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龙脉将出帝王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

王守哲倒也大气,直接将仙灵石丢给隆昌大帝。

隆昌大帝双手捧着仙灵石,就好似在捧着一件稀世珍宝,满眼都是痴迷之色:“没想到朕这辈子,还有机会见到仙灵石。”

王守哲也听过仙灵石,却没隆昌如此感悟。

他略微好奇道:“我知道此物稀罕,却不知此物已经稀罕到连陛下都没见过的地步。莫非,比道器还珍贵?”

“仙灵石的作用很多,例如可以让凌虚境修士在修炼时有仙灵之气加成,修炼速度会暴增一大截。在突破时,仙灵石也有巨大作用。”隆昌大帝感慨地说道,“只是仙灵石太罕见,也太昂贵,没有哪个凌虚境会用仙灵石来修炼。它对凌虚境最大的作用性,就是在凌虚巅峰时突破真仙有不错的辅助功效。”

“道器当然也珍贵,但是道器一旦炼制出来就能流传下去,理论上总数量只会越来越多。而仙灵石属于消耗品,对真仙来说也是极为有用的宝物,因此存世数量只会越来越少。”

王守哲点头道:“仙儿和鲲儿都是仙种,用仙灵石能加速他们成长吧?”

“当然可以……只是千万别那么做。”隆昌大帝忙说,“现在他们还年幼,眼下成长的速度并不慢,而仙灵石却极为难得。最佳使用场景,就是在仙儿或鲲儿在十二阶巅峰突破十三阶时使用。”

“此外,因为仙灵石对真仙也颇有用处,若是你手持仙灵石找真仙干点啥,只要不是太困难的事情,基本都能达成愿望。”

“行,那我就先留着,视情况而用。”王守哲点了点头,心中却琢磨着,这枚仙灵石估计不可能等到他们十二阶巅峰才用,那太久太久了。

“守哲你千万莫要急功近利,恣意挥霍。”隆昌大帝再劝道,“千万别以为仙灵石很多。你想想看血尊者乃是真仙,才传下来一枚,而这世上又有多少真仙遗迹可供你发掘?”

“陛下,自打我认识您以来,这是您说话最像长辈的一次。”王守哲莞尔一笑,“您放心,在没有第二枚仙灵石之前,我不会随意动用这一枚。”

“哼!”

隆昌大帝气得把仙灵石丢还给了守哲。

他心中暗下决心,三个月,这一次至少要三个月不搭理王守哲。

王守哲也没在意他的赌气,顺手将所有灵石和宝物都收了起来。

别看他刚才已经手快地将神通灵宝储物戒“藏海”戴到了手指上,但这会儿用的其实还是“无尽渊”。

储物戒需要通过神念祭炼,和自己的神魂绑定空间入口,一次只能绑一个。

若非如

河南龙脉将出帝王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此,一根手指头上就能套好几个河南龙脉将出帝王,脚趾头也能套,然后还能用绳索将储物戒串成项链、腰带、或是奇奇怪怪和不可描述的挂件……还能很多条项链和腰带。

这岂不是变成人形移动军需库了?

再夸张一些的话,例如那往返大乾和仙朝的云鳐飞舟,若是内部塞满储物戒指的话,那一次能装多少东西?

相对应的,储物戒指的更换也比较麻烦。因为一次只能绑一个,要换另一个的话,就得先把原来的那个解绑。

而且,解绑前还得先把储物戒里的东西拿出来,不然解绑后就不好取了。

王守哲储物戒里东西很多,现在解绑不太方便,便干脆继续用着无尽渊,等回家之后再更换。

闲话暂且不提。

血尊者留下的遗产之中,还有一堆天机留影盘,里面都是他留下的修炼心得和日记。

一开始王守哲还颇有兴致的看了一会儿,可很快就没了兴致。

血尊者他就是一个狂热的血脉技术宅。原本的【圣蛊宝典】只是一部正经的蛊修宝典,虽然里面有一些蛊确实剑走偏锋,但总体还算是比较正经的功法,结果硬生生被他培育出了嫁衣血蛊这么邪门的东西。

不过,嫁衣血蛊虽然有颇多弊病,但要是他只是自己悄悄的用,还不至于引起太大影响。

可他偏不。

他不仅不择手段抓捕实验对象,规模化地培育嫁衣血蛊,大规模地进行人体试验,制造出了大批的血巢战士,还煽动人心,大肆鼓吹什么“创造新人类”的邪教思想。神武皇朝不禁他禁谁?

神武皇朝官方给他判个“反人类罪”,真的是一点都不冤。

连带着原本很正经的【圣蛊宝典】,也被判定为了【邪典禁书】。

偏偏血尊者本人还很不服气。

在他的“日记”里,时不时就会出现对圣皇的怨念和辱骂,例如什么“圣皇老狗”,“圣皇老贼”,这样的称呼是张口即来。

除此之外,还有诸如什么“凭什么你的道就是大道,别人的道都是歪门邪道?”等等控诉。

在王守哲看来,血脉不是不能研究,但是不能如此急功近利的大规模进行人体试验,而是必须有监督,有规范地去研究。

像王守哲穿越前,人类已经对基因有了较为深入的研究,但倘若不是各国都对这一块有着种种严格的枷锁限制,天知道会有多少科学家中的牛鬼蛇神搞事情,又会研究出什么变态的东西来。

血尊者这人吧,虽然王氏占了他很多便宜,而且最终也是为了守护人族而战,牺牲在了战场上。可他的很多理论和想法,王守哲仍旧是无法苟同。

功是功,过是过。

这家伙太偏激,也太疯狂了。

若不是有圣皇陛下的限制和压制,保不齐他会不会搞出个恐怖的血色神朝来,然后一言不合就大规模人体试验。

“珞静啊,血尊者的道可以琢磨参考,但是不能模仿,他这个人在血脉研究上太过极端。”王守哲语重心长地说,“哥更希望你未来能够走出自己的凌虚之道,以及真仙之道。走得慢没关系,咱们一家人一起走,稳稳地走。”

“我只求咱们一家人能够安安稳稳地生活,而不是去称霸世界和征服宇宙之类。”

王守哲也是有些担心珞静,担心她会为了获得实力走极端,毕竟这丫头从小也是个颇为极端和激进,心思极深的女孩。很多时候,他其实都猜不透珞静在想些什么。

整个王氏,能让她听话的,大概也就只有自己这个四哥哥了。

“嗯,四哥哥,我一切都听你的。”王珞静乖巧地点头,“您放心,我不会乱来的。何况我喜欢的只是灵虫师而已,对研究血脉什么的没有兴趣。”

“至于称霸世界,征服宇宙之类,若是四哥哥有兴趣,我就奉陪。若是四哥哥志不在此,那我也是无所谓的。”

如此一来,王守哲就放心了。

毕竟血尊者的前车之鉴犹在眼前,王守哲可不想珞静走他的老路。

“陛下,您这下放心了吧。”王守哲笑盈盈的看着隆昌大帝,“我们王氏,虽然因为嫁衣血蛊而得到了好处,但绝对不会走血尊者的老路,反人族反社会的。”

“哈哈,我也就是跟过来看看热闹的,并非信不过守哲。”隆昌大帝被揭穿了真正目的后,表情多少有些尴尬,“你们王氏,也是向来站得正立得直。尤其是守哲你,个性平和,与世无争,断然不会往反人类方向发展。”

“也就是姜震苍那老小子,对守哲你还不熟悉,有些放心不下,非要我来盯着点儿。”

“理解,理解。”王守哲笑容不变,“姜圣主乃是圣地之主,而圣地的职责,又是以守护人族为最大目标。这血色黎明圣殿发掘出来的一些非法技术,我们王氏绝对不会占为己有,更不会深入研究。”

姜震苍委托隆昌大帝前来盯着点儿,估计也是怕王守哲受不住诱惑,学那血尊者在暗中进行大规模的人体实验,然后一步一步走上与仙朝对立的局面。

王守哲才不傻呢。

他的长宁王氏自来都是根正苗红,清清白白,如今的基础已经打得挺牢靠,只要按照既定的步骤,不紧不慢地发展下去,王氏就有广阔的未来。

他脑子坏掉了,才会全盘接受血尊者那一套。

“陛下既然已没有怀疑,那就暂且先离开一下,我与珞静有些私话要说。”王守哲随口驱逐道。

“嘿~守哲,你这小子真的是越来越不将朕放在眼里了。”隆昌大帝被气的吹胡子瞪眼,撸着袖子道,“你这种态度,你会失去朕的,知道不?”

“陛下息怒息怒,人家兄妹两个要说点私话,咱们的确不应该掺和。”老姚无可奈何地拉住了隆昌大帝,一边哄,一边拉着他离开了血尊者的秘密宝库。

老姚也是心累,守哲和陛下两人似乎从来没有合拍过。

两人在一起只要超过一刻钟,就要开始针尖对麦芒地掐起来。

好似是天生相性不和。

离开了宝库之后,隆昌大帝似乎气犹未消,碎碎叨叨骂骂咧咧的说:“老姚啊,王守哲那小子定是土皇帝当惯了,见得朕这一身凛冽大帝的气度,心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说话才那么呛人。”

“嘿,这要是换了朕年轻时候那暴脾气,保不齐就要让他见识见识,什么叫‘大帝之威’了!哼哼,朕也就是看在若蓝大娘子的份上,不与那臭小子计较而已。”

老姚翻着白眼道:“陛下,守哲家主刚刚还给您还清了赌债,您就不能念着点他的好么?”

“也对。罢了罢了,看在他是个有钱人的份上,朕就不与他多计较了。”隆昌大帝背负的双手,身姿挺拔雄伟,一脸气度非凡的模样。

不得不承认,在隆昌大帝不作妖的时候,外表还是颇有大帝气度的,卖相着实不俗。

“大帝爷爷。”这时候,王安业一溜烟小跑过来,“那边有几根巨大的柱子,族人施工队器械没带够,有些拆不动,劳烦您出个手。”

来活了!

隆昌大帝眼睛一亮:“免债务不?”

“没问题,可以抵免一部分。”王安业痛快地说。

“好好好,这事儿简单,不就是拆几个柱子吗?”隆昌大帝撸起袖子就跟王安业去了,边走还边说,“安业啊,朕这就让你瞧一瞧,什么叫‘大帝之威’。”

不多片刻。

王氏施工队伍中,传出了一声声的惊叹声。

“真不愧是大帝啊,这力气就是大。”

“大帝神威,如此巨大的一根柱子,竟然徒手就拆了下来。”

“我要有凌虚境的实力就好了,每天搬砖的效率一定很高,攒家族贡献值的速度一定飞快。”

在一声声的夸耀声中,隆昌大帝干的更得劲了。

在众人齐心协力之下,没花多久,血色黎明圣殿就被拆解得差不多了,只留下了挤满血巢战士的血色避难所那一块仍留在原地。

这座血色黎明圣殿是典型的神武时期建筑风格,内部结构其实相当复杂,光是墙面就有好几层结构,里面还有复杂的阵法系统。不过,王氏“拆家”也是专业的,还有姬无尘和王安业这两个精通阵法的人在,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不知不觉,血尊者遗迹就差不多被搬空了。

元水青龙一族的老祖龙见到王氏这“拆家”的效率,也是被惊得目瞪口呆。

这得是拆了多少座遗迹,才能练出这样的熟练度?

对于王氏这种连砖头都不放过的“刮地皮”行径,他也不是没有意见,但考虑到王氏还专门给王璃珑留了一个能大幅度提升血脉资质的“实验品”,便也没说什么,任由他们去了。

反正,那些宝典和仪器元水青龙一族也用不了。

搬完东西,接下来就是漫长的消化过程了。

……

时间悄悄流逝。

一段时间之后。

长宁卫,新平镇。

距离港口不到三里的繁华街道上,伫立着一座充满了古韵的建筑物。

整栋建筑物的风格极为简洁,却恢弘而大气。落日余晖下,那洁白的立柱,高高的拱门,以及建筑顶端那镶嵌着家族徽记的金色徽标,都仿佛笼罩上了一层金红色的光晕,充满了神圣感。

如果有熟悉建筑历史的人在这里,一定能够认出来,这座建筑的风格,赫然是神武皇朝时期曾经流行过的建筑风格。

这种风格的建筑在仙朝偶尔会有,在大乾这边却比较少见,以至于这栋建筑的存在显得格外醒目。

建筑顶端,还挂着一行很大的字。字的周围镶嵌着细小的晶石,与遍布整个酒店的阵法系统相连。

如今已是黄昏,天色虽然还未彻底暗下来,这些晶石却已早早亮起,散发出了璀璨的彩光,比之白天还要醒目。

而字的内容,赫然是“王氏连锁大酒店”,以及略小一些的“新平分店”四字。

很显然,这栋建筑物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多年过去,曾经只是建来招待姻亲王氏大酒店规模早已今非昔比,就连“王氏大酒店”这个招牌本身,也早已从一家单纯的酒店,升级成了一家以酒店行业为主的集团公司。王氏大酒店的分店,也是开了一家又一家。

这家位于新平镇上的酒店,便是王氏大酒店下辖的分店之一。

此刻。

酒店大堂之中,几个穿着酒店制式套装的女子正站在客服中心,面带笑容地给新来的客人办理入住手续。

几个女子之中,有一个的气质格外凸出,乍一看去,简直如娇花照水,楚楚可怜,让人情不自禁便生出怜惜之情。

这女子,赫然是许久不见的青姬。

作为赤媚魔使麾下的心腹弟子之一,青姬的心理素质其实还是不错的。虽然一开始有些慌乱,但在知道师尊暂时顾不上自己之后,她很快就重新振作了起来,开始努力适应自己的新身份,一边假扮“落难大小姐”,一边悄悄刺探周围的情况。

一段时间下来,她渐渐倒也习惯了。

麻利地给一个客户做好登记,将房卡交给他,再换下一位,她的动作十分熟练,显得有条不紊。

不知不觉,外面的天色就已经彻底暗了下来,酒店里的客流量也少了许多,只剩下零星的一两人还在办理入住手续。

青姬这才闲了下来,忍不住揉了揉脸颊。

笑了一天,她的脸都快笑僵了。

“累了吧?”旁边的热心同事见状关心了她一句,顺便提醒她,“正好,下班时间也到了,你赶紧下班吧。趁现在赶紧去吃点东西,正好早点去夜校。去晚了就占不到好位置了。”

经她这么一提醒,青姬才终于想起来今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她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也懒得客气了:“行~那我先走了。”

收拾了一下东西,她离开酒店,匆匆找地方吃了点东西,就立刻又回了酒店。

所谓的“夜校”,其实是王氏为了帮助新来的“外来务工人员”尽快适应环境而设立的“基础培训班”,因为举办时间通常是在晚上,所以才被习惯性地称呼为“夜校”。

她如今在酒店上班,参加的自然也是酒店的“夜校”。

夜校教的东西比较琐碎,有酒店里相关位置的岗位培训,也有基础的“扫盲班”,偶尔还会举办“职业竞技比赛”和“基础知识竞赛”等比赛,要是能在比赛上获得好成绩,通常会有不少奖励,有时候是现金奖励,有时候是物质奖励,也有可能是升职加薪。

青姬到得算早的。

她到的时候,房间里还只坐了几个人。也因此,她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紫姬。

跟一身职业套裙,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她比起来,紫姬的情况就要差不少了。她穿的是酒店后勤人员穿的灰色布袍,耐脏耐磨,却算不上好看。

那张英姿飒爽的俏脸,这会儿的表情也有些郁闷。

“怎么了,小紫儿?今天过得不顺心?”青姬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垂着眸用神识传音,语气中不乏调侃。

这酒楼有一桩好处,那就是这里坐镇的强者最强也就天人境,她除了不能动手,其他方面倒是便利很多,神识传音什么的完全不用担心被发现。

“能顺心吗?”紫姬眉毛一动,幽幽传音,“你倒是舒坦,只要坐在前台做做登记,算算账就好了,哪像我,每天都要整理上百个房间,忙得连歇口气的功夫都没有。”

她倒不是嫌累,毕竟以她紫府境的体质,做这么点事情消耗的体力根本不算什么。可她好不容易才从魔朝底层一点点爬起来,修成了紫府境,早习惯了别人伺候她,哪里会乐意去伺候别人?

伺候师尊,她好歹还能蹭点好处,现在这算什么?那些灵台境,炼气境,甚至连修为都没有的普通人,能给她什么?

而且,这王氏真的有毛病。

一个这么豪华的酒店,居然允许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入住不说,甚至连给普通人住的客房都用的是琉璃灯,琉璃餐具,连被套都是蚕丝的,那些人配吗?

唯一让她觉得还有点欣慰的,大概也就是,换下来的那些床单被罩不用她洗这一点了。

王氏弄出来的那种炼器物品是真的好用。她们只需要把脏的床单被罩送进去,里面就会直接洗好,烘干,她们只要拿出来叠一下就行。要是真让她亲手去洗那些床单、被罩,她一定会疯掉的。

“谁让你当初嫌弃王氏发下来的教材没用,不肯好好学的?”见紫姬这么郁闷,青姬却一点都不同情,反而在心底嗤笑了一声,“但凡你当初跟我一样,稍微多花点心思学一下,也不至于沦落至此。”

同为赤媚魔使的心腹弟子,她跟紫姬的关系自然算不上多和睦,为了争夺师尊的关注和宠爱,两人平日里没少互掐。

这也就是两人现在同时身陷敌营,除了彼此也没有别的人可以信任,她说话才稍微含蓄了一点。换了以前,她非得狠狠挖苦嘲笑一番不可。

“哼~你别得意地太早。”紫姬气得哼了一声,“那些东西又不难,就算我现在开始学也来得及。上次上课的时候夫子还夸我了,用不了多久,我肯定也能被调到大堂去工作。”

等她把青姬超过去了,她就能反过来嘲笑她了!

“行~那你慢慢努力吧~”

青姬在心中暗笑不已,但她随即想到最近的情况,就又笑不出来了。

她问紫姬:“你联系上师尊了吗?”

“没有。”听她提起这个话题,紫姬脸上也露出了愁容,“我借着出门购物的机会,倒是跟玉姬搭上线了。可她那边也没有师尊的消息,说是跟着王安业一起去了大荒泽,之后就没消息传回来了。也不知到底什么情况。”

她倒是不担心师尊会遇到危险,但如今这情况,联系不上师尊,她心里慌啊~

总不能真的一直待在王氏的酒店里,给王氏打工干活吧?

就王氏给的那一个月两乾金的工资,够干嘛的?搁在魔朝,这连吃顿饭的饭钱都不够。

两人说话的功夫,房间里的其他人也在互相聊天,聊的都是些日常琐事,从今天吃了什么聊到镇上哪家店的胭脂又便宜又好用,再到哪家的公子最帅,脾气最好等等等等。

也不知是谁开的头,话题忽然就拐到了王安业身上。

“安业公子这一次出门,也不知要去多久。要是再像之前那样一离开就是好几个月,咱们就又要好久看不到他了。”有女职员捧着下巴,一脸痴汉笑,“我还记得上次安业公子过来酒店巡查时候的样子,那可真是又帅又温柔,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世家公子典范。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再来~~”

“把口水收收。”旁边的女同事嫌弃地瞥了她一眼,“夫子就要来了。万一让他看到你这样子,还以为你心理变态呢~”

“哼~”那女职员不屑地撇了撇嘴,“那是你对我家安业公子的优秀没有充分的了解。我可听‘守护世界上最好的安业公子’团里的姐妹们说了,安业公子这一次去大荒泽,好像又发现了一座了不得的古代遗迹。”

“有当家将的姐妹私底下传了消息出来,说家将中有一批精锐被调到大荒泽去了,甚至连家族中排行非常靠前的几位长老都出动了,肯定是有什么大发现。说不定,是一座真仙遗迹呢~”

旁边的女同事听得都惊呆了,忍不住反驳道:“你就吹吧~像这种机密,要是真的,能让你知道?”

“你懂什么?我们团里的姐妹厉害的人可多了~”那女同事骄傲地挺胸,“比如说我们团里的梅梅姐,她就特别厉害,不仅消息渠道广,还能从各种不起眼的蛛丝马迹里分析出事情的真相。就算事情藏得再深,也瞒不过她的火眼金睛。”

什么?!真仙遗迹?!

青姬和紫姬都听傻了。

她们虽然在神识传音,但也分出了一部分心神关注周围的情况。听到这一番对话,两人都情不自禁地怀疑起了人生。

这年头,普通人的情报网居然都这么厉害了吗?

“姐妹,你说的是真的吗?”紫姬当机立断,立刻凑过去打探起了情报,“你们那什么团里的姐妹真那么神?”

“那是当然了。我跟你讲,我们团里牛人可多了。你要是也喜欢安业公子,也可以加入进来,跟姐妹们一起守护世界上最好的安业公子。”那女职员聊起自己得到的情报,就立刻嗨了起来,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堆。

随着她越说越细,也列出了很多证据,看起来都非常可靠。

紫姬以及在暗中偷听的青姬一开始还很是怀疑,然后变得将信将疑,最后变得深信不疑。

陇左郡附近能有什么真仙遗迹?如果王安业真的找到了什么了不起的遗迹,那除了血尊者遗迹,还能是什么?

这要是真的,那可就是大功一件!

不行,她们得赶紧把这个消息传回去!

正常情况下,她们俩其实应该把这个消息先告知师尊赤媚魔使,而后再由赤媚魔使把消息传回去的。因为只有赤媚魔使那边才有稳定的消息渠道,能快速传递消息。

而且,贸然越阶传递情报,那可就等于是在抢师尊的功劳,一旦被发现,师尊绝对饶不了她们。

但现在情况紧急,师尊又恰好不在,那就没办法了。

两人相视一眼,忽然像是比赛似的,手速飞快地从储物戒里取出了一枚玉符,而后不带任何犹豫地用神识烙印情报,而后迅速掐碎。

那手速快得,几乎都带出了残影。

这种时候,谁速度快,功劳就是谁的。

什么同门情谊,那都是虚的。师祖的赏赐最重要!

她们刚才掐碎的那玉符,是临行前师祖交给她们的子母玉符中的子符,每人只有一枚,一旦掐碎,借助子母玉符之间的联系,就可以将消息传到师祖手中的母符上。

但这东西珍贵无比,且属于消耗品,一旦配套的子符用完,母符就也成了摆设。

师祖把子符交给她们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而且特意强调过非重大情报不许擅自动用。要是敢拿普通情报糊弄她,她就当这是她们的临终遗言了。

不过,王氏疑似发现血尊者老巢这件事实在太重要了,师祖知道后一定不会责怪她们,要是心情好了,说不定还会给出巨额奖赏。

想到这里,两女情不自禁又对视了一眼,目光中火花四溅。

而与此同时。

课堂门口,抱着教材正缓步进门的“夫子”注意到两人的动作,目光一闪,嘴角蓦然露出了一抹笑意。

家主果然料事如神。

这俩个魔女果然不太聪明的样子。

她们俩这么配合,阴蛇魔姬那边估计马上就能收到消息了。

她就不信,知道这个消息后,阴蛇魔姬还能坐得住!

……

而与此同时。

王氏主宅之中,有三位人物正在形成,或即将形成巨大的蜕变。

首先蜕变的,当然要数王珞静了。

她这属于人在家中坐,馅饼天上来,莫名其妙就有一部宝典砸在了她的头上。

为了让她得益最大化,王守哲动用了一条高级嫁衣血蛊,以及一条高级精华版嫁衣血蛊,分别来自一头紫府境血巢战士,以及一头神通境血巢战士。

之前他们用的“嫁衣血蛊王”,以及“嫁衣血蛊皇”的称呼,其实都不是什么正规称呼。

血尊者当初在研发这些嫁衣血蛊时,对标的都是神武皇朝的血脉改善液,取的名字分别为“初级嫁衣血蛊”,“中级嫁衣血蛊”,“高级嫁衣血蛊”等。

而王珞静原本的血脉在大天骄乙等中段的模样,在家族培养序列中仅能算是第二序列。

但是在王守哲的协助下,她消化完两条嫁衣血蛊的力量之后,血脉就一下子提升了一大截,达到了紫府境第六重顶尖的模样。

换算下来,就是大天骄甲等巅峰的模样。

之所以没能提升到绝世,还是因为她已经晋升了紫府境,血脉已然蜕变到了第六重,总体效益上面吃了不小的亏。

血脉蜕变层次越高,想要提升血脉就越难。

要是她还是天人境的修为,这两条嫁衣血蛊下去,她的资质绝对妥妥的能到绝世。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家族老一辈的成员都是“开荒者”,走的每一步,都是家族先辈没有走过的路,不可能像族里的孩子那般,什么年龄什么修为怎么培养都有充沛的经验可以参照。

时间宝贵,王珞静不可能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可能性就压制修为。真要这么干的话,那就压制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毕竟,“先天灵体”后面还有“先天道体”,“先天道体”后面,兴许还有更高层次的先天血脉。

修为到了,该晋升的时候还是只能晋升。

像守哲这等老一辈成员,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好在【圣蛊宝典】底子本就不俗,算是半步仙经了,一次性积累的天地本源能量也比一般的宝典更多,更纯粹。

在王珞静顺利继承【圣蛊宝典】之后,再次得到了洗髓伐毛的机会,血脉成功突破了第六层圣体,达到了大成圣体丙等中段的模样。

根据先前得到的情报分析,有了完整宝典的王珞静,未来的神通之路,凌虚之路已经向她敞开。

只要资源不紧巴巴的,未来一个凌虚境中期跑不掉,多努努力,再配合一些机缘的话,便是凌虚境后期也可期。

至于真仙境,暂时就不去做这个指望了。

王珞静继承了圣蛊宝典,已经可以正式驾驭圣蛊宝典。

略作研究之后,王珞静需要做两件事情。

第一桩事情,就是协助王璃珑将血尊者抽出来的青龙老祖血脉,重新打入她的体内,以此来提升王璃珑的元水青龙血脉。

青龙老祖的天赋血脉很强大,虽然比起仙种还差了一筹,却也不是如今元水青龙一脉相对稀薄的血脉可以比拟的。

困难是有的。

但是好就好在王氏还有王守哲和王璃仙,这两个在生命天赋上极为强大的存在。

尤其是王守哲,他乃是生命本源天赋,单纯从血脉天赋上而言,比起王璃仙还要高上一大截。

有他们两个从旁协助,哪怕在过程中王璃珑极为痛苦,体内龙经龙脉都好似要被碾碎了一般,有能救得回来。

效果十分喜人。

最终王璃珑成功渡劫,元水青龙血脉的纯度已不可同日而语。

南荒古泽的老祖龙和几位九阶大长老、敖龙天等,在留仙居之外,足足守候了大半个月。

等王璃珑晋升血脉之后,有些许弱的出了留仙居之后,老祖龙急忙扑了上去:“珑儿,情况怎么样了?”

“虽有波折,却总算成功了。”王守哲婆娑着爱女的龙头,满是欣慰的眼神。

老祖龙神色一喜,略微检查了一下璃珑的血脉之后,当即仰天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当真是天佑我元水青龙一族。”

“璃珑啊璃珑,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们元水青龙一脉的小公主,等你再长大一点我就把传承给你,让你统领元水青龙一族。”

敖龙天龙脸都黑了,老祖龙,那我怎么办?

……

喜欢保护我方族长请大家收藏:

……

“真,真的么?”

血色器灵弱弱地问道。

“没错没错。”在一旁撬地砖的王宗昌帮腔说,“我们王氏是个温暖的大家庭,等你搬过去后,你就能体会到什么叫热闹了。”

“要你多话,这些人里就属你最坏了。”血色器灵忿忿地说道,“连一块砖都不放过。”

“我四叔说过,这叫环保。”王宗昌活一把年纪了,脸皮自然够厚,“神武时期的一砖一瓦,窑制工艺都非同寻常,埋在水里太浪费了。”

而就在他们说话的同时,另一边,王守哲和王珞静也在整理着血尊者的遗产。

此刻的圣蛊宝典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可言,尽管她有万般不甘心,但见珞静意志坚决,最后还是打开了研究室内部【血尊者的秘密宝库】。

这是一个隐藏的储物空间,原理类似于储物箱,更类似于王守哲的随身空间。

从外表看,它就是一面普普通通的墙壁,需要按照特定的方式激活后,才会出现一条微微扭曲的空间通道。

空间通道黝黑深邃,光线和能量甫

河南龙脉将出帝王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一接触到它,就会被瞬间吞噬,从外面根本看不出里面有什么。

王守哲与珞静一起跨入通道,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的通道中。

圣蛊宝典连忙扑棱着翅膀跟了进去,就连隆昌大帝都厚着脸皮屁颠屁颠跟在了后面,准备进去开开眼界。

隆昌大帝身后,还默默缀了一个老姚。

仙朝的寒月吴氏也是厉害的名门,其先祖也曾经发掘过一处真仙遗迹。隆昌大帝早年在仙朝游学的时候,也曾经在寒月吴氏见到过相关记载,还曾经参拜过先祖吴盼盼的雕像,但他本人就没那运气了,连凌虚遗迹都没碰到过。

“守哲啊,这一次我也算立功了,你得给我分润一波。”隆昌大帝心情有些小激动地说。

“陛下,这些都是珞静的隔世师尊传给她的遗产,您堂堂一个大帝好意思和小辈要东西?”王守哲好整以暇地说,“再说了,您也就是过来看看热闹,又立什么功了?倒是姚前辈一路尽心尽力帮忙照拂小辈,开拓副本,着实辛苦。”

“哈哈~家主谬赞了,老奴就是按照若蓝大娘子的吩咐,跑跑腿,完成一些基本操作。”老姚被夸得眉开眼笑,“当不得‘辛苦’二字。”

“你这个吝啬小子!朕看你不要叫王守哲了,叫王守财得了……”隆昌大河南龙脉将出帝王帝自又是被气得眉毛直竖,“朕虽然没动手,可朕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威慑。要不是朕,姜晴雪那小丫头能那么听话?你好歹也要分润我一波意思意思,让朕把赌债还了。”

王守哲一拍额头,眼神异样地看着隆昌大帝:“您又赌了?这次欠多少!?”

“这个……也不算赌,就是一家人娱乐娱乐。”隆昌大帝尴尬地搓着手说,“现在就差了一百几十万仙晶的样子,不过就是半件神通灵宝的钱。这次我本来能翻本的,中期还赢了不少的,就是后期……唉!早知道见好就收了……”

“你们几个能注意点影响么?家里那么多小辈,多给孩子们留点正面的,积极健康的形象,带点好头行不行?”王守哲颇为无奈。

“你这叫什么话?我一个半退休的大帝,为了大乾的亿万子民,都兢兢业业地操劳几千年了,临老打打麻将怎么了?”隆昌大帝被气得吹胡子瞪眼。

“守哲家主放心,家里小辈们都把陛下当做反面教材学习。赌博这东西害人不浅啊,大家都引以为戒来着。”老姚在一旁笑着说道,“不过陛下说的也对。毕竟操劳了一辈子,难得有个爱好……反正也没多少年好活了,不久的将来就要变成先帝了,家主就随他去吧。”

“你这老东西……你究竟是不是朕的人?”隆昌大帝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若蓝究竟给了你多少好处?”

“陛下,老奴也侍奉您一辈子了。”老姚说道,“如今也没多少年好活了,总得多赚点钱养养老,有个依靠对不对?”

“你这老东西!这是嫌朕穷了……”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莫要吵了。”王守哲相当无奈,伸手就从储物戒中掏出了一叠王氏宝库支票,往隆昌大帝怀里一塞,“陛下这一笔债,我用私库替您还了。”

“守哲你竟然还有秘密私库?”隆昌大帝立刻眉开眼笑地拿过支票,丢了一个“朕懂”的眼神给王守哲,“你放心,以咱爷俩的关系,朕是不会和若蓝告状的。”

我谢谢你啊~

王守哲对隆昌大帝也是没太多办法。

主要是他脸皮太厚了。这次听到消息,非要赖着来“助阵”,帮忙开拓血色黎明圣殿副本,不就是想蹭点油水么?

摆平了隆昌大帝后,众人也已经到了秘密宝库内部。

跟外面的研究室比起来,秘密宝库里面空间不算大,东西却不少,且每一件都用专门的封禁装置妥善保管着,很显然都是珍贵物品。

在柔和明亮的光线下,那些物品上各色光芒流转,宛如霓虹灯般璀璨。

众人一进去,就有种被闪瞎眼的感觉。

隆昌大帝当场就羡慕得眼睛都直了,就连一向淡定的王守哲心跳都微微快了几分。

好在,王守哲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

稍微缓了一下,他就冷静了下来,拿着清单开始和珞静一起检查和整理起了血尊者的遗产。

首先是宝物这一块。

清单上有的,一共是十三件神通灵宝。

王守哲一件一件仔细核对,确认数量和品种都对应得上。

这些神通灵宝以剑,盾,刀这三种类型的居多,这也是神通灵宝中的主流品种,铠甲和弓也有几件,除此之外就是几个单件了,是比较少见的戒指,尺子之类。

然而,确认完后,王守哲却忍不住微微皱眉:“圣蛊器灵,神通灵宝是不是有点少了?”

神通灵宝,在神武时期已经属于颇有价值的精品了,但是仔细想一想,连大乾皇室的神通灵宝加起来都有二十来件,何况乎一个真仙境强者的遗产?

要知道,真仙境强者最适合使用的是“仙器”,而凌虚境强者最适合用的是“道器”,相比较而言,神通灵宝的珍贵程度就要差得多了。

按照王守哲的估算,这真仙遗迹中,就算没有百八十件神通灵宝,几十件总得有吧?

“血尊者开销很大的,很多神通灵宝都卖掉了。”圣蛊器灵解释说,“有时候还要赏赐一些给手下们,剩下的自然不多。这些,都是在他成长过程中比较有纪念意义的,才被他留了下来。”

“十几件还不好啊?”隆昌大帝一阵眼馋,“我们大乾皇室从寒月吴氏分家时,总共才分到了一件道器和十多件神通灵宝,其余都是后来慢慢攒起来的。你们王氏倒好,现在神通灵宝的数量都快赶得上我们吴氏了!”

“四哥哥,这戒指不错,您用了很久的‘无尽渊’可以换下来了。”王珞静美滋滋地拿起一枚造型古朴的戒指,递给了王守哲。

王守哲婆娑着那枚戒指,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藏海。”戒指言简意赅地回答。

“嗯,话不多,我就喜欢这样的神通灵宝。藏海宝戒,名字也挺好。”王守哲心情愉悦地把储物戒替换了过来,“一直想要一枚神通灵宝储物戒,今日总算如愿了。”

如今的王氏,倒不是没有财力去仙朝买一枚。但是一来,神通灵宝储物戒数量不多,就算是最高端的拍卖会里都很少见,得碰运气,二来,他的需求也没有那么强烈,这件事就一直被搁置了下来。

毕竟,王氏要用钱的地方还很多。

所以,王守哲这些年来一直用的就是王安业淘汰下来的“无尽渊”。

隆昌大帝在一旁看得是眼热不已。

原本他也有一枚“饕餮宝戒”,只不过随着帝子安开始监国,逐步接手国事,他留着戒指也没啥用,就把饕餮宝戒传给帝子安了。

现在的他,用的储物戒也就是一枚和无尽渊差不多级别的。

“其余神通灵宝都登记一下,放进家族宝库。等有空了我就测试一下每件神通灵宝性能,确定一下兑换条件。”王守哲笑道,“是时候扩充一波家族藏宝库的底蕴了。”

王氏之前虽然也有神通灵宝,但数量不多,且件件都有主。

他之前还愁呢,守勇、守廉、珞彤,还有宗昌都快突破紫府境了,手里却还没有件趁手的神通灵宝。他们手里现在用的极品法宝虽然出自新兵训练营,品质不俗,就算他们晋升到了紫府境也能顶一阵,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而且,家族这些年又培养出了不少大天骄,其中年龄大一些的,比如安信,再过个七八十年就也要晋升紫府境了,将来也都需要神通灵宝。

多了这么一批无主的神通灵宝,可以极大程度的提升家族底蕴,也可以避免守勇他们到了紫府之后还没有神通灵宝可用的尴尬局面,自然是件高兴的事情。

而除了这批神通灵宝外,还有两件特殊灵宝,其中一件一张特殊材质的图,名为【江山图】,这也是血尊者收藏的珍品。

名字夸张了些,但是其内部藏有小型极品垚土灵脉,属于可以容纳生命的特殊类空间物品。

王守哲估测了一下,发现里面约有数百亩极品灵田的样子,可以用来种植一些需要长期培养的灵药。

不过,这种江山图也有限制,那就是一旦固定住了,移动起来会比较费时费力,不像随身洞府那样可以随身携带。

因此,它比较适合挂在书房内,充当书房的“后花园”。

要是再在里面种一棵璃仙的分身,催生灵药灵植,那效果绝对不止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另外一件,则是一件掌心宝塔似的灵宝,名为【藏兵塔】。

“守哲,这‘藏兵塔’可是好东西啊。”隆昌大帝羡慕不已地说,“这是神武时期著名的战术类宝物之一,内部空间极为稳固,也能容纳生命体。不同于储物戒指,随身洞府等有颇多缺陷的东西。它是真正可以运输兵力,进行奇袭战的战术宝物!这东西,在仙朝也是不多见的。”

储物戒的缺陷就不用说了,不能容纳活物,随身洞府倒是能带人,就是空间太小,想要大批量携带人手,靠它们都是不现实的。

“你可以藏多少兵力?”王守哲问。

“可藏天人境战士千名,紫府境三十名,神通境两位。”藏兵塔孕育出来的器灵说道,“战士在塔内,可确保气息不泄露分毫。但若是强者数量太多,就有可能会泄露气息。”

“数量还不少。”王守哲满意道,“此物若是用得好了,可以造成奇兵突袭的效果。”

这么一支军队浩浩荡荡行军,必然动静不小。

倘若只是一人行动,并在关键时刻放出军队,可以使用的战术就变得灵活多变了。

“朕当年要是有这宝物,就直接杀到南秦和西晋的国都去了。”隆昌大帝眼馋不已,“要不,这藏兵塔你先借给朕,让朕过把瘾再说。”

“陛下,您那是在送死。”王守哲将藏兵塔往怀里一塞,“为了保证陛下能安度晚年,此宝还是由我来保管。”

“你留着也没啥用,你整天苟在家里又不打仗。”隆昌大帝翻着白眼说,“不如上交给国家,正好趁着这一次国战之时使用,迎头痛击西晋狗和南秦猪。”

“这是我王氏私产,陛下莫要想多了。而且,此类异宝并非玩具,只有在关键时刻突然使用才能确保效果最大化,用过一次后敌人就会有防备了。”王守哲开口毫不留情,“何况,这一次国战乃是帝子安主持大局。我们王氏自然会尽好臣子辅佐的本分。陛下不用操心太多,安心当好你的王牌就行了。”

“是大帝牌。”隆昌大帝抗议着说,“区区王牌,岂能形容出朕的重要性?”

“陛下高兴就好。”

王守哲淡定地开始检查起其他宝物。

血尊者身为一个真仙境强者,哪怕再穷,那也是堂堂真仙境。他能留下来的遗产之中,不可能只有神通灵宝这个级别的宝物。

试想一下,就连大乾吴氏都有一件道器传承,血尊者怎可能没有?

只是略微遗憾的是,血尊者乃是通缉犯,又是喜欢搞研究,花钱如流水的那种。最终,还因为假死闭关研究新技术而变得更穷。

因此,血尊者仅仅留下了一件道器作为遗产。

它被供在了秘密宝库中央,非常醒目的位置。

那是一柄弓,并标配了十二支箭矢。

比起一般的长弓,这弓要略微短一些。那弓身也不知用什么材料制作的,在灯光下泛着金属般的光泽,有深青色的纹路缠绕其上,看起来极为神秘。

而本该是弓弦的位置,更是空无一物。

也不知使用的时候要怎么拉弓。

而那十二支箭矢,也都是特制的,箭矢上刻着铭文不说,箭镞上也刻着血槽,泛着幽幽的蓝光,让人很难不怀疑那上面是不是淬着见血封喉的剧毒

“我叫屠圣弓,是血尊者耗费巨资找人打造出来的道器,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用我杀掉圣皇陛下。”屠圣弓娓娓道来地介绍着自己,“在此声明,这只是血尊者的执念妄想而已。我身为一柄区区道器,竟然希望我去杀圣皇陛下……我不觉得我能担此大任,这些年来我过的压力好大,希望新主人能帮忙改个名儿……”

这个压力的确太大了。

名儿叫得太大,撑不起!指着一柄道器去杀圣皇,还不如在家祭个小人儿扎针更现实一些。

王守哲喜爱的婆娑着屠圣弓道:“弓乃主战争之器,用之要慎重,最好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所以,你以后就叫‘狗蛋’吧,贱名好养活。”

“狗蛋……?”道弓愣了会儿,弱弱地问,“我能换回屠圣那个名字么?现在想想,好像也挺好的。”

“四哥哥你又在欺负新宝物了。”王珞静笑着说,“我看用之慎重挺好的,便叫‘慎重’吧,正好四哥哥还有一面盾叫安全。”

“慎重?好名字。”道弓慎重兴奋不已,“我喜欢这个名字,新主人您放心,虽然我打不过圣皇陛下,但是等您晋升神通境后,咱们配合着揍一下普通的凌虚境还是可以的,例如您身旁那个凌虚境的穷老头。”

“?”隆昌大帝脸都黑了,“你说谁穷呢?”

“你不穷,为何还要我家主人替你还赌债?”道弓慎重实话实说道,“我警告你,莫要仗着几分修为欺负我家主人,我‘慎重’屠圣灭仙没戏,打个糟老头还行。”

“我呵呵哒,就凭一件道器就想揍朕?”隆昌大帝被气得直撸袖子,“来来来,让你家大帝爷爷先给点厉害你瞅瞅。”

王守哲急忙将一弓一人劝开:“慎重,对大帝要有礼貌,毕竟大帝不管成绩如何,也总算是为大乾付出了三千几百年,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

“……?”隆昌大帝冷笑了两声,自打认识这小子以来,就没听他说过好听的话,这一次至少一个月不想和这小子说话。

“陛下,您和一件道器置什么气?”王守哲劝说道,“他也就是忠心护主而已,也不知道您这些年来,也为我王氏做了不少工作的,不算是白吃白住。”

“……”隆昌大帝更深层次地冷笑几声,决定至少两个月不想和他说话。

劝完之后。

王守哲检查了剩余的遗产。

主要就是留下了一些灵石,根据清单和现场核对,共计有下品灵石一千万枚左右,中品灵石八万枚左右,上品灵石七百枚,极品灵石九枚,还有一枚几乎堪称完美,内部蕴含着磅礴仙灵之气的仙灵石。

王守哲忍不住把玩着。

“这,这是仙灵石?”隆昌大帝口水都快流淌了出来,“来来来,守哲让我瞅一眼,朕这辈子还没见过仙灵石呢。”

……

喜欢保护我方族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