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一个人最灵验的方法*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二合一大章节)

会议室死寂无声,丹雨城官吏们都如雕像般凝滞在原地,周围仿佛化作了一幅静止的画卷。

戈麦圆睁着眼睛,半晌后,他一脸懵逼地问:“亲王殿下,您没收到消息吗?王城运来的162万吨接济粮已经在龙火节当晚失火烧毁,现在丹雨城中已经没有粮食了。”

林耕森满脸悔恨,戳着自己的心口,语气痛彻心扉:“时任粮官凯瑞虽然已经被斩首,但那些被烧毁的粮食怎么也换不回来了...我们几个难逃失察之罪!恳请亲王殿下按法典处置我们!”

“装?”洛娜缓缓靠到椅背,很随意地将两条大长腿架到桌上,手背侧托香腮,用嘲笑的语气说,“你们的人都把事情交代了。龙火节当晚,八大粮仓里烧掉的根本不是粮食,而是你们偷换进去的一袋袋木屑。”

戈麦和林耕森顿时心里一凉,头皮都麻了...

亲王殿下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龙火节前几日,他们暗中偷换粮食的时候,启用的都是自己绝对信任的心腹死士,不可能有人把这件事捅出去啊!

莫非...有诈?

戈麦稳住心神,没有露出破绽,脸上仍旧充满迷茫:“亲王殿下,我们听不懂您在说什么...能否给我们解释一下?”

“也罢。人嘛,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洛娜摸了一下右手食指上的戒指,周围的空间开始呈现扭曲状。

明眼人已经认出来了,这是一种天外器具,外形明明是戒指,却可以凭空开启某种储物空间,炼金术士第一次接触到这种戒指的时候,直言称它堪比神明伟力。

洛娜手上的这枚戒指,想必是奇诺送的,只是不知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随着空间的扭曲,虚影缓缓浮现,那是一个巨大的...麻袋。

麻袋落地的时候,居然还往外渗着血,洛娜随手解开系带,将麻袋推倒在地。

当装在里面的东西滚出来时,有些心理素质差的官吏直接吐了。

人头!

那一麻袋全都是血淋淋的人头!

从人头上狰狞可怖的伤痕看,他们被斩首前历经了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折磨,表情定格在了那充满痛苦的一刻。

戈麦虽然没吐,但也被吓得不轻,他的视线扫过一颗人头,兀然觉得有些熟悉,仔细观察过后,发现竟然是龙火节之后接替凯瑞上任的粮官。

这个新任粮官是戈麦的心腹,也是偷换粮食的执行人之一,戈麦昨天还在临时粮仓看到过他,顺便吩咐了一些事,没想到今天就只剩一颗头了。

再看其余人头,全是近日负责值守粮仓的官吏或士兵,这些人都是戈麦的心腹死士,也是当初暗中帮他偷换粮食的人。

洛娜能这么精准地把人揪出来,难道她手上真捏着什么情报?!

不应该啊...这些心腹死士向来守口如瓶,不可能出卖主人啊...

“这里只有二十几颗人头,一麻袋只能装这么多。”洛娜抚摸着戒指,懒洋洋地问,“我的戒指里还有十几麻袋,要看吗?”

“不了不了!我们相信亲王殿下!”戈麦等人赶忙摆手,这一麻袋已经够吓人了,十几麻袋都弄出来不得把房间都堆满。

就在戈麦等人表面平静,内心焦躁时,洛娜将这些人头收回空间戒,随即缓缓踱步到窗边,看着窗外的景色,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啊,真该好好筛选一下自己的手下,嘴巴真是太不牢固了,我只是用了一点小手段,就让他们全招了。”

“你们很不幸,居然培养出这些意志薄弱、出卖主人的酒囊饭袋。但你们也很幸运,因为我已经帮你们把这些渣滓处理掉了,他们没有可能再和外人交流。那些供出来的话诅咒一个人最灵验的方法,现在也只有这个房间里的人知道。”

“怎么?这样都还不愿意承认吗?”

戈麦内心无比焦躁,这么多死士全被干掉了,怕不是真有人招了什么东西?!

不过,似乎有一个好消息在——亲王殿下察觉到了他们以木换粮的事,但不知道换出来粮食现在藏在哪。

如果死士里有人招了粮食的偷藏处,亲王殿下根本不需要上门,直接去把粮食找出来就是了,到时候怎么发落,不就是她一句话的事。

她现在之所以到这里来,就是不知道粮食放在何处!

甚至还有一种可能,这些一夜之间被捕杀的死士...根本没有招供!

亲王殿下故意杀死这些人,然后谎称他们招了,试图使诈套话。

至于她为什么能准确猜中龙火节当晚烧掉的是木屑,可能是粮仓现场留下了什么没清理干净的痕迹。

光凭一些痕迹和口供可无法定案,只要他们几个咬死不说粮食放在哪,亲王殿下也就拿他们没办法了。

杀几个小官和士兵是小事,要在空口无凭的情况下杀死行省级八职官吏,或者动用酷刑,那可是要负责任的,她必定没这个胆!

想到这里,戈麦假装抓耳挠腮,满脸疑虑地说:“亲王殿下,嘴巴长在他们身上,他们要说什么子虚乌有的事,我也实在管不住。但您不能只凭那些严刑审讯得来的供词,就来给我们扣帽子呀。压根没做过的事,您让我们怎么承认?”

洛娜回过身,眼神中带上些许讥讽,饶有兴致地说:“是不是觉得只要我没有足够证据,你们就能相安无事?丑话说在前面吧,平时的案件审判,确实讲究证据链。”

“但像现在这种政治重案,不管你们认不认,也不管证据齐不齐,只要我把这件事上报王室,你们不死也要脱层皮。王城的行刑官可都是扒皮好手,还有我旁边这位,如果我把你们交给他处理,你们能坚持多久?一天?一周?一个月?”

洛娜身旁的奇诺有意无意眯了眯眼,诡笑着看向众人。

奇诺的目光让众人不禁打了个冷战,低着头不敢与他对视,这家伙的酷刑手段可是出了名的,要是真落到他手上,活着就是地狱,死亡将会是最大的怜悯。

洛娜话锋一转,语气也变得轻松起来:“我之所以没直接上报,其实就是在给你们一个合作的机会——我现在需要钱,很多的钱,所以我就来找你们了。”

戈麦心想:你大爷的,说了半天,原来你是来敲诈勒索的?堂堂亲王居然也会干这种事...

他直接让出身位,笑了笑说:“钱的事您找杜明威先生聊吧,我们从官这么多年,向来是两袖清风,没几个钱。”

“杜明威...”洛娜看向长桌另一侧,微笑说,“哦~听说过你,丹雨城首富,百户贵族代表。”

杜明威依旧穿着那身朴素的平民布衣,垂着眼说:“洛娜亲王,您说您需要钱,这让我非常不理解。您可是王领贵族,又是王之左手斯汀大人的女儿,您还会缺钱?”

洛娜漫不经心地说:“女儿怎么了?斯汀是斯汀,我是我,他赚来的钱是他自己的,除非哪天他死了,否则永远到不了我兜里。”

“再说了,我一年零花钱只有20枚金月,这点钱够买什么?”

戈麦等人心中直呼好家伙,一年20枚金月还不够花?行省「总督」一年薪水也就100枚金月,这亲王殿下也是真够败家的。

杜明威思索片刻,对洛娜微微颔首,以示谦卑:“换作以前,如果亲王殿下缺钱,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会给您凑出来,苦了谁也不能苦了亲王殿下。”

“但是,丹雨城官场作风一向廉洁,几位大人每年的薪水就那么一些,您一年20枚金月都不够花,几位大人的薪水自然就更瞧不上了。”

“至于我,我行商多年是积累了一些家底,可这次丹雨城蒙受饥荒,我已经散尽家产,把府中所有财物和余粮分给灾民,现在身无分文。”

“所以,很抱歉,亲王殿下,您要钱这件事,我们恐怕无能为力。”

洛娜的唇角缓缓下榻,神情很明显变得不悦。

奇诺眼看气氛变得有些僵,赶忙站了出来,苦口婆心劝道:“各位,你们怎么就听不懂亲王殿下的意思呢?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缺钱不是因为零花钱不够,而是在考虑政坛上的长远规划。”

洛娜冷哼一声,接回话题:“跟你们说个事吧,之前波顿从丹雨城铩羽而归,在王宫里顶撞国王,当场把陛下气得犯病,昏死在了地上。”

戈麦等人吓得汗都冒出来了:“国王陛下他...这?!...”

洛娜摇了摇头,默默地说:“陛下抢救是抢救回来了,但现在躺在病床上神志不清,还能活多久...真的很难讲。说白了,旧王驾崩、新王加冕之事,已经不远了。”

奇诺把声音放得低了些,小心翼翼地问:“各位,容我多问一句,三位王储候选人,你们支持哪位?”

戈麦犹豫了一会,赔笑打着官腔:“不管支持哪位王储,不都是为多古兰德效力嘛?我们并非任何人的党羽,也没有什么派系倾向。我们现在只希望国王陛下保重身体,务必好好的!如果...如果真的有恙...无论哪位王子公主继位,都会得到我们最大的效忠。”

奇诺一甩手,仿佛是在嘲笑他们的虚伪:“懂的都懂。每个人嘴上都说没有派系,其实暗中早就押好了宝。当然,你们不愿意说,我也不会逼,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戈麦笑而不语。

奇诺叹了声气,话锋一转:“但我今天还是想提醒你们一句,政治斗争无比残酷,踏空一步就是万劫不复,你们可千万不要站错队哦。”

戈麦微微一笑,神秘兮兮地说:“没有谁能预见未来,都是随波逐流罢了,谁能保证自己永远站在对的位置?”

“我能。”奇诺的声音霎时间压住全场,他说完,有意无意看向洛娜的背影。

戈麦等人也下意识看了过去,目光在奇诺和洛娜之间飘忽不定。

奇诺走到戈麦身边,搭住他的肩,顺势把边上的林耕森也揽了过来,小声说:“你们想想,珀修斯的孩子就三个——安德烈,波顿,索兰黛尔。”

“未来继位的王储,肯定也只能是这三人中的一个,无论你们把宝押在谁身上,中奖的概率都只有三分之一。你们愿意把命运交给三分之一的概率吗?”

林耕森皱着眉头,沉声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你们怎么还没听懂?未来的国王是谁,这个谁都说不准,你支持的人可能加冕为王,也可能碌碌无为。但有一个人,永远会是赢家。”奇诺偷偷看向洛娜,语气中满是下位者的谦卑,“那就是亲王殿下。”

“未来的国王是谁?不知道,因为珀修斯有三个孩子。但未来的「王之左手」是谁?这个非常明确,没有一丝一毫的差池,只能是亲王殿下—

诅咒一个人最灵验的方法*

—因为她是斯汀的独生千金。”

“你们想想,亲王殿下是安德烈王子和波顿王子的挚友,也是索兰黛尔公主的闺中密友,无论他们三个谁上位,于公,月桂花与巨龙有亘古不变的情谊。于私,亲王殿下和这三位都有不俗的个人关系,他们会亏待她吗?”

“而且你们想想,亲王殿下可是多古兰德立国513年来第一位「异姓亲王」啊!16岁就已经是雷格诺姆家族第3序列「龙啸」,这是什么概念?!”

“可以这么说,亲王殿下现在羽翼未满,大家都不太重视,但她平步青云是注定的事!未来的王之左手」就站在你们面前!”

戈麦和林耕森对视一眼,彼此都可以看出对方的犹豫和动摇,却还是一言不发。

奇诺揽着二人,继续说道:“你们把宝押在王子公主身上,押对了,我算你们厉害!但凡押错了,所有前期投资都打水漂,半点收益都没有,搞不好还要被当成党羽清算!”

“可如果把宝押在亲王殿下身上,你管他以后是哪位王子公主上位,反正都影响不了亲王殿下的地位,都能跟未来的国王成为连襟,绝对不会受亏待。”

“亲王殿下现在没去找其他人,而是先来丹雨城,就是念在往日旧情,给你们优先选择的机会,你们可一定要看清形势啊!”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第二天,丹雨城执政府邸非常忙碌,告死军团的信使昨晚拜访了戈麦,说今天有人要来跟他商谈接下来的事宜。

同为接管城防,告死军团和先前的亲卫军团作风完全不同,波顿上来就是雷厉风行,动静极大,奇诺却是温温吞吞,带人驻扎在营地里吃吃喝喝,跟旅游似的,也不知道暗中在干嘛。

现在告死军团突然要造访,也不知来者善或不善,戈麦不敢怠慢,将其余八职官吏以及贵族代表杜明威召进府邸,等待告死军团的人上门。

府邸大会议室,这里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为了表现出穷苦的模样,桌上连茶水和点心都没放,显得非常寒酸。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情各异,各有心思。

中午时分,侍卫匆匆走进门:“各位大人,告死军团的人到了。”

话音刚落,一个满脸痞气的男人大摇大摆走了进来,手中捏着一把从营地带来的葡萄干,边吃还边呷嘴发出声音,手上沾了糖渍就直接往裤子上一抹,要多粗糙有多粗糙。

丹雨城官吏们直接傻了,这什么情况?告死军团怎么派了这么一个人过来谈事情?

他们还没来得及问,痞气男人站直身体,煞有其事对着门外鞠躬:“大人。”

一个身穿制服,仪表不凡的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不是别人,正是奇诺帐下头号红人,薄暮城商队管事,帕拉丁。

丹雨城官吏这才意识到,刚才那个行为粗鲁的是人不过是打头的,后面这位才是谈事的人。

帕拉丁虽说官职比在座的所有人都低,但再怎么也是奇诺帐下头号红人,完全有资格让他们以礼相待。

戈麦站了起来,笑脸逢迎地说:“欢迎你,诅咒一个人最灵验的方法帕拉丁先生,坐下聊吧。”

帕拉丁没理戈麦,也站到一旁,对门外鞠躬:“大人。”

奇诺缓缓从门外走了进来,脸上没什么表情,作为告死军团主将的威严浑然天成,霎时间就压过全场。

奇诺和戈麦同为直辖城市执政官,理论上属于平级,但奇诺单独统帅着一支军团,这次又有王令在身,地位早已不是戈麦可比。

戈麦没想到奇诺这么给面子,居然亲自上门拜访,他诚惶诚恐迎上前,欠着身谦卑地说:“奇诺大人,万分抱歉,我没想到您会亲自来...我本应在门口迎接您...还请原谅我的怠慢!”

谁知,奇诺也不跟戈麦说话,他站到帕拉丁和卢戈旁边,也对着门外鞠躬:“大人。”

众人目瞪狗呆,什么情况!还有大人???

“嗒,嗒,嗒...”清脆却又沉稳的脚步声响起,修长的人影从门外缓缓走入,火红色长发随着步伐节奏轻轻晃动,宛如一片燃烧的火焰,那双赤红色眼眸带着居高临下的傲意,将所有人纳入瞳中,却又没有在注视任何人。

“洛娜小姐?!”戈麦以前见过洛娜,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来这里。

洛娜脸上无怒无笑,只有一种身为上位者的淡然,走过之处所有官吏都自觉站了起来,她也毫不客气,直接坐到了属于戈麦的主座位,仿佛这位置本来就是她的。

洛娜手中还捧着一只不知从哪拐来的小野猫,修长的手指轻轻给它顺着毛,小猫则是感觉到了洛娜体内龙血带来的隐隐龙威,睁大眼睛一动不敢动,跟雕像似的趴在洛娜腿上,任她揉搓。

会议室一片寂静,洛娜抬头看向众人,语气波澜不惊:“为什么都站着?”

众人赶忙给自己找好位置坐下,洛娜左右手边最尊贵的位置,毫无疑问给了奇诺和戈麦。

洛娜摸着猫,风轻云淡地说:“许久不见,戈麦执政官。”

“是啊,好久不见!自从那年去了洛娜小姐的12岁生日,我们已经4年没见了,实在是无比想念啊!”戈麦搓着手,露出亲切的笑容,讨好地问道,“令尊斯汀大人近日还好吗?”

气氛兀地变得凝重,洛娜的赤红色眼瞳中浮现起龙血纹路,低沉的声音中充斥着隐隐龙威:“我的朋友,你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尊重?”

戈麦被龙威吓得一哆嗦,不知所措地问:“洛娜小姐?”

洛娜神情冷傲,在猫的毛皮上轻抚着,面无表情说:“你我4年前就已经认识,是老相识,然而你始终把我当成一个小孩。”

“我知道,那年别过之后,你在丹雨城有了不俗的地位,声名显赫,万人敬仰,不需要一个比你小几十岁的朋友,但我一直认为自己在你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地位。”

“结果呢?现在你我久别重逢,你不关心我这4年的生活,不关心我为什么来这里,开口就问‘令尊斯汀大人近日还好吗’,对我一点尊重都没有。”

“你甚至不愿意叫我一声亲王。”

戈麦大惊失色,心中涌过一百句“好家伙”,还记得4年前去冷冽谷的时候,洛娜完全是个野孩子,一天到晚在外面疯玩,笑起来又憨又傻,生日宴会的时候脸上还沾着泥。

结果谁知,才4年没见,她完全变了个人。

毫无表情却不怒自威的神态,淡然自若却充满压迫性的谈吐,明明在商谈大事却又在悠闲摸猫,优雅与威严并存,上位者的淡漠与冷傲溢于言表,「龙女王」再世不过如此啊!

戈麦匆忙站起身,腰弯成了标准的九十度,对洛娜颔首说:“亲王殿下...”

洛娜点了点头,将猫放到地面任它逃走,随即示意戈麦坐下:“我们许久没见,但我依旧记得4年前你送我的宝剑,它至今仍摆放在我的卧室里。听说你最近遇到了不小的麻烦,我就专程从冷冽谷赶来了。”

戈麦听后激动得热泪盈眶,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洛娜心中居然有这样的地位,感激地说:“亲王殿下,承蒙您的惦记,我受宠若惊...我已经...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报你了...”

洛娜抬手示意打住,老气横秋地说:“情况我大致了解过了,没必要再给我解释。现在需要争分夺秒,我们没有时间闲聊,不如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吧。”

戈麦恭敬地说:“知无不答!”

洛娜眼中的龙血纹路闪过诡谲厉芒,毫无感情问道:“王城给你的162万吨接济粮,你藏到哪了?”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