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给儿子解决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喜欢科技之锤请大家收藏:

“威尔逊先生,您说我能不能去应聘燕北大学的教授?您知道的,我的汉语还不错,也许我可以到华夏继续学习,以后再回到哈佛来。”露西·罗恩突然说道。

老教授愣了愣,看着自己的爱徒,突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本来他是有心撮合露西·罗恩跟宁为,但他当时想的是如果露西·罗恩能迷倒宁为,将这位青年才俊给吸引到哈佛来,所以才会有刚刚的感慨,但现在事情却好像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咋滴?

不但人家的天才没吸引过来?自己这边还要搭一个过去?老教授不知道华夏有句专门来形容这种事情的古语,叫偷鸡不成蚀把米,但他依然觉得这并不是个好主意。

“不不不,露西,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华夏很远,而且重新去适应环境对于你来说并不是最有利的,最重要的是你应该知道宁为已经有女朋友了。是的,他有女朋友了!”老教授将女朋友三个字咬得很重。

露西·罗恩很奇怪的抬头看了眼自己的恩师,说道:“教授?您在想什么呢?天啊,难道你觉得我缺男人追求吗?我去燕北大学是去学习的,可不是谈恋爱的!”

“去学习?”老教授皱了皱眉,说道:“学习什么呢?”

“当时是学习人工智能跟数学。老师,你难道不觉得现在最

谁给儿子解决过*

先进的人工智能算法只有在华夏才能系统的学习?更别提那里还有世界最先进的人工智能程序。这难道不值得我们去学习?而且你也知道,燕北大学甚至开了一个宁班,专门研究这个方向,以前我们本来想做的,但是现在还是别人走在了前面,所以这些真的不值得去学习吗?”

露西·罗恩的声音逐渐变大,越说越显得激动。

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说服眼前的恩师,不过显然她先说服了自己。

“这个……”老教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更别提那里刚刚还有人解决了一个世界级的数学难题,如果未来人工智能技术被全世界所接受,燕北大学将成为大数据跟人工智能算法的中心,教授,你真不觉得我应该去学习一些有用的东西,把他们先进的学术经验带回来吗?”露西·罗恩眼神中开始散发出神圣的光。

如果她自己能看到那闪烁着光芒的眸子,大概会觉得那是向往知识的神采,但在老教授看来,那光芒绝对跟知识不沾边。其实他很想问露西·罗恩一句,这一去,还能回来吗?

但这话在嗓子眼转了许久,终究是没有吐出来。

他今天就不该来跟自己为之骄傲的女学生提宁为,本来什么事都没有,现在却闹出了些事情。是的,他怀疑近期哈佛就会失去近年来最有天赋的女教授。

威尔逊教授毕竟是露西的导师,他非常清楚自己这个女学生一旦下定了决心,有多难让她回头。

“露西,不要把一切想的这么简单,或许你应该先征求父母的意见。他们是你的人生导师,你应该听听他们怎么说。”老教授开始最后的抵抗,也许家庭能让自己的女学生改变主意呢?

“天啊,威尔逊,你在说什么呢?我做了决定的事情,他们只会支持我。你知道的,我父母对华夏并没有什么偏见,否则他们也不会从小就让我学习中文了。你忘了吗,我可是会中文的。而且他们很赞成我年轻的时候多出去游历,华夏可是连他们都没去过的地方,他们肯定会高兴,并期待着我回来给他们讲述华夏的见闻。天啊,这太美妙了!我要尽快去办签证,顺便提交一份辞职报告,还好我没签长约,这不会很麻烦。”露西·罗恩欢欣的说道。

老教授彻底不想说什么了,此时他只想给自己两巴掌……

沉默了半晌后,老教授才说道:“那你是不是要先跟宁联系一下?”

“联系他?不不不,我又不是为了他去的华夏?说不定我能把吓一跳!”

不是为了他,又要把他吓一跳?好吧,老教授怀疑露西·罗恩到底想没想清楚为什么要去华夏。只是看到越来越笃定的女孩,他也彻底不想说话了!

该死的年轻气盛跟冲动啊!

……

就在国外学术圈讨论最为热烈的时候,华夏网络上也开始出现了讨论宁为解决NS方程的声音。是的,又是一次出口转内销。不过这次真跟国内网络反应慢没关系,主要是论文传的太低调了。

这么说吧,数学学报的编辑看到这篇论文的时候,如果不是作者的名字太过炫酷,估计就直接丢进垃圾箱了。怎么说呢,哪家大佬研究出了这个命题不得往外投啊。这也就是宁为了,现阶段一般来说其他大佬正干不出这事。

编辑也很难啊……

国内想找人审核,燕北大学这边直接以避嫌为由,都拒绝了审核,国内也只能找其他大佬来审了。同时这又是个世界都在关心的命题,光是国内的大佬审核肯定不够,编辑们又开始帮着将这篇论文翻译成了英文,找专人润色之后,开始在世界范围内找研究类似方向的大佬来评审。

华夏数学学报总计找了七位国际审稿人,在征得了宁为的同意后,还顺便把论文发到了华科院旗下的预发布网站上。当然这一切也是有私心的,那就是扩大华夏数学学报的影响力。没办法,虽然华夏数学学报在华夏国内已经算是首屈一指的双核心数学刊物,但在国际上着实还是名声不显。

这篇论文起码能帮着华夏数学学报在世界范围内跟那些公认的顶级数学大佬混个脸熟。效果自然是杠杠的,宁为、三月加上解决NS方程这么高大上的论文,这些要素累加在一起,起码在找审稿人这块可以说是无往不利。

更让消息很快在外网上传开了,直到现在传到内网效果也很明显。

除了宁为解决了一个世界性难题被热议之外,解决世界性难题的论文没投国外的数学顶刊,而是投了一家国内期刊同样也成了热议的话题。

比如挂在某呼热榜上的两个问题。

“宁为解决了NS方程问题对于数学界跟物理界的贡献有多大?又会带来什么深远影响?”

“为什么宁为将解决NS方程的论文投给了华夏数学学报,而没有选择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数学四大顶刊?”

当然,这也得感谢宁为,毕竟这也算是华夏目前最顶流数学家的排面了,每次上热搜都不会只有一条,一般都是两条起步。

唯一可惜的是,这次某博显得很落寞,因为这次宁为竟然没主动发给微博……

是觉得发表这篇论文没什么大不了的吗?

网络上关于宁为推动数学进步的科普已经炒得快要翻天了,他竟然连微博都不发了?真的,无数网友都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等着宁为在他的公开发声渠道上装逼了,大家连怎么回复的话都想好了,但是宁为压根就没理会网络上的热议。

这让许多宁为的粉丝无所适从。

许多科普类大V在不停向广大普通网友科普NS方程被解决对于世界数学理论界重大意义的同时,还不停的@宁为,希望他能站出来说两句,可惜这召唤术也没见到效果。

但是不要紧,宁为不发声,并不耽误许多宁为的粉丝帮他解读不发声的含义。

]这大概是大神已经不觉得解决NS方程有什么好炫耀的了吧?毕竟那可是连芯片都能让自家宠物手搓出来的神人,解决一个数学难题又算得了什么?

于是在这个问题引发热议大概一周后,微博上再次出现一个被顶上热搜的问题,这个问题甚至引发了不少官媒跟大学微博的关注,并纷纷下场参与讨论……

“宁为距离爱因斯坦、牛顿、约翰·冯·诺依曼这样历史上最顶尖的科学家还有多远?”

微博认证的大V科学之声亲自下场参回答的这个问题,大概代表了绝大多数网友的看法,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官方的定论。

“这个问题要分开来看。我们要先列举这些曾经的科学巨人所获得的成就,然后跟宁为一一做对比。首先爱因斯坦最大的成就是广义跟狭义相对论、光量子理论、质能方程、布朗运动。牛顿对科学界最大的贡献是动量跟角动量守恒原理、提出了牛顿运动定律、设计了反射性望远镜,同时还在数学上证明了广义二项式定理。”

“冯·诺依曼被最多人知道的贡献是发明了电子计算机。但同时他还是当时最伟大的数学家,曾经的算子代数甚至被称为冯·诺依曼代数,他的著作《量子力学的数学基础》被证明在原子物理学有极大的促进作用,他的著作《博弈论和经济行为》让他成为博弈论之父。”

“宁为到目前最大的成就应该是开创性的发明了三月这样的强人工智能程序,并开创性的做出了大数据跟人工智能为基础的数学理论框架,已经在国际上被大多数学者认同为‘强人工智能之父’;发明了三维硅通管芯片技术,在物理层面开创了一种全新的芯片架构;设计出了湍流算法,大幅度提升了互联网安全;提出了宁为空间,大大方便了理论数学界对于各类边界性问题的研究;解决了KLS猜想。”

“如果这次宁为的论文被证明的确解决了NS方程问题的话,宁为目前所取得的成就可能距离爱因斯坦、跟牛顿仅差了一点点(主要是对基础理论界的贡献而言),但基本上已经能跟冯·诺依曼齐平。注意,这里还欠缺一点,是以宁为目前刚刚24岁获得的成就而言。而那些顶级大师的贡献是终身贡献!宁为还远未到人生生理跟智力的巅峰期。还能继续获得更多成就!”

……

这大概算是官方对宁为目前成就的定论了,仔细梳理之后其实给人的感觉很奇妙,大概就是宁为已经脱离了大科学家的范畴,接近于历史上的科学伟人了,这就好比活着的爱因斯坦、牛顿或者冯·诺依曼。

对于科研人来说,这评价大概已经是人生巅峰了,但宁为才24岁。

对此评价宁为依然没有在微博上回应……

在粉丝们看来,这大概是宁为现在更为内敛了,但其实宁为只是单纯的很忙!

……

是的,最近宁为很忙,事情好像一下子全部找上门了。

对面那位善良的老人做事情很雷厉风行,两亿美元是真的说调动就调动了。

这边自然要有个接收方,所以洛浦县的未来城市建设计划主体单位也需要落实了,作为牵头人,宁为得梳理其中的关系。是的,主要是梳理跟协调各方面的关系。

城市的主体建设极兔这边是接下来了,所以这笔钱可以直接到极兔的账上。

但是委托极兔建设需要一个主体,而在宁为的构想中,这座城市会有许多大公司投资,所以这就需要一个新的主体在未来承担起城市的维护、修缮跟运营责任。

解决方案很简单,注册一个新公司来运营维护这个项目。如果大公司想要入驻就按照投资额的多少来决定所占股份。极兔已经确定大概占股百分之十五,华为这边也大概确定了占百分之二十,接下来还有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宁为开始协调那些资本界的大佬们。

专门跟蒂姆·库克通了电话,苹果同意修建一座苹果园,算下来投资额度大概算是认购了百分之十八的股份。接下来要攻克国内那些互联网公司。

宁为将目光瞄准了企鹅、字节跟小里巴巴。

股东多了,事儿便也多了。

几家公司都表现出未来城市的兴趣,但是又有各自的诉求。比如企鹅希望在游戏城内,多放置一些属于他们的游戏元素,比如是不是能修建一个仿真的峡谷……

同时还要协调这些公司的诉求跟地方上诉求的矛盾。

怎么说呢,在宁为看来,需要修改规划的股东都不是好股东,但要人家拿钱出来,终究还是要听取些意见的。所以宁为是真的很忙。

这么说吧,他这辈子参与的大型社交场合都没有这个月多。

这也让宁为意识到了筹建一个大型项目有多难,更让宁为意识到了,他的确不太擅长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好在他跟柳唯疯狂吐槽之后,极兔公司主动将这个事情揽了过去。在京城安排了几次高层碰头会议之后,大家直接达成了共识。

最后这家新成立的京城未来城市有限责任公司承担起了建设洛浦未来城的主体责任,并委托了极兔安保旗下的华夏XX建设集团开始城市的主体建设。

虽然宁为其实觉得自己不太需要在公司中占有股份,但为了安大家的心,还是以江同学的名义在公司里占了百分之三的股份。怎么说了,这算是第一大个人股东了,不过不管是宁为还是江同学都没在公司任职。

工程正式动工那天,宁为跟江同学还受邀专门去了一趟洛浦县参加了剪彩仪式。

这边刚喘口气,田导又通知宁为可以开始他的毕业论文答辩了。

好嘛……

这真是不一口气都不让人喘的。

虽然说田言真一再告诉他,毕业论文答辩就是走个形式,宁为也确实对走形式有经验,比如他本科毕业论文答辩就是这么过来的。

但还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毕竟博士毕业也是人生中比较重要的一个节点。

这中间还有许多小事情,比如拒绝了好几次在国外举办的大型计算机会议跟数学会议的邀请。这一块宁为也做了自己的努力,比如发邮件劝说主办方干脆将会议放到华夏来举办,毕竟现在华夏也的确有这个实力举办这种高档次的会议。

这些邮件并没去石沉大海,主办方都礼貌的给宁为回了邮件,表示今年举办的这些会议都是早早已经确定了举办地,所以只能下次再说了。

对此宁为也表示理解,同样给这些主办方再次回复了邮件,表达的大概意思就是,你们说下次再说,我信了,所以说话得算数,不然宁为同学可能会生气,后果可能会有点严重……

当然语言表述的很文艺,不是如此直白,尤其是经过了宁为眼中的大文豪三月的修饰之后,字里行间更是充斥着美感。

就这样,宁为无比忙碌跟充实的度过了两个月,迎来了他在四月底的毕业论文答辩。田导也请来了国内业内的顶尖学者来参与这次答辩。

比如未来的燕北人工智能学院院长姚老就是评审之一。

其实跟别的博士生不同,宁为这次毕业答辩连申请表都是老田直接填写的,顺带着连预答辩的流程也省略了。

不过为了这次答辩,江同学专门请了半天假,陪着宁为来到了答辩的教室外。其实一个小时前,宁为已经跟负责这次答辩的大佬们都做过交流了,只是正规的程序还得走一走,学校得留档的。放到司法上,这叫程序正义。

江同学在答辩的教室外自己帮着宁为整理了下专门穿上的博士服,宁为这才走进了答辩的教室。

教室里摆了一张长桌,负责论文答辩的大佬们已经正襟危坐。

气氛还是很严肃的,但宁为对大佬们都很熟悉了,笑着打了声招呼。

“好了,宁为同学的博士毕业答辩正式开始,现在请主席宣布答辩委员会名单,并主持各项议程。”田言真咳嗽了两声,瞪了眼宁为,说道。

“好的,本次答辩委员会由……”

“现在请宁为的导师田言真介绍宁为同学的学习跟科研情况。”

“咳咳,宁为同学在我们研究中心两年的学习时间里,刻苦努力,解决了许多数学难题,并为大数据跟人工智能的数学理论奠定了基础跟框架,其主要科研内容有……”

宁为坐在台下,静静的听着自家田导花式的夸了他十分钟后,终于轮到他做论文报告了。

“田导跟各位导师们下午好,接下来我将毕业论文的议题给大家做个简单的汇报……”

即便台上都是熟人,但开始走正常流程的时候,宁为还是感觉到了那份庄重感,毕竟过了这关,他就是正儿八经的宁博士了,或者说宁教授了。

老老实实的做完了汇报之后,开始接受提问。

怎么说呢,宁为觉得这些提问还是很有水平的,显然大家都很认真的研究了他的论文。这让宁为颇感欣慰,能问出这些问题,这些评委们是真的花时间认真看了他的论文的,这也让他谈性大增。

说实话,这种答辩对于宁为来说是真的没什么难度,毕竟他的论文连参考文献都是他自己写的论文,整套理论他是构建者,这个环节与其说是回答提问,不如说是大家对这部分数学理论进行一些探讨,或者说答疑。

让宁为万万没想到的是,和谐友好的将论文差不多探讨完,主持答辩的主席准备宣布下一个流程时,姚老突然开口发话了:“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宁为啊,你都要博士毕业了,现在你还坚持认为华清不太正经的观点吗?”

“额?”无数专业问题没把宁为问愣到,这个问题是真让他愣住了。

果然成为大佬了就能任性啊,毕业论文答辩上竟然能问出如此丧心病狂的问题,这让他怎么回答。

宁为眨了眨眼,台上大佬们都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竟然没个人解围的。

“这个……正不正经是相对而言,现在我成长了,觉得评价一个地方正不正经不能乱说,毕竟没有经历过就不能评价。所以我只能说咱们数院其实挺正经的,这次博士论文答辩在这个问题之前也都挺正经的……”

“咳咳,休会,休会,接下来是答辩委员会对本次答辩进行评定、拟定评语环节,非答辩委员会成员请退场回避,那个宁为啊,你也可以出去了啊。别走远了,外面等着,等会要宣布结果。”

喜欢科技之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