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女人梦见蛇财运好不好*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那石寒清排第几?”秦陌不禁皱起眉头,听起来这韩子羽的刀好像比自己的闇魔血皇剑还要邪性。

“以前末位,近期好像上升到了第六名。”

秦陌点了点头,又问:

“那韩子羽除了刀,还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不清楚。十大行走都很神秘。比如排名第一的吕昊尽得道尘真传,他的大混沌雷法已经大成,当世除了几个老怪已经无人敢说能胜过他。

再比如排名第二的叫胡不缺。此人专精剑术,号称剑魔,还有个人送外号叫做胡疯子。据说他最近已经突破到了帝剑意第一重,三大剑圣之下罕有对手。

而最神秘,最不好判断的就数这韩子羽。他是去年刚晋级的,晋级的时候技惊全场。仅一刀就劈死了原来第三的左冷风。那么多人在场,却没有一人能看清他到底是怎么出刀的。

甚至有人猜测,若不是吕昊和胡不缺近年来一直在闭关苦修,让韩子羽找不到挑战的机会,否则恐怕前两名的位置也要换一换了。”

邱沛儿绝不想秦陌以身犯险,所以,介绍得非常详细。

秦陌微微皱眉,想了一会才道:

“他的刀应该不错,我要了。”

“你疯了吧!若说对付石寒清,你最多打不过被困住一段时间,或许还有翻盘的机会;对付韩子羽却是可能一招就要没命的。”

秦陌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但丰云野身上有一样东西,我必须得到,至少不能让道尘得到。”

“是什么东西?”

“崩玉,据说其威力强过黑凤,是可以毁灭一个小型城市的战争级武器。估计道尘现在还不知道,我必须尽快拿到它。”

“崩玉?如果在丰云野身上,那现在也早就……”

“不会,你之前也说了。韩子羽这次来就是特意要送丰云野的尸体给大和族,而我想大和族想要回丰云野的尸体,也并不是为了让丰云野入土为安,也是想要他身上的崩玉。所以,我必须在韩子羽交还尸体之前动手。”

“那这……,你想让我怎么帮你?”邱沛儿有些焦急,比起帮白千蕙,还是小老公要更重要一些。

“没事的,我又没打算正面跟韩子羽决斗。不是还有绿魔吗?我会和他一起行动。论阴人你老公还是有两下子的。”

邱沛儿这才稍稍放心,毕竟弃无涯这样的高手都能被秦陌阴死,韩子羽再强也未必强过弃无涯。

“那……你快回来吧,咱们俩仔细商量商量对策,等你把这事解决了我再上船,否则我不放心。”

“好!那我就先不去万户港了。你在家洗白白啊,我明天就回去。”

“呸!美得你。”

邱沛儿直接挂了法盘。

秦陌微微一笑,他知道邱沛儿的性子,只要是自己有危险的事,她都会参与。不管能不能帮上忙,她都要陪着,想甩都甩不掉。

反倒是什么事都没有时,她却会刻意保持距离,想上她的床都难。

秦陌起身走到洞口,此时天已经亮了。

这一夜竟然真的一点也没睡成。

他收拾了一下,便改了相貌,悄悄回到了滨州城。

他把邱沛儿,向臻和绿魔单独叫了出来,不想绾璎竟然也跟了来。

她见到邱沛儿自然没什么好脸色,但也不至于直接反目。

秦陌点了一桌子菜,与四人边吃边聊。

他先让邱沛儿大概介绍了一下韩子羽的情况,然后问绿魔有没有什么手段能把他生擒活拿。

绿魔道:“可能有点困难。您是知道我的手法的。若想对付他,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把他引到一个狭小的空间,我释放的毒雾和小黑鱼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只要他能被一直困在密闭的空间里,中毒是迟早的事情。但夫人刚才也已婚女人梦见蛇财运好不好说了,韩子羽的刀很邪性。这可能也意味着一般的法阵,或者房屋,或者地洞,都很难困住他。

而他的修为已到万法境巅峰,那也就意味着他的抗毒能力超强,万一在他中毒,失去能力之前找到我的真身……那就很难说了。除非……”

“什么?”

“除非公子与我一起出手,您的冰冻寒气可以加固墙壁,只要能撑到他身上的毒气发作,就万无一失。”

秦陌想了想,说道:“嗯!这个不难,我们可以找人特制一个牢笼,再加上法阵和我的寒冰冻气的加持,想拖住他一段时间并不难。难的是怎样请君入瓮。”

说着,他又看了看邱沛儿,“沛儿,以你对韩子羽的了解,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或者说有什么弱点可以让我们加以利用呢?”

邱沛儿摇了摇头,道:“我对他也没什么了解。其实他以前并不出名,也就是得了这把妖刀之后,才一夜之间名声鹊起,屡战屡胜。暂时还不知道他有什么弱点。即便有,可能也在万剑门的宗门之内,比如他喜欢的女人、朋友,就算我们现在想抓几个人质都来不及。”

“何必一定要回去抓?”绾璎忽然插口道:

“圣子有非常神奇的整容膏,你只要能弄到他亲友的影像,我们找几个人易容一下,当做肉票在他眼前晃两眼。对于正常人来说,就算有九分像,他也会屁颠屁颠地跟过来看个究竟。”

狠!

这是秦陌向臻人心中同时冒出的想法。

魔道就是魔道,办事就是很辣、无情、没下线。

秦陌本想否了这条建议,但邱沛儿却道:

“就这么办吧。既然已经把他当做死敌,那就没有必要讲什么江湖规矩。反之,如果韩子羽接到的命令是暗杀你,那么他也不会对你客气。也会不择手段,只求目的达成。这件事由我来办,你们尽快做一个结实点的笼子。”

说着邱沛儿就离开了,她要联系她在宗门的人脉,去挖韩子羽的社会关系,寻找合适的人选。

[标

已婚女人梦见蛇财运好不好*

签:p标签]绾璎赞赏地看着邱沛儿的背影,对秦陌说道:

“你这个小妾还不错,做事够果决,比你强多了。”

秦陌不置可否,吩咐向臻道:

“向臻,笼子的事就交给你了,最好伪装成一个屋子的样子。咱们找人把他骗进屋,然后从后窗逃走,给他来个四门紧闭,瓮中捉鳖。绿魔还是藏在地下,我给他加持冻土,这样大家都能安全一些。”

“是!”向臻立刻也走了。

绿魔忽然说道:“主公,其实比气我的毒雾,你的地心冰莲火可能效果更好。我看不如这样,把他困住之后,你先用地心冰莲火烧他几下,只要造成他皮肤有部分烧伤,我的毒雾就可以趁虚而入,借助伤口迅速感染到他的全身。这样战斗时间最少能缩短一半。”

喜欢当卧底不讲武德请大家收藏:

白千蕙有些失落地说道:

“大哥,大和族的舰队已经起航。而我的计划也因为叛徒告密而失败了。我只带走了少数人,多数又被抓了回去。现在都被押上了战船。丰云家要把他们放在最前面当炮灰。”

秦陌问道:“那你没事吧,有没有人追踪。”

“我没事,已经逃出来了。可是他们

已婚女人梦见蛇财运好不好*

……”

“你没事就好,咱们就还有机会。你不要急,办法总会有的。嗯……你现在救出了多少人?”

“不到一百。”

秦陌直接就晕了,这还只是少数?那多数又是多少?你想举族迁移么?带这么多人,消息不泄露才怪呢。

“千蕙,你先带人去外岛安置一下。我会尽快派人过去帮你。”

秦陌只能这么说,白千蕙是个认死理的人,你想让她放弃同伴,或者少救一点都是不可能的。

而且她还不够聪明,很难分辨谁是朋友,谁是假装成朋友的敌人。她只对技术性的的东西感兴趣。这样的性格,搞不好被人卖了还会帮人数钱。

虽然这样说有些过分,但白千蕙的确在人际交往方面比较单纯。不过半雪应该警惕性很高,对她来说也算是个互补。

其实秦陌还真猜对了,若不是半雪足够警觉,及时提醒了白千蕙,这次恐怕还真的很难脱身。

“那……好吧。等他们来了再说。”白千蕙只好先答应着。

“千蕙。”秦陌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丰云野死后,你可知那崩玉……会在什么地方?会不会已经就落到了别人手中?”

白千蕙道:“不会的,崩玉应该还在丰云野的尸体之中。他就相当于丰云野修炼的一个本命法器,除非丰云野烂成骨架,或者烧成灰,他才会以玉石的状态出现。”

“那如果有人找到了丰云野的尸体,能不能抢走崩玉?”

“很难,除非是丰云野家族的直系血脉,或者和他一样是拥有极品邪龙之人,否则很难与崩玉中的黑龙魂产生共鸣,并感知到他的所在。

不过如果是你的话,倒是有些机会。不过你要赶在龙魂消散之前找到丰云野的尸体。”

秦陌点了点头,又嘱咐了白千蕙几句便挂了法盘。

他略加思索,又给邱沛儿去了个法盘。

“干嘛?你那又出状况了?”

邱沛儿有些睡眼惺忪,这都后半夜了,谁大晚上的还不睡觉?

“沛儿,大和族已经出发。千蕙那边也出了点事,你能不能去一下?”

邱沛儿打了个哈欠,

“又要我去救你老婆,真当我是救火队员吗?”

秦陌道:“这次如果你去的话,我可以把胡煊、绿魔、以及向臻的小队,还有白千蕙的小队,全都交给你搭理。还有黑凤,也听你指挥。”

“啥?”邱沛儿一听眼睛就亮了,“真的假的,你到底要干嘛?”

秦陌道:

“白千蕙那边已经就救出了一些人,加上她的小队,有一百多号。你这次再带去一些。

嗯……我可以从邪王城再给你派去一些人,也差不多够了。我想让你去大和族的老巢,使劲折腾折腾。

最好再以魔宗圣子的名义联系一下大和族的几个对头,大家合力把大和族的老窝端了。”

“你让我帮魔宗?”邱沛儿有些皱眉。

秦陌道:“不是帮魔宗,而是在帮你老公,帮中土。只有岛国内乱,才能让大和族投鼠忌器,尽快撤兵。”

“那我有什么好处?”邱沛儿马上趁机谈条件。

秦陌笑道:“道尘去养龙场找我了,还抓了马平。他通过马平的法盘联系我,说要我把你老娘和两个妹妹送回去,否则就要让我后悔。你说我是送呢,还是不送呢?”

邱沛儿一呆,马上说道:“不能送。你实在顶不住压力,就把那两个小浪蹄子送回去。”

秦陌道:“道尘给我半年期限,说我要么把人送回去,要么就臣服与他。不过他这次还是很有诚意的,说可以把你那两个妹妹嫁给我当妾,叫我不用再疑心他会暗中对付我。”

“你别听他的,赶紧把那两个小浪蹄子送走,他是在骗你。”

“我觉得也是,那你同不同意去岛国?”

邱沛儿嗔怒道:“去~!你尽快把那两个小浪蹄子送走啊。你要是连她们都敢收,咱俩就彻底玩完!”

琴魔狡黠地笑道:“你放心好了,轮也轮不到她们!我本来想亲自去岛国的,但这边还有很多事,我走不开。而且,我觉得折腾大和族,你比我更有经验。这次你应该能打得很爽。”

其实邱沛儿是很愿意去的,只是架子她还是要端着,她想让秦陌求着她。

结果秦陌并没有求她,而是问了一个新的问题。

“沛儿,你能不能帮我查出,丰云野是在哪出的事,是谁下的手,以及他和魁的尸体放在哪里?”

邱沛儿得意地一笑,道:

“呵呵,巧了,这件事你还真问对人了。我也是最近才意外得知了这件事的真相。”

“哦?那你说说看。”

邱沛儿道:“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跟踪韩子羽吗?”

“这我哪知道,难不成他长得帅?”秦陌打趣道。

邱沛儿撇了撇嘴:

“听说他年轻时的确很帅,但现在老了,跟帅字已经不太沾边。就是他杀了丰云野。也是他,用声东已婚女人梦见蛇财运好不好击西之计骗过了柳无心和高沾,成功把丰云野的人头都上了船。”

“那丰云野的尸体呢?”秦陌问道。

“应该还在他那。这次道尘派他来,就是想让他在大和族登陆后,把尸体还给丰云家。估计还要重设灵堂,把丰云野的身体和脑袋缝合之后,再办一次丧事,以此来激励军队的战意。”

秦陌点了点头,“那看来我要找韩子羽谈谈了。”

邱沛儿吓了一跳,“你还真要找他?你知不知道他有一把非常诡异的妖刀?丰云野对上他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只是一刀就被砍掉了脑袋。”

秦陌闻言一愣,“你是说,丰云野有那么多的手段,但还没用出来就被一刀砍了脑袋?”

“是的,韩子羽之所以能在十大行走中排名第三,就是因为他那把妖刀。从来没有人真正看到过韩子羽出刀,以及到底是怎么杀人的。”

喜欢当卧底不讲武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