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生不到儿子的女人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你什么时候回来了?我都没看见你。肚子好些了吗?”阿执连忙戴上面具,两人还在磨蹭,已经落后了不少。

“嗯。”折鸢不知为何,排空了肚子以后,一张碎嘴变得不爱说话,可能已经脱力了?

阿执迅速回忆了下梅花妖杀死莺儿的经过,也详细描述了小娟和雨虫全身上下血纹的惨状,以及有绞命锁的推测,末了,有些担忧:“四朵梅花中的最后一朵叫他们抢走了。我们是不是落了下风?”

折鸢略一思索,直接开路:“大家都看过也没看出来什么一样,那朵花大概率没什么作用。还不如去看看妖梅树。”

阿执动了动耳朵,觉得奇怪:“你的声音怎么变了?”

“……辣椒吃多了。”

阿执有点儿想不起来刚才哪道菜里放了辣椒。

“对了,还有一件事。刚才答应你,会一点儿不隐瞒,全都告诉你的。”阿执想到席间在墙上看到的红梅影子,觉得是很重要的线索,连忙凑上前去,想要悄悄说给折鸢听。这少年不知道是怎么了,对她的突然靠近和萦绕周身的清香,显出了极其抗拒,连连后退数步,口气十分惊讶:“你……干什么?”

阿执愣住,纳闷于折鸢突如其来的不可捉摸:“你反应怎么这么大?”

“咳咳。”少年摆了摆手,示意阿执保持距离,这一点儿都不像折鸢就喜欢涎着脸凑上来左右打听的模样,“你想说什么?不用靠这么近,直接说,我能听见。”

阿执:“因为别人都没看到,我想或许是什么重要的线索呢,已经答应了只告诉你……”

傩戏面具后面传来的声音带着点儿阴阳怪气:“在场除妖师哪个没有私心?你真的相信——我。”

p标签]阿执不解:“为什么不相信?我们说好了呀。”

“所有人都奔着长公主的赏赐而来,等着看吧,为了抓到梅花妖,除妖师中少不了内斗。你就这么信任——我,把唯独你知道的秘密说给我听?”

阿执搞不懂折鸢突然闹什么别扭,还以为他临场反悔,拒绝合作,那么自己成功抓到梅花妖并换取北泽赤鲸脂的概率就直线降低:“你不是说了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吗?你说了我们两个要一起捉妖,毫无隐瞒呀。”

少年摇头,忽然说了句让阿执感觉很熟悉的话:“为什么你还是这么容易相信人?他——我把你当‘血包’过。”

阿执坦言:“你把我当诱饵,我的确很生气。可你不也认错了吗?你还让豪彘咬伤,那就算是老天给你的报应吧。你之后也没害过我。而且你不是说了吗:我们两个好好合作。我是相信你的。你总不会当着我的面儿第二次撒谎吧?”

他低着脑袋,着实沉默了好久。

阿执着急:“你到底要不要听?别的除妖师可能都查遍大半个府邸了。”

“你说吧,是什么事?”听他无奈的口气,大概是败在阿执坚持给出的信任之下。

“我在墙上看到梅影一掠而过。”她迅速讲了宴席上发生的事情。

“没有别人发现?”

“好像只有我。”

“知道啦。走吧。”折鸢闷着头跑在前面。戴了傩戏面具,她无法知晓他的表情。阿执紧跟其后,疑惑地看着他背影。折鸢显然因为迟到,挑不到合身的白衣,他穿着的那件太过宽大,显得骨架很小很空落。

“喂——”阿执追上,“这条线索能不能用?”

相比起除妖场上场下的叽叽喳喳,此时的少年明显沉稳许多:“只在墙角出现了一次,并不足以说明什么。如果现场只有你注意到了,连三戒都没发现,那只能说明梅影不带丝毫妖气。或许是你看错了也说不定。但我们可以稍加注意,如果再次发现,可以追踪过去。”

两人奔出犀池,阿执特意关注了下低矮的山墙,并无梅影。回廊正中的空地上摆着那一棵不合时节开放的梅花,并无一个除妖师在场。

阿执内心焦急:“他们是不是都去找梅花妖了?我们落后太多。”

少年并不慌张,围绕着梅花树转了一圈,只在树枝头看到几个小小的花苞,抖抖鼻子嗅嗅,的确有淡淡的梅香,并无异常:“你不是说梅树开了些花,花都哪里去了?”

环视四周,按照长公主的吩咐,今日除妖师在府内捉妖,其余人等为保安全都得带在屋内,所以此地并无值守士兵能告诉两人除妖师们早就摘走了一树的梅花。

“我们得加快速度啦。”竞争对手全是本领高强的除妖前辈,又抢先了这么多,阿执心里害怕,觉得近在咫尺的北泽赤鲸脂越来越远。

少年再围绕梅树转一圈,仍旧没察觉到妖气,他停下了脚步,背对着阿执,语气略带一丝责怪:“你这么着急捉住梅花妖,是想要长公主府的什么东西?”

其实不需要问,他也能猜得很准。

阿执低头,脚尖轻踢小石子:“北泽赤鲸脂。”

他没说什么。傩戏面具下,好像无奈地叹了口气。

阿执连忙极力争取:“要是咱俩一起捉住了梅花妖,请赏的时候,你别跟我争,好吗?你要去没什么用,长公主府上也没剩多少……”

“先捉到再说。”少年匆匆打断她的央求,开始一番分析,“梅花树找不出端倪……君安城长公主府上突然出现花妖,落了梅花妆的是三个侍女。一个因脸上的伤口围合成了绞命

佛说生不到儿子的女人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锁死了,另外两人竟然还活着?这件事情很奇怪。”

阿执忙问:“哪里奇怪了?”

“这第一,虽说妖物伤人,但一般来说不会出现在人多的地方。而且妖物的行踪总是比较隐蔽,因此才需要设除妖场,专门聚集除妖师来捉捕。”他打量着此刻空无一人的庭院,眼前浮现出平日里府中下人来来往往、穿梭不息的繁忙景象,继续道,“现在大概是长公主府最荒凉的一天。可你知道她府上有多少人?光登记在册侍奉主子的大概有四五百,这还不算护卫卫兵。梅花妖为什么挑了个君安城最大户的人家?生怕不被发现吗?”

喜欢银月之上面具之下请大家收藏:

这下,无人不暗暗敬佩长公主心思缜密、做事滴水不漏。面具和白衣一举多得,既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除妖师不贴上花瓣,又隐藏了所有面具白衣人的身份,有意无意中开了口子,不管是谁,只要戴上面具、穿上白衣,都能混入捉妖队伍中。不用多说,精心布局的这个女人,袖中招数肯定不会仅此而已。

云嬛缓缓挪动着轮椅,看了眼面具和白衣,丝毫不感兴趣的样子。

长公主道:“姑娘腿脚不便,我叫人来服侍你。”

云嬛回道:“谢长公主抬爱。这两件什物留给别人吧。”

长公主忙说:“面具和白衣的数量足够。”

云嬛微微一笑:“碰巧梅花落在三名侍女额间,就以为用面具遮挡会起作用。云缳只怕不管梅花落在身上何处,都会沁入肌肤。戴着面具又有何用?”

长公主哑然。

小娟惨白着脸,哭道:“您还是戴上吧,万一落了梅花在脸上,可就,可就……呜呜呜……”

“小娟姑娘,你先别着急。你身上的血纹尚未形成索命圈,只要不去抓伤口,就会给我们足够的时间。”低头哭泣的小娟忽然听到阿执柔声安慰,满腹的委屈和对死亡的恐惧再也忍耐不住,伏在她肩上哇地放开了哭。

“嘘,闭上嘴巴,别吵到长公主。”郑管家皱眉训斥,一面指点着,警告阿执,“小心她那个血纹长你身上。”

“这个不用担心。我身上没有伤口。”阿执一面安慰小娟,一面询问,“你说摘下了四朵梅花。这第四朵在哪里?”

长公主即刻叫人取来封锁在匣中的第四朵妖艳梅花。所有人都听说了梅花妖的厉害,生怕花瓣沾到皮肤上拿不下来,因此没有人轻易上前去触碰。

见阿执走了上去,云缳开口道:“小心妖花。”

[标

佛说生不到儿子的女人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签:p标签]“只要没有直接接触,应当无事。”阿执坦荡荡解下束袖,隔着衣袖的双层布料,拿起了血红色的梅花。放在掌心观察,这妖花与平凡的鲜花并无差异,用三戒的禅珠试过,也没有妖气的反应。

“或许只有贴在皮肤上,才能显出作用。”豆子李阴阳怪气地笑了,“跟我的豆子一样,不撒播到土里,长不出来。人的精气血肉就是妖物的肥料。”

除妖师们争相看那妖花。

阿执当然不会傻到亲身尝试这朵妖花的威力:“戴上傩戏的面具,真能保护我们?”

长公主道:“这是三戒大师的建议,我已经命人试过了。薛姑娘不信,可再验证。”

果然,小心翼翼放在面具上的花,没有血液皮肉作为扎根的温床和养料,轻轻便能抖落。

除妖师们立刻争抢傩戏面具,纷纷戴好。一直专注于喝酒的程不寿瞟眼看去,傩戏面具还剩很多。既然请帖是长公主府发放的,又怎会不知前来赴宴的除妖师有几人?这么说来,准备过多的面具,只有一个原因。

长公主思索着云缳的话,抬手请诸位除妖师稍作停顿,命人取来更多白布:“方才多亏云缳姑娘提醒,梅花妖不仅可能贴到脸上,也可能粘在裸露肌肤的任何地方,各位不如以白绢缠好手臂和脖颈,提前做完全保护。”

只见三藏、虫师、豆子李等人都换好白衣,戴上面具,缠了臂膀。豆子李对虫师心存芥蒂,故意同抢一张傩戏面具、同一件白衣、同一块白绢,两人眼神交错,想必出了这犀池,少不了一场交锋。

长公主关心地问云缳:“云缳姑娘不打算用这面具、白衣和白绢?”

云缳反道:“若防护措施有效,梅花妖便不敢轻易现身来攻击诸位除妖师,反而会盯准看上去毫无保护之人;若防护无效,包裹严严实实又有何用?”

豆子李指着她背影骂道:“你这个翻来覆去的善变女人。不是你提议用布包好吗?哦,到头来是摆我们一道,梅花妖不敢在我们面前出现,却会专门去攻击你,你就可以捡大便宜了?”

“说到底,你不过是在生气我比你胆子大一些。”玉面刀不仅嘴巴厉害,即便坐了轮椅,对自己的身手显然更加自信,面对豆子李,她直截了当挑明,“你想早些找到梅花妖,那就摘下面具,撤走白绢。不然,长公主府的万贯赏钱,都是我的。”

“你……”豆子李左右为难,撤走面具和白绢,他生怕梅花贴到皮肉上,没抓着妖物,自己身先士卒。

除了阿执、程不寿两人,在场除妖师无不咬紧了牙关,心里憎恨云缳的张狂,盼着梅花妖先给她身上留一个索命环。

贪财女子给众人挖了个大坑,看所有人全部跳进去后,摇着轮子慢慢走远。

借着,程不寿摇摇晃晃站起来,看似很老实很惜命地接过张傩戏面具,然后,十分不见外地“哇”一口吐满,竟然敢把长公主府的面具当成盛他呕吐酒水的器皿,在场之人无不汗颜。醉汉无辜地耸肩,推开面具,十分嫌弃:“脏了,不能戴。”说罢大大咧咧提着酒壶,不戴面具、不穿白衣、不缠白绢,直接寻找梅花妖去了。

豆子李恨恨地看着双手缠得密不透风的白绢,跟玉面刀和大醉汉的首次过招,他怎么甘心在气势、胆量和除妖本事上,就先败下阵来:“靠,老子怕他?”

见其他除妖师都咽不下这口气,也都想摘下面具和白绢,可所有人一旦彰显身份,就会破坏长公主引诱银月缶出现的计划。三戒立刻站出来相劝:“善哉。人命关天。我等经年与妖物打交道,岂又不知在摸清妖物习性之前,须得小心加谨慎?”

除妖师们面面相觑,心中纷纷叹气,再看小娟和雨虫浑身不满血纹的凄惨和莺儿尸体上的索命环,都没敢摘下面具和白绢。

阿执惦记着迟迟未归的折鸢,左右等不到他人影,其他除妖师都离开犀池了。忽然,她察觉背后有人影靠近,回头一看,折鸢竟然早已经穿戴整齐。

喜欢银月之上面具之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