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雷护身咒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将黄平楚和司机送往一处安全屋之后,陆林北骑上两轮车前往公司通知其他人,网络虽然已经部分恢复,但是很不稳定,也不够安全。

公司里没什么人,只有几名士兵看守大门,陆林北让他们回对面楼里,叮嘱道:“黄上校今晚不回来,有人到访的话,可以开门,不要亮出任何武器。”

然后他赶往另一处安全屋,与枚忘真等人汇合。

枚忘真已经打听到一些消息,一见到陆林北就问道:“你听说过‘纯洁委员会’吗?”

房间里还有五名调查员,陆林北向他们点下头,回道:“半年前在独立军内部成立的一个组织,许多成员曾经是‘守卫人类纯洁暨清扫人性污点委员会’,也就是‘清扫委’的积极分子。”

“不管名称怎么改,他们的理念没变,而且变得更极端,他们真是独立军的成员?”

“是,归属统帅部。”

“纯洁委员会正在到处抓捕融合人,据说他们在第一光业的广场上,公开砸毁三台融合机器人,声称他们有办法将‘程序’困在机器人体内。关竹前已经带着其他融合人躲藏起来,抛弃大部分机器人身躯。”

“独立军在傅家的宴会上逮捕三十多人,今晚很可能还要逮捕更多人。”

枚忘真惊讶地说:“独立军进城才一天,就有失控的迹象。咱们应该怎么办?”

“什么都不做,暂时断绝与关竹前的联系,也不要向任何人提供保护或是其它形式的帮助,咱们是外人,独立军风头正劲,咱们必须避其锋芒。”

“就这么看着?”

“大王星当初进行屠杀的时候,咱们就是看着,现在也一样。”

“好,现在是你做主。”

“大家都有赵王星的身份吧?”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陆林北继续道:“现在就回住处,今后几天不要出门,等候下一步通知。”

陆林北在独立军里待过一年,他的话非常有份量,调查员们脸上纷纷变色。

“需要通知其他人。”枚忘真提醒道。

“口头通知,尽量不要使用网络。”

调查员们各有联系目标,能够逐层向外传递信息,稍作协调之后,五人出发,先去通知其他人,然后回家。

没有外人之后,枚忘真道:“可以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吗?”

“简单点说,过去的一年里,独立军扩张得太快,吸纳大量地方势力,导致内部派别众多。胜利也来得太快,随之而生的是争权夺势。谢将军大概是要快刀斩乱麻,在最短的时间内消灭异己派。”

“纯洁委员会跟这有什么关系?”

“纯洁委员会归属统帅部,直接受谢将军的指挥,他们到处抓人,大概是要树立权威。”

“头顶上的史将军还没完全解决呢,地面上的谢将军就开始另一轮折腾了?”

“我也没料到谢将军会这么快展开行动,我以为他会在相对稳定之后动手。”

“你救过谢波峻,能劝一劝他吗?至少给翟王星说点好话。”

“绝不可以,谢将军曾经因为心软而犯过错误,所以变得……有一点固执,越是求情,他下手越狠。”

“咱们真的只能看着?”

“尽可能保护翟王星人,就是咱们最重要的任务。真姐也要找个地方藏身,不要出门,等我的消息。”

“连我也……”

“没人能够例外。”

“你呢?”

“他们还当我是独立军的朋友,所以我比较安全。”

枚忘真沉默一会,“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还以终于能够松口气,结果……唉,翟王星实力衰退至此,怨不得别人。我会去九号安全屋住几天。还有,你得将叶子接回来,他几个小时前刚刚给我发来信息,说他被困在星州市,见不到人,也走不了。”

“叶子交给我,他不会有事。”

枚忘真告辞离去,陆林北将屋子里的东西收拾一下,重新出门,前往星际孤儿互助团的据点,连走几处才找到马君图。

马君图正与一些人开会,匆匆迎出来,将陆林北带到一间小屋子里,“陆少

五雷护身咒 最新章节阅读,

校是为抓人的事情来的吧?”

陆林北点下头,“翟王星人需要一点保护。”

“给我地址,但是有一个地方不行,几大光业公司的行星总部是入侵的象征,肯定会被毁掉,谁也保不住。”

“嗯,公司里的人已经被我支走了。”

“其它地方我会派人过去,尽可能提供保护,但是不能做出保证,今晚的行动主力是纯洁委,他们有些……疯狂,不是互助团能控制住的。”

“明白。”陆林北将储存在芯片里的一些地址发给马君图,准备告辞。

“陆少校,你也要小心些。”马君图提醒道。

陆林北微微一笑,“谢谢,但是你不用担心。”

陆林北骑车前往黄平楚居住的安全屋,没有上楼,而是开走他的车。

时间已过子夜,独立军的抓捕行动真正开始,之前只能算是小打小闹,街上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纯洁委成员,他们身穿特殊的制服,与军装差别较大,肩章、帽徽、袖标全是红色的火焰,下面绣着小字:净化与纯洁。

重点区域是那些外星人聚居点,纯洁委闯进每一户人家进行检查,手段有问话,也有仪器,只要接受过改造,哪怕只是局部改造,也一律抓走。

“医疗,我这是医疗手术……”几乎每个人都这么说,但是没用。

陆林北的车几次遭到拦截,他的身份芯片里有独立军宣传委员会委员这一项,足以让他畅通无阻。

找裘新杨比较麻烦,他不接通话,陆林北走了五个地方,才打听到裘部长的下落。

途中他经过第一光业的行星总部,若干次遭到洗掠的大楼,迎来自己的结局,被一团大火吞噬,周围的员工公寓则被纯洁委占据,正在对所剩不多的居住者进行严格审查。

无限光业的状况大概也好不到哪去,陆林北没有特意去看。

裘新杨没有休息,将一幢建筑征用为临时办公场所,带着诸多下属连夜加班,通过网络、街头标语发送大量消息,为今晚的抓捕行动做出解释,称之为“一场伟大的净化行动”,“让赵王星成为纯正的赵王星”。

虽然之前没接通话,陆林北找上门来,他还是亲自出来迎接,引入顶楼的办公室,“别人都用地下室,我不用,大王星的激光武五雷护身咒器毫无准头,何必怕它?如果激光武器恢复正常,躲在地下室里也根本没用,照样会被穿透,何况大王星的目标是光业农场,不是某个人。”

办公室很大,没什么摆设,桌椅好像是临时搬来的,与地板颜色不太搭配。

“这里从前属于一家商业服务公司,你知道它的商品是什么吗?人,没错,它的主要业务就是向几大行星输送所谓的‘人才’,其实是廉价劳工。这家公司在赵王星的业务不算特别多,众王星、鲁王星才是他们的业务重点。各大行星明明人力过剩,为什么还要进口廉价劳工?”

“可能是因为廉价吧。”陆林北明白,裘新杨在故意转移话题。

“没错,进口‘廉价’,能够压低本土的价格。这就是家族统治的弊病之一,本质上,家族全是星际主义者,他们的财产、亲戚遍布各大行星,他们年纪轻轻就有过星际旅行的丰富经历。我不反对星际主义者,而且认为他们大多数时候是好人,但是,好与坏中间有一条界线,当星际主义者忽略甚至忘掉本星的利益,眼里只有纯粹的成本问题时,他们就越界了。”

陆林北沉默一会,开口道:“我有一位朋友,是翟王星的调查员,叫陆叶舟,目前留在星州市。”

陆林北没提今晚的抓捕行动,裘新杨脸上露出笑容,“我记得这个人,还有杨广汉,他们会乘飞机回来,明天上午应该就能赶到,我会将他们送到陆少校的办公地点。”

“多谢。”

“一点小忙而已。既然陆少校来了,我正好有句话要说,算是老生常谈了:陆少校仍然不肯正式加入独立军吗?”

陆林北微笑道:“我之前已经解释得很清楚,我留在翟王星,对独立军的帮助会更大。”

“嗯,但现在是检验忠诚的时候。”

“我能与谢将军见一面吗?”

裘新杨缓缓摇头,“如果你加入独立军,马上就能入职统帅部,随时能够与谢将军见面,但你是外星人,虽然是朋友,也不能想见就见。”

“请将我排在名单上,我可以等。”

“你在名单上,一直都在。”裘新杨笑道,随即收起笑容,“陆上校有时间的话,请再去探望一下傅太易和苗小姐,他们……有一点情绪。”

“如果我连独立军要如何安排这两人都不知道,去了也只是徒增人厌。”

“我了解的情况是,傅太易还是能够进入最高委员会,当然,他得自己愿意,我们不可能求他进去。至于苗小姐,她不是赵王星人,但是独立军内部喜欢她的人非常非常多,所以她可以用外籍身份加入外交委员会,担任名誉主席。当然,同样也要她本人愿意。”

“有裘部长的这些话,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陆林北看着裘新杨,他知道自己又一次受到利用,但是只要回报合适,他会高高兴兴地接受。

裘新杨起身送客,在大门口,他说:“陆少校拜访傅家的时候,可以上带上黄上校,对大家都有好处。”

这是一个暗示,傅太易很可能拥有连他自己都不了解的“实力”。

喜欢星谍世家请大家收藏:

经过慎重考虑,傅太易决定接受裘新杨一年前的提议,出任独立军的首领,他以为今晚的宴会就是为此准备的。

客人正在陆续赶来,离宴会正式开始还有二十分钟,裘新杨安排陆林北在厨房与傅太易见面——宴会的一切都由独立军准备,没有动用傅家的任何人与物。

傅太易对这次见面有些意外,也有些不满,“这么着急吗?不能等宴会结束?还有,谢将军什么时候来?”

陆林北对这位三十几岁的“老公子”稍有了解,知道他听不懂拐弯抹角的话,任何暗示都会遭到误解,所以直截了当地说:“军权与政权,傅市长更喜欢哪一个?”

傅太易一愣,“现在说这个太早,我还没决定接受任何职务呢。”

“箭在弦上,为了天堂市和赵王星,傅市长恐怕必须出山,今天有不少人前来拜访吧?”

“他们是来参加宴会。”

“提前几个小时?”陆林北笑了笑,“我是第一个来拜访的吧?”

“送苗小姐过来的时候,你确实是第一个,她也有许多拜访者。嗯,你是翟王星人?”

“对,我是外人,但是我对傅市长的利益非常在意。”

傅太易甚至没问原因,坦然接受这份“在意”,“大家都建议我接受军权,你觉得呢?”

“军权最直接,能够立刻发挥作用,很好。”

“嗯,我也这么觉得。”

“但是有一条,不知傅市长想过没有,今后的赵王星必然是军政分离,傅市长熟悉军旅生活吗?”

“我以外籍身份,在你们翟王星军队里交流过一年,我很喜欢那里的生活,大家对我都非常友好。”

“翟王星军队战败了,留在赵王星的军人,过得非常不如意。”

“我知道,你们的指挥官黄平楚成为一个笑话,大家都说他是史家黄犬。”

“大王星的史将军逃跑得更快。”

“是,我还以为他会强硬到底,没想到最终也是一逃了之。”

“战争还没有结束,等到星际交通恢复,战争很可能要继续下去,大王星会派来宇宙战舰,独立军现在就得开始考虑如何应对,傅市长有办法吗?”

“让参谋们想主意……你是说我做不了独立军统帅?”

“我是说还有比军方统帅更重要的职责等候傅市长。”

“赵王星最高委会员吗?所有人都告诉我那是一个摆设,不会掌握任何权力。”

“对于没有实力的人来说,委员会确实是一个摆设,对于傅市长这样的人,它却是绝佳的阶梯,能够通往最高的权力。”

傅太易皱起眉头,“难道别人都在骗我?”

“一只老虎让兔子推荐食物,得到的只能是青草。”

傅太易笑了一声,“我算不上‘老虎’,来劝我的人也不都是‘兔子’,但我明白你的意思,嗯……我还没决定担任职务呢。”

“但是傅市长已经做好准备为赵王星全体居民服务。”

“那是我们傅家代代传承的职责。我会考虑你的话。”

陆林北还要再开口,傅太易起身道:“军权直接,但是前途不广,政权虽虚,但是前途无限,这就是你的意思吧?”

陆林北笑着点下头,知道再说下去只会适得其反,于是识趣地闭嘴。

客人们已经到得差不多,陆续入座,谢波峻仍未露面,傅太易身为主人,比谁都着急,离开厨房见到裘新杨就问:“裘部长,谢将军还没有到吗?”

“正在路上,傅市长不必等他,可以先开始宴会,大家都在等你。”

傅太易在这种事情上不会犯错,摇摇头,“等谢将军,他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开宴,我能等,大家都能等。”

傅太易走开,裘新杨小声问:“怎么样?”

“他说他会考虑。”

裘新杨轻轻叹了口气,“咱们也只能帮到这一步了。”

“谢将军是怎么想的?”

裘新杨苦笑道:“说实话,我也有一段时间没到见到谢将军……还是别说这件事了,一切顺其自然吧。”

比预定时间晚了半个小时,谢波峻仍未出现,陆林北回到宴会厅,黄平楚正坐立不安,一见到陆林北,立刻招手,走到一边,稍稍避开人群,小声道:“气氛有点不对劲儿啊。”

客人已经到齐,但是都很拘谨,一半人没有入座,而是站桌椅附近,或是小声交谈,或是用眼神交流。

“静观其变吧。”

“你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我想是大家过分紧张。”

“你跟那位裘部长不是很熟吗?他没说什么?”

“我们去见了两位老朋友,仅此而已。”陆林北没有说起裘新杨的提醒。

“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黄平楚的勇气早已在史良笔那里消磨殆尽,现在只能认命。

又过去半个小时,傅太易在裘新杨的劝说下,终于来到宴会厅,算是让气氛变得热烈一些,至少客人们不必站在那里发呆,可以围着傅市长说一些奉承话,这是他们习惯的社交方式。

热烈气氛没能持续太久,一队士兵从外面进来,沉默地分散开,靠墙站立,将整座宴会厅团团围住,手中全握着枪,枪口冲上,威慑力丝毫不减,还在行进过程中,就让所有人闭嘴,乖乖回到座位上。

只有傅太易站在原处不知所措,他心里最感惊讶,但是一年多的软禁让他谨慎许多,以为这是谢将军的排场,因此没有开口质问,而是整理一下衣服,准备迎接这场晚宴真正的主角。

最后进来的人仍然不是谢波峻,而是三名神情严肃的军官,裘新杨也很困惑,急忙迎上去询问情况,只交谈一句他就让开,直接走出客厅。

三名军官来

五雷护身咒 最新章节阅读,

到主桌前,中间一人开口道:“我们得到确切情报,有人出卖独立军,准备在这场宴会上暗杀谢将军。”

众人无不大惊,军官神情不变,继续道:“接下来被念到名字的人,请跟我们走,配合调查。”

另一名戴着眼镜的军官直接念出芯片里储存的姓名,第一个被叫到者险些瘫倒在地上,哭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两名士兵上前拖走此人,客五雷护身咒人们纷纷移动椅子让路,谁也不敢阻止,心里都在考虑自己的安危。

身为主人的傅太易觉得颜面尽失,这与他期望中的场景差异太大了,犹豫再三,迈步向三名军官走去,相信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所有人都看着他,好像他也是士兵之一。

那三名军官却像是没看到他,继续用冷冰冰的语调念出人名,被念到者没人能够自己走出去,全都需要士兵的搀扶或者拖行。

傅太易开始后悔了,可是已经迈动的脚步没办法停下,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行。

陆林北救了他,伸手抓住傅太易的胳膊,如此用力,傅太易无法挣脱,只能就势停下,站在陆林北身边,感激地看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总共一百多名客人,被念到名字的人有三十五位,当军官终于停下的时候,剩下的人总算松口气,庆幸自己没事,再无余力同情那些被带走的人。

中间的军官开口道:“宴会请继续,谢将军委托我向主人傅先生以及诸位客人说声抱歉,他有紧急事务需要处理,今天不能过来赴宴。”

三名军官带着士兵离开,客厅里仍然一片安静,直到独立军安排的服务人员开始上菜,众人才陆续缓过神来,不到十分钟就有人离场,甚至没过来向主人告辞。

苗弱枫一直没出现,裘新杨也不知去了哪里,傅太易不肯独自坐在主桌,所以留在陆林北这一桌,正好有人被抓走,留下一个空位置。

盛大的晚宴持续不到半个小时,客人已经走得差不多,傅太易也借口身体不太舒服,躲回卧室里去,再也没有露面。

陆林北发现,自己之前的劝说完全多余,独立军这一番操作,足以打消傅太易的任何野心,也让他陷入难堪境地,裘新杨的“一片好心”无处着落。

黄平楚也要离开,他表现得还算镇定,没有流露出惊恐或是慌张的神情,喝了一小杯酒,没有动菜,直到坐进车里,他开始颤抖,越抖越激烈,以至于没办法向陆林北发火。

车开出一条街以后,黄平楚终于缓过神来,压低声音向陆林北道:“你居然没给我一点提醒。”

“因为我也不知情,与大家一样意外。”

“你会不知情?你会不知情?没准这就是你替谢波峻策划的阴谋。”

“谨言。”

黄平楚一愣,再不敢多说,可心中怒意不减,“你不是翟王星的调查员,不是。”

陆林北不想争辩,按下通话按钮,向前排的司机说出一个地址。

黄平楚又是一愣,“你、你想做什么?”

“今晚不回住处。”

“我就知道你是叛徒,你要将我出卖给独立军!”

陆林北盯住黄平楚,“听着,黄上校,出卖你并不能让我得到任何好处,你的价值早就被大王星人榨光了。我在救你,仅仅因为翟王星人需要一位指挥官,如果你不想接受我的帮助,或者不愿意配合,我不会强求,你可以走自己的路,我会走另一条路。”

莫名其妙地,黄平楚突然觉得自己矮了一截,他害怕眼前的这个陆林北,同时又万分依赖,终于小声道:“我相信你,愿意配合。”

陆林北对未来要走的路却不是特别有把握,谢波峻的行动,比他预料得要早太多。

喜欢星谍世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