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自我惩罚没有声音最痛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云中君在天道之间接到吴妄的命令时,表情很复杂。

他好不容易暂时忘了大劫,在天外混的舒服自在,沉浸式地体验着云姐的快乐,像是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怎么就又来政事了?

这东皇陛下,简直了。

真的一点实事都不想管,各种麻烦就往外推,就想去享受镇压烛龙时的快乐,却不肯做前期这些麻烦的铺垫……

大荒谋臣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老哥你磨牙做什么?”

“牙根痒痒!”

“先天神也有牙口问题吗?”吴妄顿时来了兴致。

“这是来自第三神代的怒火!”

云中君咬牙切齿地吼了句,吼完就哼了声,接下了吴妄抛来的新任务。

帮三神联盟制衡烛龙。

吴妄笑道:“这运道女神有点意思,一副想反抗烛龙又不敢反抗,最后偷偷摸摸安慰自己这是在对抗帝夋,才勉强鼓起勇气。”

“她是烛龙的女儿,这里面的感情应该挺复杂的。”

云中君叹道:

“但不管怎么说,她母亲的事本身就是一场悲剧,烛龙这么多年酿造的悲剧实在是太多了些,理应被毁灭。”

“三神盟约,”吴妄道,“总算有了在天外正式对抗烛龙的组织,我能感觉出,武神在立下三神盟约后,明显自信了许多。”

“此前每一个神代的建立,背后都有一场类似的盟约。”

云中君正色道:“陛下,水神他们的诉求是什么,您已经知晓了吗?他们对天庭有什么要求?需要哪般程度的协助,又能付出什么代价?”

吴妄笑道:“你让我去跟水神谈这些,不是摆明让天庭吃些小亏吗?他毕竟是我外公。”

“这倒也是,陛下其实过于看重亲情与感情,”云中君微微颔首,“此事倒是臣出面更方便一些。”

“对喽。”

吴妄挑挑眉:“之前就说把你的化身引荐给水神,你何时有时间?”

“随时可以,”云中君道,“稍后我就安排出海,然后作出遇到海难被水神救下的假象,与水神直接接触。”

“你安排就好,有问题随时喊我。”

吴妄抬手拍了拍云中君的肩头,感慨道:“有老哥助我,足抵三百万天兵天将!”

云中君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目送吴妄身形化作神光,自天道之间消散。

片刻后,云中君方才反应了过来。

他怎么有种,被陛下套路了的感觉……

“行吧,多点事做也不错。”

云中君笑了笑,身形化作一团云朵,飘去了天道之间外围。

这里本就构建在他的神通幻境之上,相当于自身的神通被天道征用;他在此地,比吴妄这个天帝,其实还要更自如些。

与此同时。。

天外武神界。

一朵浪荡的白云之上。

“东皇太一是我外甥,嘿,这感觉还挺不错。”

回武神界的路上,武神如此嘀咕了一路,心情也是豁然开朗。

由此可见,他……是真的相信三神盟约。

吴妄盘腿坐在武神老师身旁,抬头看着高空那如柳絮般的云雾,略有些出神。

运道女神静静站在一侧,似是在闭目养神,但吴妄已经感觉到了这女神窥探自己的神念,且只能装作没发现。

探吧,反正她又看不出什么。

如果自己这么简单就能暴露,那他现在、立刻,就把东皇钟的设计图加两只兔耳朵。

还必须是粉粉的那种!

“这个请罪表咋写啊?”

武神小声嘀咕着,大脸盘子上写满了为难,目光飘向了吴妄。

吴妄就当自己没看见。

他都把事推给云中君老哥了,不可能给自己接新活。

请罪表,这是水神定下的几条计策之一,就是让武神写一封请罪表,造些声势,派人递到烛龙面前。

【以退为进,服软请罪、示敌以弱】。

水神定下的其它几个计策,用吴妄的话来总结,那包括且不限于——

拿到东皇太一的许诺,最好是有信物为凭;

主动去联络已经倒向烛龙的先天神,做样子给烛龙施压,并暗中联络已确定对烛龙不满的先天神;

在各处神界散播关于烛龙被帝夋控制的谣言,并将谣言导向‘帝夋意图毁灭天外世界壮大混乱大道’,增加众神的危机感;

离间因因乎等追随烛龙的强神,利用帝夋善猜忌、烛龙烦算计,制造他们之间的矛盾与不信让感……

等等。

武神的《请罪表》只是其中一个小项。

运道女神随武神回返武神界,最主要的目的自然不可能是护持吴妄,而是能够在水神躲起来时,及时帮武神出谋划策。

结盟的这三个先天神,仔细琢磨还挺有意思。

一个是最了解烛龙的水神。

作为五行源神之一的水神,自身实力高深莫测,此前乃烛龙身旁第一谋臣,如今主动竖起了反烛龙的大旗。

一个是最有希望挑战烛龙的武神。

武神敢打敢拼,能正面威胁到烛龙,也被烛龙视为天外最大的隐患。

还有一个是与烛龙有着杀母之仇的烛龙之女运道女神。

她对烛龙的感情虽有些拧巴,但自身的恨意已开始涌动。

运势若背叛了烛龙,无异于对烛龙心口狠狠插上一刀。

现如今,吴妄总算有点‘胜券在握’、‘优势在我’的感觉了。

不过他也不会因此就小瞧了帝夋与烛龙,并会继续谋划,动用自己所有的实力,用最小代价镇压烛龙,救回母亲和小精卫。

“这请罪表到底咋写?”

武神满脸为难,叹道:

“老水说的简单,就跟我肚子里真的有墨水一样……青山,青山啊?”

吴妄应道:“老师怎么了?弟子刚才有些感悟,这就想闭关修行了。”

“哎!行吧,你修行重要。”

旁边女神嗤的一笑,淡然道:“堂堂武神,竟被自己弟子拿捏了。”

“这咋就拿捏了?为啥就拿捏了?小笯你咋就非要冷嘲热讽、阴阳怪气。”

武神眼

晚上自我惩罚没有声音最痛 完整版_

一瞪,刚休战不久的两神,眼看就要再起战火。

运道女神嘴角撇了撇,略有些不以为然。

吴妄笑道:“老师,神大人总不能住在我的小屋……”

“没关系,我可以体会一下人族为主体的俗世,”运道女神道,“我此时已经能施展不少神术,自可伪装自身,不会被任何人认出来,你不必多担心。”

“这个,全凭大人安排。”

吴妄拱拱手,嘴角的笑容略有些僵硬。

呵,这女神性格当真差劲。

……

几日后,一艘商船离开了琉璃界,自海边遭了海难,但其上一百余人安然回返,被发现时在沙滩上昏睡不醒。

[标签晚上自我惩罚没有声音最痛:p标签]这自然是云中君与水神正式接触过了。

两人商议了什么,定下了什么计策,自是及时反馈到了吴妄那。

在水神此前所定计策的基础上,云中君又增添了几条【故布疑阵】、【划分先天神拉拢优先等级】、【天内天外协同配合】,等等。

在云中君的提议下,吴妄召集了土神、大司命,一同商议接下来大荒天地间的布局。

他们要给帝夋一些希望;

再以希望为枷锁,将帝夋栓死在天外,避免他直接放弃大战,遁入虚空之中。

希望的关键,就在于东野,以及东野那五十多名一直没有加入天道的先天神。

御日女神羲和,又成了接下来计划的关键点。

吴妄思考了许久,最终还是下了狠心。

只要羲和与帝夋重新勾连,东野后面真的会配合帝夋搞事,那天道绝不放过羲和与帝夋的子嗣。

虽说羲和对生灵功大于过,但到了这般时刻,吴妄已是留情不得。

又几日后。

武神《请罪表》横空出世,天外众神在半日内尽皆得到了消息。

武神派属下最得力的剑神求见烛龙,陈述自己对烛龙陛下绝无二心,天外世界当一同对抗东皇太一。

烛龙身旁,有神质问武神为何不来。

剑神对此自是早有应对,心底泛起了自己临来去琉璃界拜见武神大人时,武神大人的弟子青山把自己拉去角落,嘀咕的那几句话。

莫名的,剑神心底多了几分底气。

这老者抬头看向烛龙闭着的龙目,目光挪向了在空中漂浮着的数十名神灵,解释道:

“回禀陛下!

前些时日,有神界一夜之间灰飞烟灭,武神大人心中牵挂着武神界的生灵,在这般人心惶惶之际,自是不敢离开武神界半步。

只要查出这神界几个时辰内变成荒漠的真相,查清楚那些覆灭神界的黑泥到底从何而来,并解决这般问题,武神大人便可以走出武神界。

请陛下恕罪!

也请各位多多包涵!”

“黑泥?”

因因乎皱眉道:“什么黑泥?”

突然间,天地间的风有些停滞,却是烛龙的双眼睁开了一条缝隙,注视着下方剑神。

剑神面色凝重,却傲然而立。

剑之意,卓然不屈。

烛龙并未开口说什么,双目再次缓缓闭上。

它身周聚着的先天神并未为难剑神,收下了武神的请罪表,并打发剑神走人。

有这请罪表在,他们在武神界丢掉的面子,多少能挽回一大半。

剑神走后,因因乎与几位强神留在烛龙面前,其余诸神回返了各自神界。

烛龙那蜿蜒若山脉的神躯不动,额头鳞片晕开了漆黑神光,自内走出了那名中年男人。

几名强神低头行礼,口称“陛下”。

“请罪表?”

烛龙·帝夋抬手一招,武神的请罪表入手,淡定地扫了两眼。

呵,不过是水神的把戏罢了。

“陛下,”因因乎道,“武神既躲在武神界内不出,那咱们何不直接包围武神界?陛下若吞噬掉武神之大道,自是能力压那东皇太一,付出些代价也是值得的。”

几位强神也是出声附和。

但烛龙·帝夋只是冷笑了声,淡然道:

“吾之大道为阴蚀大道,就算吞噬再多大道,也只是强化此道之力,如何能与天道对抗?

天道,不过是新的秩序大道。

能与之抗衡的,是吾的混乱大道,与是否吞噬武神或者其他先天神,已是关联不大。”

这六名强神各自低头不语。

因因乎突然问:“陛下,武神如何知晓黑泥之事?”

“他们已与天道联合,”烛龙·帝夋冷笑着,“天道必然已将这天外世界包裹,我们的一举一动,自是瞒不过东皇太一。”

有神颤声道:“那我们岂不是没有多少胜算?”

帝夋沉默一阵,却道:

“吾此前已经对尔等解释过,天道的最终形态是什么。

封锁石化神灵,只留大道为生灵服务,先天神要么转生为生灵,要么自身绝灭,这般道理你们应该都懂的才对。

而今东皇太一立足未稳,天道尚未填补完全,这已是吾等神灵唯一的机会。

武神并非是吾之强敌,吾从未正眼看他。

真正的威胁,是东皇太一,是如何壮大混乱大道,以混乱终结秩序,而后开创新的秩序,新的、属于吾等先天神的秩序。”

“一切尽听陛下安排!”

“东皇太一终究是人族出身,他如何会亲善我们神灵?”

“不错,这已非神代之战,这是神与生灵的战争,争夺这天地的所有权。”

“唉,那些天道之神灵,恐怕已经无法自控,被天道锁死了。”

“不必担心,”帝夋缓声道,“一切都在吾的计划之内,混乱大道必将茁壮成长。”

因因乎问:“陛下,我们是否再挑选几个神界,威慑一下怀有异心的诸神?”

“再选三个神界,就挑与武神、水神走的最近的三名小神即可,此时不能耗损太多生灵之力。

就选在半个月后动手,吾出手后,尔等立刻召集众神。

那些不交出兵权者,这次也不必多留了,这就是最后的期限。”

烛龙·帝夋嘴角露出了几分狞笑。

因因乎等强神哪怕实力不错,此刻也只觉脊背发凉,完全分不出眼前这个‘话唠’陛下,到底是烛龙,还是帝夋。

又或者,这两位天帝已是不分彼此,互为增补?

“点化咒用的如何了?”

烛龙·帝夋突然问。

因因乎禀告道:“回禀陛下,最初点化的一批生灵,已在天地间开始散播,吾等已将点化咒埋入了他们的意识之中,他们会迅速点化同族,发展成为新的灵智生灵。”

“嗯,此刻天外的生灵之力,还远远不足让混乱大道成熟。”

烛龙·帝夋丢下这句低喃,身形化作神光回返神躯的额头。

几位强神不敢多耽误,行礼后匆匆告退,赶赴四方继续执行烛龙·帝夋的命令。

天道有天道的算计,帝夋有帝夋的谋略。

双方虽朝着两个方向同时迈步,但彼此的拳头,已隔空碰撞。

于是,半个月后。

……

琉璃城外的那片山林中,两道残影来回追逐。

与往常一样,武神模拟出了与吴妄相同的修为境界,双方展开‘平衡对决’。

最初开始这般切磋时,吴妄在武神手下撑不过十招。

到了今日,吴妄已是能在武神放水的前提下,与武神打个有来有回,自感武技提升十分迅速。

武神动作一顿,身形悬浮在半空,扭头看向了西面的天空。

吴妄停在一处林梢上,也朝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老师,怎么了?”

“有些不祥的预感,心情略有些烦闷,”武神皱眉道,“这是咱的直觉,现在肯定发生了一些不太妙的事。”

“不如去问问水神大人……”

吴妄话音刚落,心底就泛起了一声钟响。

在琉璃城中,琉璃女神所在尖塔。

狐女绿儿突然捂着胸口,有些痛苦的闷哼了两声,眼前泛起了血红色。

神光闪烁之间,琉璃女神已出现在了地班的课堂之上,抬手洒出一道神光,将绿儿带去了武神与吴妄面前。

运道女神驾云慢悠悠地赶来林间,与武神、琉璃女神汇合后,一同等待绿儿恢复正常。

黑泥再现!

绿儿感应到了天狐族族人大批死去,却只是感应到了一处神界内,某个天狐族小部落的惨剧。

当消息接二连三传来,事情的严重程度,远超运道女神与武神所想。

三处神界在数个时辰内覆灭;

三名已暗中对水神许诺联合的小神音讯全无;

烛龙立刻召集众神,逼迫尚未选择站边的众神作出抉择,并借此收敛了天外世界九成的兵权。

顺者昌,逆者烹。

烛龙·帝夋的这一套组合拳下来,让三神联盟刚打开的局面,顿时恶化。

但吴妄却因此松了口气。

——对方近期内,应该不会再动武神界了。

大荒内,天道之间众神开会;

天外世界,几神聚在水神处,商议着如何应对当前局势。

几大谋神不断推算帝夋的意图,很快就推算出了帝夋接下来的计划。

【点化咒壮大生灵之力,蓄养生灵之力后覆灭天外世界,壮大混乱大道,再凭混乱大道与天道对决。】

天道之间,土神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帝夋难道不怕我们洞悉他的阴谋后,直接出手覆灭天外世界吗?”

几位谋神各自思索。

“这背后莫非还藏了阴谋?”云中君轻吟一二,“帝夋行事,按理说,应当是有后手的。”

“又或者,他其实已经别无选择。”

大司命冷笑了声:“各位可以推演几遍,如今这天地间,他只有这一条有可能反败为胜的路,其它路径早已被天道封死。”

吴妄抬手示意,几位谋神齐齐看了过来。

“不管对方如何出招,万变不离其宗,归根结底还是天道与混乱大道的对决。

天外有我母亲与我心爱女子,接下来我作出的判断,有可能会受到个人情感的干扰。

我提议,成立天道议庭。

此议庭专项负责镇压烛龙之事,由土神、云中君、大司命、少司命、西王母五神联合执掌,根据后续形势演变,商议决定天道于何时镇压天外烛龙。

我保留提前发动对烛龙攻势的权力,不可阻止你们已发动的攻势。

谁赞成,谁反对?”

“善。”

“可。”

“中。”

“陛下您是不是,放权放的太狠了点,”云中君嘀咕道,“总觉得您是把担子彻底扔到了我们肩上。”

吴妄目光诚恳地看向了云中君,低声道:

“老哥,只因我信你们。”

几神当下大受感动,大司命更是眼圈泛红。

‘总觉得您是想彻底甩手,去天外继续潇洒。’

这句话,云中君自是不敢真的嘀咕出来,只能附和着道一声:

“天帝的格局。”

喜欢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请大家收藏:

燧人镇千古,少年扬名时。

风神的果断离去,让武神界上上下下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武神更是如丈二和尚一般。

但他们很快就看向了琉璃女神……身旁的年轻武者。

转眼,吴妄身边就多了几名武神属神,且都投来了温和的笑容,目光带着几分鼓励甚至感激。

只有他们这群跟在武神身边的老神才知,想要在关键时刻劝住武神大人,那是何等的艰难。

故,这些属神非但不觉得‘青山’抢了他们的风头,甚至还对吴妄十分感激。

“青山,这把剑你看如何?喜欢就收着,休要客套。”

“多谢剑神。”

“青山,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把匕首是我当年杀凶兽时用的,你且带上。”

“哎,好,多谢盾神。”

“青山,我也没啥好送的,你要不打我几拳过过瘾?咱的胸大肌你看,很多女神想摸都摸不到。”

“刀神前辈您自重,自重。”

“行了!”

武神笑呵呵的嗓音传来:“围着我徒弟干嘛?大比继续,这有什么好庆祝的?”

几位属神说笑间各自散去,武神对吴妄招招手,让他过去同坐。

如果是在其它时候,吴妄自是会拒绝。

坐在小金薇身边不好吗?香喷喷的,还赏心悦目,没事聊聊天也能增进增进情感。

但在这般场合,该给武神老师的面子,吴妄自是要给齐,此刻十分配合地走了过去,谦逊地行了个礼,坐在了一旁神将送来的柔软座椅中。

他刚坐下,武神突然传声:“青山,咋回事?因因乎怎么跑了?”

吴妄不由得以手掩面。

他用气声嘀咕道:“老师您能不能帮我也传个声。”

——演戏要演全套。

“那没问题,”武神抬手摁住了吴妄的手臂,朝吴妄侧身,“你在心底嘀嘀咕咕的就行,我能听见。”

“老师您还没反应过来?”

吴妄叹道:“真的,老师您在武道上的成就,如果分一半到阴谋诡计上,现在这天地之间做主的,肯定就是老师您了。。”

“诶?啥意思?”

“没事。”

吴妄选择直入主题:“我是突然想到了,您经常对我说的那位大哥,曾经打遍天下无敌手。”

武神纳闷道:“对啊,我是对你说过,但武神界没有大哥留下的宝贝啊,大哥当时一穷二白的,就靠着一双拳脚打天下。”

“但那风神可不知,您到底有没有。”

吴妄在心底笑了声,传声道:

“这跟出招对敌不是一样的吗?还是老师您教的,虚招、实招应互相交替,刚才那就是虚晃一招。”

武神眼前一亮,赞道:“妙啊。”

“老师,你觉得接下来该如何做?”

吴妄传声提醒着:“因因乎此次前来,明显就是想带老师离开武神界,老师一旦离开武神界,威胁力就会大大降低。”

他自是在拐弯抹晚上自我惩罚没有声音最痛角,劝武神打消掉去跟烛龙单打独斗的念头。

武神缓缓点头:“你这话听着有道理。”

吴妄又道:“老师,可还记得我跟您说过的,当前咱们面对的困境吗?烛龙这是要对老师直接出手,我们的形势已经十分危急。”

“稍后我就偷偷去老水那里一趟,”武神道,“问问他怎么说。”

您还不知道吧,水神都已经跑路啦!

吴妄传声道:“老师带我一起过去吧。”

“那肯定的,”武神笑道,“以后你帮我考虑这些问题,我负责打打杀杀,多好。”

“这个……”

吴妄能活动的手掌揉了揉额头,轻轻叹了口气。

打打杀杀什么的,哪个武者能不爱呢。

……

因因乎退走,烛龙对武神的第一波发难被暂时化解。

但整个武神界的气氛,也紧张了起来。

在剑神等几位属神的推动下,本届大比没有半点拖泥带水,连夜分出高低上下,迅速落下帷幕。

吴妄虽然没有直接参战,却成了本届武神界大比中,最为耀眼的武者。

琉璃界取得了第七名的好成绩,又因此前接受了冥卿神界的不少遗产,今后数十年倒是不必担心粮食的问题。

吴妄原本想着,在琉璃界安心修行五十年,悄悄提升实力、去四处历练,补全自己本体修为进境过快的短板;

但烛龙与帝夋突然开始活跃,让吴妄也没办法继续享受平稳的修行之乐。

实力。

吴妄现在迫切地想要让化身得到强大的实力,在最短的时间内,拥有去挑战烛龙的资格,完成自己此前定下的计划。

故,在大比的下半场,吴妄坐在武神身旁,一直在思考如何让这具化身尽快变强。

‘最重要的,其实是斗法的经验。’

吴妄心底略微思索,本想跟武神老师说一声,自己外出历练几年;但武神界的情形,以及自己现如今遭受的关注,让他只能打消这般念头。

待大比正式闭幕,剑之界再无波动。

确定烛龙没有杀回马枪的打算,吴妄也解除了天道的警戒,天地封印处的十多名强神各自归位。

有一点,其实是吴妄没想到的。

‘武者青山’此次站出来,不只是让烛龙一方注意到了

晚上自我惩罚没有声音最痛 完整版_

他这个武神弟子,更是将自己的化身暴露在了大司命等神的眼前。

天庭这些强神自是明白了,他们的东皇陛下闭关不出,是在天外布局忙碌,而不是整日沉迷于游园之乐。

他们终于释然了。

大比落幕后,吴妄被武神带着溜出武神界,赶赴深海中的水神宫殿中。

水神宫殿安安静静,似乎此前没有发生半点异样,而水神与运道女神也如没事神一般,在武神赶来之前,已提前回到了深海。

【只要武神与水神能成互相守望之势,双方的安全都算有所保证。

若一方被拖住,另一方就有可能被烛龙暗算。】

武神见得了水神,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

吴妄老老实实走去了角落,吃着外公给他准备的奇珍异果,并准备给家里的小金薇带一份。

“烛龙已经不准备掩藏什么了,”武神低声骂道,“他今天派因因乎过来,就是要把我骗出武神界!”

运道女神不禁有些诧异:“你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

“嗨!”

武神双眼瞪圆,随后嘟囔道:“这不是,青山提醒我的。”

水神笑道:“这件事任谁都能看出来吧,算不上多聪明。”

他为自己外孙打了个掩护。

水神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感慨道:

“情形着实有些不同了,烛龙陛下感受到了天地封印另一边的巨大压力,已是不顾一切要整合天外的实力。”

运道女神淡然道:“其实当前这般情形……我并非是心向烛龙,而是觉得,天外众神若是能联合起来,暂且对烛龙低头,也能形成一股势力,从而去跟天道东皇谈判。”

“这确实是一条路。”

水神正色道:

“但问题是,烛龙陛下如果真的已经被帝夋控制,东皇会放过他吗?他又怎么可能对东皇放心?

烛龙陛下残暴,帝夋狡诈,若二者结合……”

武神哼道:“又残暴又奸诈。”

“那我们怎么办?”

运道女神皱眉道:“正面与他对抗吗?就算是两位联手,对方也有因因乎这般神灵依附。”

这空旷的宫殿顿时安静了下来。

吴妄在那悠闲地吮吸灵果,全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水神突然道:“事到如今,我也不隐瞒两位了。”

“咳!”

吴妄被鲜嫩的果汁呛到了口鼻,低头一阵咳嗽。

武神和运道女神扭头看了他一眼,示意他没事别出声,这刚好到关键时刻。

“我有一个朋友。”

水神缓声道:“他或许有办法,可以联络到天地封印的那一边。”

“朋友?”

运道女神微微皱眉,目中带着几分警惕。

武神此刻却像是突然想明白了,哼道:

“反正烛龙已经跟我撕破脸了,我跟东皇联合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吗?那还是老水的外孙,苍雪的儿子,四舍五入,我也是他半个外公不是?实在不行,我按苍雪论,那我也是东皇太一的半个舅舅啊!”

吴妄在角落拿出了自己的小本本。

运道女神骂道:“哼,都没跟人见过就攀关系,也不怕人嫌弃你这粗鲁神灵。”

武神反唇相讥:“粗鲁归粗鲁,那总比你喜欢骂人强。”

“骂人?我只是在说话时少了一点虚伪的修辞,在描述一种真实。”

“你!我说不过你!”

武神大手一挥:“老水,你现在就下决心吧,咱们跟烛龙开战!拉东皇太一当外援,讨伐烛龙!”

水神沉吟少许,缓声道:“时机还不成熟。”

运道女神微微挑眉,对武神得意的一笑。

武神纳闷道:“时机为什么不成熟?”

“第一,大战一开,天地混乱,刚好符合烛龙和帝夋的心意,他们要的就是天外全面战乱,而后汲取混乱之力,培养混乱大道。”

水神缓声解释着:

“第二,咱们这个天外世界,已经存在了一整个神代,各方一直积蓄力量,这股力量爆发出来,许多神将都被封印以延长寿元。

如果是全面内战,这股力量很容易让天外世界覆灭,到时生灵涂炭,无数生灵之力烟消云散。

东皇太一和他的天道是以生灵之力为基础,天道刚大兴多少年?天内世界的生灵之力已经发展壮大了一个档次。

他肯定不愿意看到天外大乱战,更是更倾向于,首领之间的对决,且有十成把握压垮烛龙陛下。”

吴妄在角落听的不断点头。

外公说的对了一半。

他想的,其实是用化身压垮烛龙……

武神问:“那该如何是好?”

水神道:“我还没讲完,还有第三和第四。”

运道女神道:

“第三第四我来说吧,估计我与水神考虑的相差不多。

第三是天外众神如今的立场暧昧,他们还处于谁强听谁的、谁赢追随谁的阶段。

水神有较高的名望,武神有着天外世界第二的实力,但烛龙却有着极强的威慑力,你们除非正面击败烛龙,不然众神有一半都不敢反抗烛龙。

这是从远古就产生的畏惧感。

第四,就是烛龙与帝夋联手以后,实力未知,此前天庭大司命带着几名神灵一同出手,并未探出烛龙如今的实力如何。”

运道女神微微抿嘴:“那个一夜之间消失的神界,让我想起来就有些胆战心惊。”

“那怎么办嘛!”

武神双手一摊:“打又不能打,和又不能和,咱们莫非就跟烛龙这么硬抻着?”

水神道:“不错,而今只有一个字——拖。”

“我也是这般觉得,”运道女神微微颔首,正色道,“我们必须拖下去,外寻东皇太一,内合天外众神,尽量拉拢一半以上的神灵。”

“这事好像与你没有关联,”武神皱眉道,“小笯,你完全可以抽身事外。”

“我也想。”

运道女神看向武神,突然抿了抿嘴,低头看向了另一侧。

她道:“我这几日仔细推演,烛龙九成可能是被帝夋控制了,哪怕没有被控制,而今做主的也是帝夋。

我是在跟帝夋斗法,而不是……

总之,我不想坐以待毙,最后成为混乱大道的养分。

我的大道虽然暂且沉寂了下去,但我依旧能为你们出谋划策,做个谋士。”

武神叹了口气:“其实你不必如此怕他。”

“咳,”水神淡定地揭过话题,“多说这些无益,既然你我都已决意与烛龙陛下抗争,那在今日,不如就你我三神定下盟约。”

运道女神微微一怔:“盟约?”

“不错,”水神道,“讨伐帝夋的盟约。”

“好!”

武神一声大喝:“咱们三个领头,让他们后面都跟上!”

运道女神低声道:“我如今大道沉寂……”

“小笯,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了?”

水神笑道:“你在哪一方,运势就在哪一方,烛龙陛下当年必败之局,还能在天外苟延残喘这么多年,小笯你其实功不可没。”

运道女神略微怔了下,却只是点头答应了下来,表情明显严肃了许多。

过了大概片刻,水神、武神、运道女神相对而立,各自躬身行礼;

起身后,水神朗诵三神盟约的简单内容,无外乎同进同退、荣辱与共,定下了三神之盟的宏伟志向,联合众神、讨伐帝夋。

待三神各自确认,一份金色的布帛在三神之中凝成,却是三条大道各生感应,立下了信誓之约。

盟约一成,武神看运道女神的目光都变得亲切了许多,运道女神说的话也少了几根尖刺,对武神亲切了些。

作为此事唯一的见证者吴妄,看着那份盟约,心底陷入了思索。

显然,因因乎在武神界的直接发难,相当于撕破了天外神界势力的遮羞布,连外公这个水神,都开始主动出击。

‘此前我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天外的问题,并未考虑过这些天外神灵的诉求。’

吴妄心底泛起这般念头,坐在那不断深入思索。

“青山……青山!”

“老师,咋了?”

吴妄回过神来,看向那边的三位先天神。

武神笑道:“刚才小笯说,要跟着咱们回武神界,她想待在你那边,你看怎么样?”

“呆在我那?”

吴妄不由有些奇怪:“我实力很弱的老师,运道女神会不会遇到危险?”

“你这孩子,怎么这个时候脑子不灵光了?”

武神皱眉道:“这是运道女神,长得这么漂亮……当然这不重要,她现在是咱们的盟友,那就是一家人,比我亲妹子还亲。

你这次出风头太过,很可能会被因因乎他们盯上,万一我不在你身边时,有人要伺机报复你怎么办?

小笯在你那,自可逢凶化吉、万事大吉!”

吴妄顿时露出了几分微笑,点头应了下来。

运道女神对吴妄挑了挑细柳眉,笑道:

“我如今神力也恢复了半成,关键时刻带你逃遁,也是可以的。

你耗费了我如此多的神力,让我的大道都沉寂了下去,我可不能让你轻易出事。

毕竟,我还要等你去挑战至强者。”

“嗯,我定会好好侍奉女神大人。”

吴妄颇为正经地应了声,心底却泛起了几分警惕。

这运道女神,必然有所图谋。

不过这些倒不算重要。

吴妄现在满心想的都是如何搞烛龙。

整个天外的局势已瞬息万变,如何让时局稳定下来,且让三神联盟与烛龙形成稳定的平衡,给自己更多操作空间,才是最重要的。

嗯……

云中君在天外的政事,这不就有了?

喜欢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