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建国后无鬼怪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明日出城的事,我去跟母妃说一声..”

“不必,明天计划不变,郁苏,我没事,真的。”

无力改变结果,师父已然不在。

但是,挖坟掘墓的那些家伙她也绝不能就这么算了,她要把这的事弄清楚,松山她势必要去一次的,师父的安身之所是不是安然无恙她都不知道!

一想到她师父的坟墓有可能被人毁了,师父死后不得安息,她就心如刀绞。

这几天她会把要处理的事抓紧处理然后赶去松山。

“忍冬!”

真的没事吗?

“郁苏,真不用担心我!”忍冬脚步变慢,扭头看了对方一眼,以示自己没事,“便是不陪王妃,我也要出城办点事。”

慕容郁苏点了点头,夜色朦胧,更深露重。

“天色不早了,回去休息吧,你放心,那群人我一定给你找出来。”

她看着不是一个感情充沛的人,但是她若正放在心上在意的人,那必是全心全意的,挖她师父的坟,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郁苏,胡菇使臣到访,恐怕你有的忙,不必为我的事操心,倒是你,皇上留你在京都你该知道是什么意思,京都城本来就不太平了,再加上一个使团,还有那个来头不小的什么渊阁少主,这些事就够你睡不着觉了。”

他是靖王府的王爷,也是大渊的臣子,他要忧心的是家国天下,她的事,她会自己想办法,哪怕慢一点也没关系。

两人就这么为什么说建国后无鬼怪走在安静的街上,两人相携而去的背影被月光拉得很长。

“忍冬,那个渊阁少主找上你,绝没那么简单,他似乎在试探什么,有些事我不想问你,但是我担心你的安慰!”

忍冬抬头看着前方,她当然知道王爷是因为担心她,也知道以他的聪明,恐怕已经猜测到了大概。

“那位少主在国宴说的神医,便是我的师父!其实,有关我师父的身世,我也是最近才得知的,郁苏,你信吗?”

果然是,神医万里行

为什么说建国后无鬼怪 小说全文/

,前朝宝锦王...

慕容郁苏虽已猜测到一些,但亲耳听她这般说,还是有些吃惊。

若是让人知道她就是神医万里行的徒弟,她恐怕会不得安宁,想来,她师父也正是想到这些才没告诉她吧,他怎么会不相信她。

“你师父身份特殊,怕是不便让人知道他的身世,也不想因此给你带来什么麻烦所以才没告诉你吧,那个渊阁少主十分不简单,不管他为何会怀疑你是神医的徒弟,总之,你现在肯定是被他盯上了,这种人一旦盯上什么人,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你千万要小心,渊阁的人出现在大渊,恐怕难有安宁之日了。”

凤景之前大概说了渊阁的事,看来,这个渊阁比想象的还要复杂。

“郁苏,这渊阁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

听上去不是什么江湖帮派,也不是胡菇朝廷的什么机构,而是一个独立存在,这个渊阁不仅让胡菇皇室以礼相待,还让他们大渊的皇上也客气几分,忍冬心里十分不解。

“大概的,凤景应该跟你说过了,其实,对渊阁,我知道的也有限,但父王在世的时候曾跟我提过,若是渊阁的人离开胡菇,便意味着天下将乱!据说,渊阁纪律严明,规矩森严,其中就有一条规定,渊阁的人不得踏出南境,一旦渊阁的人出了胡菇,就意味着天下将会战火纷飞。”

“为什么?”

忍冬是真的不解,也是真的好奇,如此说来,这个什么渊阁岂不是与天下有关?

慕容郁苏陪着忍冬一步步朝魏府方向慢步,清静的街道,两人的脚步声都显得格外清晰,两人都压低了说话的声音,从远处看着,更像是儿女蜜语。

其实倒也不用担心,他们周围都有暗卫跟随,但凡有人靠近他们早就知晓了。

“还真是情深徐徐啊,这么晚了,还漫步街头,这可是国丧期间,这俩倒是不惧人言。”

远远看着,相谈甚欢,这靖王府的小王爷还真是够忙的,一边忙国事,还要一边忙着陪佳人。

“少主,这两人这都走了一路了,有啥看的?”

看人家小两口谈情说爱夜下漫步?少主什么时候有这兴趣爱好了?

素问坐在一处屋檐上单手撑膝拖着下巴看得一脸兴味,“本少主觉得挺有看头啊,你看,清风明月,才俊佳人赏心悦目啊。”

“......”

好吧,少主觉得有意思就行。

不过还是得谨慎些,这周围都是暗卫!

这头,慕容郁苏正在与忍冬说着渊阁,今日,皇上召见他们几个商量结盟事宜之外,便也说了这渊阁的事。

“渊阁建阁的时间是无从考证的,只知一直在南境,不管南境那片土地皇朝如何更替,渊阁都一直存在,相传,渊阁建立在南境一座名曰羽山的山上,那座山不属朝廷管辖,便是皇室的人要入山,也需通过渊阁的同意,得准许方可入山,渊阁能有这般地位,是因为,每次天下奉赠都有渊阁的身影,据说,得渊阁相助,便有资格角逐天下之争,渊阁究竟有多大的能耐,没人知道,渊阁存在的意义,好似也没人说得清楚,但是,只要渊阁的人在外露面,天下必起纷争,一百多年前,太祖起兵传立大渊时,渊阁的人就出现过...所以,有关渊阁的传闻,绝不是子虚乌有,当然,肯定也少不得夸张的成分,不管渊阁来大渊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管他们为什么找你师父,他们若是对你不利,我慕容郁苏绝不答应。”

哪怕是渊阁。

与天下息息相关的渊阁,远在万里之外的渊阁,为何会找上她师父?

忍冬忍不住一阵恍惚,这个渊阁的神秘也朝服她的相像。

“找酒疯医的那群人会是渊阁的人吗?”

她现在真的不敢肯定,如果是,那挖她师父坟的人也是渊阁的人?

可不知为何,虽然只见过那个少主几面,可以说完全不了解,但是她却觉得,这不像是他做事的风格。

“这不好说,你放心,那群人凤景的人已经有线索正在往城外查,只要被凤景盯上,他们绝跑不了。”

“让你费心了,郁苏,这件事,我自己会看着办,你那边事多,别老让凤景忙我的事...”

“走吧,放心,本王难道会是因美色误事的人?”

慕容郁苏陪着走了这一路,忍冬知道,他是怕她太过伤心。

喜欢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请大家收藏:

“郡主,你不是要打听...”

金枝目送着慕容郁苏和忍冬的马车走远,扭头看着还在喝茶压惊的主子淡淡问了句。

媛兰吞了茶水放下茶盏看着自家丫头,“刚才那样子,本郡主...怎么开口?”

“郡主..你是不是怕魏姑娘?”

金枝这耿直的,一点都不知什么叫委婉。

媛兰眼睛一瞪,随即泄气耸肩,白了金枝一眼道:“就刚才她那一身煞气,你瞧着不怕?”

“怕!”金枝实诚点头。

“那不就得了,你怕本郡主就不能怕?你说,这丫到底什么来路啊,那一身煞气,比祖父生气的时候还可怕。”媛兰说着还作势摸了摸胳膊。

不过她这不做作的性子她到是稀罕的。

这可是当着郁王爷的面,看郁王爷那样子,怕是早就见过她这一面,得,这一对,怕是没人能拆开了,那什么胡菇三公主少阁主的,都没戏,她也用不着为他们担心了。

“金枝,你说,要是一个男人不管你什么样子他都喜欢,这女子是不是很幸运!”

女子在这世上活得都不容易,谁不得带张面具活着,能像魏忍冬这般,在自己最在意的人面前毫不遮掩,想想,挺让人羡慕不是吗?

“郡主...成公子也会喜欢你的。”

为什么说建国后无鬼怪 小说全文/

金枝觉得她家郡主也不错啊。

“行了,你这是在提醒本郡主是有婚约之人不要遐想其他?本郡主有这么不知轻重?让你查那群人,到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

“那些人十分谨慎,不过这些天发现有一群人在京都城附近活动,好像在找什么人,不过没打照面,不太确定,听底下的人形容,奴婢觉得应该就是那群人,另外...奴婢按着郡主的吩咐,一直让人暗中盯着尚书院那位,发现她最近有些不对劲。”

“不对劲?”媛兰一下来了精神。

“嗯,她应该悄悄出城过,对方很小心,没看到脸,从身形上看很像。”听属下汇报之后,她刻意赶过去跟,但是没跟上,只远远看了一眼。

“本郡主早就说了,那个女人绝不简单,本郡主能有今天这名声,她功不可没,霞姐儿的死...我一直没忘,那会本郡主年幼不懂事,反被她倒打一耙...这些年,明知她有问题就是抓不到把柄,哼,狐狸总有露出尾巴的一天。”

“郡主,那个慈先生声名在外,没有真凭实据是不能把她怎么样的,况且,郡主的一面之词,国公爷不会相信,老国公也是..要不是上次郡主受伤,他还是半信半疑,郡主,连老国公的人都查不出她和二爷的问题...”

郡主若是再坚持,老国公都要怀疑郡主居心叵测了,郡主自小就和四公子不睦,二爷和国公爷也是面上一家人,听说,当年国公爵位,差点就传给二爷了,最后二爷家主没捞着,爵位也没捞着,听说二爷年轻的时候也是人才出众...现在不问世事,在家修行问道,老国公也是觉得有些亏欠,郡主若是没有证据,这事确实让人难以相信。

媛兰笑了笑,是啊,就凭她一句话,谁会相信一个当爹的能眼看着旁人杀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而视而不见的?

谁又会相信,誉满京都城的女先生会与有家室的男人秘密往来。

“金枝,别说他们,你一开始不也不相信吗?本郡主现在怀疑,她不光是与二叔有染那么简单,这个慈君竹,越是了解,本郡主越发觉得不寻常不简单。”

“郡主,你的意思,打探松山的事,不一定是为了二爷?”

那她图什么?

这事她一个教书的女先生探听去有什么用?

“谁知道呢,继续盯着吧,我又没证据证明她和二叔有染,也没法证明是她杀了霞姐儿,直到现在,二婶还觉得霞姐儿是我推下水的,既然大家都要证据,那就把证据找出来,她不是想要我的命吗?打明儿开始,我就三天两头在她面前晃悠,我看她忍不忍得住,狗急跳墙总会露出马脚,走吧,明儿本郡主要去尚书院读书!”

“郡主,这太危险了!如果上次刺杀郡主的人真是那女人派来的,郡主这不是送上门去吗?”

“谁送上门还不一定呢,放心,本郡主心里有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对了,连夜给大哥去一封信,让他继续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到那群扒坟的人,另外...告诉大哥,这件事郁王爷可能为什么说建国后无鬼怪会查,让他睁一只眼闭只眼,不要...报给祖父。”

报给祖父就等于告知皇上了,祖父已经将那副松山图交给了皇上,等于是国公府已经把松山交给了皇上,现在国宫府是在替皇上守山。

说不定皇上的人早就去往松山了。

“奴婢这就给大公子去信,郡主,您这是帮魏姑娘还是帮郁王爷?”

金枝斗胆问了一句。

媛兰起身,没好气瞪了金枝一眼,“本郡主帮谁都看心情,你这丫头是皮痒了吗?”

“哦,对了郡主,四公子那边最近也有些不寻常,底下的人看到他与一个女子会面。”

“什么女子?我那四哥不是一个谦谦君子吗?什么时候也偷偷摸摸上了,谁家的?”

媛兰自然而然觉得是那个世家的贵女,那个堂哥她可是太清楚了,面上云淡风轻,什么都不在乎,骨子里却比谁都逐利,大哥远在松山,他早就盯上了家族之位,也不知道大家怎么就都被他给骗了。

祖父明明是个精明的,当真没看透?还是说,祖父也有意让他接任家主?

她是个女儿家,迟早要嫁人,陶家谁来当家做主,她本不该有什么意见,但是,她那个堂哥心术不正,迟早会害了国公府,害了陶家。

有时候,她是真的看不懂祖父。

“他们见面十分谨慎,也是无意中看到的,而且就那么一次,所以...没机会往下查。”

“要真是偷腥,就绝对不会只是一次,继续盯着,我倒要看看,咱们的四公子究竟看上谁家姑娘了,他的婚事几次差点定下,都无疾而终,还不是他使了手段,瞧不上对方的家门,他想要接管国公府,当陶家的家主,总要给自己找些助力,走吧,天色已晚。”

媛兰是真的不想说这些事,觉得恶心,但又无法做到置之不理。

此刻,忍冬却并未回府,出了茶楼与慕容郁苏一起漫步京都城。

喜欢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