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座男对睡过的女生的表现,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冬煌等人恍若隔世,面面相觑,似是不敢相信乌常竟然这就撤去了威慑放他们走,直以为是陷阱,一时间竟是一动不敢动。

“还愣着干嘛?”

澄净宗宗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怒声低吼。

冬煌咽了口吐沫,这才反应过来,真的没事了,当即连忙喝道:“走。”

一群人狼狈的冲天而起。

上方。

诸强眸光冰冷,杀机如潮汹涌,灌满天地。

周虚颤栗欲裂,卷动出无形的恐怖威势,萦绕天地,令人头皮发麻。

许光透体发寒,此刻面对这样的场景,内心不可避免的隐隐发虚。

吓人。

乌常却不以为然,还乐呵呵的冲着澄净宗众人摆了摆手道:“多谢,走了啊。”

语罢,他箭步出现在许光面前。

屈指凌空一敲。

嗡!

一道璀璨紫光,将二人身形笼罩,瞬间消失无踪。

“太上,这就让他们走了?”澄净宗宗主满目不甘。

今日。

澄净宗可谓是丢尽了脸面。

竟被一介御命尊高阶威胁,还交出了七颗仙莲莲子,更是莫大损失。

方才,显然是绝佳的机会。

可帝境太上不开口,他也不敢有丝毫擅动。

帝境太上冷冷瞥了一眼宗主,冷笑道:“拿着青冥大人的令牌,你是想让澄净宗就此覆灭吗?”

“青冥大人是……”澄净宗宗主喉咙滚动,小心翼翼的问道。

“诸天极道殿副殿主。”

四周瞬间鸦雀无声,众强目瞪滚圆。

咕噜!

咽吐沫的声音瞬间接踵而起,豆大的汗珠已然铺满了澄净宗宗主的额头。

……

轰!

虚空破裂,两道身影从天而坠,在临至地面之前,坠势戛然而止,稳稳悬停。

许光深吸一口气,神色复杂的看着乌常。

今天,可谓是让他认识了何谓胆大包天。

“嘿,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乌常咧嘴一笑,不屑道:“帝境又如何?哼,还不是比我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忽悠?”

许光眼眸圆瞪。

“那令牌是真的。”

乌常诡异一笑道:“不过却不是我的,曾经救过一个有背景的家伙,那家伙为了报答我,给了我一块令牌,令牌上沾染着一丝他家老祖的气息。”

“不过若是澄净宗的人真杀了我,也不会有任何事情。”

我淦!

许光忍不住抹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

看着乌常脸不红气不喘,仿佛只是吃了一顿家常便饭的样子,顿时无言以对。

神人啊。

“佩服。”

许光由衷的拱了拱手。

“啧啧,七颗澄净仙莲莲子,这次赚大了。”乌常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旋即红光满面,兴奋不已的拿出莲子紧紧注视,眼珠子都快融入进去。

“这莲子是何等宝物?”

瞧见乌常这般模样,许光不由好奇。

这莲子,显然是至宝。

“澄净宗的由来便是这澄净仙莲,堪称至宝,一颗莲子百年孕育,圣洁无暇,可净化阴邪,更可让御命尊境高阶乃至圆满层次的武者实力大涨,一身力量具备对阴邪力量的压制。”

“对我来说,除了提升修为,更是用来镌刻阵法的根本,妙用无穷。”

乌常毫不吝啬的介绍道。

嘶!

许光闻言倒吸一口凉气,目光火热的盯着那玉盒。

“要不,你给我一颗这莲子,就算交易完成。”许光心动无比。

“小子,做梦呢?”

乌常一抬眼,鄙夷的扫过许光,讥笑道:“这等宝物岂能给你?想都别想。”

“放心,我认下你这小兄弟了。”

“答应你的绝不会食言。”

“前面就是中州了。”

“到了中州,我给你安排。”

乌常收起玉盒,轻描淡写的处座男对睡过的女生的表现说道。

许光面露苦笑。

看来想得到这莲子是不可能了。

杀人夺宝?

许光微微摇头。

还是算了。

眼前这位,看似御命尊高阶修为,可绝对深不可测。

先前那古阵盘,可是让帝境都稍稍忌惮。

且也是个妙人,暂时来看,可以粗浅一交。

“这里已经是中州边缘?”许光压下心思,惊讶的问道。

“不错,一日路途,便至中州。”

乌常微微点头:“你小子是来中州闯荡的吧?”

好厉害的传送阵。

许光内心一阵波澜,旋即微微点头。

乌常深深看了一眼许光,旋即动身道:“走吧,老哥带你见识一下中州的繁华。”

“可别惊掉眼珠子。”

听到此话,许光不禁大笑:“那我可就期待了。”

若不知道的,都以为两人是相交多年的老朋友。

……

一日后。

达临中州。

天穹巍巍,遥不可望。

大地苍茫起伏,古韵流转,势若古老汪洋。

许光心头惊悸。

这中州地域,似乎非同小可。

肉眼之中,苍穹都比之外更加的巍峨高远。

天地间,更是弥漫着令人心悸的可怕气息。

“中州,乃诸天核心之地,亘古沉浮,历经天地大变洗礼而不陨。天地灵气、天地密藏,浓厚至极。地势、天势,纵横交错,交织出无形的乾坤变化。”

乌常微眯着眼睛,背负双手,一幅高深莫测的高人形象,侃侃而言:“据说,整个中州若是颠覆,便可遁入虚空,更可演变出可怖的杀伐。”

“异族强者,寻常都不敢踏足中州,否则必备天地之势压制,很容易就被发现,最多也就是侵蚀人族躯壳隐匿。”

许光目露惊容。

[标

处座男对睡过的女生的表现,

签:p标签]虽然有些深奥,但仅从这天地间无形的波澜也能窥探一二。

乌常所言,怕是不虚。

这中州,着实惊人。

某种程度也可以说是人族的祖地核心,气运昌盛。

可以想象,中州的武者有多强大。

许光心潮激荡,心生豪情壮志,期待不已。

乌常瞥了一眼许光,调笑道:“第一站,老哥先带你体验一下中州本土的风土人情,包你满意。”

“风土人情?”

许光愣住,狐疑的盯着乌常。

总感觉这话从乌常口中出来,有些耐人寻味。

不过这家伙神秘兮兮的,显然追问不出来。

许光也懒得追问,跟着乌常疾驰而去。

“中州地域,有一百零八座古城,存在悠久,至少也是数千年底蕴,依照一百零八域,拱卫着核心之地的中州古城。”

“中州古城,存于虚境,肉眼可见,皆为虚妄,其真实,唯有踏足其中,方可见证。其历史,可追朔到人族诞生之时,历经无数纪元。”

一个纪元便是万年。

许光静静听着乌常的介绍,虽只是耳闻,心内却也掀起惊心动魄的壮阔波澜,似若身临其境,震撼无比。

喜欢人道至尊请大家收藏:

神光乱射,神兵铿锵。

宝印、刀剑、异宝,无不裹挟着能打破虚空的可怖之威,掀起如龙凤般狂暴洪潮。

其中要数冬煌最盛。

巨人擎天,立于巨人之上,一掌擎着一方天穹般恢宏、神圣的国度,狠狠砸来。

大川崩颤,几欲坍塌。

乌常面露促狭,不慌不忙,猛地抬脚一跺。

轰!

大川之上,瞬间浮现无穷无尽的光纹,霎那间蔓延无边,交织而起,化作一片磅礴光阵。

光阵分化三十六侧。

每一侧都立着一道诡妙虚影,如同精灵般闻声起舞。

霎那间。

三十六道光影腾天而起,光阵隆隆,爆发出三十六道光柱冲天而起,直接将大川之上虚空分化成三十六块。

天穹如同豆腐般寸寸崩开。

许光惊骇的看着此幕,不由得摒住了呼吸。

又是阵法。

在这之前,他毫无所觉。

然其蒲一爆发,许光就知道,乌常赢了。

哪怕这么多人联手,也根本无法撼动这座阵法。

其威炽盛如荼,爆耀刺目,连天地都被分化,遑论诸人攻击?

冬煌目瞪滚圆,眼中骇然如潮。

咔嚓!

巨人凝滞,遍布裂痕。

硕大巨掌乃至身躯,被光柱以及舞动的光影撕开,化为大片碎块。

往后所有人的攻击,尽被分割。

那光影仿佛蕴藏万千刀光剑影,所过之处,皆如脆纸,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轰隆隆!

天地扭曲,大川坍塌。

数十道身影惨叫倒坠。

“散。”

乌常一声大喝。

阵法凭空凝滞,消散的悄无声息。

天地归墟。

数十人狼狈在地,口喷鲜血,惊恐至极。

所有人都是受伤,无一人有性命之威。

许光震惊的同时,对乌常的目的也已了然。

这家伙,好可怕。

便是对自己有无比自信,但许光也不敢肯定自己就能轻松将其拿下。

这神出鬼没,惊神夺魄的阵法手段,实在太过惊人。

神不知鬼不觉,就已踏入其阵法之内。

不过虽然惊骇,但许光却也有避免之法。

无极天地展开。

再不济,他能够保证自己提前能够察觉到阵法波动,从而做好防备。

“都老实点,老子不会杀你们。”

[标

处座男对睡过的女生的表现,

签:p标签]乌常他不上前,俯瞰着众人笑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冬煌咬牙切齿,怨毒的瞪着乌常。

“嘿。”

乌常一声嗤笑,淡淡道:“当然是拿你们威胁澄净宗了。”

“这么多人,基本上是你澄净宗大半的天骄了吧。”

“我想澄净宗一定不会坐视你们被杀。”

人群骤然死寂,无不头皮发麻,毛骨悚然,胆寒阵阵。

冬煌哑口无言,此人简直胆大包天。

但此刻,落入敌手,却只能任人宰割。

对方拿着他们,宗门……

冬煌几乎咬碎牙齿,恨意滔天,可却无计可施。

方才那一击,已然彻底击溃了他们战意。

乌常屈指一点,一道神光暴射而出,透穿虚空,消失无踪。

外界,无人察觉。

约莫半个时辰左右。

咔!

虚空骤然裂开。

一道身影凭空而现,身后跟着十几道身影。

恐怖滔天的气息,一下子如同汪洋大潮,溢满天地,撑的空间颤颤巍巍,裂痕满布。

乌常站在冬煌等人之前,仰天冷笑道:“别拿你们帝境的威势来压老子,惹毛了老子,全都弄死。”

“好大胆子。”

“你到底是何人?竟敢威胁我澄净宗?”

“快把人都给我放了。”

一道道怒吼声响彻天地。

澄净宗诸强震怒滔天。

镇压澄净天域数百年之久,这还是头处座男对睡过的女生的表现一次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乌常面露讥嘲。

“你们大可以试试看。”

嗡!

话音落下瞬间,只见一道道光纹,形若袖珍刀剑,带着浓浓古韵,苍茫映天。竟是从冬煌等人身下飘然而起,将所有人都覆盖在内。

上方诸人神色微变。

乌常淡淡道:“此乃夺天化灵阵,是我从一座古迹中所得,源自一位古老的帝境强者,你们大可以试试看,杀了我,此阵也不会罢休。”

“我倒是想看看,帝境强者能否瞬间拦得住。”

乌常毫无畏惧,盯着上方诸强冷笑不已。

冬煌等人透体发寒,颤若筛糠,脖子都僵硬。

“你敢?”

怒吼如雷,炸裂苍穹。

“够了。”

肃穆声音响起,那为首的帝境强者终于开口。

他深深看了一眼笼罩诸人的阵法,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旋即盯着乌常道:“阁下与我宗有仇?”

乌常顿时毫不客气的破口大骂:“他奶奶的,老子在诸天行走,猎杀异族。你们澄净宗的杂碎,不但坏老子好事,还差点害的老子丢掉性命,老子告诉你,别以为你们澄净宗有几尊帝境,老子就怕了。”

怒喝声落,乌常抬手便是展开一枚令牌。

“有胆子,你就动手。”

“大不了让澄净宗这群天骄与老子陪葬。”

乌常狂喝,将上方帝境强者视若无物。

那帝境强者看到令牌,脸色大变。

“你……你与青冥大人是什么关系?”

“你猜。”

乌常露出一抹戏谑之色。

帝境强者脸色阴沉,一阵剧烈变化,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字道:“你想如何?”

“简单。”

乌常翻手收起令牌,仿佛有了莫大底气,淡淡道:“澄净仙莲莲子,我要十二颗。”

“放肆。”

帝境强者勃然大怒,帝威如潮,大川寸寸崩塌。

可怖的冲击,让乌常身子一晃,嘴角溢血。

许光脸色煞白,亦是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格外难看的瞪着乌常。

澄净仙莲莲子?

那究竟是什么宝物?

竟然让帝境如此震怒。

这家伙,可别发疯啊。

许光不由得都紧张了起来,生怕这场谈判破裂。

刀尖上跳舞啊。

乌常冷笑道:“怎么?想杀我?”

帝境强者周虚一阵剧烈激荡,生生压下了怒火和杀意,冷冷道:“十二颗不可能,最多三颗。”

“十颗。”

“五颗。”

“九颗。”

“七颗。”

“成交。”

帝境强者瞪着乌常,有一种吃了屎般的恶心,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胆大包天的混蛋。

七颗莲子。

帝境强者强压杀意:“把莲子给他。”

“太上,这……”澄净宗宗主犹豫。

“给他。”

帝境强者爆喝。

其宗主打了个寒颤,满含杀意的盯着乌常,咬了咬牙,拂袖七只玉盒飘然而落。

乌常目露炙热,一一打开一看,然后这才满意的收起。

唰!

他拂袖一挥。

笼罩在冬煌等人身上的阵法瞬间消散无踪。

最后,一块巴掌大的古铜色阵盘从地下飘出,落入其掌。

“你们可以走了。”

乌常一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

许光瞳孔收缩,这家伙好大的底气啊。

那块令牌?

青冥大人……

喜欢人道至尊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