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女人梦见蛇财运好不好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新书发布了,书名:长安之上。请大伙儿去支持一把,推荐票,月票不要吝啬,使劲砸啊!

[标签

已婚女人梦见蛇财运好不好 无删减完整版*

:p标签]对了,新书期也是能投月票的,爵士恳请大伙儿出手支持。

喜欢大唐扫把星请大家已婚女人梦见蛇财运好不好收藏:

一望无垠的荒野上,一支庞大的商队在缓缓而行。

前方的骑士拿着一面唐字大旗,大旗随风招展。

车队中间,十余骑正在说话。

正中间的年轻人留着短须,瘦削的脸,微眯的眼。

“听闻大食和东罗马打的不可开交,好像要靠近东罗马的都城了。”

边上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唏嘘道:“若非当初先生一战击败了大食,如今的大食怕是会把兵锋指向大唐。”

“大王说这些何意?”瘦削年轻人的眸中多了阴郁之意,“家父如今已然致仕,不管朝政,难道还得忌惮一番当年的战功?”

胖胖的中年男子正是大唐滕王李元婴,他摸了一把脸上的油汗,恼火的道:“贾三郎你莫要用那等阴测测的眼神看着老夫。娘的,先生这般正直之人,怎地就出了你这么一个阴测测的孩子,这一路老夫可是吃你不少亏,被你坑了多次……”

贾东身后的徐小鱼淡淡的道:“出门在外要小心。”

李元婴不满的道:“若非陛下非得要人来看看大食和东罗马如今的战况,老夫铁定不会跟着来受苦。”

贾东想驳斥他,却眸色微动,微微眯眼看着前方,“有人来了。”

徐小鱼举手,车队中的伙计们按住刀柄,或是拿出弓箭。

这年头长途经商就是搏命,特别是在战乱地区,那更是和死神跳舞。

一队骑兵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

“是大食人!”

这一队大食骑兵近前减速,为首的喝道:“带队的出来。”

“老夫去!”

李元婴哆嗦了一下,看了贾东一眼,还是义无反顾的准备出去。

一只手臂横在他的身前。

“我去!”

贾东说道。

李元婴说道:“看这队骑兵气势汹汹,老夫怎能让你去。若是你出了事,老夫有何颜面再去见先生……”

贾东侧脸看着他,阴郁的眸中多了些笑意,“大王应变之能难道比我强?”

“打人不打脸,小子!”

李元婴怒了。

贾东没搭理他这茬,“无需戒备,若是不妥当,徐小鱼马上遁逃。”

他策马出去。

李元婴嘟囔道:“戒备也无用!”

前方,大食将领冷冷的盯着贾东,“这里靠近了东罗马的疆土,你们为何来此?”

贾东拱手,平静的道:“我们带来了大军急需的物资,本想半路售卖了,可当地驻军说,若是任由那些大食商人采买了再转售给军中,价钱会贵的吓死人,所以令我等一路来此。”

“贪婪的商人都该绞死!”将领目光扫过后续的车队,问道:“你们来自何处?”

那面大旗就在身侧,方块字很是明显。时至今日,就算你不知道大唐字的含义,但你至少会知晓大唐字的造型,以及认得那个唐字。

这是明知故问,代表着这位将领对大唐的态度不好。

身边的护卫眸色微冷,给了贾东一个眼色,这是一个示警的颜色。贾东很平和的道:“大唐。”

“我怀疑里面藏着奸细,查!”

将领一挥手,那些大食人如狼似虎的冲了进去。

“退后!”

伙计们张弓搭箭,或是拔出横刀结阵。

大唐男儿,哪怕在身处绝境依旧不会屈膝。

贾东犹豫了一下,眸子里多了些杀机,但他知晓,一旦动手后,这支商队将在此处被围杀。他举起手,盯着将领道:“后退集结,无需反抗。”

将领的眸中多了一抹谋划失败的恼火,以及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如此能屈能伸感到了些许惊讶,“你很聪明。”

贾东笑的很商人,“和气生财,这是我奉为圭臬的一句话。”

“但我却看你不顺眼!”

将领的话让贾东心中一凛,却依旧笑道:“我不解为何?”

双方刚接触,没有旧怨。

贾东眸子一缩,想到了被父亲击败的大食大军。

军中袍泽情义深厚,若是那一场大战战死的人中和眼前这位将领有关系……

阿耶,您隔着万里还给我挖了个坑!

将领定定的看着他,突然马鞭挥舞。

啪!

贾东的肩膀挨了一鞭,若非他躲闪的快,脸上就要挂彩了。

将领死死地盯着他,就等他反抗或是咒骂。

贾东的右手微微弹动,拔出横刀的欲望很强烈,但微笑依旧,“我只是一个商人。对了,大唐皇帝曾有句话,今日我想告知你。”

将领就希望他反抗,闻言冷笑,“什么话?”

贾东深吸一口气,忍住肩头火辣辣的疼痛,一字一吐的道:“任何人或是势力都不得伤害大唐人,否则……不死不休!”

将领握紧马鞭的手突然关节泛白。

此人动了杀机!

贾东没有束手就死的习惯,哪怕是死,也得拖几个垫背的。他不动声色的握住刀柄,“我们有百余人,你可有把握全数杀了?但凡逃出一人,大军将会从东方聚集,席卷而来。大食可能拦得住?”

后方的李元婴面色微白,低声对徐小鱼说道:“事情不对,看来他们是想杀人。咱们要准备跑……贾东怎么办?你赶紧去接应他。”

李元婴趋利避害的本事天下无敌,否则怎么可能从先帝的手中逃得一命。他看到那些大食人在检查大车上的货物,可却有些心不在焉,不时瞥他们一眼,那眼神阴森森的。

徐小鱼轻声道:“我会逃出去。”

李元婴想到了先前贾东的话,愕然后就明白了。一旦动手商队不是对手,贾东在前方无路可逃,也没法救援。徐小鱼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遁逃,随即把消息带回大唐。

李元婴痛恨自己的无能,眼珠子都泛红了,“好。告诉先生……不灭了大食,老夫在地底下要念叨他一百年!”

徐小鱼刚想悄然后撤,却见前方的大食将领摆手。

那些正在搜查的大食军士缓缓回去。

咦!

李元婴轻咦一声,“怎地收手了?”

徐小鱼勒马,蹙眉道:“看看。”

前方,将领凝视着贾东,“大唐如你这般的商人有多少?”

贾东微笑道:“多如繁星。”

军士们回归,将领冷笑,“我们走。”

贾东突然问道:“敢问将军名讳。”

将领失笑,“你难道还敢报复我?遮禄!”

贾东微笑,“只是想交个朋友。”

将领冷笑,带着麾下和车队擦肩而过。

过了这一段后,有麾下说道:“咱们为何不动手?”

遮禄淡淡的道:“我的兄弟战死在了安西,为此我将用一生来和大唐为敌。今日机会不错,可那个商人却颇为机警。我先前已经露出了杀机,可他却依旧笑着……”

麾下回首看了一眼,见贾东微笑看着他们。

遮禄把头盔拉下来了一些,把双眸藏在了阴影中,眸中却多了懊恼,“但凡他先前敢动手,哪怕是拔出刀来,我都能一刀砍杀了他,接着以此为由绞杀了这支商队。可他却令人后撤结阵……”

麾下说道:“先前他们有人准备遁逃,这是去报信。”

遮禄点头,“这个年轻人……我奉命在此巡查多年,见过无数商人,不论是白发苍苍,还是年纪轻轻的,却从未见过如此隐忍之人,此人若是为官,当前程无量。”

他回头看了一眼,贾东依旧在微笑。

可在眸子深处,那阴郁却越积越深。

“三郎!”

李元婴急匆匆从策马过来,欢喜的道:“此人不是来寻咱们的麻烦?”

贾东看了李元婴一眼,本想瞒着他,但想到此行自己的任务,就说道:“他刚才想动手绞杀我们。”

说完,贾东去了后面,令人收拾大车,准备出发。

李元婴怒道:“说话好歹说完。”

徐小鱼招手,刚才保护贾东的护卫过来。

“刚才如何?”

护卫看了贾东一眼,眸中多了钦佩之色,“方才那人想动手……”

一番话说的李元婴捂额。

“这个小子,从容如斯,让老夫想到了如今长安城中的那些年轻俊彦。”李元婴嘴角含笑,“那些年轻人最喜高谈阔论,方才让他们来,谁能比三郎更出色?老夫想了许久,无人能及。可先生为何让三郎经商?这等才干,不该去官场吗?”

徐小鱼看了身边的护卫一眼,护卫懂事的告退,然后他才低声道:“当初阿郎问过三郎君的志向,三郎君说……”,他看到贾东正在回来,用更低的声音说道:“三郎君说自己不愿依附他人,宁愿去经商。”

李元婴讶然,“他是说不肯变成大郎的附庸,所以宁可出来经商?”

贾昱是长子,会承袭贾平安的爵位。而在贾平安致仕后,贾昱的宦途明显顺畅了许多。贾家以后的掌门人就是他。

徐小鱼点头,“阿郎当时郁郁许久,最后说也好,还说什么……宁为鸡头,不为凤尾,三郎君看似阴沉沉的,可却是个烈性子的人。”

“列性子……”

李元婴微笑道:“生死之间能从容如此,被鞭责也能含笑以对,太子若是看到了这样的三郎,难道会不动心?”

徐小鱼摇头,“陛下毕竟还在,太子那里不好为自己张罗太多人手。”

“狗曰的规矩!”李元婴的眸中多了一抹了然。

徐小鱼看了他一眼,对他的感受了然于心。

李元婴自己就是规矩之下的悲剧,若非贾平安当年拉了他一把,此刻的他应当在某个小地方继续装疯卖傻。

李元婴看着走来的贾东,好奇的问道:“老夫唯一不解的地方便是……你问了那将领的姓名作甚?”

贾东上马,“交个朋友。”

他轻声补充道:“生死之交的朋友!”

他不缺年轻人的冲动,譬如说去年他在长安就曾为了争夺一个名妓,和宰相的孙儿大打出手,打断了对方的胳膊。

但他分得清场合。

“遮禄!”

那双阴郁的眸中多了些冷意。

车队随即出发。

路上他们遇到了游骑。

“竟然是精铁打造的凿子?这东西攻城用得上,赶紧拉到君士坦丁堡。”

贾东微笑,“是。不过价钱……”

微笑中多了些贪婪。

游骑将领冷笑道:“那里金银堆积如山,差不了你们的钱。商人果然贪婪。”

车队再度进发。

但能远远的看到君士坦丁堡时,一支军队拦截了他们。

将士们看着面色疲惫,眼眸中多了恼火。

“这是精铁打造的凿子,原先是贩卖给工匠,可那些人说大军攻城用得上……”

贾东微笑着看了一眼前方的君士坦丁堡,“对了,路上我遇到了一支商队,来自于君士坦丁堡……”

将领恼火的道:“当然是潜逃出来的。”

潜逃毛线。哪怕被团团围住,可那些商人却有办法买通大食人,带着自己的商队走海路上岸,随即带着货物去东方贩卖。

“战争永远都无法阻拦商人的脚步。”李元婴微笑补充。

将领皱眉,“把东西搬进去,钱给他们。”

贾东向前一步,就在将领微微眯眼,握住刀柄时,轻声说道:“我的酒量不错,那位东罗马商人喝多了说……君士坦丁堡内已经准备了利器,足以毁灭大军的利器。”

已婚女人梦见蛇财运好不好领眸子一缩,“你是奸细!”

李元婴大悔,拉着贾东说道:“既然不想听那就别说了。”

贾东却摇头,遗憾的道:“我经商数年,是大食让我赚到了第一笔钱财,我对大食的情义不逊于大唐,可惜了。”

将领冷笑,“带走!”

“哎!”

李元婴刚想阻拦,贾东靠在他的肩头低声道:“这是阿耶的安排……”

可先生这是想让你去送死吗?

李元婴怒了。

贾东被两个军士押解着到了军营中。

随后的几日他就被关押在帐篷里。

吃喝拉撒都在一处,时日长了味道熏的厉害。

贾东想了许多。

阿耶说的那些可是真的吗?

他又想到了此事本该由兵部的密谍来做,但他听闻后主动请缨。

记得阿耶当时目光复杂的看着他,说道:“你是我的儿子,你想自己闯出一条路来的想法为父理解。可作为父亲,为父却不忍自己的孩子去冒险,哪怕这个危险微乎其微……罢了。”

微乎其微?

贾东一直不解这话的含义。

但他对父亲的话深信不疑。

所以他坚持着。

“大不了命丧异国。”贾东苦中作乐道。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那个将领走了进来,“跟我来。”

他们来到了一个临时搭建的大房间里。

十余将领正在屋内围着地图商议。

为首的将领抬眸,淡淡道:“告诉我你所说的利器是什么,若是错误,我将把你扔进海里,任由东罗马人把你当做是奸细绞死!”

贾东心跳加速了,他强做镇定,“若是正确呢?”

将领微微一笑,“若是正确,若是因此能攻破君士坦丁堡,那么……你将会富可敌国,同时你将会成为大食永远的朋友,在大食的任意境内,你将成为上宾!”

贾东深吸一口气,“我和那个东罗马商人饮酒,他的酒量不好,喝多了之后说醉话,说什么……东罗马一个工匠发明了一种神火,这等神火可装载于船上,用管子喷出来。这等神火沾染上任何东西都能燃烧,哪怕是铁也不能避免。”

将领漫不经心的问道:“他们能用这等神火来作甚?”

那些将领微微一笑。

大食铁骑天下闻名,若非当年一战被贾平安击败,那么大食人将会自豪的说大食铁骑天下无双。

贾东平静的道:“君士坦丁堡坚固,大食铁骑是厉害,可却面对坚城无可奈何,唯一的法子便是走海路……”

他看了一眼地图,将领眸子微冷,“放开他。”

身后的军士松手,贾东走过去,指着君士坦丁堡的两侧说道:“君士坦丁堡两侧临海,这是唯一有希望攻破的地方……”

一个将领说道:“我们已经攻占了基兹科斯港。”

这个小骗子!

将领们见贾东发呆,都冷笑着。

将领淡淡的道:“处死!”

贾东的脊背汗湿,抬眸道:“若是要进攻,必须走海路。”

帐外有海风吹来,味道微腥,让贾东想到了那年嗅到的人血味道。

将领冷笑,“此次我们集结了大量船只,无需担心渡海的能力。”

阿耶,你可别骗我,否则你将失去一个儿子!

贾东心跳如雷,“那神火来自于油,等你们的船队来临,罗马人的纵火船出击,火焰喷射……我仿佛看到了火光冲天。”

将领冷笑,“带走。”

从处死变成带走,贾东浑身一松,说道:“我的建言并无误导之处。”

贾东的建言只是一种预警,不会干扰大军。

“若非如此,你此刻已经丧命

已婚女人梦见蛇财运好不好 无删减完整版*

。”

将领冷笑。

随即他吩咐道:“令空船在前,大军在后。弩手密集准备,一旦发现敌船,先用火箭……”

一个将领笑道:“你还信了那个大唐人的胡言乱语?”

将领摇头,眸色深沉,“有备无患!”

贾东一拍额头,“差点忘了一件事,路上还遇到了一个叫做遮禄的将领,我见他和那个东罗马商人在密议,好像听到什么……船队进攻的时候会有人报信,准备好神火就是了……”

将领平静的道:“且去!”

从今日开始,贾东就在帐篷内等待着。

他知晓一旦错误,那么死亡是自己唯一的归属。

“阿耶,你不会坑了我吧?”

这是第十日的清晨,大军出动了。

贾东被带到了海边。

“若是错误,你将会被扔到海里去。”押解他的军士冷笑道。

船队铺天盖地而来。

但贾东见过更为强大船队,所以神色平静。

船队在逼近。

军士冷笑,“火油在何处?”

贾东无语。

“敌船出现了。”

城中的船队出击了,才三十余艘,弱小的不像话。

“准备……”将领站在船头,冷笑道:“一击而溃。”

前方的船只接近了。

船上的罗马人狞笑着点火。

火焰从喷口中冲了出来,喷的空船爆燃起来。

没有预料中的活人跳海,罗马人一怔,可纵火在继续,那些猬集在一起的空船顷刻间就被焚烧成了一个个海上火堆。

“那个唐人,那个唐人是大食的救星!”

将领想到了可能的后果,脊背发寒,“放箭!”

操纵灵活的小船靠近敌船。

早有准备的箭手们冲着敌船放火箭。

轰!

一艘敌船猛地爆燃起来,仿佛是火神在里面操纵着火焰。

轰!

第二艘敌船竟然炸了起来。

将领并未兴奋,而是浑身都被冷汗打湿了。他回眸看了一眼贾东所在的地方,沉声道:“找到那个叫做遮禄的将领,连同他的麾下一起杀了。”

“是!”有人乘船去传令。

而城头的罗马人却在绝望的喊叫。

攻城!

大军从海路上岸,随即攻城。

岸上的贾东就坐在那里,身前有桌子,桌子上是美食。身边还有一群东罗马的美人在伺候。

当李元婴等人得以来探望时,他们担心见到的是一个遍体鳞伤的贾东。

“喝一杯!”

海边的贾东微笑着举杯,微微摇头,边上的罗马美人们生涩的福身告退。

李元婴目瞪口呆,“小子,你……你竟然成了大食人的座上宾?”

贾东指指边上堆积如山的木箱子,“看看。”

徐小鱼打开一个箱子,被里面的金子给晃了眼,他捂额回身,“这是……”

贾东平静的道:“君士坦丁堡一破,西方再无阻拦大食大军的障碍,如此,大战将起,不管谁胜谁负,大唐都将会是最后的赢家。这便是我此行的目的!”

他指指前方的君士坦丁堡,“看!”

城头上,大食人正在和罗马人厮杀。

烟雾笼罩在整个城池的上方……

李元婴目光转动,看着贾东,“这便是你的路?”

贾东微笑,“商人要么唯利是图,要么就挣不到钱。可我想走一条不同的路。相信我,大唐第一个因为经商而获得爵位之人……舍我其谁?!”

他微微一笑,眸中的阴郁散去,尽是傲然!

……

番外应该是没有了。

装修的事儿弄的差不多了,随后爵士便会准备新书。有书友大概会问新书多久能发出来,爵士也很难确定。许多事儿都需要磨……但我会尽快。

喜欢大唐扫把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