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 全文|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唐震改造汉斯,就是用来充当工具人。

他自然看得出来,眼前的这座古墓,应该埋藏的一名神仆。

对方死掉之后,坟墓也化作禁区,里面暗藏着各种怪物。

一旦进入其中,必然会遭受疯狂攻击。

可也正是这种地方,藏有对方的生前遗物,是很多修行者眼中的至宝。

一旦发现之后,必然会想方设法的获取。

眼前的这座坟墓,应该没有被外人发觉,才能够被汉斯这家伙独享。

这个家伙又怂又贪,不敢进入墓中取宝,所以采用了取巧的手段。

控制尸鬼进入墓穴,寻找里面的宝物,尽可能保证自身安全。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这家伙害死了不少人,却没想到终于轮到了自己。

唐震的做法,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将汉斯也炼制成为特殊的尸鬼,替自己进入坟墓寻找宝物。

当确认这一点时,汉斯心头满是绝望,却又偏偏无可奈何。

此前操控尸鬼,进入这墓穴深处之后,不止一次的遭遇可怕存在。

操控的那些尸鬼,也都被吞噬或者灭杀,收获可以说是廖廖无几,自身也曾遭受过反噬。

可也正是如此,汉斯才越发确定,墓穴里隐藏着珍贵的宝物。

他比任何人,都迫切的想要知道真相,却偏偏始终没有成功。

没想到这一次,却轮到自己进入其中。

汉斯在心里拼命嘶吼,不断的发出诅咒,不想进入墓穴深处送死。

可是这具改造后身体,他根本就没有一丝掌控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走出黑暗。

顺着幽深的坟墓,不断的向内部行走,很快就看到散乱一地的骸骨。

其中有几具尸体,还是他操控的尸鬼,却因为各种原因失控。

墓中混乱的磁场,可以轻松干扰汉斯的操控,失控属于很正常的事情。

继续向前行走,脚碰到了什么东西,传来金属撞击的声响。

汉斯弯腰捡起来,发现是一把古朴的长剑,造型粗犷而又简单。

将长剑拿在手中,汉斯继续向前走,又碰到了几头狰狞尸鬼。

这些尸鬼是殉葬者,还有一些是盗墓贼,在古墓中化作了妖邪,对所有的生者抱有敌意。

对于外来的同类,同样也会阻拦驱逐,这是源于本能的地盘意识。

看到汉斯之后,尸鬼便冲了上来,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

汉斯又惊又怕,他过去操控的尸鬼,多次被这种凶悍的怪物杀死。

今天被手撕攻击的目标,却变成了他自己,心里的恐惧自不必说。

还没等他的惊叫发出,身体却已经挥舞的长剑,如同风车一般轮了起来。

最简单的招式,却拥有让人震惊的杀伤效果。

不过一击而已,就将周围的尸鬼全部斩成两截,瘫在地上不断的挣扎爬行。

汉斯目瞪口呆,当真不敢相信,自己的实力如此强悍。

不过转念一想,这件事情与他无关,完全是唐震操控身体在进行战斗。

虽然清楚这一点,汉斯依旧感觉骄傲,毕竟这确实是自己的身体。

接下来的时间,汉斯一路前行,轻松地突破了挡路的几波怪物。

沿途的一些贵重物品,都被汉斯收集起来,有价值不菲的黄金,还有对修行有用的药材器具。

当碰到一头巨怪,战斗数分钟也没将其斩杀时,唐震操控着尸体退了出来。

封印在躯壳中的汉斯,已经吓得魂不附体。

如此凶悍可怕的怪物,他还是头一次遇到,生怕自己会被当场杀死。

好在唐震的操控手段极强,虽然没有将怪物杀

儿子 全文|

死,自身也没有受到严重伤害。

撤离战场的时候,还将怪物守护的东西偷走一份,绝对算得上是不虚此行。

重新回到墓门口,唐震检查了一下收获,放进了汉斯准备好的牛皮背包。

操控汉斯换了服装,戴上一顶帽子,两人离开了这座隐秘墓穴。

将入口伪装完毕,唐震和汉斯一前一后,在城里找寻了一间旅店休息。

将汉斯带在身边,自然是出于安全考虑,作为第三级的尸鬼,战斗力勉强说得过去。

对于现在的唐震,绝对算是护身利器。

由于使用了秘术,汉斯的尸体会模拟循环,保证气血和肌肉的最低限度运动。

僵而生腐,动则生气,在秘法操作之下,轻易不会被人发现异常。

当然汉斯原本的身份,需要从此刻抛弃,唐震可没功夫操控这个家伙,去经营那家不大不小的殡仪社。

抵达了旅店之后,让汉斯负责守门,唐震开始盘坐修行。

依靠外物战斗,永远不如提升自身,这样即便是身无一物,也照样能够在绝境逢生。

可是没过多久,唐震便睁开双眼,从修炼状态中退出。

并不是他不想继续,而是天地能量太过稀薄,根本就满足不了修行所需。

若不是唐震知识渊博,通晓强大的修行秘术,怕是连最基础的开脉筑基都无法达成。

就算是完成第一步,接下来想要修行提升,也会变得非常困难。

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天地能量的排斥,规则也不儿子允许修士吸收修行。

创世的神灵陨落,天地能量的作用就会转变,由原本的修炼源泉转化为维持世界运转的根本。

唐震想要凭此修行,根本就是行不通,就算是想要绕路走,那也得有路才行。

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吸收那些混乱神力。

这些神力充斥于天地间,想要吸收多少都没问题,而且还能够稳定的进阶。

缺点是反噬严重,很可能修行到一半,降临者就会被搞死。

能够修行到高阶者,无一不是天赋异禀,又或者是机缘巧合导致。

期间承受的痛苦,根本无法用言语形容。

就算是唐震修行,也未必能够保证稳妥,很有可能会在中途出现变故。

这就是现实的残酷,当身处于规则之中,就算是神王也不得不屈服。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确认无法修行正道,唐震也只能挑选邪神,按照这座世界的步骤修行晋升。

只是虚空中邪神无数,威能与习性也是各不相同,必须要选择合适的对象,才能达到事倍功半的效果。

甚至还有可能,狠狠的白嫖一番,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

说起来倒是简单,想要办到却非常困难。

须知这名降临者,也是这座世界的一员,血脉神魂中暗藏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想要在修行的时候,彻底断绝神灵的影响,根本就不可能办到。

只能说用最小的代价,换来最大的收获,同时尽量活得长久一些。

活得越久,实力也就越强。

唐震也不着急,他准备再调查一番,好好了解这座世界的各种神系传说。

无论是正神邪神,还是名不见经传的野神外神,都属于研究的对象。

等到了解清楚,推演了利弊之后,再展开行动也来得及。

神灵级别的强者,根本不会受时间的约束,若是有需要的话,就算是等待几百年也没有问题。

第二天一早,唐震带领着伪装过的汉斯,准备前往图书馆查找资料。

在街上刚走出没几步,路边就有人拦住的自己,并且大声喊着降临者的名字,满脸都是激动开心的表情。

喜欢我在异界有座城请大家收藏:

汉斯断气的刹那,唐震突然出手,十几根刻着符文的钉子被甩了出去。

仿佛离弦之箭,落在汉斯干枯的身体上面,深深的刺入了身体内部。

这些锋利钉子的尾部,绑着黄色的布条,上面同样写着晦涩神秘的符文。

不过转眼之间,布条上的符文就开始发光,那是一种幽绿诡异的色彩。

唐震面色凝重,口中念念有词,明显是一段特殊的咒语。

他要借助神明力量,将汉斯的阴魂重新唤醒,方便接下来的各种操作。

不久之前的汉斯,曾经吟颂过类似的咒语,并且将女护士转化成为了尸鬼。

然而唐震的咒语,却有着很大的不同,分明是借用汉斯的名义,对他所信仰的神灵进行祈求。

区别是这个仪式,是由唐震帮忙进行,接受者却是个已经死掉的家伙。

这样一番操作,可以说是匪夷所思,死者又怎么可能进行祈祷交易?

然而唐震的操作,却让不能变成了可能。

最关键的一点在于,他清楚这个世界的本质,知道那些虚空中的神灵,其实都是一个个游荡的死鬼。

它们没有脑子,根本不懂得思考,属于可以欺瞒的对象。

可神魂虽亡,本能仍在,普通的修士根本不可能使诈。

那样做的结果,只能是害死自己。

唐震却不一样,他知道真相,同样也知道如何操作。

看穿汉斯的根底之后,他就已经有了计划,准备欺骗这个世界的神灵,让不怀好意的汉斯付出代价。

随着咒语不断吟诵,汉斯的干瘪尸体,慢慢发生了诡异变化。

一缕黑色的雾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同时还有莫名的威压,从虚空之中缓缓降临。

雾气如同灵蛇,钻入了汉斯的身体,干瘪的身躯仿佛气球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充盈起来。

没过多长时间,汉斯就恢复了正常,只是皮肤变得青白阴凉。

唐震能够感受到,咒语所指向的那个神灵,正在向汉斯体内灌输稀释的神力。

作为交换的汉斯,必须上供自己的神魂和生命力,同时还要承受死气的腐蚀。

可是这一次,刚刚完成了降临赐予,唐震就切断了连接的通道。

好比售货员给了货,顾客却没给钱,凭空消失了一般。

这种无赖的挑衅,是神灵就不能容忍。

然而那道属于神灵的气息,只是徘徊了几秒,就迅速的消散无踪。

第一次实验,白嫖成功。

“起来吧,我的奴仆。”

随着唐震发出指令,地上的汉斯睁开眼睛,直挺挺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唐震,汉斯目光之中满是惊疑,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仿佛做了很久的梦,一直在黑色的沼泽里面挣扎沉沦,时刻处于一种窒息的痛苦状态。

结果就在某一瞬,所有的压力消失,一缕光亮出现在眼前。

尽管这光亮很微弱,可是对于汉斯来说,却是救命的稻草。

只要能够摆脱深渊,离开这让人绝望的黑暗,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当他终于如愿以偿,并重新睁开眼睛之后,却发现了一个让他崩溃的事情。

害死自己的唐震,依然站在眼前,同时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他是不可违抗的主人。

汉斯快要疯了,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他拼了命的想要反抗,结果却发现根本办不到。

他就像是个木偶,除了能够思考之外,根本就没有身体控制的能力。

甚至就连说话,都没有办法完成。

这时再看唐震,汉斯的眼中已经满是惊恐,他根本不知儿子道唐震是何来历,更不知道接下来会遭遇什么事情。

但是他有预感,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果然就在下一刻,身体开始不受控的跪在地上,并且摆出祈祷的姿态。

对面的唐震念念有词,紧接着就有一股恐怖的威压,从虚空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这是……神威!”

无法说话的汉斯,心头升起无尽的惊恐,他太熟悉这种感觉,此前就曾经尝试过一次。

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力量,包括操控和炼制尸鬼的技能,却因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正是那一次痛苦的经历,让汉斯数次鼓起勇气想要尝试,却最终无奈地选择放弃。

可是这一刻,在被动的情况下,自己竟然再一次开启了祈祷

快停下,该死的混蛋,难道你想杀了我吗?

汉斯在心里狂吼,他能够清楚感知到,降临的神威可怕无比。

如同惊涛骇浪,自己却是一只破船。

接下来的时间里,自己必然遭受极致的痛苦,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

汉斯无声哀嚎,拼了命的想要阻止,却发现根本无济于事

无尽的绝望中,来自虚空的力量降临,不断灌输到汉斯的体内。

接下来的遭遇,却让汉斯惊诧莫名。

虽然没有触觉,同样也丧失了感知,但是汉斯能够确定,自己的身体正在飞速变化。

变得更加坚韧,如同生硬的皮革,寻常的刀子怕是无法砍透。

这样的防御能力,可以在战斗中占尽好处,若是继续提升,甚至可以对抗子弹的射击。

牙齿变得更锋利,指甲也是如此,原本漆黑的环境,看着竟然和白天差不多。

对面唐震的身上,也多了一层红色轮廓。

这是一种夜视能力,方便在黑暗中捕猎,让血肉生命根本无处遁藏。

对于这种特殊能力,汉斯也有所了解,知道这是三级使徒的能力。

可他在死亡之前,分明只是一级使徒。

这意味着在他死后,已经晋升了一个等级,此刻依旧还在继续晋升。

汉斯想到这里,心头变得无比惊恐。

他实在不敢想象,唐震如何做到这一点,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原本以为是二级,结果却变成了三级,一想到那种可怕的反噬,汉斯突然间感觉了无生趣。

果然就在下一瞬,汉斯感觉自己被撕碎,然后又被拍打成泥。

锥心刺骨的痛苦,根本无法用言语形容。

好在只是短短几息,痛苦就已经过去,虚弱的汉斯顺利的挺了过来。

汉斯无比庆幸,自己并没有死于反噬,简直就是奇迹一般。

在正常情况下,像他这样的实力,根本就扛不过三级使徒的神力灌体。

汉斯哪里知道,若不是唐震的操作,他的神魂早就已经被吞噬,成为了虚空神灵的一口零食。

如今这种特殊的形态,导致肉身的反噬毫无痛苦,神魂的反噬也在唐震的操作下有了折扣。

虽然得不到技能,却可以换来强健的体魄,这也正是唐震想要的结果。

在短短的时间里,想要获得强大的自保能力,仅凭自身的修行无法办到。

唐震必须要借助外物,比如强力的法器装备,又比如眼前的尸鬼傀儡。

汉斯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被炼成尸鬼傀儡,成为任人驱使的对象。

这样其实也好,算得上是罪有应得。

看着在短短时间里,就发生了巨大变化的汉斯,唐震停止了继续献祭升级的打算。

脆弱的汉斯,只是一个初级的菜鸟,根本无法承受太高级的神魂反噬。

如果

儿子 全文|

是现在晋升四级,他的神魂肯定会像泡沫一般,直接被烧成一堆灰烬。

故而这种晋升,需要暂缓一段时间,好不容易弄到一件强力的工具人,唐震可不想那么快就将对方玩坏。

喜欢我在异界有座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