一起,不会影响你们生意的。”

其实这话是对的,城里那么大地方,还容不下三个小吃摊么?但关键是,大房看自己家赚了钱,就不想二房三房捡便宜,也靠这个赚到了钱。

况且,也怕他们上报给李爷爷李奶奶的价格,被他们这样一实践,知道了真实价格,到时可就要捅马蜂窝了,于是当下便极力反对,让他们搞别的去。

大房这样蛮不讲理,二房三房也不高兴了,当下二伯母便不高兴地道:“你们也真搞笑,不让我们弄,但看你们弄,其他人不会学吗?那你们敢让其他人不许弄吗?”

[标

人死不受罪的n种方法 完整版/

签:p标签]那当然不行,毕竟这种小吃又不是李蔚然发明的,自然是谁想弄都能弄,他们怎么能阻止别人也弄。

二伯母也知道是这个道理,当下便道:“既然别人能弄,凭什么外人能弄,我们家里人反而不能弄了?你们总不会存着那种宁愿别人赚钱,也不想家里人赚钱的恶毒心思吧?”

虽然大房的确是这样想的,但他们不能承认啊!毕竟谁想承认自己心思恶毒呢?所以当下听了,只不吭声。

“况且,我们一家子齐上阵,赚的都是我们家的,总比让外人赚去了好吧?妈,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话倒是,李奶奶当下便点了点头,向大房道:“你二弟妹说的也对,城里那么大地方,那么多人,他们又不在你们旁边摆摊,抢不到你们生意,相反,还能把城里的生意,都让咱们家做了,这多好。”

理是这个理,但,大房的人不想让家里人知道,他们赚了很多钱啊,二房三房做别的事,赚的钱也多,到时他们可以说,自己家这个卖的便宜,不赚钱,还能说的过去,要弄的是同一样,这利润是肯定会暴露的啊,他们哪想暴露呢。

眼看说服不了二房三房,就连李奶奶也不反对二房三房弄小吃,大房的人自然不高兴了,当下便回房间商量这事怎么办。

“这下可麻烦了,要是咱们以后定价低,利润倒是能交代过去了,但赚不到钱了,那咱们何必这么辛苦!何况我也舍不得那利润。但要像之前一样定价,被二房三房知道了,就要知道咱们赚了多少了!都是二房三房不好,要不是他们非要搞这个,我们也不用操这些心!”大伯母既生气又焦虑地骂道。

喜欢快穿之不当炮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