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带仙看哪个手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喜欢病娇

身上带仙看哪个手指,

太子能有什身上带仙看哪个手指么坏心思请大家收藏:

“陛下曾召诸王、宰相等重臣密议,王相、郑相都赞成许亲,反对之声寥寥无几,如今虽然尚未正式许亲,但也差不多了,只等——”

“什么时候打?”李行远听也没听完,便横眉冷目地催促,“赶紧吧!拿了阿史那咄咄的头颅好过年!”

李穆倒没什么激动神色:“不急——”

“不急?敢情不是你媳妇要被和亲?”李行远抡起手里的大刀,狠狠掷在地上。

唐小白一阵猛咳。

李行远瞪她:“又没说你,你激动什么?”

“你激动什么?”秦容嗤笑,“唐大小姐也还不是你媳妇!”

李行远横了她一眼:“你知道什么?”

秦容笑道:“唐大小姐这性子,会愿意等你三年孝期?她满心满眼都是燕国公府的荣光呢!”

李行远顿觉扎心。

确实,娇娇儿虽然暂时不议亲了,可也没承诺他什么。

如果狗皇帝用燕国公府要挟她和亲,她多半是会答应的。

想到这里,李行远瞥了一眼事不关己的太子殿下,索性去催唐小姑娘:“你阿姐要被和亲了,你不急?”

唐小白咳了两声,道:“不过是进宫陪伴太后而已,被选进宫的也不止她一个。”

突厥使者确实提出了求亲,皇帝和宰相也都很有意向,但是人选还没定,只是不知道谁的主意,做了个骚操作。

他们选了一批京中贵女,名义上是入宫陪伴太后,但在这个节骨眼,明眼人都知道,是在选和亲人选。

又或者说,让人以为在选和亲人选。

唐娇娇就在这些人选之中。

“大小姐不是和亲的最佳人选,他们不过是利用她逼迫燕国公主动交出兵权罢了。”李穆道。

诸王、宰相,都盯上了声势煊赫的燕国公府。

皇帝也终于坐不住身上带仙看哪个手指了。

唐小白冷笑:“交出了兵权,岂不是任人拿捏?”

如今父兄军功赫赫,尚挡不住阿姐被召入宫。

真没了兵权,一纸诏书下来,还不是想把他们家如何就如何?

“把阿史那咄咄杀了,就不用和亲了。”李行远此时已经冷静下来,说出的话却更加血气弥漫。

唐小白却不赞同:“杀了阿史那咄咄,也还有其他突厥部落,把突厥人都灭了,也还有刚归降的吐谷浑太子,想拿捏我们,总能找到办法。”

根源在那些想拿捏他们的人身上。

李行远森森地看了一眼李穆。

确实是等不及考什么状元了,他现在恨不得太子明天就登基。

“我们有我们的计划,不要被人牵着鼻子走,”李穆道,“等突厥使者把消息带回来,阿史那咄咄才会真正放松警惕——”

“届时,才是我们出兵的最佳时机!”

……

普通人家嫁女,也不会一次就答应。

何况突厥使者这次进京极为仓促。

虽然皇帝已经有了许亲的意思,但还需要突厥使者将这个意思带回去给阿史那咄咄,再由阿史那咄咄备下重礼,重新遣心腹高官进京,正式求亲。

突厥使者从京城返回的时候,走的路线跟去时一样。

绥州、银州,北渡黄河。

北渡黄河的那一天,正好是大年三十。

一大清早,唐小白特意跑到拂云堆的高地上看使者渡河。

马行冰面,悠悠和和。

“朝中派了谁去抚慰突厥?”唐小白眯着眼睛,见一行人中有服紫者。

文武官三品以上服紫。

三品以上,这个规格可以的。

“鸿胪卿安仁俭。”李穆道。

“鸿胪卿啊……”唐小白喃喃道。

鸿胪寺以鸿胪卿为首,主掌外宾事宜。

鸿胪卿都派出来了,可见皇帝许亲许和的诚意。

“还记得我上次说的那首诗吗?”唐小白突然问。

“单于北望拂云堆,杀马登坛祭几回。”李穆记得很清楚,这首他不会。

“后面两句其实我记得,”唐小白轻声道,“汉家天

身上带仙看哪个手指,

子今神武,不肯和亲归去来。”嗤笑一声,“挺好的一首诗,可惜不配。”

这是王之涣的一首诗,说的是唐朝皇帝不肯对突厥许亲的故事。

进京求亲无功而返,是以北望拂云堆,而杀马登坛,早已成旧事。

自古以来,很多人赞颂王昭君为边塞和平作出的贡献。

但大家都明白,拒绝和亲才是真正的有底气。

如今朝中选择和亲,并不是因为打不过,也不是因为打不起。

而是大局已定,已经可以拿来搞权衡算计了。

李穆将这首诗在心中默念一遍,低声道:“你放心,有我一日,必不负此诗!”

唐小白教这话戳得心潮澎湃,转头对他笑:“好,我放心!”

……

是夜,汉历除夕,大雪。

李行远率五百骑冒雪疾进阴山,突袭可汗牙帐。

李穆率大军跟进,突厥军溃散,歼万余,惟阿史那咄咄乘千里马北逃。

“这厮真能逃!”李行远不甘心地说。

那匹千里马是真的优秀,反正他们这儿没人追得上。

追不上,就只能先回来了。

这叫李行远怎么甘心?

“他逃不掉,”李穆道,“漠北总是要去的。”

唐小白心中一动,问:“方才李枢找你们说什么了?”

他们都刚从中军帐回来,衣帽上犹带雪粒,虽然回来时面色如常,但也猜得出李枢找他们没什么好事。

突袭可汗牙帐的行动当然不会知会李枢,也没有顾及正在同突厥人把酒言欢的鸿胪卿安仁俭。

安仁俭趁乱逃出,比他们早一些回来,找到了李枢。

当时小祖宗和李行远都还没回来,她躲在营帐中不出,也听见外面颇有些动静。

好在秦容还在,动静也没闹大。

“说什么?”李行远嗤笑,“无非是说我们让朝廷失信于突厥人罢了,也不数数我们被耍的次数!”又同李穆建议,“得先把李枢和安仁俭看住,别让消息传回京城,省得有人添乱!”

唐小白听着这话,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

琢磨了好一会儿,猛然警醒——

“消息不能传回京城,岂不是我阿姐也不知道这边的情况?”

“那她会不会觉得……我们对她要被和亲这件事无动于衷?”

喜欢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