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木身弱见水就发: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吴美美跟卢松村的村长卢有民,开车去了东莞以前的根发电子股份公司,自从王根发出事后,公司变更了股权,改名叫雄城电子股份公司。

来到公司门前跟保安说明来意后,保安室给董事长办公室打去了电话,听说吴美美来了,董事长严守城和副董事长谷丙雄亲自出来迎接吴美美。

严守城和谷丙雄两人走出来看到吴美美笑呵呵的,脸上全是喜悦之色,吴美美见两人高兴的样子,就知道今天她来对了!就笑脸相迎的说:

“严董事长,谷副董事长你们好啊!看你们笑口常开的,一定有喜事临门!”

严守城笑呵呵的回:

“美美呀,你说对了,今天的确是喜事临门,一大清早的门前的树上就有喜鹊叫,我家老婆子说,今天有贵人要来,果不其然啦!原来老婆子说的那个贵人就是你!来,贵人,请进我办公室喝杯茶,边喝边聊。”

还不等吴美美开口,谷丙雄就说:

“嫂子,我们一直都在等你,可惜你几年都不见音讯,看你脸上爬满褶子,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吧?真是委屈你了!嫂子,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尽管说!”

吴美美见谷丙雄满怀心事的样子,禁不住问:

“怎么啦?老谷你表情不对呀?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谷丙雄看了看严守城,严守城哼了一声,就说:

“小谷,你懂不懂礼貌呀?美美是我们公司的贵客,有什么事去公司里谈,别失了礼数!走走走!来美美,等下你阿姨要来,跟你叙叙旧,好久没看见你,说挺想念你的!走吧,去我办公室谈!”

说着就拉着她的手,跟长辈拉晚辈一样,将她拉着去了办公室。

小珍秘书听说吴美美要来,早就泡好了上等的茶等着她了,见到吴美美就亲热的喊着:

“嫂子,你可来了,我们都等你好多年了!快请坐,坐下喝茶!”

小珍秘书笑脸相迎的做着请的动作!

村长卢有民见这公司的大佬都对吴美美客客气气的,就知道他们来雄城电子股份公司来对了!也跟着开心的笑。

几人落座后,严守城就笑着说:

“美美,有什么事你先跟小谷说说,我出去打个电话!”说着就出去打电话去了。

谷丙雄见吴美美身边有个陌生人,本来想说什么,还是忍住没有说,因为他不知道这是吴美美的什么人,就问:

“请问这位是?”

吴美美就介绍道:

“谷兄弟,这是根发村里的村长,今天我带他来想跟你们谈谈合作事宜的,你们电子厂不是需要白泥吗?我们村在我建新房的地方,打地基挖出了白泥,今天我就是为这事来的!”

谷丙雄马上起身跟卢有民握手,笑着说:

p标签]“你是我根发哥村里的村长,幸会!幸会!你跟我嫂子来,就是来谈这白泥的合作事宜的?”

卢有民立马起身跟谷丙雄握手,边握手边笑着回:

“这白泥有什么用,我确实不太清楚,不过美美姐说有大用,说实话我就是个大老粗,没有什么文化,对这些是一窍不通的啊!美美姐说有用,我不敢质疑,所以就跟着来了!这白泥是村里的吗?我就代表村里签字就行了!”

谷丙雄知道了吴美美的来意,就说:

“嫂子,白泥的事,我们早就跟江西宜春白泥开发公司签了十年的合同,这,这,有点,有点······”他马上就皱起了眉,因为这个主他不好做。

这时候严守城推门进来了,大声说:

“美美,没关系的,那白泥雄城电子公司不要,我们守城材料公司要了,既然来了,哪有推脱之理!放心放心,美美,你稍等等,等一下下你阿姨就来了!她说了,你提什么要求她都会答应你!”

谷丙雄有点尴尬了,看着严守城不知道说什么好,这白泥电子公司用还行,材料公司要它做什么?况且白泥要是要,也不是要很多,需求量不是很大。

严守城看到谷丙雄尴尬的样子,就说:

“小谷呀!你是个榆木脑袋呀?就不知道变通,我们一直都做电子产品,就不能做些别的,比如发热端子,电热管陶瓷端子,高压灭弧陶瓷器,还有摩托车高压电子打火器,好多好多产品都会用到它,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搞一些这样的产品卖,就死守着电子这一道底线呢?我们要向多元化道路发展,这才是我们今后的出路吗?”

谷丙雄听严守城这么一说,便有些释然,笑着说:

“行,董事长目光长远,慧眼如炬,在下佩服!佩服!”说着朝他伸出了大拇指。

正说着话,老远就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呼喊声:

“美美,美美,你可来了,阿姨可想死你了!来,闺女让阿姨好好看看你!”

吴美美一听是风一清的声音,赶忙跑出办公室,跑过去跟风一清拥抱在一起,两人就像久别重逢的故人,久久的拥抱着,谁也不舍得松开谁。

最后严守城看着她们这样,假装咳嗽几声,两人会意,才松开手,风一清热情的拉着吴美美的手腕,说:

“闺女,你可算回来了,听说你有事要跟我合作,快说来听听,只要我们合作了,以后就经常看到你了!这真是天大的好事呀!”

风一清笑得很灿烂,满面春风般的看着吴美美,她发自内心的想今后跟美美一起工作,风雨同舟。

吴美美就说:

“阿姨,我只是在根发家挖出了白泥,想找公司合作开发,在我们村搞一个厂,生产一些电热器发热端子方面的产品!不知道你们公司有没有兴趣?”

风一清爽朗的一笑,回:

“闺女,我们公司有没有兴趣没关系,只要我有兴趣就行!你说怎么搞就怎么搞,我派专家过去指导你们生产就是了,至于生产出来的产品,你不用担心销售,我们会给你打通销售渠道,需要多少钱,公司不愿承担,从我个人账户里打钱给你,这样你放心了吧?只要你肯来找我,我是举双手赞成的!”

这时候谷丙雄就出来说话了:

“阿姨,你可不许独吞呀!有钱大家一起赚,嫂子是来找我们公司合作的,不是找你个人合作的,你要公私分明呀?呵呵呵呵······”谷丙雄听说有钱赚了,哪能把机会让出来,马上就跟狗皮膏药似的黏了上来。

风一清嘿嘿笑着,说:

“小谷呀,你这家伙无利不起早了,见好就收,罢了,罢了!那就以雄城电子股份公司的名义去美美那,建一个电热器厂吧!这样你总满意了吧,我跟我闺女回家好好聊聊,就不打扰你们了,走,闺女,咱们回家里去聊!”说着拉起吴美美的手腕就走。

村长见吴美美要走了,就着急的问:

“美美姐,你走了,谁送你回去!”

风一清马上就明白了,是这个小伙子送吴美美来的,就说:

“是你送美美来的吧?没关系,我会送她回去的,你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

谷丙雄就说:

“村长大人,你就让她们去团聚团聚,她们好久没有相见了!你留下来跟我商议一下建厂的事宜,咱们有好多细节需要你做主,你代表村里签字,咱们就谈谈怎么签合同的事宜吧!”

村长卢有民只好留下来,跟谷丙雄商讨建

甲木身弱见水就发:

厂的事。

吴美美跟风一清手拉手的走出了公司,风一清把她当成贵客,客客气气的开车把她接回了严家。

······

喜欢情断外婆桥请大家收藏:

吴晓夏和吴晓波兄弟俩一路搭着运输车跑了一天,司机吃饭他们两也不敢出来,怕被司机发现,把他们遣送回去,幸好吴晓夏包里装着一些饼干,勉强应付一天,到第二天途径湖南的时候,两人实在饿得不行了,趁司机停车上厕所之际,像想出去买点东西吃,哪知道买东西的地方离公共厕所比较远,等他们买好东西,顺便上了个厕所出来,却不见了那车子的影子!

问旁边的人,回答说车子十分钟前就开着上了高速,早就不见影子了。

吴晓夏听这么一说,顿时傻眼了,计划去上海的,结果走到湖南就被司机甩了,这该如何是好呀?况且这是湖南哪里他们都不清楚,这该怎么办呀?

吴晓波见吴晓夏眉头紧皱,便安慰道:

“哥,别难过,湖南就湖南吧,咱们重新计划地图呗!重新安排行程,晚一点回去也没什么!你说是不是?”

吴晓夏就责怪道:

“晓波,不是哥说你,关键时刻总掉链子,你看你那泡屎拉得那么长,车子走了都没拉完,现在好了吧?车子走了,唉!都怪你那泡屎拉的,要不是这样,咱们也不会被甩掉!都怪你,怪你,怪你······”

吴晓波无可奈何道:

“哥,你说什么话呢?每次司机停车都停个把两小时的,哪知道甲木身弱见水就发这次停车只停了十分钟不到就走了哇?这能怪我吗?这他妈的,臭司机就不是人,耍人吗?”

旁边的人听出了他两兄弟争吵的意思,有好事者就问:

“你们俩争来争去有意思吗?车都走了,你们为什么不叫司机等等你们,你俩是不是傻呀?”

吴晓夏无奈的回:

“大叔,你误解我们的意思了!我们是背着父母出来的,悄悄跟着公司的车爬上来的,如果跟司机说了,我们不得被送到派出所遣返回去呀?所以就不敢跟司机说。哪知道司机每次停车都停两个小时的,这次不到十分钟就跑了呢?这真是愁煞人了!我们都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从哪里回去才好!”

那好事者大叔就问:

“你们好好的为什么逃出来,偷家里钱了?还是打了人犯法了?才逃出来的?一般孩子犯错了,怕被大人打,才跑出来的。你们不会是······”

吴晓波马上否认道:

“大叔,你误会了,我们不是偷家里钱,也不是打架把人打伤了跑出来的!我们是回家找妈妈,迫不得已才跑出来的?叔叔,我看你不像坏人,就跟你直说吧,我爸爸死了,我妈妈离家出走了,我成了孤儿,然后被我伯伯领到西北一个偏远的山区跟他一起生活,后来我感觉跟伯伯生活,缺小母爱,我就寻思着出来找妈妈?谁知道开到这里就被甩了!”

好事大叔人长得得体标致,看上去像个善良之辈,吴晓波就跟他敞开了心扉,将自己的情况跟他说了!好事大叔听了他的话,表现得很同情,就说:

“原来你们是这样出来的,确实是怪可惜的,孩子你多大了?这大点的是你哥哥吧?这里是湖南地段,东安县大庙口镇,你们打算去哪里?”

吴晓波就说:

“我要回我的家乡在广西某某县某某镇吴家塔村,不知道怎么走啊?”

好事大叔就说:

“你们拿地图出来,我看看,地图带了吗?”

吴晓夏赶紧从背包里掏出地图,摊开摆到大叔

甲木身弱见水就发:

面前,好事大叔找到东安县,指着说:

“这是东安县,你们去那里买火车票,再看看你们广西,对了,玉林在这里,你们乘火车去玉林,然后下车,转乘公共汽车回吴家塔村就是了!”

吴晓夏赶紧就回:

“可是我们偷偷出来,身上没带钱,哪来钱买车票,这该如何是好呀?”

好事大叔就给他们出了个主意,说:

“你们买一张去黄沙河的车票,再买一张站台票,先上车再说,等检票的来检票了,你们就躲进厕所里不出来,等检完票了再出来,到了玉林车站,你们就下车,不要从检票站出去,沿着铁路往前走,走出车站就去县城,问问在哪里搭车回吴家塔就是了!”

吴晓波皱紧了眉头,难为情的说:

“叔叔,可是我们连去东安车站的车费都没有!这该如何是好呀?”

那大叔一听,就说:

“原来这样呀,我看你们怪可怜的,就给你们五十块吧,待会有辆车去东安县城的,我给你们叫停,你们就先去东安火车站,买张去黄沙河的火车票,再买一站台票,就这样滥竽充数上了火车再说吧!”

看样子吴晓波他们遇到好人了,那大叔递给他们五十块钱,就说:

“孩子,我也没有什么钱,只能帮你们这些了,希望你们一路顺风,早日回家跟你们妈妈团聚!这钱你们收下,大叔一点心意!”说着将钱塞到吴晓波手里。

吴晓波不好意思的收下了大叔的钱,很礼貌的向他鞠了一躬,说:

“谢谢叔叔的好意,叔叔好人会有好报的!谢谢了!谢谢了!”

吴晓夏也连忙鞠躬表示感谢。

大叔笑笑说:

“孩子,车来了,上车吧!祝你好运!一路顺风!”

大叔说着伸手叫停了前来的公共汽车,跟司机说:

“这两孩子要去火车站,你告诉他怎么走吧?谢谢了!”说着很热情的将俩孩子送上车。

司机点着头满口答应了,不一会儿车子启动了,两兄弟挥手跟好心大叔告别。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车子到了东安汽车站,大巴司机很热情的将两个孩子带到车站外告诉他们搭三路车去东安火车站。

一路上遇到的都是好人,让两兄弟喜出望外,来到火车站,按照好心大叔的意思买了一张去黄沙河的车票,然后买了一张站台票,就这样上了火车,等检票的时候,两人躲进厕所,就这样蒙混过关,来到了玉林车站,下车后,两人偷偷的弓着身子从火车道一路鬼鬼祟祟的走了出去,很顺利就出了车站。

出车站后,一路打听汽车站,步行来到车站,搭上了回吴家塔村的中巴。经过三天的时间总算回到了自己向往的家乡---吴家塔村。

回到家,大门紧锁,一问邻居才知道妈妈并没有回来过!吴晓波听了,一下就陷入到绝望的境地中。他日思夜想的妈妈究竟去了哪里?怎么连一点音讯都没有?是不是妈妈真的不要他了!

吴晓夏也不好打击他,拍着他的肩膀说:

“老弟,好好在家呆着吧,别东想西想的了,等到过年你妈还不回来,你就打电话给我,我叫我爸爸来接你,如果接你过去了,以后再也不许你走了,一路陪伴我在良丰农场成长!怎么样?”

吴晓波见吴晓夏这般仁义,点着头回道:

“好,等到过年我妈还不回来,我就打电话给你,叫你爸来接我!”他说着说着眼眶就润湿了!

喜欢情断外婆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