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追凶第二季小说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一顿宴席吃完,崔言艺始终没出现,没出来敬酒,估计忙着照顾他的新婚妻子呢。

孙巧颜看向崔言书,小声说:“我吃饱了,你吃饱了吗?”

没人找麻烦,是不是只能这么走了?她背着相府小姐的身份,也不好主动在人家的喜宴上找人麻烦,否则传到了她爹的耳朵里,她虽然不太怕,但是架不住烦。

崔言书点头,“我也吃饱了。”

“那、我们走?”

“走吧!”

于是,崔言书跟几位长辈告辞,带着孙巧颜离开了状元府,那位族兄连忙送他们。

到了门口,孙巧颜上了马车,崔言书也要上马车,被族兄一把拉住,对他小声说:“言书,这相府小姐跟你……”

崔言书微笑,“跟我没关系。”

族兄:“……”

没关系你将人带来陪着你一起参加喜宴!

他一脸懵地看着崔言书,“不是、那个、你说没关系?”

崔言书拍拍族兄肩膀,很是肯定,“就是没关心。”

见族兄一脸不相信,他也不再解释,反问,“族兄何时回清河?”

族兄立即说:“我不回去了,要留在京城备考,等着参加三年后的科考。”

崔言书颔首,“待我立府,请族兄过去喝酒。”

族兄很高兴,“好,我等着。”

他顿了一下,立即说:“我家的宅子在西大街帽子胡同第三家。”

他说完,挠挠头,“是稍微偏背静些,但我不是为了备考温书嘛,自然不能住在闹市,又买不起繁华的地方,只能将就着买了那里,就我一个人和一个老仆住。你也可以去找我。”

崔言书点头,“好,我记下了。”

他刚要走,族兄又拉住他,小声问:“那个什么,你真不再关心郑表妹了啊?”

“她如今已嫁人,自是用不着我关心了。”崔言书微笑,“族兄好好温习,少操些心,温书要专心,三年后你一定能考上。”

族兄一肚子的话,只能吞了出去,连连点头。

崔言书上了马车,相府的马车缓缓驶走。

族兄看着马车走远,嘀咕,“这族弟可真厉害啊。”

白夜追凶第二季小说全文阅读/

介白衣,竟然让相府四小姐作陪来参加喜宴,哎,他日的成就不知道要多高了,他怕是拍马也追不上了。

马车上,孙巧颜觉得她没发挥太大作用,有些对不住地说:“我今日没帮你什么,有些过意不去。”

崔言书微笑,“四小姐已帮了在下许多了,若非今日有四小姐陪着,在下怕是要醉倒在喜宴上,有失大雅,惹人笑话。”

“不会吧?”孙巧颜不太相信,“我看喜宴上的宾客,一个个的,都文雅的很。”

“那是因为有四小姐在。”崔言书不在意多跟她解释一些,毕竟,今日的确要承她的情,“否则,若没有四小姐,我会被人围住灌酒,兴许酒里还会下些什么东西,出了洋相,也没人会救我。”

孙巧颜:“……”

这么可怕的吗?

她是真没感觉出来。

崔言书对她肯定地点头,“有四小姐陪着,一切的鬼魅魍魉,都没敢近我身。”

孙巧颜懂了,咕哝,“原来我是神兽吉祥物啊。”

摆出来,就能震慑四方!

崔言书被逗笑,也可以这么说。

孙巧颜感慨,“这么说,我还得谢谢我爹了,这相府四小姐的身份,还挺好用。”

她以前还真没怎么觉得这个身份好用,只觉得这个身份是个麻烦,第一次有了好用的体会。

马车顺利回到太子府,崔言书下了马车,想了想,又挑开车帘,对孙巧颜低声说:“昨儿四小姐救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甚是感激,不知四小姐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太子殿下一定尽全力达成四小姐的心愿。”

孙巧颜托着下巴,想了想,“没有哎。”

崔言书微笑,“四小姐不急着回答,可以回去好好想一想,若是有想要的东西,再说不迟。”

“好吧。”孙巧颜点头。

“四小姐慢走!”崔言书落下车帘。

孙巧颜应了一声,马车离开太子府,折返回孙相府。

今日早朝顺利进行,早朝上,孙相时刻关注着陛下和太子殿下的动静,陛下没怎么看他,显然是不知道他女儿干的好事儿的,太子殿下倒是看了他一眼,不过那一眼太快,孙相也没琢磨出什么意思来。

下了早朝后,孙相见太子殿下被围住,自己赶紧的麻溜地溜走了。

说实话,他真不想让皇上和太子殿下因为他有一个混江湖的女儿而多关注他。他生怕这俩人逮住他跟他一句令爱不错,那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他心想着,等回府后,立马让夫人赶紧动作起来,赶紧给女儿选一个夫婿,就算给四女儿选不到合适的,也要先将其他女儿的婚事儿麻利地定下来,以免夜长梦多,哪一日她女儿暴露了,其他女儿不好嫁人,受她影响。

孙相心里苦,脚遛的极快。

萧枕打发了围着他的朝臣,回头一找,孙相没影了,他站在原地想了想,猜测孙相是不知道她女儿在江湖上混呢,还是知道不想找他和陛下邀功呢?他想着等凌画从栖云山回来,问问她怎么跟孙巧颜道谢。

萧枕回到府里时,崔言书已在等他了。

萧枕讶异,“这么早就回来了?”

崔言书点头,对萧枕微笑,“殿下,您猜猜,掌舵使请的高门贵府的小姐是哪位来接的在下?”

萧枕洗耳恭听,“你说。”

崔言书笑,“正是相府的四小姐,昨儿救了殿下的那位青雨山四娘子。”

萧枕一愣。

崔言书与他将今日的经过简略说了一遍,说起孙巧颜来,崔言书评价,“四小姐这个人很有意思,能文能武,在下帮着殿下问了如何谢她,她说没什么心愿,不过在下想着,救命之恩,还是要谢的,一般谢礼拿出去对于太子殿下的身份来说却是太轻了,在下替殿下想了想,唯有一个谢礼不轻,殿下可拿去相谢。”

萧枕扬眉,“什么谢礼?”

崔言书微笑,“以身相许。”

萧枕:“……”

崔言书咳嗽一声,“殿下如今已是太子,朝中应该很快就会提出让殿下选妃,殿下是躲不过的,早晚都要选,依在下看,四小姐无论是身份,还是性情,都很合适。尤其是她能保护殿下,这就太安全了。”

萧枕:“……”

他见崔言书说的一本正经,不像是开玩笑,他气笑,“被人接出去转了一圈,回来后就想把孤卖了?崔言书你好大的胆子!”

崔言书不太诚恳地告罪,“殿下恕罪,在下实在是觉得相府四小姐堪当未来母仪天下白夜追凶第二季小说之风范。”

萧枕冷眼看着他,“她既然如此好,你怎么不把自己卖了?”

崔言书无辜地说:“在下自觉配不上四小姐,四小姐身上又没有在下的救命之恩,在下自然没法……”

萧枕截断他的话,“你闭嘴吧!”

崔言书不闭了嘴,真诚地说:“殿下还是要考虑考虑,孙相是百官之首,其人圆滑,根基稳固,若是有他辅佐,殿下也不必在陛下面前太过小心翼翼了。”

萧枕神色一顿,“孤说过,孤的枕边,不需利益置换。”

“殿下这样有原则,在下甚是佩服,也敬重殿下这个原则。”崔言书正色道:“不过在下觉得这与殿下对相府四小姐以身相许并不冲突,这是偌大的救命之恩,昨儿若是没有四小姐出手相助,殿下想想,您身系多少人的安危,还有掌舵使十年为您筹谋,都将毁于一旦,四小姐居功至伟,如此大恩,何以为报?当然是殿下以身相报。”

不等萧枕反驳,崔言书又说:“殿下别急着拒绝,您没见过四小姐,您若是见过了她,您就知道在下所言不虚了。”

萧枕脸色不好,“崔言书,凌画让你来帮孤筹谋,不是让你来管孤娶谁的。”

“殿下错了。”崔言书理正言辞,“太子妃关乎未来东宫的根基,也关乎未来皇后之位,更关乎社稷重任。殿下总要娶妻,在下知道掌舵使昔日有心想要殿下娶凉州总兵的女儿,被殿下拒绝了,掌舵使尊重殿下,并不强求,在下如今也一样,只是劝殿下,为了避免被朝臣们施压,也为了避免陛下和太后屡次提及此事烦扰殿下,殿下不如顺水推舟,将太子妃定下,近来朝局因废太子还有花灯节刺杀,颇有些人心动荡不稳,殿下得尽快稳住朝局,让朝纲快速安稳,殿下才可能腾出手来,待掌舵使养好伤后,与掌舵使一起,对付碧云山和幽州。”

萧枕伸手按住眉心,沉默片刻,落下手,“此事再议。”

喜欢催妆请大家收藏:

相府的马车准时停在了太子府门口,孙巧颜让车夫去敲门。

车夫下了马车,小心翼翼地叩响门环,太子府的侧门打开,门童向外探出脑袋,车夫立即说,“我家四小姐来接崔言书崔公子,劳烦通禀一声。”

门童疑惑,“你家小姐是?”

“孙相府四小姐。”

门童睁大眼睛,说了句“稍等”,便匆匆向里面通禀去了。

不多时,大门打开,崔言书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依照凌画的嘱咐,也特意打扮了一番,端的温润公子,姿容如玉。身上千金一匹的祥云锦,头上带的万金难求的墨玉簪,腰上挂的十分少见的暖玉佩,似乎都成了他的点缀,让人最先注意的,却是他这个人,不是衣服装点了人,而是人配了好衣装。

车夫看呆了一瞬。

孙巧颜挑开车帘,探出头,瞅见崔言书,也愣了一下,随即展开温婉的笑容,声音柔和悦耳,“崔公子,上车吧!”

崔言书停住脚步,对孙巧颜拱手,“劳烦四小姐了。”

“不劳烦。”孙巧颜想说为美人效劳,岂能叫劳烦?但第一次见面,就这么调戏人家,有点儿不太好,于是,她将想说的话默默咽下,“崔公子请!”

崔言书颔首,看向身后。

身后人抱着贺礼,先放进了孙巧颜的车里,然后他也上了孙巧颜的马车。

相府的马车很宽敞,里面摆了一张桌案,小小的放桌上摆着瓜果茶点,瓜果新鲜,差点儿十分精致。

崔言书隔着桌子与孙巧颜对坐,不着痕迹地打量对面坐着的相府四小姐,女子明眸皓齿,盛装打扮下明**人,若是不知道她是江湖上青雨山的四娘子,绝对想不到她与相府四小姐是同一个人。

孙巧颜亲手倒了一盏茶,推给崔言书,“崔公子想让我今天怎么做?”

崔言书笑了笑,“孙小姐随意就是。”

孙巧颜懂了,随便发挥啊,这题她会,她保证道:“崔公子放心,谁欺负你,我帮你欺负回去,无论是明的,还是暗的,我都会。”

崔言书含笑点头,“多谢四小姐了。”

马车到达状元府,时辰不早不晚,正正好。

孙巧颜感慨,“你家掌舵使好厉害啊。”

崔言书想反驳“掌舵使不是我家的。”,但孙巧颜已下了马车,他顿了一下,也跟着下了马车。

在门口迎客的管家和清河崔氏的一位族兄见到相府的马车停在状元府门口,齐齐愣了一下,当看到从马车上下来的人,更是睁大了眼睛。

管家走上前,他多年未见崔言书了,几乎有些不认识了,“言、言书公子?”

“原来是言书啊。”那位族兄显然是个活泼的人,认出了崔言书后,立马迎上前,伸手拍他肩膀,很是高兴地说:“为兄差点儿没认出你来。”

崔言书微笑,“几个月前才见过白夜追凶第二季小说族兄,不至于认不出来。”

族兄“嗐”了一声,“你素来不是不喜欢太过华丽的坠饰吗?今儿大变样,为兄可不是差点儿没认出来吗?”

崔言书微笑,“今日是堂兄和表妹大喜的日子,我前来贺喜,自是要穿戴的喜庆些。”

族兄这才想起来,郑珍语是他的亲表妹啊,从小到大,所有人都以为郑珍语会嫁给他呢,谁知道如今郑珍语嫁给崔言艺了,堂兄咳嗽一声,见崔言书半点儿不介意不尴尬不难受的模样,他有些拿不准他的心思,“这位姑娘是……”

车上挂着相府的牌子,族兄也是有些见识的,刚刚险些怀疑自己看错了。暗想着,崔言艺虽然是新科状元,但与相府的门第还是差得远,够不上啊,清河崔氏也与相府没交情,总不能是相府来送贺礼吧!

崔言书微笑,为族兄介绍,“这位是相府的四小姐,陪我前来给堂兄和表妹贺喜。”

族兄:“……”

他眼睛睁大,嘴巴张大,一时间,没找回自己的声音。心想着这什么情况啊,相府四小姐和崔言书……不,崔言书带着相府四小姐前来贺喜……

他一时间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使了。

管家此时已惊住,早忘了崔言艺对他私下里的嘱咐,同样很是发懵,好半晌,才开口,“言、言书公子、四、四小姐,里面请。”

崔言书点头,对孙巧颜温声提醒,“今日堂兄的府邸会有些喧闹,四小姐且忍忍。”

族兄:“……”

管家:“……”

今日是崔言艺大婚啊,满堂宾客,怎么可能不喧闹?

孙巧颜很是上道,芊芊素手点在眉心处,“唔”了一声,“是有些喧闹,不过为了你,我还是能忍一忍的。”

族兄:“……”

管家:“……”

他们能说什么,若只崔言书一人,他们自然可以说点儿什么,但这是相府的四小姐,他们只能装聋作哑了。

进了门,管家领着崔言书和孙巧颜入席,若只崔言书自己,他的席位自然不会靠前,毕竟,他如今一无官职在身,二无长辈身份,又是崔言艺的堂兄,所以,席位是要靠后些。

但多了个孙巧颜就不一样了,相府的门第是一等一的,相府四小姐又是嫡出,顶顶尊贵的,可以说除了皇子公主外,她比郡主县主还值钱。毕竟,孙相可是有实权的,多少勋贵府邸,虽然爵位高,但没实权。

管家一路上都在琢磨着早先安排的席位是不能坐了,得赶紧重新安排席位,到了礼堂,管家已下定了决心,将崔言书在礼堂内的末席调整到了礼堂前的第二席。

那是在崔言艺父母和族里来的两个有资历的长辈之下。崔言书扯了一下嘴角,先跟在坐的长辈们打了声招呼,在长辈们惊讶的视线下,从善如流入了席,孙巧颜挨着坐在他身边。

众人的视线追随着二人,一时间表情各异,心思各异。

孙巧颜坐的端庄,见人对她瞧来,她一双美眸瞧回去,长辈们还能顶住她的视线,小辈们可就顶不住了,纷纷移开视线。

孙巧颜心里想,今儿这题简单,这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第一回合她就赢了。

赞礼官高喊吉时已到,一对新人牵着红绸入了礼堂。

崔言艺一眼便看到了崔言书和他身边的孙巧颜,他已得到消息,抿了一下嘴角,脸上倒是没表现出来,毕竟是三元及第的人物,也很是会掩饰内心。

郑珍语的身子却有些僵硬,像个提线木偶,若不是红盖头遮着,这时便能有人看到,她红盖头下的脸,有些雪白。

方才管家禀告时,她听见了,说相府的四小姐陪着崔言书前来贺喜,除了崔言书带的贺礼外,相府四小姐也带了一份,且都是重礼。

郑珍语本来以为自己能接受,却发现,在听到相府四小姐的那一刻,她发现她不能接受。

但心里还没失去理智,哪怕不能接受,她也要接受,今日这堂,她必须拜完。

随着赞礼官声音响起,一对新人拜天地父母夫妻对拜,在最后一拜时,郑珍语身子晃了晃,崔言艺立即温柔地寻问:“表妹?”

郑珍语咬着牙轻声说:“艺表哥,我无事儿。”

崔言艺松开她。

最后一拜礼成,赞礼官刚喊完“送入洞房”,郑珍语彻底挺不住,整个人向后倒去,崔言艺眼疾手快扶住她,喊了两声,没人回应,他才知道她晕过去了,面色一变,拦腰抱起郑珍语,大喊,“快请大夫!”

管家立即去请大夫。

崔言艺抱着郑珍语匆匆去了新房。

孙巧颜看的目瞪口呆,目送那一对新人匆匆而去,她收回视线看向崔言书。

崔言书他面色如常,没什么情绪,见她看来,温声问:“四小姐还想留下来吃席面吗?”

孙巧颜嘴比大脑快,“我们送了这么厚的礼,不吃一顿就走的话,太亏了吧?”

崔言书微笑,“是啊。”

孙巧颜果断道:“那就吃完再走。”

虽然新娘子晕过去了,但是不妨碍前面宾客吃席。

于是,众人便看到郑珍语每优雅地吃一道菜,便会更优雅地评价一句,“这道翡翠虾仁不及烟云坊的厨子做的好。”,“这道鱼翅佛跳墙不如醉仙楼做的好。”,“这道玫瑰熏鸡差点儿味道。”,“这道灵菇扒时蔬尚可,但也不及我府的厨子。”,“这道三色鱼片是江南菜,竟然做出了塞北味,这厨子是塞北人吗?一个塞北人,做什么江南菜啊。”等等。

众人:“……”

你一个相府小姐,怎么跟大厨似的,每道菜都

白夜追凶第二季小说全文阅读/

能品评的条条是道呢!

喜欢催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