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掌断鬼神法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竹兰想着尽量给后代留下能收藏的东西,为此花了不少银子。

周书仁道:“那我等着看成品了。”

竹兰笑眯眯的,“好。”

两口子晚上吃的螃蟹,只是螃蟹寒凉,二人没吃多少,吃过晚饭出去转一圈。

竹兰欣赏着景色,“真享受啊。”

在现代可没这么大的本事在京城有这样的宅子,嗯,也没有现在的环境。

周书仁失笑,“快点感谢我。”

竹兰乐了,“小女子感谢侯爷的努力。”

没有周书仁爬到现在的位置,她有本事赚银子也别想过舒心日子。

周氏一族在平州没人敢惹,县太爷每次去周家村都要客客气气的,也因书仁的权势。

周书仁扬了扬下巴,“扶老爷我回去。”

竹兰皮笑有不笑的,“你有些飘了啊!”

周书仁咳嗽一声,“为夫扶夫人回去。”

竹兰伸出胖胖的手,“走着。”

“好咧。”

随后两口子对视一眼都笑出声,别看二人年纪大了,该玩笑的时候依旧玩笑,心态特别的好!

下人们落后几步,听到笑声眼底带了笑,做下人谁不想有个好主子,以为他们愿意争斗啊,又不贱皮子找虐!

在侯府当下人,到了年纪可以成亲,留在府里继续当差或是去庄子,全凭个人的意愿,周侯府的下人被京城大部分下人羡慕的。

次日,竹兰知道书仁说的动作了,余将军嫡女等太上皇周年后入宫。

竹兰心道,皇上还真是好爹,自己亲自算计,没利用太子也让一些目光移开了太子妃。

雪晗小声的道:“娘,容川说皇上目的在兵权。”

竹兰比容川知道的都多,容川一直在王府写经文,太上皇去世后,容川就进过一次宫!

雪晗又道:“我去看了太子妃,还好太子妃身子骨不错,喝几幅安胎药就没事了。”

“没事就好。”

否则又是血雨腥风了。

皇上不好发作驻守武将,不仅仅手握兵权,还因武将身上军功,有的人心黑了也抹不掉战功,而且武将间的一些姻亲也让皇上头疼。

现在选余将军的嫡女入宫,就是为了分化一些人。

雪晗又道:“有消息说太子妃这一胎是男孩。”

竹兰,“我怎么没听说?”

“您不关注,这消息我都听说了。”

竹兰脑子转的快,“故意这么传的吧,这次太子妃动胎气就是因为传言。”

雪晗压低声音,“都怕嫡长子。”

竹兰嗤笑一声,“有人故意传出消息,算盘打得挺好的。”

雪晗指了指天,“都是为了这个。”

皇上嫡长子继位,太子又是嫡长子,目前皇上一直压着几个皇子,谁都看得出目前太子地位稳固,有人也想等皇上年纪大对太子猜忌,可有太上皇退位的先例在,谁都会多些思量。

这不目前都盯着太子的后院,太子妃这一胎就成了眼中钉,太子妃不能生最好了,其次太子妃只生女儿!

竹兰道:“太子妃生产才危险。”

世家大族的野心是填不满的,谁不想出个有自家血脉的皇帝!

雪晗幽幽的道:“以前太子妃也没这么危险。”

皇后也是太子妃,皇后生产就没现在危险。

竹兰乐了,“谁让不出意外三任帝王都是嫡长子。”

自己嫡长子继位,自然希望继承人也一样的身份,太子妃可不就成了高危的职业!

又过了几日,皇上纳妃在武将心中炸开了,这让与余家紧密的关系网出现了裂痕,然而谁也没想过,一年后余小姐能不能顺利进宫为嫔妃。

竹兰两口子聊过,他们的想法一致,这位余家小姐只有一年的寿命了。

周书仁有过猜测,皇上不准备继续生孩子了,只是一直没得到证实。

手掌断鬼神法 完整版/

又过了几日,针对郑家的折子少了不少,反而多了不少参余家的折子,不仅仅是余家,还有几个武将的折子,这就热闹了。

周书仁从不多言,哪怕皇上与他说一说,他也不发表言论,关于兵权皇上自己折腾去吧。

这日皇上道:“朕真没想到专利费会有这么多。”

周书仁语气兴奋,“也出乎臣的意料,工部有专利费每年能省下不少银钱,皇上,工部能省下银钱,臣可以考虑皇上的提议。”

皇上,“......”

不是,他不是这个意思,他想说户部也收了不少专利费!

周书仁心里冷笑,想从他手里扣银子,呸。

皇上牙疼的很,“今年很富余。”

“穷啊,水库没修好,以前修好的河堤要检修,对,海军前些日子损失了一膄战舰,臣没觉得哪里富余了。”

海军和海盗打了一架,提起这个就来气,海盗的确是海盗,武器和船舰不是海盗能有的,背后不知道是一个国家还是多国,反正朝廷损失了一膄战舰。

皇上的脸色也不好,“他们发展的很快。”

周书仁也承认,“所以不进步就是后退。”

皇上心里还是得意的,两首战舰被围攻,一膄回了港口才沉的,而对方被团灭了,“你说得对,日后防范的是洋人,而不是草原上的民族。”

街上,玉雯和顾昇一起喝茶,这一回身边没有其他人,二人就在靠窗边的位置上喝茶,大大方方的好像偶遇一样。

玉雯问,“那位纪大人还会打扰你?”

顾昇也无语,“没有以前频繁,还会时不时送礼。”

玉雯摸着茶杯,“听说有人找上你。”

顾昇看着街上的行人,“嗯,我都没见。”

他进宫的次数已经压过卓古瑜,他清楚为何找他,干脆的回了。

玉雯心手掌断鬼神法情不错,刚想说话,见到了卓娅,卓娅不是自己一人,成亲后的卓娅梳着妇人的发髻,并没有新婚的喜悦,反而一脸的不耐。

卓娅见到安和,深吸一口气想转身就走,看到顾公子后瞪大了眼睛,最后脸色更差了。

卓娅不明白,她大哥有哪里不好,上前一步,“见过县主。”

玉雯挑眉,“你新婚还没恭喜,今日说也不晚恭喜。”

卓娅,“......”

好气啊,她一点喜意都没有。

玉雯又道:“你还有事?没事挡到光了。”

卓娅掐着手指,“我真没想到县主的眼光不过如此。”

玉雯指了指追着卓娅进来的人,“嗯,你的眼光好。”

卓娅,“......”

喜欢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请大家收藏:

次日,江姑娘来了周侯府,带着礼物来的,见礼后感谢道:“托您的福气才买到不错的庄子,庄子的螃蟹不错,带了几筐给您尝尝鲜。”

竹兰,“我刚念叨该吃螃蟹了,你就送来,别站着过来坐。”

江玲坐到椅子上,“一直想来亲自感谢您,只是案子没结,小女子不能离开学院,昨日得了信小女子才能自由出学院。”

在书院也能感谢夫人,她不喜欢空口感谢,一直拖到了现在。

竹兰理解,案子结了不代表没后续,一日没确认安全,江玲就有危险,“日后你可安心了。”

江玲笑容轻松,“是,小女子能安稳过日子了。”

竹兰很喜欢江玲,这种韧劲在现代都少见,古代就更难得了,“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手掌断鬼神法来侯府。”

江玲站起身见礼,她没推迟好意,“谢谢夫人。”

皇上将她交给周侯府,意味着皇上不会管她了,日后她能依靠的只有周侯府,否则,她一个孤女守不住买下的家业。

竹兰算着江玲的年纪,“你可有想过成家?”

江玲还真想过,“只要有人不嫌弃我的长相对我好,小女子会考虑。”

竹兰心里盘算自己知道的不错青年,最后打消了想法,“你有打算就好。”

江玲今日主要来侯府感谢,没坐一会就回去了,竹兰没让江玲空手走,准备了一些点心等带回去。

江玲离开侯府没急着回学院,她还要采买一些用的东西,然后就遇到了邵婷,“真是巧了。”

邵婷耳根子有些发红,心虚的看向外面的马车,“的确巧了。”

江玲眨了眨眼睛,想到时不时会遇到的周明辉公子,“我不打扰了。”

邵婷脸更红了,她想解释有些越描越黑,她就不该顺着哥哥的话,坐上周明辉的马车,抿了抿嘴,“我哥哥也在。”

江玲勾着嘴角,“我知道。”

邵婷泄了气,知道什么啊?她反而更心虚,见江玲走远,跺着脚郁闷了,自从上次的闹剧后,周明辉的一些举动,让她想不多想都难,可他们身份差的太多了。

邵婷想到这里紧抿着嘴唇,她不该多想,她这个身份当妾都不够,而且她宁死也不当妾。

明辉与邵荀买纸张出来,明辉见到

手掌断鬼神法 完整版/

邵婷等在马车边,他明显感觉到对他的冷意,有些摸不到头脑了。

邵婷拉着哥哥,“哥,我买好了东西,我们回家吧。”

邵荀抱着纸,“好。”

明辉开口,“我让。”

邵婷打断道:“不用,我们自己能叫马车。”

说着扯着哥哥赶紧走,深怕明辉追上去一样。

明辉没追过去,眯着眼睛看着二人走远,兄妹两个不知道说了什么,邵荀本来挣扎,后来反而加快了脚步。

小厮小声的道:“公子。”

明辉拿着扇子把玩,“咱们回府。”

他以为是个迟钝的,没想到反应这么大,这是想和他扯开距离啊!

“让我看看这是谁。”

明辉听了声音看过去,乐了,“表妹。”

琳熙就在对面的茶楼,周侯府的马车她熟啊,见到有姑娘站在马车边,她眼睛都要瞪圆了,结果看到这么一幕。

明辉看向表妹身边的小姑娘,想到昨日听到的消息,见礼道:“见过靖萱公主。”

靖萱示意起身,琳熙笑眯眯的问,“刚才的姑娘是哪家的啊!”

明辉,“不是哪家的小姐。”

琳熙表情严肃了,不是小姐就是普通民女了,她不是看不起民女,而是阶级跨度有些大,明辉表哥再不用担家族责任,也不该随便娶个民女,不知道的以为周侯府放弃表哥了,对表哥日后有碍。

哪怕解释也没几个人相信,正常的会让侯府嫡孙娶民女?

明辉没有想解释的意思,“我先回府了。”

靖萱等马车离开,才小声的道:“这不是话本的故事吗?”

琳熙无语了,“你都看什么话本?”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琳熙,“......”

随着话本报纸的出现,话本的种类多了起来,尤其是知道言先生是陈太妃后,也有女子写话本,世家小姐不敢写,但是寡居或是商女就没那么多的顾忌了。

结果就是话本不仅有穷书生,还有女主是民女,这男主就是一些官家公子了,至于为什么不是商女,全因没有官家子娶商女为正妻的,哪怕现在对商贾政策宽松了,还是没有人敢第一个娶商女为正妻。

晚上,周书仁回来,“太子妃动了胎气。”

竹兰问,“你怎么知道?”

周书仁摸着胡子,“今日太子没在,皇上与我说的。”

“这都告诉你!”

“谁让这一胎可能是我徒弟呢!”

竹兰还真给忘了,“怎么会动胎气?”

太子妃这一胎被护的严严实实的,皇后生病都免了太子妃进宫,就怕太子妃累到。

周书仁摊开手,“这我就不知道了,皇上没说,不过看皇上的神色不大好看。”

竹兰,“有太多人不希望太子妃顺利生产了。”

嫡长子啊,皇上是,太子也是,这分量比在官员家的嫡长子还重,这一胎要是儿子,对于日后进太子后院的女子可不友好!

竹兰想到也就说了出来,周书仁,“何止不友好,简直是团灭。”

只传嫡长子的话,还有什么奋斗目标!

竹兰道,“他们也就敢在孩子没出生的时候动手。”

“现在胆子也不小,皇上对京城的掌控比我想的要深。”

周侯府是放到明面上的,因为他的坦荡,皇上对周侯府反而更信任,没有必要很少关注侯府消息,其他的世家消息,皇上时刻盯着的。

竹兰默默在心里为胆子大的点蜡,“本来能进太子后院的,现在这么一折腾没戏了。”

周书仁赞同的点头,“最近皇上会有动作。”

竹兰,“嗯?”

周书仁没解释,反而问,“你的水晶打磨好了吗?”

“我买的都是大块水晶,只能一点点的打磨,现在只打磨出雏形,想要打磨好还需要一些时日。”

能有现在的速度,还是她请了足够的匠人,她也想过用玻璃的,可惜到了后世玻璃不值钱,一点收藏价值都没有!

喜欢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