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蛇人永久吉利的数字1977年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池文茵将那个匣子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可是却没有任何收获。

晨曦破晓,阳光给处寒冷冰窖的大叶城披上了一层温暖的外衣。

大叶城的很多坊内,都开始免费分发冬衣给那些穷苦人,一辆马车经过,坐在马车外的那人,看着人们领取了冬衣脸上的笑容,眼眶湿润了。

要是很多年前,在迁徙的途中,有人能给予他们帮助,他的很多至亲和朋友都不会死了。

“夫人,你做了件好事。”卫子詹对着马车里说道,此时的池文茵没有回答他,而是拿着那个匣子在鼓捣。

卫子詹看着池文茵坐在那里,外面的阳光从马车帘的缝隙照进去,照在她的脸上,越发显得她脸色柔和。

对别人的温暖,自己却不自知,卫子詹笑了笑,继续看着外面。

马车一路到了商行,拓跋诩一夜都没有睡好,看到池文茵一切如常,这才放下了心。

池文茵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讲给了拓跋诩,拓跋诩听着,一言不发。

“我说要去皇宫给姑姑请安,这才出来。我来就是想告诉你,我怀疑卓鲁沐儿就是削金首领,他极有可能知道你在这里。”池文茵推了推眼前的拓跋诩,说道,“你快点离开吧。”

拓跋诩攥住了池文茵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要走一起走。”

池文茵被他的目光给烫了一下,她猛然张开双臂,搂住了拓跋诩,把头靠在了他的怀里。

“我们经历了那些年,才在一起,不能就这么分开。”拓跋诩用更大力气将她搂紧了,在她头顶喃喃自语,“我不走,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池文茵眼睛颤抖,眼眶中晶莹的泪水闪动,她使劲的点了点头。

“对了,我这里有个东西,你帮忙看看能不能打开。”池文茵从袖子里拿出了那个匣子,递给了拓跋诩。

拓跋诩接过来看了看,说道:“我看看,但是不一定行,这方面我可不如你。”

池文茵一把拉住了拓跋诩,走到了坐塌旁。

吕一煮了热的茶从外面端进来,就看到拓跋诩摆弄着这个小匣子,池文茵在一旁凑过去脑袋看着。

吕一将茶杯放在了案几上,躬身退了出去。

不一会池文茵倚在拓跋诩的身侧睡着了,她眉头松开,样子是最近都没有的安静。

拓跋诩将池文茵抱了起来,他踩着屋内被窗棱分隔开一块一块的光线,接着脚底下木制楼梯响起了吱呀吱呀沉稳的声音。

到了二楼,拓跋诩将池文茵放在了榻上,池文茵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他,微笑着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过去。

一夜没有休息好的拓跋诩也躺在榻上,他的双手摆弄着那个盒子,一会,盒子落在了榻上,屋内有轻轻地鼾声响起。

冬季的大叶城,即使太阳高悬于天空中,也让人冷的直哆嗦。

池文茵睡着,身体冷的蜷缩了起来,拓跋诩感受到了她的动静,将她搂进了怀里。

池文茵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蹭了蹭,她的鼻息探进了拓跋诩的脖颈,温热的喘息如羽毛般轻轻拂在人的心上。

拓跋诩睁开眼睛,伸手抬起了池文茵的下巴,凑了过去。

池文茵陶醉在了眼前缠绵的气息中。

萧羽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吕一在门口,朝着楼上看了一眼,小声说道:“已经联络好了曲池国的人,他们要求必须要拿着地图去验证真伪,才能给定金。”

吕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等一下娘娘醒来了,你向她禀报吧。”

萧羽朝着周围看了看,院子里除了绑在远处的那几匹马,就没有什么闲杂人等了,他想了起来,商行的人都帮着去分发冬衣去了。

他警惕的神情让身处周国的吕一一下子谨慎了起来。

萧羽凑到了吕一身边,用更加低的声音说道:“我打听到了一个新消息。”

“什么消息?”吕一心里一滞。

“周国太子要召开朝会。恐怕和皇位有关,现在周国朝廷内暗潮涌动。”萧羽说完属蛇人永久吉利的数字1977年,加了一句,“公公要不然建议陛下先回去吧。这周国局势越来越不稳定了。”

吕一压下了自己心里的慌张,说道:“陛下要等着娘娘,所以……”

门吱呀一声开了,两个人同时回头看去,就看到拓跋诩穿着一件藏青色翻领胡服,脚下踩着革靴站在门口。

两个人刚下跪下行礼,就听到拓跋诩的声音带着沙哑和愉悦,“准备一些吃的。”

吕一跟随拓跋诩多年,知道此时拓跋诩的心情一定极好,赶紧说道:“陛下,周国可能有变。”

拓跋诩让两个人起身,从屋子里出来,站在了院中,问道:“怎么了?”

萧羽将今日得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告诉了拓跋诩,突然抱拳说道:“颜小将军从边关传来战报,说与曲池国的战争还在胶着状态,而且今年战乱不断,国库告急,陛下坐镇京都才能安稳民心。”

拓跋诩也知道

属蛇人永久吉利的数字1977年 小说全文、

此时正是内忧外患的时候,他朝着楼上看了看,目光温柔的牵引着他的情感穿过窗户,看向了池文茵。

萧羽看着拓跋诩的目光,突然跪了下来,他使劲闭着眼睛,双手抱拳,说道:“请陛下回国。”

拓跋诩摇了摇头,“茵儿不走我不走。”

萧羽又继续说道:“陛下是一国之君,还是要以万民为重。”

拓跋诩看着萧羽执拗的样子,一脸的不悦,“可是茵儿是我的亲人,我也应该以她为重。”

“陛下身为一国之君,就应该抛下儿女私情,此最危急的时刻,更是应该履行一个君主的使命……”萧羽还要继续说。

就被拓跋诩一下子呵止住了,“你敢这样和朕说话。”

萧羽闭上了嘴,可是身体诚实的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吕一,叫人来把他给绑了。”拓跋诩愤怒的狂吼。

吕一赶紧上前劝阻,“陛下,这……”

拓跋诩怒视着吕一,“怎么你也认为他说的是对的?”

吕一扑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拓跋诩着急的在院子里踱着步子,他突然停住脚步,走到了萧羽面前,看着他跪的笔直的身体。

“你……”

门吱呀一声又开了,池文茵披着拓跋诩放在榻前的大氅,小脸笼在褐色的皮毛里,肌肤越发看着晶莹剔透。

池文茵走过去拉着拓跋诩朝着屋里走,拓跋诩叹了口气,自顾自大踏步走进了屋子。

池文茵回头看着地上跪着的萧羽和吕一,说道:“都起来吧。”

萧羽仍旧不起身,吕一走到了他的身边,拉着他站起来。

“你们先用膳去吧。”池文茵叹了口气,回头看屋里拓跋诩已经不在楼下了。

喜欢池盛娇华请大家收藏:

一股不甘心的念头从池文茵脚底冲到了脑袋上,她迈步就朝着这个幽深的窄道走去。

卫子詹上前去拉她,却看到池文茵忽然顿住了脚步,一拳挥打在空气中的无力感让她觉着心里疲惫。

“这里面腾挪空间太窄,又不知道哪里有暗器,防不胜防。”卫子詹看着里面,摇了摇头。

池文茵撇了撇嘴巴,嘟囔了一句,“都站到这里了,但是还是没法进去。”她长长的叹了口气,悠长的气息消逝在了黑夜里。

两个人按照原路返回,继续翻墙越院。

站在太子府的墙头,池文茵看着在黑暗中的太子府花园,心里突然一动。

“我们去那里。”池文茵抬起手指向了花园的方向。

卫子詹带着她从墙上下来,在附近的树荫处躲过了正从眼前巡逻过去的太子府护卫。

到了属蛇人永久吉利的数字1977年花园,池文茵指了指远处的假山,卫子詹眨着眼睛看了又看,然后侧头对着池文茵使劲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十分有默契的走到了假山后面,但是树的位置变成了一个石头的棋盘,黑白棋子摆在棋盘上,可以想见当时的激烈厮杀,而战火硝烟后,只留下残局正在等待着有人破解。

卫子詹在这个棋盘山好一阵摸索,甚至连每一个棋子都拿起来看了看,可是却一无所获。

池文茵看着这个器具,伸手在棋盘山虚空比划了起来。

一会,她对着卫子詹说道:“门在哪里。”说着,朝着花园深处,露出了一半的水榭指去。

两个人又找了找,仍旧没有找到钥匙,只能先去水榭看看。

水流声在薄薄的浮冰下响着,安静而悠远,从湖面上刮过来的寒风吹动了遮挡着水榭的的树丛。

两个人趴在窗户上,使劲朝着漆黑一片的水榭里看着。

嘎-

一身水鸟的叫声,让两个人俱是一惊。

池文茵马上蹲下,眼珠子乱转着,却没有捕捉到什么动静。

她的目光落到了水榭的牌匾后面,那里一团漆黑的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

卫子詹顺着池文茵的视线看过去,他也同样注意到了那个特别的地方。

卫子詹看着周围无人,纵身轻轻一跃,就看到了那个漆黑的东西是个小匣子,他顺手将匣子拿了下来。

池文茵接过匣子,鼓捣了半天这才打开,心里面拿出了钥匙。

池文茵望着挂在水榭门口的铜锁,拿起钥匙就去开。

啪嗒一声,锁子打开。

池文茵一阵欣喜,脸上的笑容还没有绽开。

“这里面有什么?”一个声音从远处的漆黑中传来。

池文茵赶紧把匣子藏进了自己的袖中,转过身,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漆黑的夜中,卓鲁沐儿从那里走了出来,“表妹在干什么?”

“出来转一转。”池文茵脸上笑着,将袖子里的东西往里面塞了塞。

“表妹大病初愈,怎么想着要来花园里转转?”卓鲁沐儿已经走了过来,目光扫过了池文茵的四周。

“不知不觉就逛过来了。”池文茵呵呵的笑着,朝着后面退了半步,拉开了和卓鲁沐儿的距离。

“那我送你回去。”卓鲁沐儿抬起手,准确无误的放在了池文茵的额前。

他冰凉的手和池文茵因为紧张发烫的额头触碰在了一起,轰然有种冰与火的猛烈交锋。

池文茵不禁哆嗦了一下,嗯了一声,率先迈开了步子。

她的脚步虚空一踩,差点就在台阶上崴了脚。

“表妹小心,这夜路走过了,难免会不安全。”这句平常又有关怀意味的话此刻让心虚池文茵听来却另有一种感觉。

难道被发现了?池文茵假装镇定的颔首,说道:“谢谢表哥关心。”

两个人沉默的走在太子府里面,后面卫子詹跟着,到了池文茵休息的院子里。

池文茵站在门口对着卓鲁沐儿施礼,“多谢表哥,我先回去了。表哥也早些休息。”

卓鲁沐儿嗯了一声,并没有离开,池文茵转身正要迈步。

“等等。”

池文茵正攥着那个匣子,心里想着等一下进去一定要好好看看,被卓鲁沐儿这么一叫,险些没有站住。

她稳定了心神,这才重新转过了头,侧着头看向了卓鲁沐儿,问道:“表哥,怎么了?”

“你答应我的事情呢?”

“就这两天,马上就会有结果。”池文茵眉头微动,这才想了起来卓鲁沐儿说的是什么事情。

“你已经说了好几个这两天了,你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卓鲁沐儿看着池文茵神色未定的样子,不耐烦的朝着她走了一步。

卫子詹马上移动身形,走到了池文茵的身旁,一只手捂着腰间的匕首,用一个防御姿势看着卓鲁沐儿。

卓鲁沐儿并没有继续上前,忽而笑了,“你还是早点办成这件事情,要不然你又要钱我一个人清了。”

池文茵从卓鲁沐儿的笑容里看出来了一些高兴的意味,她转念一想,卓鲁沐儿必定是要利用君昭。

“那个……”池文茵说了两个字,一下子不说话了。

“怎么?事情有变?”卓鲁沐儿不悦的看着池文茵。

“没有。”池文茵笑着回应道。

“明天,最晚后天,我一定要抓到那些人,要

属蛇人永久吉利的数字1977年 小说全文、

是你不做,我手下自然有人去做。”卓鲁沐儿居高临下的看着池文茵。

池文茵抬起头,回视着卓鲁沐儿逼迫的眼神,说道:“最晚后天。”

卓鲁沐儿的视线垂下,从池文茵的嘴唇,落到了她的脖颈,最后落在了她的藏在袖子中的手,“好了,表妹好生休息,切不可再这么晚出来了。”

池文茵赶紧点头,十分乖巧的又给卓鲁沐儿施了礼,赶紧朝着院子里快步走去。

脱离了卓鲁沐儿强大的威胁力,池文茵放松了身体,这才觉着浑身僵硬。

两个人到了屋内,池文茵赶紧拿出了那个匣子。

此刻,借着烛火看着眼前的这个匣子,样子身份精巧,上面的图案是十分典型的周国的样式。

池文茵想着今晚的事情和后天的事情,对着卫子詹说道:“你去告诉掌柜发生的事,说天越来越凉了,恐有变故,让他尽快离开。”

卫子詹摇了摇头,说道:“今晚太子殿下可能已经知道我们的所作所为了,如果我离开了,娘娘你的安全怎么保证?”

池文茵用手指轻轻敲着这个匣子,“他知道了我们今夜拿了这个匣子,却是隐忍不发,我想不只是因为曲池国细作的事情,我感觉后面有更大的事情发生。”

池文茵说着,瞳孔剧烈的收缩着。

喜欢池盛娇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