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康巴汉子的一夜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喜欢不一样

跟康巴汉子的一夜 小说全文、

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

“真田信繁,我是不是给你给的太多?

北信松代藩,上野吾妻郡,加起来也有一万多石吧?十套板甲,好样的,你养的起吗!

一万余石领地养两个备队都够呛,四公六民,不到五千石。

你扣扣搜搜一年能省下多少钱粮?半成?二百石?给十套板甲买防锈的豆料榨油都不够!

我知道,吾妻郡武家能吃苦,肯自带干粮帮你打仗,你在佐野领都能拉出来两支备队参战,真是威风八面。

你真田信繁深得人心,很了不起啊!”

义银连踹带骂,真田信繁也吓得怂了,乖乖跪好装死。义银见她这时候老实了,冷哼一声,晚了!

“山中幸盛!”

“嗨!”

“真田信繁外放地方,真田众以后不用算入御台人编制,撤编吧。”

山中幸盛伏地叩首接令,她是名义上的御台人首领,义银这是在走程序。

义银继续说道。

“大熊朝秀。”

“嗨!”

“真田众不属于御台人编制,以后不享受御台人待遇。”

大熊朝秀鞠躬接令,同情得看了眼真田信繁。

海野利一在人群里叹了一声,这下真田众是损失惨重,真田信繁这白痴真的把御台所惹火了。

真田信繁确实肉疼,但她不敢抬头求饶。御台所是真怒了,她也知道害怕。

斯波义银将真田众踢出御台人编制,取消待遇,把真田信繁往死里削,这是要断了她在西上野搞事的妄念。

关东侍所的军事核心是御台人,在川中岛合战后,义银软硬兼施,已经彻底掌控这支姬武士团。

下越众,真田众再怎么斗,也不敢质疑斯波义银的权威,因为御台人集团享受着超然的经济利益。

御台人编制大约二百五跟康巴汉子的一夜十人,分为义银的同心众,山中幸盛的旧同心众,下越众,真田众。

组建御台人的时候,斯波义银就定下了白米饭,腌萝卜,咸鱼干的御台人特供三件套。

大熊朝秀为了表示对御台所的遵从,奉行所对御台人的补给一直维持在高水平,绝不敢短缺。

咸鱼这东西无法保证天天提供,但白米饭和腌萝卜是保质保量的。即便御台人出征在外,每月也会有一份生白米的配给额度。

简单来说,御台人编制渐渐变成了关东侍所中的铁杆庄稼。下越众与真田众各有一百编制,战死残疾一人,退役补充一人。

每个月的生白米份额,可以随时去奉行所领取。自己吃,还是卖出去,都是一份额外的收入。

白米可不是糙米,市场上的价格至少能够一换五。家中一人成为御台人,每个月旱涝保收,能得到五个姬武士的口粮。

对于穷困潦倒的底层姬武士来说,这份收入能保证全家老小吃饱饭,羡慕死半饥半饱的亲戚朋友。

因此,对御台人编制,基层武家是趋之若鹜。每次战后补充选拔,有资格加入的姬武士都是全力以赴,希望成为御台人的一份子。

真田信繁的领地才一万多石,她敢觊觎西上野,挑衅支配着西上野十几万石动员力的长野业正。

凭什么?就凭她身后一百名有御台人编制的真田众,忠诚勇敢,悍不畏死。

待遇高,当然士气高昂。最重要的是,养活她们的钱粮,还不用真田信繁自己的领地出,吃的是御台人的编制饭。

义银看透了她的居心,十套板甲,这野猴子养的起?她就是耍无赖,想要让关东侍所帮她养!

只要斯波义银一松口,大熊朝秀的奉行所就要负担这十套板甲的保养费用。不然,就真田信繁那点土地产出?穷b领主养个p。

现在倒好,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板甲没了,还惹恼斯波义银,直接剥夺了一百名真田众的御台人编制。

真田信繁别说是挑衅长野业正,回去和自己麾下的姐妹开口解释,都是问题。

十名姬武士一个月的口粮是二石,一百名真田众一个月领取的白米大概是二十石,在市场上折算价是一百石糙米。

一个月损失一百石,一年损失一千两百石,真田信繁怎么和这些出生入死的姐妹交代?自己犯二,惹恼御台所,打翻大家的铁饭碗?

真田众不稳,吾妻郡就不稳,真田信繁还有空去招惹长野业正?先管好自己的小命吧!

义银雷霆之怒,一把将真田众的御台人编制剥夺,这一出手极狠,吓得在场众姬大气都不敢喘。

之后的评议更是井然有序,知道主君心情不好,谁还敢出来找死?真田信繁也变得浑浑沌沌,满脑子都是完蛋两个字。

等评议结束,众姬退场。真田信繁在门外一把拉住海野利一,说话间已经带上了哭音。

“六娘,你这次一定要帮我想想办法,我回去可怎么和姐妹们说,这次真的死定了。”

海野利一冷冷扫她一眼,这时候骂她也是无济于事,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不然真田众真会分崩离析。

别说姐妹们不仗义,大家身后都有嗷嗷待哺的一家老小,全指望御台人的铁杆庄稼养活。

你真田信繁身为老大,嘴上没个把门的,闹得大家没饭吃,总不能让姐妹们全家上下饿着肚子给你打工吧?

饭都吃不上了,还谈什么感情,谈什么忠诚?不翻脸砍你一刀,已经是仁至义尽。

一旁的猿飞佐助也是眉头紧锁,她有义银给的知行,是有权参与评议的家臣,在场内看得清清楚楚。

这时候,她也顾不得嘲笑责骂真田信繁。过不了这关,真田信繁真的要死。

就算把她领地的收益全部拿出来养兵,真田众的待遇亦是大不如前,这忠诚自然也要大打折扣,根基动摇。

海野利一还是那张三无少女脸,她等众姬走了差不多,才把真田信繁拉到一角,说道。

“算你命好。”

猿飞佐助忍不住了,问道。

“都惨成这样,还算命好?”

海野利一冷冷说道。

“御台所一时气急,把事情做得太绝,才是主上命好。

若是深思熟虑,将处罚控制在主上能承受的范围内,反而不好办了。”

猿飞佐助还想说话,被真田信繁一把拉住。真田信繁此时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求生欲满满的她,脑子飞速转起来。

“六娘的意思,是说御台所可能会收回成命?”

海野利一冷静说道。

“会不会收回成命,就看你脸皮厚不厚了。跟我一起去求见御台所,记住到时候哭得惨一点。

如果御台所只是剥夺你的部分领地,或者把真田众的部分指挥权拿走。你就算郁闷,也只能受着。

可御台所恼怒,直接剥夺了真田众的御台人身份。你那点领地,怎么养得起一百名真田众?

不管是真田众心生怨恨,还是吾妻郡再起动荡,都不是御台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他马上就要回近幾了,关东诸事当然是越稳越好。

他生气,是看透了你拼命想搞事,这才下手削弱你搞事的本钱。但如果他把你罚得狠了,吾妻郡变成一个烂摊子,怎么办?”

真田信繁狠狠点头。

“对啊,我要去卖惨。让御台所知道我扛不住这么大的锅,吾妻郡肯定要乱起来的。”

海野利一厉声警告道。

“你欲壑难填,不与我商量就径直求取十套板甲,简直是在找死。

众目睽睽之下,质疑主君的决策,不把你打压下去,御台所以后如何御下?

就算你战功赫赫,也不能把御台所架在火上呀。你这次就别想要脸了,哭得全城都知道你害怕,御台所有了台阶好下,你才能过关。

我们之前每次压着御台所的底线讨要好处,都是计算妥当。你这次竟然得意忘形,擅自行动,活该有此一劫。

再有下次犯浑,我立即出奔离开,以后你自己胡闹去吧。

你我君臣缘尽,后会无期。”

真田信繁死皮赖脸拉着海野利一,说道。

“六娘放心,我以后都听你的,绝不敢胡作非为。”

猿飞佐助在旁扯扯嘴角,下意识想冷笑一声,质疑她的诚意。可这时,真田众正遭遇危机,濒临崩溃,她想想不合适,又忍了回去。

海野利一冷冷盯着她,最后化为一声叹息。真拿这个二皮脸没办法,上辈子欠她的。

“走吧,求御台所开恩去。”

———

议事厅内,斯波义银留下了大熊朝秀,石田三成,大藏长安,伊奈忠次四人。

他这几天考虑关东攻略将暂时转入内政治理,对奉行所有些新的安排,需要与大熊朝秀为首的奉行众商议。

几人还未开始议事,蒲生氏乡进屋对义银行礼说道。

“御台所,真田信繁求见。”

义银哼了一声,对于真田信繁去而复返,并不意外。

自己这下杀威棒就是要让这山里的野猴子知道疼,懂得规矩,更是剥夺她搞事的能力。

上洛之事迫在眉睫,傻子都看得出来,义银心思关东安宁。真田信繁不知

跟康巴汉子的一夜 小说全文、

好歹,硬是仗着自身的特殊性和军功卓著,蠢蠢欲动。

义银不把她给干趴下,别人有样学样,这关东侍所还怎么管?

杀鸡给猴看,为了贯彻始终,义银这次不会再给真田信繁好脸看,他淡淡说道。

“让她滚蛋。”

蒲生氏乡鞠躬离开,出去没多久,屋里就听到一阵凄凉嚎叫声。

“御台所饶命!饶命啊!我知道错了!求御台所开恩,给我一条活路,求您开恩啊!”

众姬神情古怪看向义银,义银亦是一脸懵逼。

这野猴子到底要不要脸?万石领地的武家,对外都可以称大名,称殿下,多少要点脸吧?

这一嗓子嚎得皮都不要了,在注重颜面礼仪,动不动就要为了尊严切腹的武家之中,真是异类。

就在众人迟疑之际,门外的哭喊声越发凄惨,不知道的还以为门外正在围猎野猪呢。

义银额角抽抽,喊道。

“蒲生姬,让她给我滚进来!”

真田信繁不要脸,义银还要呢。这沼田城内可不只有关东侍所武家,还有上杉家臣在。

这几嗓子嚎得全城都听到了,关东侍所能被上杉家嘲笑一个冬天,这个不省心的蠢东西!

拉门打开,真田信繁连滚带爬到义银面前,伏地就是咚咚咚的磕头,那力度听得义银都牙酸。

身后的海野利一还是一张扑克脸,默默走到真田信繁身边,跪下伏地行礼。至于猿飞佐助就没跟进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丢人。

义银一皱眉,骂道。

“停下!这是要磕成傻子吗?脑子已经不好使了,还这么折腾它,蠢货一个!”

真田信繁一抬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整张脸都糊了。

“臣下有罪,但罪不至死。一想到回去死路一条,实在是畏惧万分,忍不住就想要磕头求饶。”

海野利一在旁瞅了自己的主上一眼,不得不在心里为她点个赞。

这孙子虽然一身毛病,但有一点好,是真的能屈能伸,一点脸都不要。山里人就是实诚,有好处就行,武家礼仪颜面能当饭吃吗?

大庭广众之下,奉行所诸姬看着她不要脸的乞活,义银也是一脸无奈。

这野猴子算是给自己面子,找台阶下?她以为自己削她兵权,是因为今天被当众顶撞没了面子?

义银不禁翻了个白眼,说道。

“别装可怜,你自己做了点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我不过是小惩大诫,让你长长记性。武家有上进心是好事,但野心太大,小心撑死自己。”

义银自觉没做错什么,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不会被真田信繁一副可怜模样迷惑。

真田信繁害怕说错话,小心翼翼看向身边的海野利一。

义银发现她这个小动作,也是心中冷笑一声。发现自己搞不定,找起狗头军师了?

海野利一鞠躬,正要开口,却被义银冷冷打断。

“海野利一,我知道你智谋出众,真田信繁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你功劳不小。

但我要提醒你,当下属的,不单单要帮主上出谋划策,更要阻止主上胡作非为!

人心不足蛇吞象的道理,我想你应该明白吧?”

喜欢不一样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