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菲被肉莲 天涯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十二月二十九日,元阳城内。

严寒之下,长街上一贯没什么人。

百姓们待在家中,做着些简单的活儿,用来补贴家中用度。

南城某处院子里面,只见一老汉正在劈柴,旁边还有一汉子正在帮忙。

做的体力活儿,以至于他们虽穿得单薄,在雪地里却丝毫不觉得冷。

只听这老汉说道:“听那些衙役闲聊说,今日王爷要赏赐有功之人,不知道有没有小林的份儿!”

一旁的汉子答道:“爹,小林本事大,前些日子还传消息回来,说自己立了大功……说不定这次真有他!”

这二人便是陈家两父子了,胡小林是他们家的女婿。

“还别说…

王菲被肉莲 天涯 免费全文

…这小子是真有出息,比你可强多了!”陈老爹挥舞着柴刀说道。

“爹……难道我就没出息?”陈大郎很不服气。

…………

在陈家父子瞎扯之时,另一头的北城龙潜坊内,正有大批人向王府走去。

这些人穿得各式各样,竟直接向王府正大门走了去。

只见这些人从手中拿出“文书”,待门口侍卫查看后,竟一个个被放了回去。

这一幕,可谓稀奇无比。

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见此一幕定会惊奇无比,王府难道变成大杂院了?

王府当然不会是大杂院,这些穿得“千奇百怪”的人,正是赵延洵邀请来的客人。

这些人里有工匠、农民和其他手艺人,虽然身份各不相同,但在他们却又一点相似。

他们是陇右各府县推选出的,各行各业中的佼佼者,每个府县城仅有三个名额,这些称得上是万里挑一。

用赵延洵前世的话来说,这些人是各行各业的“先进个人”。

虽是正大光明进入王府,但在他们脚步踏上王府台阶起,这些人的心就忐忑起来。

更有甚者,直接被王府气势压住,连迈步进入王府都勇气都没,还是引路的礼官拉进去的。

礼官们本以为,这些人没见过世面,进入王府后会东瞅西看,叽叽呱呱说个不停。

[标王菲被肉莲 天涯签:p标签]但现场的情况是,这些“先进个人”进了王府后,都温顺得跟兔子一样,个个都低垂着头往前赶路。

唯有那些胆子大的,才敢悄悄抬头打量周围,可高墙环绕根本看不到什么。

进入王府大门往西,一直走到头后转弯向北,众人继续往前走去。

迎面是换班下来的侍卫,正排着队列走来,旁边一排房子是侍卫当值所用。

如今王府保卫又殿前卫担任,这些士兵身着崭新铁甲,个个看起来英武不凡,让进王府这些人想到了天兵天将。

“一二一……一二一……”

虽不明白带队小旗官念叨数字的意义,但配合着整齐的步伐声,却让众人赏心悦目。

很快,众人走到西便门处,礼官带着众人出了宫门,沿着通道继续往前走去。

来到一处大门外,礼官对众人说道:“跟我进来……”

大门左右,皆有兵卒守卫。

通过门口可以看到,里面已有官员到场。

“进去之后,不要乱说话,按照我的指示站好,绝不能乱走动!”

这时队伍中有人说道:“大……大人……要是尿急咋办?”

其余众人想笑,但此刻也只能尽量憋住。

几名礼官面色不善,其中一人瞪着众人说道:“谁有尿,现在就去解决掉……”

“我……”

“我也有……”

一下十来人都要解手,这些人绝不是故意的,而是太紧张所导致。

一名礼官指着要尿的几人,说道;“你们几个,跟我来……”

一番折腾,足足花了十几分钟,这些人才被带进了校场,好在时间还比较充分。

这些先进个人分做四列,每个人脚下都有白点标记,此刻整齐站在原地。

在他们前方,则是文武两帮官员,此刻站得稍微散漫一些,相互之间正交流着。

或许是官员们聊天具有感染力,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的众人,此刻竟也开始低声说起话来。

“站好了站好了……不要说话,不要东张西望!”

有礼官维持秩序,现场纪律才未崩坏,但他们却没去管那些官员。

又是两分钟后,众人耳中又听见有脚步声。

“一二一……一二一……”

声音是从后方传来,众人纷纷回头看去,却见大队士兵队列整齐,向他们所在方向走来。

这支队伍人数足有一百,其中军官和士兵都有,乃是枢密院s选拔出的军中“标兵”,今日来此接受表彰。

啪……啪……啪……

脚步声铿锵而有力,当队伍来到了“百姓队伍”左侧时,只听带队军官下令道:“踏步……”

整个队伍立刻停止,众人在原地开始踏步,动作整齐宛如一个整体。

“立……定!”军官声音极具穿透力。

啪啪两声,脚步声戛然而止,整个队伍已有不动如山之势。

士兵军官们看向前方,那里早已搭起了高台,王座已经呈放在上面,左右侍立着四名小太监。

而在高台左右,各设有二十名乐工,一会儿将由他们奏乐。

随着这些士兵到来,且一言不发杵在原地,他们的行为仿佛能传染,让现场其他人都跟着安静了下来。

今日要受到表彰的,就是这些军士和百姓,可以说主角已经到齐了。

另一头谨身殿内,赵延洵此刻心情很差。

刚刚传来消息,被分流到丽盐府的一批禁军士兵哗变,与押送士兵激战后逃离。

身着红色团龙圆领袍,赵延洵气匆匆走进东偏厅内,霍安跟在后面捧着他的冠帽。

来到沙盘前,赵延洵一眼锁定了哗变发生地,正是丽盐府和顾蒙府交界处。

“林全……”赵延洵语气中饱含怒火。

“奴婢在!”林全立马赶了过来。

“这件事要严查,到底是这么回事?好端端的,为何这批禁军会哗变!”

“奴婢领命,这就亲自带人去查!”

林全深知此事重大,所以才打算自己去,别的人去他不放心。

“现在就去!”

“是!”

有赵延洵严令在,林全丝毫不敢耽搁,转过身就往大殿外走去。

哗变的禁军士兵只有两百人,这些人四散逃离只有两个结果,要么被俘要么被丧尸咬死。

“这些混账……一个个不说实话,我看卫所里一些人,也是该整治一番了!”赵延洵语气不善。

卫所军的扩张很快,虽然按照严格军训操典练兵,但其中军官能力难免良莠不齐。

正因如此,赵延洵才开办讲武堂,才积极接纳禁军人马,只因他太缺乏人才。

看着大殿门口出现的小太监,霍安低垂着头提醒道;“王爷……时候快到了,校场那边已准备好了!”

转过身来,赵延洵长舒了一口气,说道:“走吧!”

喜欢末世从封王开始请大家收藏:

傍晚,罗伦临时下榻的宅院。

敲门声响起,侍卫打开了一条门缝,就见到了丁弘站在外面。

“丁大人,来此何事?”侍卫问道。

“专程来见罗大人!”

“大人稍等,在下先去通禀!”

言罢,侍卫直接把门关上,将丁弘晾在了雪地里。

丁弘还没说什么,随行的百户忍不住抱怨:“大人,此人简直无理……”

丁弘不以为意道:“无理?人家有粮食有强兵,道理就是人家定的!”

没等那百户回话,只听院内响起一道声音:“难得丁都使看得明白……”

“咯吱”一声,院门被打开,罗伦本人出现在里面。

“贵客来访,丁都使请……”

丁弘拱手道:“罗大人请!”

二人一起进了院内正房,里面桌子上已摆好了碗筷,显然罗伦是要吃晚饭了。

罗伦笑道:“丁都使可来得巧,正好咱俩一起用餐,丁都使可别嫌弃!”

桌子上有咸菜馒头、一碟炒肉,还有一大碗肉汤。

这样的晚饭,在当下这生存环境下,可绝对称不上捡漏。

“给丁都使添副碗筷!”

看着桌上晚餐,丁弘不由问道:“罗大人莫非算准了我要来,这么多吃的……罗大人吃得下?”

“我一个人当然吃不下,但不是还有这么多侍卫!”罗伦指着屋内其他几人。

这些都不重要,看着坐在面前的丁弘,罗伦问道:“此时造访,丁大人有何指教?”

“罗大人,实不相瞒……这次过来,在下是有要事相商!”

丁弘肯定不是为蹭饭而来的。

“你说!”罗伦淡定道。

“罗大人已知晓,我和麾下将士,都是陇右郡人,远离家乡已近两年,将士们无时无刻不挂念故土……”

丁弘叹了口气,说道:“可如今邪祟挡道,回归之路千难万险,罗大人可有办法教我?”

丁弘会说出这些话,罗伦一点儿都不意外。

末世会产生很多野心家,但野心家也需要实力才能当。

禁军出了个徐龙升,杀了总督自己抓紧了军权,才会升起不甘于人下的心思,刘世礼和他差不多。

但丁弘这些外地卫所的人,相互之间并无统属关系,只是相互报团取暖而已,所以野心才没那么大。

换言之,其实他们也有野心

王菲被肉莲 天涯 免费全文

,如果雍王府不够强的话,他们很可能会与禁军合作,一同南下分食陇右。

所以罗伦现在很清醒,只平静问道:“丁都使要我如何帮忙?”

丁弘毫无保留道:“可否向殿下上奏,让我陇右都司的军事返乡?”

返乡可不是件简单的事,即便丁弘真心想带兵返乡,也得要王府接收才行。

“丁都使,此事重大……可不是我能做主的!”

端起水壶,罗伦接着说道:“毕竟,陇右是殿下的陇右……”

这话是什么意思?丁弘思绪飞转,心里开始盘算起来。

房间内沉默下来,罗伦确实做不了主。

陇右都司的人要返乡,其中牵扯的东西太多,现阶段王府还无应对方案。

但这也说明,在强大军力支撑下,外交工作确实要简单的多,事态发展也要顺利许多。

正当罗伦想着这些,只听丁弘接着说道:“罗大人说得没错,陇右是殿下的陇右,待我等返乡之后……愿尊殿下为主!”

好家伙,事态的发展却比罗伦想象中更顺利。

他怎么也没想到,丁弘此刻表示愿意归附。

无论这话真心还是假意,都大大超出了罗王菲被肉莲 天涯伦的预料。

罗伦笑着说道:“丁大人是朝廷之臣,却奉殿下为主……这是个什么说法?”

丁弘无奈道:“罗大人,朝廷在哪儿?朝廷能给弟兄们吃喝?还是能让弟兄们回家?”

“这道也是!”罗伦点了点头,指着桌上饭食说道:“赶紧吃……一会儿都凉了!”

接下来,罗伦没和丁弘深谈此事,一切都得禀告赵延洵之后再说。

他俩此刻吃得很高兴,聊起末世之前的旧事,也算宾主尽欢。

但在百里之外的武定府,府衙之内却是阴云密布。

看着面前摆放的三块牌子,徐龙升表情森冷。

大厅之内,此刻还有其他十几号人,全都是指挥使和千户一级的军官。

派到北地的禁军共有七卫,如今已有三卫在陇右折戟,现场指挥使加上徐龙升只有四人。

按道理来说,余下这四位都有要事,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地方,这样风险性实在太高。

但在徐龙升严令下,另三位却不得不来,毕竟粮食掌握在徐龙升手里。

此刻,大厅气氛格外压抑。

今天下午,王成安派人飞马返回,送回了罗伦交出的三块腰牌。

显而易见,徐龙升眼下很生气。

“我们里面有内鬼……”

徐龙升说出的第一句话,在在场众人纷纷色变。

也只有另三位指挥使,此刻才能保持淡定。

“老徐,可有证据?”羽林左卫指挥使田长兴问道。

一旦发现内鬼必会严惩,如果没有证据定不会叫人信服。

如今三卫折戟,且洪溪方向失利不断,禁军诸部如今士气很低,实在不能内部生乱。

“当初有关南征的消息,我是提前三天传达下去,知晓消息的唯有千户及以上,偏偏这些消息走漏了……”

关于南征消息走漏这一点,在场众人都没有异议。

南征当日被罗伦曝出消息,已经坐实了消息走漏。

只听徐龙升接着说道:“所以……在场诸位都有嫌疑!”

听到这话,在场有人心生不满,可却没一个人开口反驳。

徐龙升扫视众人,说道:“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否则我军绝不可妄动!”

“老徐说的对,就该严查才对,我早就怀疑有人吃里扒外,否则敌军如何得知我军运粮消息?”

说到这里,虎贲左卫指挥使廖成林怒道:“要是抓到了这王八蛋,老子得把他剁成肉泥不可!”

紧接着,骁武左卫指挥使朱济洪说道:“是该严查!”

此刻,田长兴已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

只听徐龙升说道:“此事重大,需得找一位老成持重之人负责,诸位觉得谁能胜任?”

廖成林看向身旁的田长兴,说道:“我看老田就很合适!”

朱济洪点了点头,除了田长兴手下几名千户,在场其他人也跟着点头附议。

这时田长兴才明白,这次议事是冲自己来的,这些人想要架空自己。

果然,只听徐龙升说道:“既然大家都这么觉得,老田就由你来负责此事,羽林卫的兄弟我帮你看顾着!”

这是要夺权,田长兴轻易判断出。

“老田,你觉得呢?”

田长兴心头苦笑,却是无可奈何,他根本没办法拒绝。

粮食被人家控制着,此刻他的人身安全也被人家控制,不同意就是个死。

为何偏偏是他?皆因平日里他和徐龙升关系疏远些。

喜欢末世从封王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