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康家庭: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我是谁,在这个时候,这三个字在女童脑海之中盘旋着,在这盘旋之时,在记忆的烟云浩海之中,总是有那么一瞬瞬的熟悉感一闪而过,这一瞬瞬的熟悉感,好像是一个又一个的片段。

在这一个又一个的片段之中,似乎是她的记忆,似乎在这片段之中,有着她的影子,又似乎有着熟悉的景象。

但是,这一个又一个的片段,那都是刹那之间一闪而过,这速度太快了,想抓都抓不住。

这就好像是想抓住星空下的星光一样,伸手一抓,不管你是有多么快的速度,不管你有多么准确,但是,都是抓不住洒落下来的星光,星光总会从你的指缝之间溜走,星光总会流逝而去。

所以,在这烟云浩海一般的记忆之中,一切都犹如是泡影,虽然看起来所有的记忆都在那里,烟云浩海,无穷无尽,但是,只要是稍稍靠近去一看,这如烟云浩海一般的记忆,就会瞬间如泡影一样碎灭,不管她是想看上一眼,还是想抓住它们,都是无法做到。

我是谁,在这刹那之间,好像,在她记忆之中,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是有一个名字在呼唤着,这样的一个名字欲呼而出。

就是这种欲呼而出的感觉,让女童觉得很近很近,这个名字近在咫尺,但是,就在这咫尺之间,似乎又有着一种薄薄的隔膜,这样的一层隔膜很薄很薄,薄到她都快要看清楚这欲呼而出的名字了。

但是,就是有着这么一层薄到不能再薄的隔膜,却偏偏让她看不清楚这个名字,让她无法去触摸这个名字。

那怕这个名字离自己再近,她都无法去看清楚它,也无法去触摸到她,而且,不管这一层的薄膜是有多薄多薄,这欲呼而出的名字,却终究是无法冲破薄膜而出。

这样一层薄薄的隔膜,就好像是隔断了她的人生,正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如果说,她相信前生过往的话。

那么,这一层薄薄的隔膜就是隔着现在的她与过去的她,在这薄薄的隔膜之间,一边乃是她过去的记忆,她过去的种种,而这一边,就是现在的她。

只不过,现在的她,更多的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自己来自于哪里。

最终,女童从这样欲唤而不出的感觉之中走出来,瞬间望向李七夜,脱口说道:“我叫什么——”

女童这话脱口而出,又似乎一下子感觉是收不回来,自己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别人又怎么知道呢?这突然清晰的认知,让女童有着一种无与伦比的感觉。

因为她是一个女童,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应该没有这一切的思绪,也应该没有这种逻辑,但是,在这个时候,她却有一种阅尽世间的熟悉之感。

“叫你小璇吧。”李七夜笑了一下,随口说道。

“小璇。”女童一怔,旋即,脱口而出,说道:“为何要叫小璇。”话一落下,她的目光不由一凝。

不论什么时候,那怕是十岁出头的她,都会不知觉之间展露出了无上的神威,只需要她神态一凝,可怕无匹的神威瞬间碾压而至,不怒而威,让人不由为之颤抖,让人不由为之窒息,甚至是让人不由訇伏于地。

似乎,在这个十岁出头的女童的身体里,有着一尊至高无上的神祇,任何存在,任何力量,都无法与之抗衡一般。

而且,这样的存在,似乎不允许任何人与之相抗衡,不允许任何存在,与她有相左之处。

这样的威压,让人难于承受,特别是如此强大无匹的力量,更是让人无法去面对,一旦女童不怒而威之时,便可是碾压而至。

“就叫小璇。”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神态自然,女童这样的不怒而威,碾压而至的神威,对于李七夜没有任何影响,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小康家庭

女童不由为之一窒息,在这刹那之间,一种本能,女童后退了好几步。

在这个过程之中,李七夜并没有散发出任何神威,也没有暴发出任何的力量,在整个过程之中,李七夜只是平平静静地坐在那里,神态从容,神态轻描淡写,一切都是那么的风轻云淡。

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之中,李七夜看起来是人畜无害,任何人都不会对他有任何的警惕才对。

但是,对于女童来说,事实上并非是这样。

李七夜坐在那里,神态自若,闲定自然,也没有散发出任何的神威,也没有暴发出任何的力量。

但是,当女童的神威碾压在李七夜的身上之时,当她的神威犹如是有知觉有触感地凌压在李七夜的身上的时候,在这刹那之间,女童自己的触感,就好像是瞬间触到了李七夜。

当女童的触感一下子触到了李七夜之时,那就不得了了,瞬间让她心里面一骇,使得她连退了好几步。

如果说,女童犹如是一尊神祇,或者说,她的前生之中,又或者是在她的身体里面,乃是一尊至高无上的存在,不论什么时候,她都能不怒而威,或许,在她的一举一动之中,在她的一呼一吸之中,都可以碾压诸天。

女童很强大,至少在她身体里面有着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力量在沉睡着。

这样一个强大无匹的女童,若是以洪荒世界而论,那么,她就像是洪荒世界之中的一头庞然巨兽,一头凶猛无比的猛兽,这样的一头猛兽,可以吞天噬地,可以崩天裂地,可以说,这样的一头洪荒巨兽,可以横行于整个洪荒世界。

这样的一头洪荒巨兽,乃是何等的可怕,何等的强大。

然而,当女童她的触感一旦是触及到了李七夜的刹那之间,在李七夜这淡定从容、人畜无害的外表下,藏着一个更加恐怖的存在。

如果说,女童她是一头洪荒巨兽,那么,在这外表之下,迷雾之中,李七夜是什么呢?那是无尽黑暗的恐怖。

那怕女童她这样的一头洪荒兽,一抬头张望,也看不到尽头,在这那之间,李七夜就像九天之上那无穷无尽、庞大到无法丈量的存在,在李七夜面前,一切光芒都消失了,他就像是整个世界的一切,他笼罩住了整个世界。

似乎,在这个世界的尽头,就是李七夜,他就是一种无尽的恐怖,任何存在,任何无双,任何无上,在李七夜面前,那也只不过是如是蝼蚁一般。

就如女童她自己了,她如同洪荒巨兽一般,但是,在李七夜这样无尽的恐怖之前,她只不过是一只蜉蝣罢了,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就好像是恒河沙数一般。

所以,在这触及到了李七夜的瞬间,女童为之一骇,连退了好几步,那怕强大如她,无双如她,也被吓住了,也不由被惊吓到了。

“你是谁——”女童脱口而出。

“李七夜。”李七夜依然是淡淡地笑了一下。

女童是呆了呆,毫无疑问,在刚才的时候,李七夜已经说过了他的名字了,而且,每当李七夜说出自己的名字之时,她总有一种熟番感,好像是前生过往曾经认识李七夜一样。

但是,此时此刻,李七夜给她的感觉,就是无穷无尽的恐怖,不仅仅是现在,或许在前生过往,也都是如此。

在这个时候,女童一时之间不由呆住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也慢慢地回过神来,屏弃了刚才的杂念。

“小璇。”在这个时候,女童正视自己的名字,虽然说,这是李七夜随口而叫的名字,但,却让她有一种熟悉感。

似乎,在前生过往,她就叫小璇,而且,在今生今世,她也叫小璇。

李七夜这随口一说,一切都那么的熟悉。所以,当李七夜随口一说“小璇”的时候,似乎,在这瞑瞑之中,这就已经注定她就叫“小璇”了。

不管她愿不愿意,不管她需不需要,那怕是她想去更改,但是,就算是在她的意识之中,她就叫“小璇”,在这刹那之间,这样的一个名字,好像给她的人生写下了一个注脚,她就是小璇。

“那就叫小璇罢。”最后,女童小璇接受了这个名字。

小康家庭:

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一点都不意外,一切都犹如行动流水一样,无声无息。

“好多好多的熟悉。”最后,女童向李七夜说道:“抓不住,摸不清,一切是那么的近,又是那么的远。”

“如果你觉得是有重生转世,那么,这就是你的前生过往。”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重生转世。”简货郎他们都不由失声大叫了一声。

在这个时候,他们也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阴阳渡,不由想到了阳坟之中的所有死人,他们都是跟着引渡使进入了阴轮,他们都是进入轮回转世。

现在,一个真正的轮回转世就在眼前,看着小璇的时候,这将会是让人多么的震撼。

“真的有轮回转世吗?”简货郎他们都不由失声地说道,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能见证轮回转世的时候。

喜欢帝霸请大家收藏:

在这个时候,简货郎他们好不容易站了起来,但是,女童目光一凝,瞬间无形的力量倍增,犹如果狂飙一样,瞬间乃是千百万座山峰镇压而来。

简货郎他们都一下子站不住,好像是被无上的力量瞬间镇压在自己的身上,瞬间“砰”的一声,被镇压在地上。

“我的妈呀。”简货郎他们都不由大叫了一声,这样的力量镇压而来,简货郎他们感觉自己犹如是蝼蚁一般,根本就无法与眼前这个女童相抗衡。

“这里是哪里?”在这个时候,女童开口,声音清丽,犹如是乳莺出巢。

但是,她声音虽然清丽,当她说话的时候,却有着一种与年纪不相符的神威,沉稳成熟,有着一种凌驾十方的气势,在这个时候,都让人忘了她的年纪,似乎站在眼前的不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女童,而是一个凌驾十方、沉浮万载的神灵,似乎,在她举手投足之间,便可以镇压诸天,亿万生灵顶礼膜拜。

“四大世家。”简货郎忙是说道。

“四大世家,什么四大世家,没听过。”女童双目闪动着,虽然没有怒威,但是,当她的目光在闪动着的时候,就好像日月明灭一样。

似乎,在这个时候,女童在一念之间,便可以让日月明灭、天地更替,所以,此时此刻,不需要女童爆发无上神威,都已经是慑人心魂了。

毫无疑问,不论是简货郎还是明祖,都知道,眼前的女童之强大,非他们所能相比的。

“你们最强大的老祖是何人,速见我。”女童随口说道,这样的话,似乎由一个女童说出口是那么的有一些违和之感,似乎并不是那么的有景象。

但是,却偏偏从她的口中说出来,让人无法抗拒。试想一下,一个十岁出头的女童,开口便言,让最强大的老祖来见,这样的话是多么的霸道,是多么的威慑人心,这样的话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女童的口中,然而,此时此刻却从女童口中说出来,不论是违和,还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却就是让人无法以之抗衡。

“他,他,我们的老祖。”在女童的镇压之下,简货郎只好是呶了呶嘴,示意了一下明祖。

女童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明祖的身上,目光如潮水一般冲击而来,刹那之间,犹如果惊涛骇浪拍在了身上,犹如是充满了无数狂暴风浪的汪洋大海瞬间碾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好像是要自己的胸膛瞬间碾压一样。

明祖实力已经算是强大了,此时,他功力运转,血气流动,捏真诀,苦苦地支撑着,但是,依然无法与女童那镇压的神威相抗衡。

“就是你?”女童看着明祖,虽然说没有不屑,也没有瞧不起,但是,那眼神就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在女童的眼中,四大世家最强的老祖,那也是太弱了。

“老朽正是世家的老祖,道行浅薄。”明祖干笑了一声,有些尴尬,虽然说,若是放在这世间,以他的实力,也能立足之地,但是,被女童一瞧,好像是不堪一击,这对于明祖这样的老祖而言,能不尴尬吗?

“最强的门派是何门派?”女童问道,毫无疑问,明祖这位最强的老祖已经让她没有多去关系的兴趣了。

“真仙教,三千道。”算地道人也接了一口。

“真仙教,三千道。”女童目光一凝,说道:“没听过。”

算地道人机灵,目光一转,忙是说道:“天古、仙湖、神岭。前辈听过否?”

“天古,仙湖、神岭……”算地道人的话,顿时让女童昵喃了一下,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感觉。

在这刹那之间,算地道人抓住了一些核心的信息了,同时,也让他们心里面为之剧震。

天古、仙湖、神岭这样古老到无法追溯的存在,能让这个女童有那么一点的感觉,那么,这个女童的来历,是多么的恐怖?

“都是哪一尊神祇当家作主?”在有那么一点熟悉感之时,女童立即一问。

“这个——”女童这样一问,简货郎、算地道人就答不上来了,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干笑道:“小的就不知道了。”

他们能知道吗?天古、仙湖、神岭,他们都是没有去过的地方,就算是去过了,他们也不可能见到天古、仙湖、神岭这些地方最高存在的神祇,甚至连闻其名的机会都没有。

简货郎他们答不上来,女童不由目光一凝,这顿时让简货郎他们感觉身上的力量倍增,顿时让简货郎他们是苦不堪言。

“好了,若与晚辈一般计较。”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一听到李七夜的声音,女童霍然转身,在她霍然转身的刹那之间,简货郎他们都瞬间感觉天旋地转,好像是天地倾倒一样,他们整个人都被旋转过来,一阵头昏目眩,瞬间趴到在地上。

“我的妈呀。”好不容易,简货郎他们从天旋地转之中转过神来,不由心惊肉跳。

小康家庭

女童一个转身,就犹如天地随行一样,整个天地被她转动了一般,她就像是转轴,犹如果天地的中心,这样的感觉,让人为之窒息,骇然失色。

女童在这刹那之间,神态也是警惕万分,因为李七夜一直坐在她身后,她却一点都没有感知。

就算女童有诸多的种种没有印象了,过去的种种,也可能没有了记忆,但是,实力依在,无匹的感知依然在,所以,在刹那之间,感知到了李七夜的时候,她心里面也一下子警报狂响,瞬间磅礴的危机感一下子弥漫整个身体。

所以,在霍然转身的瞬间,女童已经摆出了一个攻击防御兼并的姿势,让人感觉如险峻巍峨的巨岳,让人不由为之一窒息,感受到了这镇压而来的力量。

但是,李七夜却一点都不受影响,平静地坐在那里。

“你是谁——”在这刹那之间,女童警惕地盯着李七夜,目光瞬间牢牢地锁住了李七夜,李七夜有丝毫的轻举妄动,她就会瞬间向李七夜攻击。

女童这样的姿态,让简货郎他们都不由心惊肉跳,在刚才,女童的镇压,那只不过是十分温和的手段,当她有着攻击的姿态之时,那才是可怕,就好像是洪荒凶兽露出了自己锋利的獠牙一般。

这就让简货郎他们心里面为之发毛了,此时的女童,哪里像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更像是尊远古的神祇,一头洪荒凶兽,随时都能把他们毁灭。

“李七夜——”李七夜轻轻地笑了一下,神态自若。

当一听到李七夜的名字之时,女童整个身体顿了一下,有些迷惑,又有些熟悉感,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这就好像是她的记忆已经是消逝在烟云浩海之中,但是,在那烟云浩海之中,依然有着一些无法磨灭的东西在那里隐隐欲现。

此时此刻,李七夜的名字,就好像是在她记忆的烟云浩海之中隐隐欲现,有一种熟悉之感,但是,又说不出来,自己是怎么样的熟悉。

“我应该听过。”最终,女童如此肯定地说道,但是,却偏偏记不起李七夜这个人,所以,她仔细去看着李七夜,仔细去盯着李七夜。

就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哪里见过,或者,他就是留存在自己的记忆之中,但是,却无法想得出来,自己与李七夜有怎么样的关系,有着怎么样的过往。

“我们认识吗?”在这个时候,女童不是很确定。

女童这样的话,让简货郎他们不由相视了一眼,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毫无疑问,这个女童来历滔天了,就是李七夜的故人了。

李七夜如同谜一样的存在,那么他的故人,又是怎么样的存在呢?

“如果你相信前世往生。”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那么,在前世往生之中,你认识我。”

“前世往生?”女童细细去品味,似乎,这样的话犹如一道闪电从她的记忆之中一掠而过,好像是照亮了她那犹如是烟云浩海的记忆,但是,仅仅是一闪而现,速度太快了,让她没能抓住这些记忆。

女童在这个时候,不是很确定地盯着李七夜,想从李七夜身

小康家庭:

上看出任何端倪。

虽然说,女童强大无匹,但是,不论她是怎么样看,都无法从李七夜身上看出任何端倪。

“我又是谁?”最终,女童说出了这样一句不是很确定的话。

女童这话一说出来,让简货郎他们都不由呆了一下,回过神来,相视了一眼,这就不得了了,女童不知道自己是谁。

一个尘封在时血琥珀的存在,却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这是经历了什么?难道这就是转说的轮回转世?

“你觉得你是谁?”李七夜不由淡淡地笑了一下。

女童不由侧首而想,仔细地想了好一会儿,在她的记忆之中,有着一些一闪而过的画面,而且,这些面画太快了,看起来熟悉而又陌生,好像让她抓住了什么,又偏偏抓不住。

喜欢帝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