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前两个巨大的兔子蹦出来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巨型魔方可以随着控制者的心意而释放出所需要的空间,关键是其空间跳转速度是枔靖原本飞梭的数十倍。

也就是说现在她往返土黄星和耀蓝星之间最多两三天就能一个来回,若以极限速度飞行的话,这个时间还会缩短。

这些正在与魔族混战的神人们就让他们继续打吧,之前不管是基于什么心态没有拿出真正实力而被压制着那么久,但最后发现自己的一切在无形中被内奸利用,心情很憋屈。

眼下入侵的魔族没有恐怖的磁力场做庇护,连撤离的飞船也没了,群龙无首,一片混乱,正是让他们练手和积累功德的好时机。

枔靖就不在这里分这杯羹了,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亟待处理——另一边的结界已经发出严重破防警告……

她原本想在战斗中趁乱搞死寀樱上神,没想到最后只能以“怀柔”方式将其暴露在众神眼前,让她没了直接动手灭杀的机会。

虽说枔靖心中一点也不担心这家伙有活着回去的机会,但总归没有自己亲自动手那么爽快。

现在又一个机会来了——结界那边,昹堇上神等人还在混乱中搞事情,却正是她下手的绝佳时机。

…………昹堇上神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在另外两个神人的煽动下让神人内部出现分歧,并给外面围攻而来的魔王们提供机会。

基地被攻破,直取结界。

在一部分神仙的影响下,其余神也纷纷避开魔王们的锋芒,纷纷退开,亮出土黄星的门户——结界。

昹堇上神无不惋惜地说:……魔族来势汹汹,我们这么一点力量根本无法抗衡。能帮她枔靖土地神抵挡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另一个附和:“没错,早就让她向天庭求助。可她倒好…哼,果真是女流,成了神也是这般目光短浅。总以为人家帮她就是在觊觎她什么,肤浅!”

“没错…这次我们为了建造防御阵,还有刚才拼死抵挡,我们每个人都消耗了很多能量还有法器。我记得还有好几个上神受伤…我们为她做的够多了,不愧于天道了!”

“……”

小部分魔王对撤离结界附近的神仙进行零散攻击,主要是除了那一部分搞分裂的家伙外,还有一部分是不甘心就这样将结界拱手给魔族。所以魔族必须分出一部分力量将这些神人压制住。

但此刻也因为那部分分裂分子,让神人之间凝聚力松散,无法组织强大的反击…就在这关键时刻,那个嚷嚷着“枔靖土地神没有大局观把大家陷入绝境还连累这个生命世界,鼓动大家索性离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突然间,这家伙竟是朝近旁的一个须眉皆白的上仙动手,一把将其从神人队伍里退了出去。

临时防御也被打破,那个上仙遭此偷袭,转眼便暴露在魔王的攻击之下,好在当了那么久神仙还是有些保命玩意儿。他心中惊恐愤怒同时又无比疑惑,但却在脱离防御的同时将自己的本命法宝,一座莲花灯祭在头顶,硬生生挡住魔王一次致命打击,并连忙回转身来,扬手就朝刚才推他的昹堇上神劈去。

“你为何在背后害我?昹堇小儿,纳命来!”

一个女仙飞身挡在他面前,慌忙辩解:“吴震上仙息怒,刚才或许只是误会…”

吴震上仙本想反击昹堇的,没想到中间突然冒出另一个上仙,只能收住攻势,气愤地指着昹堇吼道:“误会?难道刚才他推我,还顺势封锁了我的命门,这只是他不小心造成的吗?哈哈,还好我早就留了一手,我的确说了那个地方是我的命门,但我并没有说那是我唯一的…若不然我刚才就成了那魔族的口粮了!白树林上仙你让开,我一直就觉得这家伙说话阴阳怪气的,总是不知不觉引导我们内部搞分裂,总是说人家魔族如何如何的好……可惜我们并不吃那一套,所以便想借此机会将我们害死。让开,否则你就是他的帮凶!”

那叫做白树林的上仙顿时一副舍身取义慷慨激昂地说道:“吴震上仙这是什么意思?昹堇上神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大家都很认同。是你在反其道而行之,真正搞分裂的人是你。你这么维护枔靖土地神,可是她呢?她就算是自私自利宁愿让整个世界被魔族侵占也不愿意向天庭求助。我们在这里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她又在哪?又做了什么表示?吴震上仙你还是醒醒吧……”

就在此时,舌灿如花的白树林上仙突然神情一变,一掌打向吴震。与此同时,那昹堇上神神情也开始变得扭曲,就像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样,还有三四个神仙此刻也不同程度开始变化。

本来众神对刚才的骚动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此刻亲眼看到昹堇等神身体扭曲,并有黑色魔气冒出,纷纷脸色大变,连忙将这几人围在中间。

那昹堇心中也是惊疑不已,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一个不留神便暴露出自己真实想法了——那个叫吴震的的确很让人头疼,不管他怎么说都坚决不信,已经在无形中成了大部分神仙的主心骨。只要他还在,这些神仙就会继续团结一致地抵抗下去,这无疑会增加魔族进攻速度和难度,以及迟早也会把他们给暴露出来…他心中早就想把这个刺头吴震干掉,但却从来没想过要亲自动手…然而刚刚…他也说不清道不明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就像是…想打喷嚏一样,他猛地出手,于是整个人都感觉畅快了——但同时也把自己暴露出来了。

他其实一开始还想狡辩来着,加上白树林胸前两个巨大的兔子蹦出来帮他带动舆论,要把这件事抹过去也不是不可能…然而,就在这节骨眼上,他,连同几个帮他说话的神仙都出现了异常——本我与表我开始争夺身体的主控权,本我的魔心占据上风并不由自主释放出魔气。魔气一出,所有解释都变得苍白。

战斗一触即发。

于是昹堇等人也不再藏着掖着,索性带着四个神人直接进入到魔族的阵营。

那些凶悍狰狞的魔族毫不意外地接纳了这些神人的加入,甚至还有一只巨型披着龟甲的魔怪将他们托住……

众人此刻彻底恍然,说不出的惊悚还有悲愤!

他们曾经可是把这些神当作自己真正的战友伙伴来着,甚至还与他们交流心得,推心置腹…没想到却是隐藏的内奸!

怪不得呢,这伙人总是在有意无意地带节奏;怪不得刚才他们建的防御阵本来还能抵挡更久,却短时间就被攻破…现在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没有仙气修饰的昹堇已经完全恢复他短小肥硕身材,脸上横肉跳动,剑指众神,狰狞地吼道:“杀了他们,一个都不许放过!”

于是包括正在攻击结界的魔王们也纷纷聚拢过来,向众神发起总攻。

攻势凌厉,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之前是因为有那几个内奸在,多少有些顾忌。所以这才是魔族真正实力。

众神难以抵挡,至此关键时刻,一个穿着花布长衣长裤的神从地下冒了出来,凭空起了一道巨大的石墙将众神挡在了攻击之后。

另一边魔族传来震天吼声和各种魔力法术爆裂的声响,当石墙因为能量耗尽而溃散时,众神发现在魔族后方凭空起了一团巨大的黑影。

超级史莱姆?不,是魔族的磁力场!

有人见过这个,顿时心如死灰。

本来几十人对上一千多魔王就非常吃力,看到凭空冒出的土地神凭借东道主以及对土地掌控优势,施展土墙术竟能勉强抵挡一下,心中才刚刚升起一丝希望,不料下一刻就看到魔族那方竟多出一个磁力场!

有了磁力场,就相当于魔族有了坚不可摧的堡垒,那还打什么打,撤吧。

然而,心如死灰的他们还不等做出什么行动,发现那磁力场好像并不是以前认知的那么简单——

那些被罩进去的魔王,以及凭着本能以其当作庇护所的魔王,此刻都被困在里面,随着史莱姆表面不规则蠕动,那些魔王的巨大身躯在薄膜上显现出一个个挣扎的造型。

众神面面相觑,这,这怎么回事?

他们是惊异,而魔族这边则是惊恐——为什么他们的磁力场变成了吞噬他们的死亡黑洞?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神人们这边却是趁你病要你命,士气提升,对魔族发起反攻。

枔靖直奔昹堇几人而去……

几人刚刚撕破自己的伪装,回归到自己心心念念的魔族里,还没来得及“扬眉吐气”一番,魔族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他们原本想将这些知情的神人全部干掉,然后他们或许还能借用神仙的皮囊继续在天庭逍遥,甚至占下这个世界……算盘已经摆好了,不料竟是这般剧情。

枔靖凌空矗立,指着昹堇等人哈哈笑着:“这些日子真是辛苦你了啊,这次能将这些魔族引来,你们真是功不可没啊。放心,等将这些魔族一网打尽后我定会向天庭表功的…”

昹堇几人更是惊惧不已,丫的,这个枔靖摆明了就是在挑拨他们和魔族之间的关系啊。他们对魔族是赤胆忠心……瞧,虽然表面上披着神皮,但是剖开了都是黑的,纯黑。

他们隐隐感应到周围魔族对他们神情不善,连忙辩解:“魔王大人们,真不是那个土地神说的那样,我们虽然是神,但我们做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你们魔族服务,天地可鉴——”

丫的,这些贱种真

胸前两个巨大的兔子蹦出来 全文阅读

是贱性深入骨髓…与此同时,众魔也得知另一边失利的消息,也是被那些贱种给出卖的!

托着他们龟甲魔怪的甲板突然间变成一张饕餮巨口,一下子将他们吞噬了进去。

昹堇等人心中郁闷不已,有口难言,眼看这个负甲魔怪就要将他们吃了,于是也撑起防御罩拿出本命法器进行抵抗。

魔族与众神再次展开疯狂的战斗,混乱中,负甲魔怪被拉入磁力场中。

然后,昹堇白树林几人被单独提溜了处在。

他们看到不知何时站在磁力场中的枔靖土地神,看见对方完好无损便明白了——虽然不知道对方究竟怎样掌控这个只有魔族才能控制的磁力场,但对方现在就是这里的掌控者。

所有一切都是这个土地神在搞鬼!

看来灵虚真君的担忧没错,若是让这个土地神继续成长的话,后患无穷!

枔靖却没有给这些贱种更多去担忧“后患”的机会,干丫的!

让夭夭用磁力场控制住这几个家伙,于是一个个就像被固定在砧板上的肥虫一样,枔靖拎着她的大环刀就冲了上去。

大环刀兴奋得刀身直颤,上次拿他去劈冰块,他觉得大材小用。然后又让他去劈披甲巨魔…好像又有些难砍…其实主要还是这个土地神的神力低了点,无法发挥出他十分之一的威力。

眼前这些倒是正好…嗯,虽然被固定在那让他砍没啥挑战,但…砍就是了。

昹堇几人感觉这短短几十个呼吸就经历了人生百转千回一样,一开始还以为对方单独将他们固定在这是要审问——心中颇有几分自得:可见他们还是很有价值滴,以及对方就算是要动手也要顾及一下他们背后的势力呀。

然而这样的自信还没来得及扩散到四肢,就发现人家压根儿就没想询问,这样固定折只是更方便祭刀!

“土地上神刀下留人,一切都是误会,误会啊…我们也是被魔族胁迫才不得已而为之。”

“没错,我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而已,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叛离天道,我们”

“看在我们都是神人的份上,而且我的本体也是凡人,你也是,既然都是人都是神,我们又何必相煎何太急。”

“是的是的,我们只是一时走错了路,所谓上苍有好生之德。天下所有生灵都有为自己争取生存的权力,你身为土地神难道就不能给自己同胞一条活路?何必对我们如此赶尽杀绝?”

喜欢穿越小小土地婆请大家收藏:

随着与小黑魔的聊天,以及那根刺眼的如同枯树枝一样的拐杖,让枔靖不由自主想起很久以前夭夭提过的土地神之杖。

她突然有些好奇便多嘴问了问,然后随着思考的深入,发现事情好像并非那么简单,于是她心情也不知不觉中变得郑重起来。

——土地神之杖的威力那么强,就算是因为自身等级实力限制而无法发挥真实威力,但是,一个土地神再善良的像白莲花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被人把拐杖骗走啊?

——所以,在很多年以前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有“人”故意骗走了那个土地神的拐杖,然后又编造了一套说辞…

难道被骗走的那个根就是小黑魔手中的这根?应该不是,时间对不上。

枔靖心中浮起隐隐的不安,另一边,小黑魔还在竹筒倒豆子一样讲诉自己悲惨又风云跌宕的生平:

古魔暂时栖居在拐杖空间里,里面法则十分严密,可以掩盖外面那些神仙的探查,而且还能和土地神狼狈为奸吞噬其他生灵,借助这个优势都在拼命修炼。

古魔原本打算等自己有实力后就将这个土地神也给夺舍了,哪知道小黑魔也早就有打算:虽说在原本看到的那些剧情中,但凡穿越者拥有独立空间并且里面藏着某落难大佬这样的桥段,不管开局如何相互戒备和看不顺眼但基本上都会相互帮助成就,以及最后让落难大佬反过来紧抱“主角”大腿,并签订啥灵魂契约永远对主角忠心不二等等。

但小黑魔并不这么想,他觉得“主角”那样的剧情也就随便看看,与其把“信任”交给对方的“魔性”上,还不如握在自己手中。

于是他将吸收的能量的一半用来提升自己魂力,将计就计,趁着对方想要夺舍他时,一边用魂力硬生生挡住意识吞噬,一边将另一半能量全部输入拐杖空间,将古魔的意识彻底炼化……不管对方提出什么样的要求,甚至说要带他寻找什么秘境,归墟,神器,以及签订灵魂契约等等,他都置之不理,一心炼化,抹掉对方的一切意识,最后只留下一个精纯的魔种。

一团差不多指头

胸前两个巨大的兔子蹦出来 全文阅读

盖大小的跳动的黑色火焰,一朵纯净的魔火,将其融入到自己识海中,与神识融为一体。

其后,他的修炼更是像开挂了一样,因为魔种的原因,可以直接吸收所有修炼者,神仙的灵魂。关键是他此刻虽然还披着神仙外皮,却内里已经不受天道那一套功德体系约束了。

如果说一开始他只是报复曾经看不起他嘲笑他甚至欺负过他的人,那么后来他的心灵不管自以为还是在秉持自我,但实际上已经潜移默化改变了。

变得更加凶残狠辣,发展到就算是谁多看了他一眼,他都会觉得对方看他的眼神好像不怎么恭敬啊,态度也不谦卑,于是,吞噬。

长久下来,就算是拐杖可以隔绝魔气,其他神仙也发现这里不对劲。

不过此时他已经悄然成长起来了,趁着那些神仙纠胸前两个巨大的兔子蹦出来集起来欲对这片地区进行肃清时,其实因为他当时还是土地神的身份,众神并没有将其一杆子打死,而是让他识时务交出体内魔种,不要再执迷不悟,不要堕入魔道了…却不知道他做的那一切并非是魔种让他那么做的,而是由他自己本心出发掌控魔种。

众神的苦口婆心并没有换来他的幡然醒悟,而是表面说他是被魔种控制不得已并痛哭流涕表示一定要剔除魔种划清界限,趁着众神放松警惕时制造了大规模混乱,并反过来将那些神仙都坑了,逃得快的还留下一缕残魂进入轮回,逃得慢了神魂俱灭。

这样的混乱让外层空间早就对这个世界虎视眈眈的魔族寻到契机,攻破外层防御,直入小世界内部。

他又利用自己可以在魔与神之间自由转换而与魔族建立联系,然后一步步成为一个真正的魔头。

顺便提一句,他现在效忠的那个魔神大人,便是当时入侵那个小世界的魔头。还只是一个…小头领,也是因为他成功入侵了,并且以那个世界为基地,培养起了自己的势力,才一步步成为区域代理者。

而小黑魔辅助其有功,成为魔神大人座下的得力干将。

小黑魔原本所在的那个中级生命世界,最后成了魔族的豢养基地。所有生灵沦为魔族的养料……当然,那个世界现在还有一些人类,小妖小仙和修炼者存在,毕竟若是全部一下子吃完了,全部都是魔族了,那就只能相互吞噬了。所以留下一些让他们继续繁衍,继续给魔族创造食物。而且他们还时不时地吓一吓那些可怜的生灵,他们越是恐惧越是激发人性中残忍凶悍亦或者极端真诚善良忠贞的一面,灵魂都会特别美味…

小世界的崩溃,神职体系坍塌,无数神仙大能者陨落,自然引来了天庭的关注,并派了神兵前来讨伐。

小黑魔很清楚天庭的套路,所以几次让对方落入陷阱,死伤无数,而魔族这边却变得更加强大。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不再刻意用拐杖之力压制体内魔种气息。

还在追查那古魔信息的大佬父子再次感应到,几十年过去,他们还在各个界域一通瞎转悠,没想到气息竟然出现在他们曾经梳理过的一个小世界。最不可思议的是,那个世界的混乱和崩坏很可能就是那古魔搞出来的。于是连忙折返回来。

其实小黑魔是故意释放出古魔魔种气息的,主要是这些年他已经把曾经对他不友好的所有人虐了个遍,发现自己的仇人名单上还少了两个——当年在他头上撒尿的熊孩子,还有高高在上的大佬。

熊孩子在各个界域游历数十年,在大佬父亲兜底的前提下愈加跋扈,还是那么地熊。

所以他感应到小黑魔身上带着古魔气息,顿时举着大环朝他砸来,一边呵斥着:“原来是你这个败类包藏魔种,当年真该一环砸死你,纳命来吧!”

这些年他打过很多次架,从来没有输过,养成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他哪里知道,有他大佬父亲在,哪个妖精鬼怪小神小仙敢真正跟他交手?

这一次算是踢到铁板上,只一个照面便被小黑魔一把摁住并踩在脚下。

那大佬觉得情况不妙本来想阻止儿子的,哪知崽子速度太快,他都没来得及阻止就冲了下去并被对方抓住。

他暴怒异常,扬起法器朝小黑魔攻去,不料刚动手,就被静候多时的魔族给抓住,禁锢起来。

小黑魔当着大佬的面一点点炼化掉熊孩子的仙体,最后只剩下一缕魂魄。

他将魂魄提溜在手里,发现里面竟然还有仙根,便知道这便是那些人口中说的天庭特权阶级了。怪不得呢,有了这仙根就算是进入轮回也还是仙。

于是他将魂魄强行塞进一个普通糟老头子的身体里,让其受尽人间凄苦而死。

他再抠出灵魂封印进一个受尽欺凌的妇人体内,然后怀孕生产…悲惨而亡…

接着又投进另一幅凡人身体……

一次又一次。

其实他还想好好让那小屁孩儿享受一下百态人生的,没想到只五六个回合下来,对方的意识便彻底混乱,连仙根也被磨蚀得不存在,最后魂魄消散。

熊孩子父亲眼睁睁看着自己宝贝儿子如此凄惨而亡,什么都没留下,连来生都没有,愤怒难当。

可那又如何,他自己已经是阶下囚,他等待他这个熊爸爸的是和熊孩子一样的下场。

不过他比熊孩子稍微好些,一直坚挺到二十多轮,意识才消散,仙根才毁掉,彻底魂飞魄散。

……所有的仇恨都报复完了,小黑魔彻底释放自我。

回想那段时间,可真是他不管是神还是魔生涯中最高光的时刻呀。

小黑魔洋洋得意谈论自己一步步“被逼”上魔道的人生,就在这时,他发现与他紧密相连的拐杖突然间开始缓缓飞离他的身体。

他努力想要将其拽紧,却发现自己的力量无法控制,而且他也动弹不得。

于是小黑魔眼睁睁看着跟随着他成神入魔的拐杖轻飘飘地飞出炼化池,飞出聚灵瓶空间…

拐杖现在只剩下一个固化的空间,里面的法则和生命力已经在古魔进入的那一刻定格。

不过,这个空间的法则依旧比普通随身空间更严密,而且也是小黑魔一生的见证,即便当上了魔族将领也舍不得将其换了。

里面存放着小黑魔这一生所有的财富…堆积成山的魔灵石,和天道下的能量石,灵石一样,是一种蕴含能量的石头,不过是能量的属性值不一样,并不能直接为普通修炼者所用。

不过落在枔靖手里却完全不用担心这点,直接将其收入灵池中。连魔器都能净化,这些能量石上的魔气自然也可以。

当她将这些魔灵石全部扫入灵池中时,在她神牌中的账户上瞬间多出将近一个晶的能量!

马无夜草不肥,古人诚不欺我。她辛辛苦苦十几年创造出一个世界才得几个晶,还要顶着更大的风险去守卫……而现在随手大劫一个“荷包”就到手一个晶!

当然,这种“吃夜草”的事全凭运气。就算是更辛苦更危险,枔靖还是决定脚踏实地,努力创造更多生命世界。

这样她的底蕴才能更加强大以及具有潜力。

枔靖听了一段真真假假的故事,然后拿走对方的“荷包”,将里面的能量划拉到自己账户上,再将“荷包”拆解,上面的规则碎片还能给自己拐杖添砖加瓦。好歹还增加了差不多两边多立方的空间。

于是抛开土地神之杖额外的法则力量,里面的空间范围达到将近十万立方,其实也就100*100*10的长方体。

几间精致的房子排成一排,枔靖自己的小屋,还有小辛,小灵,田原以及钟淼的,一人一座。只有枔靖房子旁边有一株挺拔生机盎然的桃树。

中间是一片宽敞的院坝,另一边则是一排仓库,还有田原研究阵法,生产小火锅之类的作坊。

现在多出几百立方,可以又多修建一间仓库,可以让供品有更多的周转空间。

处理完这些后,枔靖长长呼出一口气。

…………

正混战成一团的魔族和众神突然间愣住,纷纷看向远处…

然后魔族脸上露出更加绝望的表情,也变得更加慌乱。而神人们这边则是稍稍迟疑后便继续联手对这些魔族攻击…

——魔族的飞船不见了。

要么是里面的魔头驾着飞船逃走了,要么就是…不过不管怎样,没有飞船,算是彻底断了这些魔族的退路。

然后…这本来对神人是一件大好的事情,他们发现这些魔族竟然逐渐从绝望和混乱中恢复过来,展现出背水一战的凶悍。

毕竟人家在数量上占了优势,神人们遭受非常强的反扑,不得不再次退回防御阵中站桩输出。这次唯一优势就是,就算魔族反扑,也没有一开始那般有阻止地强攻。现在就是拉锯战,慢慢耗也要耗死对方了。

且说枔靖在飞船控制室遇到了进攻自己世界的头目——小黑魔,将对方丢进小葫芦后就开始在夭夭帮助下,全盘接手飞船。

这玩意儿看起来十分庞大,实际上操控起来并不比飞梭难多少。

——只需要掌控这控制室中央悬浮着飞船内核,一个与枔靖【地图】上的星球仪有些类似球体,上面分布着复杂的网络以及无数晶亮的节点,这就是飞船的控制中枢。

小辛说,这种巨大飞船其实就是将具有空间跳转能力的星空巨兽炼化成法器,保留其中枢控制系统,以意识进行控制。

当然,这就需要意识达到一定强度才行。

枔靖试了几下,勉强能行,相信再熟练几回会更顺畅。

不过现在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当她会控制飞船时便直接将其收了,变成一个十几米长宽高的——巨型魔方,这就是被炼化后的星空巨兽的原型,将其收入拐杖空间。

喜欢穿越小小土地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