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妈妈不给三种人算命/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大唐的妹子们的确是不安生。

别看元秋儿貌美如花,可王霄却是深知,这是太平公主放在自己身边的眼线。

为了感化这个漂亮的妹子,将其从左间谍的深渊之中拉扯出来,王霄决定晚上的时候与其进行一次触及灵魂的深入交流。

黄昏逐渐落幕,璀璨的星辰伴着月亮,在天际释出自己的光亮。

如轻柔的薄纱洒落大地,带着入夜的温柔。

带着一丝醉意的王霄,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拜见太子。”

元秋儿恭敬行礼,随后上前迎接王霄。

“嗯。”

王霄微微点头,走到床榻旁坐下“有解酒汤吗,来一碗。”

“是。”

低眉顺目的元秋儿,很快就端来了一碗汤水“太子殿下,此乃赤箭粉。可利腰膝,强精力。久服则可益气,轻身长年。”

这玩意王霄知道,实际上就是天麻粉。

传说让这东西出名的,就是李隆基与杨玉环。因为他们每天早上都要喝上一盅作为滋补品。

据说其效果可不止是元秋儿说的这些,还有这可以增强那啥能力的功效。

王霄目光带着笑意的看着眼前的碗。

他倒不是畏惧毒药,这世界上能毒死他的毒药,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之所以觉得有趣,那是因为王霄今天晚上过来,是为了与好看的皮囊做深入交流的。

现在给他喝这个,好看的皮囊难道就不担心?

“你这是瞧不起我啊?”

“啊?”元秋儿没听清楚“太子殿下说什么?”

“没事。”

王霄笑着摆摆手,稀里哗啦的喝完了之后直接将碗放在一旁,然后拉住了妹子的手。

他原本准备了一大段的说辞,准备用自己的口才说服妹子,放弃曾经的间谍身份,转而来做自己的无间道。

可妹子的一碗赤箭粉却是刺激到了王霄。

感觉被鄙视了的王霄,决定先ML,让妹子充分的感受到自己的强大之后,再慢慢的去做说服工作。

“殿下...你...”

“憋说话,吻额。”

一番的单方面的压倒性击败之后,王霄这才捏着葡萄开始进行说服教育。

用不着什么高深莫测的话术,就是简简单单的权衡利弊。

“我是太子,你现在是太子的妹子,以后的前途如何自己难道不清楚?”

“你为太平公主做事,她能给你什么?权势财富地位还是张家兄弟那样的帅哥?能有我给的多吗。”

“就算是在你帮忙之下,太平公主真的成事了。可你觉得到了那个时候,她还会留下你的活口不成?”

“巴拉巴拉巴拉...”

王霄抬手轻抚着妹子的俏脸“你这么漂亮,安心的享受人生比什么都强。何必去做这种对自己没有丝毫好处的事情呢。”

元秋儿的确是非常漂亮,要知道在王霄的世界里,妹子可是出演过四大美人之一的西施,被称之为最美西施的美人。

妹子沉默不语,不知道是有什么顾虑还是心怀对太平公主的感激,并没有回应王霄的拉拢。

王霄对此丝毫不着急。

搞拉拢这种事情不用着急,一次不行那就再来一次。

王霄在这里拉拢卧底玩无间道的时候,那边太平公主也没有闲着。

她一出手,就非常精确的选择好了目标。

“臣葛福顺,拜见镇国公主。”

看着眼前向自己行礼的军神妈妈不给三种人算命将,太平公主笑容满面的招呼他“坐下,坐下说话。”

一番闲聊之后,太平公主开始说正事“陛下正在让众人推荐羽林军大将军之事,你可知晓?”

葛福顺规规矩的点头“略知一二。”

“那你可知,我是想要保举你为羽林军大将军的,可太子却是对你有意见,他支持的人是陈玄礼。”

听到太平公主的话,葛福顺沉默了一下,然后说“此事乃陛下独断,微臣不敢妄言。”

“你这人呐。”太平公主微笑着挑拨“就是太实在了。剿灭韦氏乱党的时候,你可是立下过大功勋的。在大唐这里,有功必赏。可却是因为太子的反对没能做到大将军,岂不是对不起

你的功绩?”

葛福顺咧咧嘴,心说‘之前太子找我聊天,说我与陈玄礼分任羽林军与神武军大将军。此事早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对我有成见。’

‘太子说太平公主野心勃勃,为了夺权必然动作不断,果然不出殿下所料。’

唯唯诺诺的应付下来之后,出了太平公主府邸的葛福顺,转身立马就跑去了东宫。

等他来到东宫见到王霄的时候,却是愕然看到自己的竞争对手陈玄礼,居然也在这儿。

王霄招呼他坐下“刚刚从太平公主的府邸里出来?”

葛福顺心中一惊,还以为王霄派人暗中监视他,急忙应声“回殿下话,是...”

他的表情动作,自然瞒不过王霄的眼睛。

王霄伸手指着一旁的陈玄礼“他是在你之前从公主府邸里出来的。”

陈玄礼向着葛福顺行礼说“葛兄,公主莫不是对你说,她想要保举你为羽林军大将军,可太子反对表示要保举我?”

这下葛福顺真的是震惊了“你怎么知道的?”

陈玄礼大笑起来“那是因为之前公主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葛福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公主可真是...真是...”

他想说脏话,可王霄在面前实在是不好开口,毕竟太平公主是宗室之人。谁也不知道他们老李家内部究竟是怎么玩的。

“真是个大XX对不对?”

这边王霄很是干脆的就口吐芬芳“这种浅薄的挑拨离间之计,若是不能沟通交流好的话,说不得真能起到作用。”

葛福顺与陈玄礼对视一眼,随后齐齐向着王霄行礼“请太子殿下放心,我等绝无二心!”

“我相信你们。”

王霄目光之中满是信任之色“你们也放心,之前答应过你们的事情,我也一定会做到。”

化解了太平公主的小手段之后,王霄看向葛福顺“听说你有个表弟,是叫郭子仪的是吧?”

葛福顺急忙回应“回殿下话,却是有一表弟名唤郭子仪。”

“今年多大了,可曾入仕?”

真正开启科举的是隋文帝,完善科举的是隋炀帝,沿用科举的是大唐,真正将其推到主导地位的是武则天。

这些帝王们之所以这么做,选拔人才只是一小部分的原因。

其真正的原因,还是在于对抗关陇集团。

自从北魏开始,鲜卑人拉拢各地汉家门阀,通过联姻的方式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超级团体。

而这个超级团体,就叫做关陇集团。

他们的出现,结束了自从永嘉南渡之后北方的常年混乱。

甚至之后的历代皇帝,都是他们集团内部在不断转换。

可关陇集团的实力太过于强大,像是隋文帝杨坚,被独孤皇后压制的死死的,甚至都不敢立妃,就是担忧其身后的独孤家通过联姻所织起来的大网。

而杨广就更不用多说了,因为不听话干脆就是被干掉。

但凡是做皇帝的,就没人会愿意头顶上还有这么一个巨大的威胁存在。

所以无论是杨坚杨广,还是李二李治。他们都是在想尽办法的打击世家门阀。

这其中科举就是极为重要的手段。

不过之前科举的影响力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甚至通过科举出头的大都是世家子弟。

一直等到并非关陇集团出身的武则天时代,才算是真正确定了科举的地位,极大的重创了门阀世家。

等到一百多年之

神妈妈不给三种人算命/

后,老XX朱温更是干脆来了一个‘白马之祸’,将门阀世家的人全都赶到黄河边上杀了个干干净净。

什么五姓七望的,全都随着大唐一起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里。

玩弄了几千年权谋的门阀世家,出了无数几世三公的各大门阀们,从此之后才算是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以后就是通过科举出头的大头巾们的时代了。

说到现在的话,普通人出头只能走科举。

而像是葛福顺以及郭子仪这样的将门子弟,却是还有一个荫功出身的路子可以走。

简单说就是,你家祖上有功劳,你是将门子弟就可以直接进入军中成为军官。

起步就是很高。

王霄记得郭子仪是通过武举出仕的,而且官职很低只有从九品下。

之后数十年都是在基层各处奔走厮混,一直到年近半百才算是正式出头。

王霄不想再让郭子仪浪费几十年的青春,所以现在就要重用他。

“殿下,郭子仪今年十六,考过武举,现在南衙十六卫任左卫长上。”

葛福顺很是高兴的说着郭子仪的消息。

郭子仪虽然出身太原郭氏,可却只是旁系。

他爹郭敬之也不过是区区寿州刺史而已,要不然的话他郭子仪也不需要去考武举做个最微末的小官,而是可以走荫功出仕。

现在若是能够得到太子的看重,那绝对是前途不可限量呐。

“嗯。”

王霄点点头说“现在东宫这里正在筹建太子六率,就让他过来吧。”

武则天掌权的时候,几个太子战战兢兢活在阴影之下,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太子六率。

李显当皇帝的时候,太子都没立那就更加没有了。

所以轮到王霄做太子的时候,这太子六率就等从头开建。

唐朝的太子权势很大,不但能够参与政事,还被允许拥有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这就是太子六率。

葛福顺小心的问着“不知郭子仪可为何职?”

王霄哈哈大笑起来“十几岁的毛头小子,还是先在我身边做个侍卫吧。”

喜欢万千世界许愿系统请大家收藏:

太平公主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按理说不会畏惧才对。

可此时王霄的目光宛如凝视猎物的雄鹰,浑身散发着阵阵宛如实质的杀气,却是逼着她生生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王霄身上的杀气,那是多少个世界之中用鲜血磨砺出来的。

他真要是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那普通人在他面前就宛如面对地狱杀神。

四周众人看着神色怪异,大唐的传统可是兄友弟恭,王霄居然为有可能夺走自己太子之位的李成器出头,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

看着太平公主进退失据的丢脸,龙椅上的李旦心中暗爽。

他咳嗽一声,开口说“好了好了,你姑姑也是无心之失。”

王霄冰冷的目光扫过涨红了脸的太平公主,转身走到李成器的身边。

他换上笑容,温和的说“大哥放心,有我这个做弟弟的保护你,这天下没人敢欺负你。”

李成器感动莫名,甚至落下了眼泪。

眼前这兄友弟恭的一幕,让四周看热闹的大臣们感慨良多。

兄友弟恭的大唐,居然真的兄友弟恭了。

这多少都让大家伙感觉不怎么适应呐。

太平公主情绪爆发,恨恨的跺脚之后,转身就走离开了金銮殿。

从几十年前开始,太平公主就在大唐的政堂之中拥有强大的影响力。

她此时被王霄给气走,很明显将会给整个朝堂带来震动与之后的风浪。

王霄对此自然是毫不在意,向李旦说来了给北衙禁军诸将的封赏之后,退朝去了北衙军营。

他很清楚别的都是虚的,只有这些精锐的甲士们才是真实存在的力量。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回到自己诺大府邸之中的太平公主,一回来就是又砸又摔,外加口吐芬芳各种小可爱,将一个受了气的女人的愤怒表现的淋漓尽致。

“母亲。”

太平公主与薛绍的儿子薜崇简,皱着眉头上前“平王能力出众,做事果决。由他做太子是大唐的幸事。母亲为何一直苦苦相逼?”

“你懂什么。”太平公主呵斥他说“朝堂上的事情,你不懂。”

这话说的薜崇简不乐意了“我当然懂了,母亲不就是害怕平王上位,以后就没有了操纵权势的机会了吗。”

“可母亲有没有想过,平王他就在那儿。别人也都不是瞎子,他就是大唐最好的继承者。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混乱之后,大唐人心思定呐~”

薜崇简的苦心劝说,并没有打动太平公主,反倒是让她更加生气了。

“你放屁!”

太平公主大怒喊着“我母亲在位的时候,大唐海晏河清四海升平,什么叫做多年混乱?”

薛崇简很是郁闷,他摇着头离开,甚至都没陪太平公主一起吃饭。

等到他离开之后,又宣泄了一番情绪的太平公主,终于是逐渐的冷静下来。

她是无法放弃权势所带来的诱惑的。

毕竟这么多年耳闻目染下来,她早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种感觉而无法自拔。

冷静下来之后,太平公主就开始考虑如何对付王霄。

她也不傻,很清楚王霄的心思,也知道他是绝对不会容纳自己掌控朝堂的。

既然成了敌人,那就要想办神妈妈不给三种人算命法来应对。

“李三郎最大的依仗,就是北衙禁军。首先要从这里下手,拉拢北衙禁军瓦解他的根基。”

“朝堂上有我的人,还有一些韦后的残党,这些都可以拉拢利用起来,给李三郎搞点麻烦事情,让他这个宰相成为摆设。”

“最后,最好的办法还是直接毁灭他。”

太平公主很快就想到了几个应对方式,而且从分析上来看,都是选中了关键点,没有丝毫问题。

说到最后解决方案的时候,太平公主目光之中流露出一抹凶狠之色。

对于她来说,一生几乎都是伴随着阴谋诡计与各种残杀渡过的,各种安排与准备,自然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考虑了一番之后,太平公主喊来了自己的贴身侍女元秋儿。

看着眼前眉若春山,睛似点漆,肤白貌美的漂亮妹子,太平公主赞叹的说“果真是个难得的美人儿,就连我都有些动心了。”

元秋儿恭敬行礼“公主莫要说笑了。”

太平公主笑吟吟的拉着她的手,一番闲聊说笑之后,终于是说到了关键事情上。

“秋儿,你有没有想过出去嫁人?”

元秋儿作为太平公主最亲近的侍女,那心思自然是极为活络。

她闻言当即行礼“秋儿不愿出府,只想一生一世服侍公主。”

“好好。”

太平公主满意的点头,拍着她的手说“真没有枉费我一直看重你。”

顿了顿,她接着说“我现在有一件要紧的事情,需要你去帮我做。”

元秋儿俯首“但凭公主吩咐。”

太平公主将她拉起来,握着她的手说“我要送你去平王身边,去服侍他做他的女人。”

------

王霄终于是搬家了。

他不再住在相王府里,而是搬进了太子标配的住地东宫之中。

当然了,此时相王府也没什么人继续住下去。

作为现任皇帝李旦的潜邸,他的儿子们自然是不能继续住在这里。

除了王霄搬入东宫之外,其他人也都是一一封王之后搬入了各处的王府之中。

不用在意府邸不够用,这次剿灭韦氏一党,那可真的是杀的血流成河。

许多身穿朱紫的朝廷大员都被牵连其中,他们的宅邸自然也是被充公,足够分封的王爷们居住的了。

而等到王霄搬入东宫之中,他终于是不得不面对李隆基留给他的遗产。

之前的临淄王妃,现在的太子妃王氏。

[标签

神妈妈不给三种人算命/

:p标签]还有李隆基在潞州的红颜知己赵丽娘。

王氏自然不必多说,而赵丽娘则是因为李隆基提前入京而还没有被一枪中靶怀上身孕。

而王霄一过来就是出现在金銮殿上,替代了这个世界的李隆基。

所以从精神上说,与这两个妹子完全没有丝毫关系。

作为一个并不贪图美色的正人君子,王霄在住进了东宫的当天晚上,就住在了赵丽娘的寝宫之中。

不要误会,他是真的并不贪图美色。只是身份地位名分什么的都已经被注定,这个时候故意冷落妹子们,多么的让人于心不忍呐。

而且还会让妹子们胡思乱想,乃至于出现精神上的问题甚至惹出各种祸事来。

王霄是完全为了照顾妹子们,这才主动去安抚她们的。

别的不说,经过王霄一整夜的安抚之后,第二天早上去和王氏请安的赵丽娘,的的确确是被安抚的精神焕发,红光满面。

面对太子妃那幽怨的目光,王霄也没办法。

就像是大圣只有一根金箍棒一样,王霄也只能是一次安慰一个妹子。

毕竟像是王氏这样身份和教育的妹子,是绝对不会接受大被同眠这种事儿的。

第二天晚上,王霄就走进了王氏的房间去安慰她。

果然,到了早上之后王氏的精神状态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目光之中满是水意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哀怨。

王霄对此感慨的说“大圣的金箍棒所到之处,妖魔伏诛。我也有这种本事呐。”

接下来的日子里,王霄的生活就简单了许多。

白天去处理政务,在军营之中巡视。晚上回来安抚妹子,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轻松起来。

一直到这天,太平公主亲自上门来拜访。

“见过姑姑。”

王霄热情的接待了太平公主,仿佛前些时日里的争吵从未发生过一样。

“太子安好。”太平公主同样笑容满面,看着丝毫不像是来闹事的。

“姑姑可别这么说。”王霄的笑容更盛,演戏这种事情对他来说,那绝对是秒杀只会耍帅的小鲜肉“叫我三郎就是了。”

“好。”

太平公主也是个演技高手,配合着王霄闲聊起来。

从表面上看,气氛非常融洽,笑语嫣然的就像是最为寻常不过的走亲戚。

可若是有火眼金睛的话,或许就能看到王霄的头顶会浮起一头目光睥睨的斑斓猛虎,正斜着眼睛打量着对面的太平公主。

而太平公主那边,则是在头顶上浮起一只眯着眼睛坏笑的狐狸,正在寻找机会搞偷袭。

聊了一会,说了些家中趣事,说了些李三郎小时候的糗事啥的。

然后太平公主喊来了元秋儿。

“你现在是大唐的太子了,身边若是没有个懂事的人服侍可不行。”

太平公主拉着元秋儿的手看向王霄“秋儿可是我亲手调教出来的,服侍人的本事绝对一流,我就把她送给你了。”

王霄挑了挑眉梢,目光扫过俏脸微红低着头的元秋儿。

他轻笑点头“长者赐,不敢辞。多谢姑姑了。”

作为一个好人,解救妹子脱离苦海也是他的工作之一。

元秋儿跟在太平公主的身边,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而跟在自己的身边,那最起码能做一个真正的妹子。

留下了元秋儿之后,王霄主动送太平公主离开了东宫。

看着太平公主远去的马车,王霄面上的笑容逐渐消散。

“大唐的妹子们,可真是让人不省心。”

喜欢万千世界许愿系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