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想摸摸自己 :网络写手: 蒋纯槐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我是河岸上的黑柳树。

冬天已经很深了,阴沉沉的。似乎正在酝酿一场雪。环顾四周,远处的山是灰色的,和几缕绿色的光线分不清,田野静悄悄的,油菜在睡觉,红花在睡觉,鱼塘在睡觉,只有稻草堆似乎醒着,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河对岸,一些樟树在大摇大摆。他们故意刷自己的枝叶,生怕人家不知道自己还穿着绿色的衣服。一阵冷风吹来,然后雨鞭来了。我抖落身上最后一片黄叶,站直了,静静的站着,任由寒风冷雨一轮又一轮猛烈的冲击。

人们远远地看着我,叹息着,惋惜着。不知道谁大声断言:“这些柳树死了!”一群鸟匆匆飞过我的头顶。那些曾经在我身上筑巢的鸟不就是吗?我想让他们休息一会儿,他们却一脸鄙夷和鄙夷的看着我,头也不回的飞向河对岸的樟树。这一刻我还能说什么?在这个水稀山冷,无叶无绿的寒冷季节,你有什么权利说?我把思绪放平,就这样沉默,沉默。我在心底对天空说,雪啊,你想去多少地下就去多少地下,我的心在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晚上,我和姜水聊了一整夜。只有姜水对我的生活方式有透彻的了解,知道我心里一直举着春天的大旗。我倾吐了所有的心事,河水静静地流淌着,安慰着我,鼓励着我,指引着我,然后带着我的梦想走向远方……

是的,我摸不到山河,摸不到田野,摸不到村庄。为什么我不能碰自己?

感动自己,我要坚持!

动起来,我来加油!

摸摸自己,我可以启动弹簧机了!

我是河岸上的绿柳。

画家来了,他说,这些柳树的歌词太棒了!

诗人来了就说,这些柳树是天然的水墨画!

摄影师来了,他说,这些柳树是活的春姑娘!

一群鸟飞过。他们想在我身上筑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