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后五七到哪关了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亡者本该安息,可如今却在死后依然被母蛇利用,替杀死自己的家伙效力,这是何等的悲哀,我看着眼前那一具具被母蛇吐出的尸体,看着它们冰冷麻木的脸口中发出了一声轻轻叹息,惋惜地说道:“这些人本该成为江湖上的神话,他们本应该在漫长的岁月中书写更多更辉煌的传奇,可最终他们只能止步于此,你杀死了他们甚至吃掉了他们,此乃森林法则弱肉强食无可厚非,但你不该在其死后依然利用他们的身体,至少应该给这些人一个体面的终结,我承认我会搜刮被我杀死的强敌身上的财宝,可我至少不会糟蹋他们的尸体。”

母蛇在帝俊法相的利爪下挣扎,口中咆哮怒吼道:“你胡言乱语些什么,给我去死。”

所有被母蛇召唤出来的尸体全部抬起手来,他们的举动出奇的一致,掌心之中灵气闪烁那是残存在他们尸体之中仅剩下最后的灵气,是他们生前强大修为最后的见证,也是因为这一点点灵气才保证了他们的尸身还存在于这世上。

“快给我动手,干掉这个凡人。”母蛇再次下令,所有尸身掌心中的灵光也变的越来越亮,远远看去就仿佛黑色夜幕之上点缀的星辰。

忽然间耳边传来诡异的呜咽,我凝神听着竟听见呜咽声是从这里每具尸体口中发出的,这些尸体在低声哭泣,我满脸诧异因为这些修士早在千百年前就已经死去了,尸体又怎么会哭泣呢,直到我定睛仔细一看才发现了原因,原来这些类似呜咽的声音是因为风吹过尸体上的窟窿后发出的风声,这些尸体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后早已千疮百孔,风从这些窟窿中吹过之后就发出了类似哭泣呜咽的声音。

“诸位,我相信冥冥之中自有玄妙存在,你们虽然已死去千百年,但曾经的不甘与现在的屈

人死后五七到哪关了 无删减完整版*

辱让你们向我发出了这怪异的声音,你们应该也不愿意被这条母蛇驱使吧,那晚辈今日就斗胆得罪了,就由我来送诸位前辈上路。”

说完这句话我闭上眼睛双手合十,一声叹息后所有尸体手中的灵光骤然绽放,与此同时我背后帝俊的法相狂吼一声,妖气化作巨大的符阵笼罩住母蛇和此地所有受其控制的尸体,我口中念出超度亡者的经咒,声音随着灵气在宫殿之中回荡。

没有睁眼但耳边呜咽的声音越来越轻,眼睛感应到的光芒也越来越黯淡,最终彻底变成了一片漆黑,这时候我才睁开眼睛,所有灵光以及灵光背后的尸体全部都消失了,宫殿内只残留着地上的妖火以及覆盖在我们头顶上的符阵。

符阵此刻笼罩住了庞大的母蛇,母蛇紧张地扭动身躯多次试图攻击符阵,但每一次攻击不仅不能将符阵打破还会在符阵的灵光反击之下受到重创,多次受到重创之后的母蛇已经伤痕累累变的奄奄一息。

“该你上路了。”我伸出一只手,手掌向上与此同时帝俊的法相也伸出一只利爪,爪心向上,当我翻转手掌并且将手掌按下的时候,法相的利爪也会跟着落下,那一刻就是母蛇的死期。

无论是人还是其它任何种族的生物都向往长生不老,每一个物种中绝大部分个体都渴望不死,母蛇已经活了万年岁月,而且还是被困在这孤寂的黑暗宫殿里,可即便如此它依然想活下去哪怕是活在这如同囚笼般的地方,所以眼看自己即将命丧于我之手,母蛇突然大声求饶惊呼:“凡人,别杀我,我能帮你进入第三重神境,也只有我能帮你了,如果你杀了我的话那你只有再等上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时间才有机会见到星雄罗盘再次激活。”

我的手迟疑了没有马上落下,开口问道:“你有什么方法?”

“第三重神境人死后五七到哪关了的大门名为星雄罗盘,那是纣幽那个老家伙亲手打造的一件强大灵物,此灵物之中有纣幽的精血,其中一共有三重谜团,每打开一重就会激活下一重,且每一重都比上一重更难,而且一旦破解失败就失去了这一次破解的机会,星雄罗盘就会锁定并且自我封闭,需要等待漫长的岁月才会重新自我激活,所以你刚刚强行破解星雄罗盘失败后,要是没有我的帮忙那你只能再等下一次星雄罗盘自我激活了,不过要是我出手帮忙的话你就还能有一次机会破解星雄罗盘。”

我听母蛇说的郑重其事似乎不像是骗人,心中也产生了好奇暗道:难道这家伙真有办法让我再次破解星雄罗盘吗?

“你真有办法吗?”我问道,“你先说说你有什么办法。”

“星雄罗盘的开启和封闭其实全看其内部那滴纣幽的精血的状态,那滴精血会吸收四周的灵气缓慢累积,当累积到一定程度后就会被激活同时星雄罗盘也会被激活,一旦破解失败后精血内的灵气耗尽就会失去效力,自然星雄罗盘也会封闭,而我这里也有一滴纣幽给的精血,这滴精血是当年纣幽将我带到凡间时候赠送给我的礼物,同时也是我们之间主仆契约的见证,如果我将这滴精血送入星雄罗盘内,那星雄罗盘应该还会再次开启自然你也就多了一次破解星雄罗盘的机会。”

我明白了母蛇的意思,但却没有完全相信它,这条母蛇不是好东西说不定正憋着什么阴谋呢,我想了想后说道:“我还是没办法相信你,毕竟你也没办法证明你说的话就是真的。”

母蛇见我还是不肯放过它立马急了,张开嘴吐出一条黏糊糊的信子,信子的中间包裹着一点红芒,那红芒在我眼前一闪而过,可我还是看的很清楚那是一块如同红宝石般的石头,而石头里包裹着的东西散发出血与古神的气息,我皱起眉头问道:“那就是纣幽的精血吗?你既然将精血给我看了,就不怕我出手宰了你然后直接从你的尸体里把纣幽的精血拿出来吗?”

“我既然敢这么说自然是有所依仗,我的性命与纣幽的精血相连,一旦我死了那纣幽的精血也会立即失去效力,到时候你拿到的不过是一块破石头罢了。”

喜欢贷灵请大家收藏:

上头的小羽被我这一手给镇住了,终于恢复了清醒在我面前慢慢低下头去,我收起了严肃的表情笑着说:“没关系,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接下去交给我吧。”

说完这句话我缓步朝鳄鳞蛇群的母蛇走去,庞大的母蛇盘踞在漆黑的内殿中,橙黄色的双眸如同两盏巨大的灯笼,它低头看我然后从嘴里又吐出了一个半身的妖艳女子,这名妖艳女子就和刚刚与我对话的妖艳女子一模一样,都是母蛇制造出来的傀儡。

“这头小妖认你为主是吗,你以为凭你凡人之躯能在我面前做什么,你不会以为凭你的本事可以杀的了我吧?”母蛇用傲慢的态度说道。

“我懒得和你废话了,最后问你一次,你要是愿意让开一条路放我走,那我可以饶你不死可如果你不愿意让开的话,那我就干掉你。”说完我一掌隔空打碎人死后五七到哪关了了母蛇制造出来的傀儡。

“无知者当死!”

母蛇在愤怒中大吼一声,数不清的触手从口中伸出,如同看不清的鞭子一般抽打在地上在一片混乱中化作无数残影,这些触手攻击的速度之快就连我都有些看不清楚,而且攻击威力惊人不一会儿便将我周围的墙壁地面打的千疮百孔,这些触手的攻击并不仅限于正面的抽打,它们还会钻入地下和墙壁中隐藏起来,从我的前后左右乃至头上脚下发动奇袭。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没有让黑鸦反击,自己也没再出手过,只是等到保护着自己的妖气消失后,这些触手突然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将我团团包围缠绕,在顷刻间便将我的全身缠了个结结实实,我被捆成了个粽子的模样。

“这下我看你还怎么嘴硬,凡人我即便不吃你也会不停折磨你,让你体会生不如死的感觉,这就是你不知好歹冒犯我的下场。”

这时候的我活脱脱就像是一个大粽子,眼看是活不成了可下一秒妖火自触手包围之下燃烧起来,而且燃烧的越来越凶猛,按理说妖火是不足以伤到这些触手的,之前小羽放出的妖火就对这些触手没有丝毫作用,可现在结果却出乎母蛇的意料,此妖火非彼妖火,同样都是妖火但小羽的妖火和我的妖火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语,她的妖火伤不到这些触手不代表我的妖火就伤不了。

火焰迅速燃烧遍我的全身,所有缠住我的触手感觉到了剧痛后开始向后本能地退去,然而这一次轮到我出手了,我向前跨了一步一只巨大的妖爪自我身

人死后五七到哪关了 无删减完整版*

后落下一把抓住了所有想要逃回母蛇体内的触手,如同抓住了一片混乱的麻绳,然后一个巨大但模糊的怪物轮廓出现在了我的背后,那正是来自帝俊的法相。

母蛇显然是认识法相的,或许它曾经看见过其他修士使用法环法相之类的秘法,所以它在看见帝俊的法相后马上露出了惊恐的尖叫,声音颤抖着问道:“你为何会有法相,以你的道行修为怎么可能修出如此强大的法相?”

我转了转脖子说道:“是你见识短浅看不穿我罢了,我刚刚说过了,我给你一条生路可你却不想走,那现在你只有死路了。”

帝俊口宣妖法经咒,法相上冒出强烈绿光,那绿光从空中笼罩住了母蛇庞大的身躯,绿光照过的地方,母蛇的身上就会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母蛇扭曲身体企图逃走却被法相的另一只巨大利爪从空中一爪压住,现在的母蛇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掉,眼看就要走上死路的时候母蛇惊慌失措地大喊道:“你别杀我,别逼我和你拼了。”

“拼?你拿什么和我拼?”

母蛇显然已经被逼至绝境,此刻突然全身发出“砰砰”怪响,它居然在自己身上炸开了好几个血窟窿,然后从这些血窟窿里钻出了几具尸体,这些尸体并不是刚刚那个女人的模样,而是长相各有不同的男女模样。

“这些是我这么多年来吃掉过的修士中的强者,我将他们的尸体养在体内,他们死前成了我的食物,死后却成了我的护卫,你虽然强大但我就不信这么多凡间强者联起手来还打不过你,你既然不给我活路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别以为你有法相我就怕了你,在这些修士之中可不仅仅只有凡人,还有两个特殊的存在。”

说话间这些从血窟窿中爬出来的尸体全部直挺挺地站在了我的面前,形成一片可怕的威亚逼迫向了我。

喜欢贷灵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