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梦见山体垮塌好吗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喜欢我在东京教剑道请大家收女人梦见山体垮塌好吗藏:

“有这样的事情?”和马闻言皱眉,在小孩面前蹲下打量。眼前身着家居服的五六岁小男孩,衣着容貌都相当普通,但就却是半眯着眼,看来起相当迷糊的模样。

和马瞥向小孩头顶,确定那里确实飘浮着一个词条。词条名字是“迷途者”,由仿佛烟雾般的淡灰色字构成,并且系统还相当亲切地给出了注释。

“在真实中寻找幻梦的哀者……什么鬼!?”

系统的注释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故弄玄虚的中二风,和马看得哭笑不得。

虽然不知道“在真实中寻找幻梦”是什么鬼,然而依过往经验来说,但凡顶着莫名词条的家伙基本上都是潜在麻烦的主人。从眼前小孩身上和马感觉不到任何恶意,或许意味着那股麻烦和他没啥关系?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一个人跑出来?”

和马放轻声音问着,但被询问的小男孩只像没睡醒般的微微晃着脑袋,没答理他。和马抬头跟阿茂对视了眼,后者无奈地耸耸肩膀。和马突然想到词条给出的提示,于是弹了下指头,改了个问题。

“你在,找什么东西吗?”

“……我在找……家……”这次小男孩有了反应,但说出的声音却接近梦呓。

“你住的家?不是在附近吗?”

“不是那个……是更遥远的,最初的归宿……在那边……”

小男孩举起手迷迷糊糊地比划着,这时候和马观察到他头顶“迷途者”的词条开始像烟雾般的摇晃着,呈现出仿佛随时可能消失的不稳状态——和马推测要是词条消失,对小男孩大概就是梦醒了的感觉?这种情况下貌似也不需要做什么特别的处置。

“有什么问题吗,师匠?”在和马犹豫时,阿茂的声音响起。

“好像没什么问题,要不先跟附近警局联络看看?或许有走失小孩的报告?”

和马站起来,打算去GTR里用无线电台联络警局。

在他转身时突然一阵凉风吹过,穿着轻薄家居服的小男孩被吹得打了个喷嚏,然后和马便见着他头顶摇晃的词条顿时烟消云散。词条消散后小男孩发出啊的声音,眼神亦从迷糊转为清醒。

醒过来的小男孩朝左右张望着,见着是人来人往的陌生街道,顿时露出惊惶神情。只见ß惊惶失措的小男孩眼里迅速酝酿出泪水,几秒过后哇地声哭了出来。

“哇啊啊啊!妈妈,妈妈!妈妈你在哪儿!?”

“啧啧,哭起来了……”

“师匠,要怎么办啊?”

“不,就算你问我也没办法吧……”

熙熙攘攘的街头嚎啕大哭的小孩很快吸引了来往路人的目光,而和马跟阿茂却是你望我、我望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讲不听的熊孩子。结果还是千代子推开两个派不上用场的男人,蹲下去柔声安慰着小男孩。

“真是的,你们让开啦!……别哭别哭,别哭啦小弟弟。你只是迷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会带你去找妈妈的,所以别怕啊!啦?”

“唔……唔,嗯……”

在千代子温柔安慰下,小男孩的情绪似乎稍稍平静了点。和马松了口气,这时候从左侧传来摩托引擎由远及近的声音。和马偏头望去,然后看到一辆交警巡逻用的小摩托正路边缓缓停下,然而下来的交警小跑步的朝他们跑来。

“你好,请问需要帮助吗?”跑过来的交警是一相貌清瘦的男子,年龄莫约在三十后半,身上装束整洁,给人办事利落的感觉。

男子走近后先是行了礼,然后把目光投向千代子怀中的小男孩:“我听到小孩在哭的样子,请问是你们的孩子吗?”男子朝千代子和旁边阿茂投去怀疑注目,但也难怪,毕竟两人年龄要当小男孩的父母还太过年轻。

[标签:p标签女人梦见山体垮塌好吗]“不是不是,我们是路过的……真是的!老哥你也说点什么啊!?”被质疑的千代子慌忙摇头,边用力瞪向和马。从男子登场后就有些走神的和马这才回过神来,摆摆手插嘴进来。

“抱歉,我是机动队的桐生和马,阶级是警部补。他们是我妹妹和弟子,我们在路边发现这名小朋友好像和家人走失了,所以才来询问情况。”和马边说边掏出警徽证件,并紧盯着交警的男子,“可以请教你的名字吗?”

“原来是桐生警部补,失敬了。小官名叫黑崎长秀,是交通课的巡逻员。”叫黑崎长秀的男子再次向和马举手敬礼,态度不亢不卑,然后低头望向千代子那边的小男孩,“走失的孩童吗,情况我己了解了……请稍等,我这就联络警署,看看是否有相关的报告。”

只见黑崎长秀小步跑到摩托车上,用那里的便捷电台跟警署联络,没多久便有了结果。

“报告警部补,半小时前刚有一对夫妇来本地警署报案说家里孩子走失,按描述来看应该就是这位小朋友没错。”黑崎长秀瞥向小男孩,仿佛安慰他般的微笑了下。

“本来该由我送他过去的,但我的摩托没有载小孩的座位……既然警部补在,不知道可否麻烦您把他送去当地警署?他父母这时候正在那边等消息。”

“……啊可以,我送他去警署,你去忙的吧。”和马盯着黑崎长秀数秒,随即点了点头。

“感激不尽,那小官先告辞了。”黑崎长秀朝和马微微低头致敬,随即便小跑着骑上摩托,又朝街道那头匆匆巡逻而去。

“感觉上,真是来去如风的人呢……”阿茂像是挺欣赏的说着。

“是啊,做事挺利索的。”和马点点赞同,从远去摩托处收回视线,悄然呼出口气。

阿茂千代子大概感觉不到,但刚刚他却真是被惊到了。因为在这位名叫黑崎长秀的交通警头顶,他赫然发现两个词条!一个词条是剑道相关的词条,警察派系中修练剑道的人物众多,所以这个倒也不算稀奇。

然而他的另一个词条却是和马以前没见过的——“武器专家”,整个词条由仿佛子弹般的哑黑色字体构成,向外散发着无机质的寒光。词条是人的灵魂形态具现,就算不看解释,光听名字就知道这货绝对是战力爆表的那类型。

区区维持交通的巡逻警,居然配置着如此彪悍的词条?或者反过来,拥有如此彪悍战力的人物,为何会来当交通警察?和马感觉相当不科学,脑海里甚至浮现出少林扫地僧的段子。

不过这个维度的世界原本就跟穿越前的不一样,卧虎藏龙的强者可谓比比皆是。既然都有空手道六十七级的老管家,那再多个武器专家的交巡警应该也没啥不对吧?

至少在现阶段来说,和马是不可能凭着一时好奇便擅自去调察他人的。ß

“算了,千代子,我们把小朋友送去警署好了。阿茂你一起来?”和马指了指停在远处的GTR。

“不,我就不去了。明天有一场重要考试,得回去好好准备。”阿茂摇摇头。

“笨蛋阿茂,好好加油啊,老哥都说等你毕业了就可以了。”千代子握着拳头替他鼓劲。

“咦?不对,我没说……啊痛!”和马刚想纠正,右脚小指便传来千代子浑身的力道。

“啊哈哈,请放心,应该没啥问题。师匠,还有千代子,我先回去了。”阿茂挥挥手转身离去,经过桐生兄妹的这阵折腾,他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

接下来和马便用GTR载着千代子等,把小男孩一路送到地方警署,交给正在那里苦苦等候的父母。

找回孩子的小男孩父母对和马千恩万谢,和马趁机打听了下小男孩走失的详情,但却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按他们的说法,是做完家务才突然发现孩子不见的,而且小男孩此前也没有梦游的症状。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词条来?和马感到疑惑,不过跟父母离开的小男孩并未再出现任何异状,结果他也就只好暂时作罢。

喜欢我在东京教剑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