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第一天先住酒店*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

出狱第一天先住酒店*

标签:p标签]

喜欢快穿出狱第一天先住酒店之当绿茶成了恶毒女配请大家收藏:

被乔虞呵斥对方也处变不惊的停下脚步,接着跪下解释道:

“奴婢该死惊扰娘娘,奴婢奉王爷之命前来辅佐娘娘。”

“你说出狱第一天先住酒店你是晏瞿派来的,可有何证据?”

那人见乔虞不信也并未慌张,好像晏瞿早就料到她心思缜密不会轻易相信他人,于是便将自己随身佩戴的玉佩交由她转交证明。

“王爷说娘娘不相信的话,便将这玉佩交由娘娘。”

说完她便低着头,双手呈上将玉佩好让乔虞看清楚。

乔虞睨了一眼那玉佩,她向来记忆好,这玉佩果真是那厮平日一直带在身上的。

也不是说没有可能是仿制的假货,但乔虞见惯了好东西,像这样成色的玉佩放在了现代也是少之又少。

“本宫知晓了,你叫什么名字。”

乔虞即没有说要收也没有拒绝,自顾自的拿起浴巾继续擦拭身子。

“奴婢没有名字,代号影三,王爷说主子为奴婢赐完名,奴婢从此以后便是主子的人了。”

影三见乔虞没有说怎么处理这枚玉佩,又谨慎小心的将玉佩收好,上前服侍乔虞洗澡。

“哦?是吗。”

素芳原是晏符的人,所以现在是换一个人来监视她?

不过晏瞿既然让影三如实转达自己身份,显然是真想让影三过来辅佐她。

但眼下这个关键时刻,乔虞根本不敢冒险。

两人都未发声,屋内静极了。

乔虞忽然想到了什么,正好,晏瞿若是真愿意做……

出狱第一天先住酒店*

你下去吧,回去帮本宫和你主子传句话,本宫无心无颜面对皇上,还请王爷想个法子近来不用侍寝。”

影三的手顿了一下,短短两句话让她心中惊骇波涛翻滚,但她依然面色不改:

“奴婢定为主子传达,办好。”

影三领命时晏瞿便说了,若是自己无法让乔虞信任自己,她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好在乔虞虽然没有立马收了自己,但也给了她机会。

兰贵妃提的要求看似荒唐,但王爷既然将祥阁排三的自己安排保护贵妃,显然贵妃在王爷心中的分量不轻。

影三原话转达给晏瞿,对方刚听完手中的被子便碎成好几片。

“王爷息怒,主子并非跋扈之人,会提这般要求定是有苦衷的。”

影三立马跪下为乔虞辩解,她以为晏瞿是恼怒乔虞的得寸进尺。

其实是晏瞿非常乐意乔虞不想在与小皇帝亲密,想想可能是为了自己,他心中就像浸在蜜罐里。

可也有可能是乔虞真的愧对小皇帝,一想到自己心爱之人日后还要躺在别人怀中,身心都属于另一个男人,男人卑劣的占有就控制着他嫉妒的发狂。

不过晏瞿向来冷静喜怒不惊,很快便收拾好了情绪:

“本王帮她处理好一切,你让她安心。”

影三随即将玉佩取出呈上,当初王爷说了贵妃若是没有收,自己便没有存在的必要。

“娘娘并没有收这块玉佩。”

乔虞给了她机会,可并不代表晏瞿愿意给。

晏瞿看着那块玉佩沉思了一会儿,但没有发怒,没收并不代表拒绝。

允兰是还在气头上,当然,这种事遭遇到换做是谁都会愤怒不已的。

“那你便代你主子收着,哪天允兰想要了便给她。”

“奴婢知晓了,那奴婢先告退给娘娘复命。”

影三走后,晏瞿坐在太师椅上看着窗户出了神,他本只是想用公务拖住晏符无法去后宫,可现在他想让乔虞恨小皇帝。

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不会同床共枕,如同真正的夫妻一般恩爱的让人嫉妒发狂。

果然到了晚上敬事房传话来说皇上今日宿在养心殿处理公务,让乔虞早些歇息。

“本宫知晓了,元公公代本宫向皇上稍句让操忙国事也应保重身体。”

这种看似关心的话说给皇上听实则大逆不道,可显而知贵妃在皇帝心中有多么重要。

珠儿适时拿出一小袋金瓜子给喻元廷,本也只是一件小事还能拿赏,喻元廷笑的更加乐呵:

“娘娘吩咐的事,奴才定当办妥的。”

边疆战事不断,朝廷眼下是派了兵,但缺少一个有说服力的主将,为了此事朝堂上没少为此吵得不可开交。

薛左都督的兵现在是在晏符手里握着,可到底是少左都督的,晏符将兵权交由副将带底下的人难免有所不满。

而摄政王的半块兵符也不不是那般轻易借的来,这不,狡猾的老狐狸已经称病半月未来上朝。

正夏暑热,屋内因乔虞在的缘故并没有放冰,晏符又因手中参安王和少左都督的折子看得心烦,一脑袋汗。

乔虞故作心疼,怜惜的拿出帕子帮他擦拭,试探中带着一丝撒娇:

“这正午天气最是热的时候,屋内放点冰好让怀邬散散热?”

乔虞贵为宠妃,即便皇上没有允肯,这么点小事下人早就动身去办,但奈何顾及皇上的吩咐没有一人敢动身。

晏符接过女人手中的帕子示意自己擦就好,刮了刮她的秀鼻:

“你啊,到底是兰儿想要凉快还是想给朕散热?”

被当场戳破乔虞也没有窘迫,反而不高兴的撅了噘嘴,娇横的模样勾的晏符的心直痒痒。

“怀邬惯会把兰儿好心当成驴肝肺。”

晏符知道乔虞不是真的生气,可他见不得乔虞不开心,于是立即停下了笔牵起她的手,耐心而又温柔至极的轻哄道:

“杜太医跟朕说了你这几日夜里还咳嗽,虽说不严重但也不能马虎了,乖,兰儿再忍忍好吗?”

其实乔虞并非是这几日伤寒不能用冰,而是上次‘小产’落下了病根,哪怕是到了正夏也畏凉。

上次乔虞贪凉偷摸让兰朝殿的宫人给她用了好几碗酸梅汤,高烧了好几日,吓得晏符严惩了兰朝殿,衣不解带的在床前照顾乔虞。

撒娇、耍赖都没用乔虞觉得没趣,反正在屋内也热,不如她去御花园透透气去,可她偏不说自己是这么想的:

“那兰儿便不打扰皇上处理公务了,还害的皇上同兰儿一块热。”

乔虞真生气还是假生气,晏符还是分的出来的,这一看便知道对方是在这待得乏味了,嘴角克制不住宠溺的笑意:

“好好好,珠儿记得看好贵妃,别让她吹风,御花园湖边风大莫让你家主子贪凉。”

“奴婢省的了。”

珠儿做事向来稳重,但在乔虞身体健康上和皇帝异常合拍,干劲满满。

若不是扶额不优雅,乔虞定是要做的。

正午日头最大的时候偏偏这个御花园的静心湖庭尤为凉快,清爽的微风都让乔虞想在这睡上一觉。

正当乔虞惬意着,一个黑影突然从假山跑出来,像是铆足了劲想要冲到乔虞跟前,但乔虞身边除了宫女太监还是侍卫,那会给她这个可能。

“是谁?”

喜欢快穿之当绿茶成了恶毒女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