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一个人偷偷看的东西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杰尔喀拉是盘踞在这片大陆南方的罗多克王国的首都,艾泊德勒斯堡是首都东部西北——东南走向山脉上的大门,在艾泊德勒斯堡的东南边是艾泊德勒斯镇,它是首都大门的大门。

杰尔喀拉东部西北——东南走向的山脉与东方全是陡峭悬崖的海岸线平行,之间的长条形土地中央有两座小山脉其余的地方都是起伏的丘陵,北端是常绿森林与高大的山脉,南端是同样的森林与巴赞海,东北角向东延伸的一块土地上坐落着镇守罗多克王国东大门的加米奇堡。

原本艾泊德勒斯堡和加米奇堡分属两个家族,十多年前这两个家族的继承人联姻后,这一大块地方由克博文家族统治。

熟悉的地名,陌生的人物,让查尔斯刚从商人那里打听到这些情报的时候懵逼了许久。

不过查尔斯很快就振作起来,因为他还有两位姐姐要养。

猹某人怎么都没想到,这次出差前红叶和米拉也来到了皮兰港。

红叶是跟着深渊城的剧团来开展文化建设工作的,米拉则是收到圣安琪儿嬷嬷的信后来这里确认查尔斯过得怎么样,她们在得知弟弟要去其他世界出差后也跟来了。

这次同样跟来的还有猹某人的五百多位史莱姆姐姐和斯卡蒂,只是大家刚到这里就被森林里的山贼给盯上了,结果就是史莱姆姑娘们现在玩起了抢地盘占山为王的游戏。

她们高兴就好,查尔斯带着红叶和米拉往北走出森林,来到了艾泊德勒斯堡镇落脚。

镇子颇为繁华,有很多商队在这里修整。

他们来到这里时正好有一位画师要卖掉房子去的大城市发展,所以查尔斯用金条把房子买了下来,继续开起了画廊。

姐弟三人的分工是查尔斯负责画画,米拉向客人介绍商品,红叶负责收钱。

今天的画廊很是热闹,不少人拿到号码牌后在店里排队,有的人会看看墙上的油画。

这些油画都不大,大多数有A4纸大小,适合摆在柜子上,或者挂在不算大的客厅里面。

如果客厅够大,可以选择A3或A2大小的油画。

这些油画以雪山、海岛等题材的风景画居多,因为这里的大绝部分人一辈子见的都是方圆十几公里内的森林与丘陵,这半年来遥远地方景色的画特别好卖。

此外还有全家福,以及巴掌大的人物半身像,这个可以随时带在身上,最近销量恨不错。

画室里刚走出来一位人类大叔、兔娘阿姨和兔崽子组成的一家三口家庭,叫到号的一位狼人小哥和一位人类妹子就进去了。

这对年轻的夫妇显然没有刚才的一家三口有钱,他们没有选择较贵的油画,而是要了最便宜的速写。

查尔斯仔细观察他们半分钟,然后花了半个小时用炭笔将两人画在涂了白漆的木板上,又在巴掌大的白色木板上画了妹子的半身像,最后刷上一层保护用的清漆。

清漆干燥需要两天时间,客人们后天才能过来取货。

“不能再快了吗?”狼人小哥问查尔斯,“我明天下午就要去军营了。”

查尔斯平静地回答道:“得加钱,明天早上就可以拿了。”

狼人小哥咬了咬牙,在离开画室的时候到柜台那里找红叶加钱。

在黄昏降临,画廊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

查尔斯把储藏室里已经阴干的油画刷上清漆,这才去二楼的餐厅吃饭。

米拉早已准备好了晚餐,此时正坐在餐桌旁祷告。

虽然光明之神管不到这个世界,但她身为圣女所养成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变。

红叶也在做餐前祷告,她在北方大草原上长大的,也受强者为尊的风气影响,上次遇到被弟弟坑得够呛的装甲集团军看到那些拉风的装甲车辆后就信了丰收与锻造之神。

至于查尔斯……让他这样虔诚有点困难啊。

关键是他和某位神祇在一起太久了,又蹭过战争之神,嫌弃过光明之神的化身身材不好,和智慧之神泡过温泉,天天帮空间之神按摩等等,甚至还听某位神祇说过光明之神掀过他收藏的俾斯喵手办的裙子……

所以他就帮姐姐们的碗里舀汤吧。

他们的晚餐在本地算丰盛了,除了士气+2的卷心菜煮的蔬菜汤,还有士气+8的面包和士气+7的牛肉。

吃饭的时候,查尔斯对姐姐们说道:“我从客人那里打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这里的领主被东面的萨兰德苏丹国围困在加米奇堡,领主夫人正在招募援军准备去救援。”

“我担心局势会变糟,所以家里最好囤积一些油盐、小麦、风干肉和腊肠这些能长时间保存的食物和一些酒。”

“还有就是,围困加米奇堡的军队会分兵四处劫掠,不排除他们沿着新修的大路长驱直入抵达这里。”

米拉放下了手中的勺子,担心地问他:“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办?”

旁边的红叶无所谓地说道:“放心了,有查尔斯在,给他八百人对面有十万敌人也不是他对手,给他一条桥他能吓死上万人,更别说晚上一个人偷偷看的东西山里面的海军们了。”

“只要查尔斯愿意,可以打下一个国家让你当女王。”

话说回来,在这里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就可以招兵买马从帮着领主打仗开始,一步步地获取封地再招兵买马扩充实力,最后自立或者造反当国王。

查尔斯要不是带着两位姐姐过来他就这么做了。

现在他擦了擦汗,不禁问大姐:“你们是怎么编排我的?”

红叶狡黠地对他说道:“如果我全说出来你会被米拉吊在房梁揍的。”

查尔斯愣了一下,马上就想明白了,回去了找俾斯喵告状去。

米拉的目光开始变得犀利起来,查尔斯为了避免自己的头盖骨被掀下来做碗,急忙改变话题。

“大姐,”

晚上一个人偷偷看的东西 无删减全文,

他问红叶,“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红叶笑了一下,回答道:“不急不急,这段时间我们都忙,过两年再说吧。”

“嘿嘿,他还不知道你是我的弟弟呢。”

查尔斯也笑了起来,这么久了,知道红叶是魔王第三顺位继承人,排在猹太子和小约瑟夫之后的人也就那么几个,其他人只知道她母亲是情报口的,就不再多问了。

他说道:“最近叶卡捷琳娜村在建新的住宅区,我已经买了几套,其中一套送给你们吧。”

红叶笑眯眯地说道:“那我就收下了!”

接着她又问弟弟:“那米拉呢?”

查尔斯脸色一正,说道:“要奥斯顿自己掏钱买。”

米拉马上瞪着他说出一句本地很流行的话:“信不信我把你的头盖骨当碗使!”

她刚说完,号角声突然在镇子上空飘荡。

喜欢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请大家收藏:

又是工作的一天,查尔斯有气无力地坐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

今天要忙的是宣传工作。

这段时间里永日大公国很多援建人员发现解救回来的人们有不少坏习惯很是让人头疼,例如随地大小便这种事在皮兰港就时有发生,甚至一些工厂的厂房里也出现过。

还有就是食品卫生问题,两天前有个村子发生了集体腹泻事件,经调查是公共食堂的卫生条件太差了,垃圾堆离食堂也就几步路的距离。

这也是很无奈的事情,大家前不久还是奴隶,长时间养成的生活习惯和卫生习惯可想而知。

教育的事情不是讲台上讲一遍,底下的人就可以完全记住并在日常生活中牢牢遵守的,否则很多交通事故就不会发生了。

改变人的生活习惯除了学习与惩罚措施外更需要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这个过程甚至需要十年二十年的时间。

此事还有一个深层的隐患,不同的习惯会在本地人与援建人员之间造成严重的割裂。

两个群体间的差异是客观存在的,但跨群体间过多的指责、处罚会导致受罚一方对另一个群体在整体上产生厌恶与逆反心理,忽略了自身的错误,将一切都归结于群体之间的矛盾。

这种情况猹某人穿越前就遇到过,外地来的专业分包工程队将项目部的安全管理视为本地人对外地人的打压,双方的矛盾后来闹得很大。

最后那个工程队的老板挨他抓到机会举报酒后驾驶被抓进去拘留了。

一时间查尔斯的脑袋里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但拿起笔的时候却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一杯果汁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斯卡蒂奇怪地看着他。

作为猹大公的保镖,斯卡蒂有时候是大公府里最闲的人了,偶尔也会帮忙做些杂事。

她问道:“你今天的状态很不对啊,前天和阿尔托莉雅去的那个世界有问题,还是你们两个之间出了问题?”

前阵子阿尔托莉雅一直在生产兵团那边不休息地工作着,查尔斯知道后半哄半硬扯地带她去另外一个世界休假。

为了不饿着她,查尔斯可是带上了不少黄金当饭钱。

查尔斯拿起果汁喝了起来,然后叹了口气问她:“你知道进化论吧。”

斯卡蒂回答道:“在图书室里看过介绍的书。”

查尔斯放好果汁杯,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说:“我们昨天去的那个地方正处于生物起源的初级阶段,陆地上的生物绝大部分是蕨类植物,动物还在水里生活没进化到上陆地,我们在那为了吃饱饭而努力着。”

回想起当时的经历他还有点后怕,两人在蕨类植物森林里的头几天找不到熟悉的食物,靠着粮食储备生活。

好在那时还没有吃植物的动物,植物没有进化出毒素一类的物质,这才让他们有东西吃。

最后两人发现了一条河,顺流而下来到了入海口附近定居,靠着海岸附近的植物和海里的动物为食。

当时还没有进化出能制造渔具的植物,还好那个世界有魔法元素,他们只能炸鱼和在海边挖无数的大坑,等退潮了看看有什么动物被困在里面。

阿尔托莉雅的身体是依靠魔力等能量维持的,查尔斯为了保证她的生存想尽了一切办法。

他们就这样在那里生活了很长的时间,回来后比去之前更疲惫了。

查尔斯放下杯子时斯卡蒂注意到他的手腕上有一道浅浅的伤痕。

“那个……”斯卡蒂难以置信地问他,“你该不会是……”

查尔斯只是笑了笑,换了个话题:“我记得你很喜欢唱歌是吧。”

斯卡蒂回答道:“要我唱给你听吗。”

查尔斯捏着下巴思索着说:“我在思考能不能把讲卫生这些编成容易唱容易记的歌曲宣传,你可以试着参与创作。”

现在看来精神文明建设的方向需要补充了,在加强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教育,弘扬自立自强、和衷共济、团结互助美德的同时,还需要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精神教育与精神文化需求。

相比于其它的文艺形式,歌曲无疑有着传播便捷、容易记忆等优点,可以在这方面侧重一些。

查尔斯坐在那里继续思考起来,然后拿过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一些想法,写完后交给斯卡蒂拿去其他人的办公室。

最先接到单子的阿列克谢认真地看了两遍,然后在下面接着写到:“2楼:顶楼主。可以以此为契机在民间发掘一批文艺工作者。”

斯卡蒂接着来到了尼基塔的办公室,尼基塔看完后在下面写了起来:“3楼:顶楼主。楼上说得有道理。我这边有个秘书可以派去抓一抓这件事。”

等斯卡蒂在各个办公室之间走了一圈下来,关于开展“健康生活运动”的想法就以这种非正式的方式向大家吹吹风。

查尔斯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后在第三页纸上对一些回帖里的问题做了回复,又让斯卡蒂去跑一圈。

当这份单子在各个办公室之间跑了几圈后,查尔斯自己的想法在这样的非正式的交流中得到完善,接下来开班子会的时候就能节省很多时间。

这样的做法很有用,查尔斯只想到了卫生问题,其它部门建议把安全生产、交通法规、防火防盗等内容也加进去。

猹大公把众人的意见列出一份大纲,然后让斯卡蒂送到别西卜那里,由她整理成文件在下一次班子会上进行正式讨论。

忙完了这件事情,接下来还有一些不那么紧要的工作要做。

例如人类这边有位国王下个月过七十大寿,查尔斯需要以国家元首的名义写信祝贺并赠送礼物,然后由外交部送去。

接着还要写一封信给另外一位国王,感谢他捣毁了一个冒充永日大公国国立商会的诈骗集团。

最后的一封信写给邻居博伊王国的萨莫陛下,就两国之间开通空运航线一事进行进一步的扯皮。

这位国王陛下巨龙大开口的功夫实在是太厉害了,两国建立空运航线这种事对于这个有空岛的星球来说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他提出收益按航线在两国境内长度的比例分配。

当时查尔斯看到信后气得当即叫尼基塔把他新来的秘书兼学生阿伦贝格给派出去统计公国境内的公厕建设情况。

但气归气,问题还是要解决的。

平心而论,萨莫作为邻国的国王对查尔斯与永日大公国是很不错的了,不但孙女洛莱一开始就跟着猹某人学习治疗魔法,后来永日大公国建国期间与建国后他提供了宝贵的政治上的支持,现在他又把作为国家继承人的亲儿子阿伦贝格送到尼基塔身边学习。

因此查尔斯和阿列克谢、尼基塔等也不介意向博伊王国提供实质上的优惠。

但空运航线收益按国境内长度比例分配一事过于夸张了,这事一旦开头以后的工作就很被动了,所以大家觉得此事的背后有问题。

一天的工作忙完之后,查尔斯伸了个懒腰,决定进行好好泡个澡后安心睡一觉,已经不用担心阿尔托莉雅的肚子饿了。

他刚走出办公室门,就在保镖斯卡蒂的面前被几个人给扛上肩膀跑了。

“呃……”查尔斯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虽然他来过几次海军女兵的公共浴室,但都是在钓鱼时闯祸了被抓来收拾的,其他人只是笑了笑就各洗各的。

而这次他好像是犯了众怒的样子,数不清的姑娘们把他围在浴池中间,好像要开审判大会。

“偏心!”当年和查尔斯去过北方海边抓鱼的热妮娅叉着腰怒视着他,“你太让我们失望了!”

查尔斯挠了挠头,这又从哪里说起啊。

多亏了强悍的灵魂带来的超强记忆力与从灵梦那里氪来的记忆神术,海军里的史莱姆姑娘们他都叫得出名字,不过这几年下来相熟的也就几百,大部分都是一起吃过饭、喝过酒、钓鱼不小心勾中的关系。

大家都是把他当妹妹看,他也是平常对待,没有特别偏爱哪个啊。

“我怎么偏心了?”查尔斯挠了挠头。

“还想耍赖!”热妮娅做出一副十分生气的模样,“你和柳德跑去玩居然不叫上我们!”

晚上一个人偷偷看的东西嗯!”×N

周围的姑娘们整齐划一地点头附和,居然颇有气势,把查尔斯吓得脖子缩了一下。

然后他就慌了,要是一次带一个姑娘去出差,世界缝隙肯定不够用。

要是一次带几百位姑娘去出差,在希望港、小亚瑟、兰德尼和哥杀靓仔这样的世界里都可以灭国了。

现在的姑娘们可不是当初刚从封印里出来没多少力量的,这些年她们可是恢复了不少。

最重要的,就是空间之神愿不愿意这么做啊。

当天晚上,查尔斯向空间之神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被问道:“你把她们当什么人?”

查尔斯理所当然地回答道:“当然是亲人啊,我把她们当成姐姐,只是她们把我当成妹妹了。”

“嗯……”空间之神居然思考了一下,“那你下次就和姐姐们一起去吧。”

喜欢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