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一区二区三区不卡*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孙相夫人本来打算慢慢给孙巧颜选个适龄青年才俊,但是近日来,孙相催的紧,让她快快选,可以先略过前面的庶出三小姐,将四小姐的先选了,定下来。

孙相是真急了,他怕夜长梦多,孙巧颜出岔子,他一堆女儿就砸手里了。

孙相夫人也很无奈,对亲生女儿也没法子,她小时候,父母遇到了仇家,无奈将她寄养在舅母家,阴差阳错,认识了孙相,当时父母长期无音讯,舅母渐渐不容,甚至动了心思让她嫁一个七品官去做填方,进门就一堆子女,她无奈扒拉了一圈,用自己最大的手段,扒拉到了孙相。

孙相对她还不错,本来这孙相府后院也不会有太多女人,照孙相自己的想法,也就是一妻,两个小妾就够了,这孙相夫人也能接受,谁家不是三妻四妾的?她也没想孙相守着她一人。但谁知道孙相夫人进门后,包括她自己和两个小妾,生了四个孩子,都是女儿。老夫人不干了,大巴掌一拍,无子不立家,这不成,纳妾纳妾,孙相夫人生的长女和四女,再看看两个小妾生的二女和三女,四个女儿四朵金花,没一根白葱,确实不行。于是,纳妾就纳妾吧,反正府里再多几口人吃饭的事儿。

于是,她给孙相纳了一房又纳了一房,一共纳了七房小妾,生了一个女儿,又一个女儿,这回连老夫人都不说话了。孙相自己也心累的不想再纳妾了,以至于,到了后来,孙相夫人稍微一提,孙相自己就直摇头拒绝。

最后还是孙相夫人自己肚子争气,十年前,生了个儿子,又过了几年,七姨娘争气,生了个庶子。这才使得孙相既一堆女儿后,终于有了两个儿子,差点儿把他感动哭了。

所以,如今孙相府是一堆女儿,前面两个女儿嫁人了,但后面还有十几个呢。尤其是,孙巧颜三岁的时候,孙相夫人的父母解决了仇家,找来了京城,那时候孙相官还不大,每天绞尽脑汁往上爬,除了生儿子的烦恼外,朝中还有一堆的事儿,他顾不过来,孙相夫人这个嫡母面对一大家子女人女儿,也顾不过来,所以,在孙相夫人的父母提出他们没能亲手教养女儿,想抱了三岁的外孙女去身边享受一下天伦之乐的时候,孙相和孙相夫人都没怎么挣扎,便同意了。

他们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孙巧颜这一去,就不乐意回来了。

他们以为,也就是让孙巧颜去外祖父母家住一二年,意思意思得了,毕竟是嫡女,但没想到,孙巧颜自己不回来了,后来一年又一年,哪怕回来京城住几日,孙相夫人拘着她学几日规矩,一不小心一个看不住,就又跑了,就这样,如今孙巧颜已过了及笄,该议亲了,可是她的性子也扭转不过来了。

不止如此,她还在江湖上闯出了名声,一手独门绝技飞雨梨花针,被她使得啊,人见人怕,江湖排行榜上,虽然不是第一第二,但也争了个第三。这就让孙相头秃了。

若是庶女,孙相大约就直接把她在相府的身份一消,也就完事儿了,但她偏偏是嫡女。孙相夫人就两个女儿,一个已经出嫁,一个自小没在身边养着,随便从相府消了籍可不行,别说孙相自己觉得不行,就是孙相夫人死活都不会同意的。

这样一来,为了不让她这颗不定时地雷不知道哪天突然就炸了,孙相自然要赶紧给她选亲,以前还没那么迫在眉睫,如今她竟然在京城救皇帝太子动了手,可不就迫在眉睫了吗?把她赶紧嫁出去,其余的也最好下饺子似的,能嫁的都嫁了,孙相才觉得放心。

所以,这两日,孙相夫人真是一日比一日眉头不展,叹气连连。

孙巧颜自己倒是没什么烦恼,躲在自己的院子里好好补觉,对于她爹娘给她选夫婿这事儿,她虽然不太喜欢,但还真没怎么怕,反正就京城里这些公子哥们,应该没一个能打的过她,大不了她乖巧的装一装,进了夫家门后,一旦不如意,一根金针下去,保准无论是丈夫还是公公婆婆,都得乖乖听她的。

孙相夫人难的不行,她不是怕对不起孙巧颜,而是怕对不起娶了她的倒霉鬼。所以,孙湘夫人捧着几本打探来的京城适龄未婚青年名册,首先要考虑的,不是家世多好,多有才华,而是自幼有没有强身健体,能不能禁打。

尤其是,孙巧颜这个人,从小到大,不喜欢五大三粗的汉子,长的过得去就行,只要不五大三粗,她就能接受。但武将多数都五大三粗,虽然禁打,却也不能选。

这样一来,孙相夫人扒拉了一圈,也就扒拉出来那么几个,准备赶紧让人再仔细打听打听,待选出来哪个合适,她得跟男方家安排一下,提前瞧上一瞧,相府的女儿不兴盲婚哑嫁,以免嫁过去后,一个个的都回来哭鼻子,她可受不了。

琉璃来的时候,孙相夫人正在名册上圈人,她圈出来的,准备都瞧瞧。

听人禀告说凌掌舵使身边的琉璃姑娘求见,孙相夫人愣了一下,连忙派了身边的嬷嬷出去将人请进来。

琉璃拜见了孙相夫人,笑着递上一份厚礼,又捧着一份厚礼说:“我家小姐特意备了两份厚礼,一份是送给相府的,一份是送给四小姐的。多谢四小姐在上元节那日晚倾力相助。”

孙相夫人自是知道上元节那晚孙巧颜救了皇上和太子,孙相这几日生怕皇上和太子找他,幸好没人找,他刚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凌掌舵使便派人上门了。

孙相夫人和气地笑,“凌掌舵使太客气了。”

她拉着琉璃坐下说话,“听闻掌舵使回京了,我正想着改天去看望掌舵使,不知掌舵使的伤养的如何了?”

这话是客气话罢了,孙相府与凌家和凌画素来没什么往来。

琉璃声音清脆,“多谢夫人关心,我家小姐伤势养的差不多了,再过十天半个月,应该可以出门走动了。”

孙相夫人一听还要十天半个月,这伤可真够要命的。

二人你来我往围着凌画说了几句闲话,琉璃便转入正题,“小姐吩咐我转告夫人一席话。”

她见孙相夫人静听,便将凌画的话委婉的转达了。

孙相夫人听完微微睁大了眼睛,“掌舵使要为我家小四保媒?”

“可以这么说。”琉璃点头。

“不知是哪位公子?”孙相夫人问。

琉璃想了一下,摇头,“我家小姐没说,想先见见四小姐,若是四小姐同意,我家掌舵使便使一把劲儿,若是四小姐本人不同意,这事儿就打住。”

孙相夫人一听,便道:“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琉璃笑,“若是四小姐同意,定是一门好姻缘,相爷和夫人当是不会有意见的,我家小姐保媒,定不会害四小姐,夫人放心。若是四小姐不同意,也就不必让夫人和相爷烦恼了,您该给四小姐选亲便继续选亲。”

琉璃这样一说,孙相夫人不好再追着问了,点头,吩咐身边伺候的嬷嬷带琉璃去见孙巧颜。

琉璃去了孙巧颜的院子,孙巧颜听闻后,从床上爬起来非洲一区二区三区不卡,没在屋里等着,而是迎出了门口。

琉璃见到孙巧颜,拍拍手里的盒子,“四小姐,我来给你送礼了。”

孙巧颜对她挑眉,看着她手里捧的盒子问:“什么贵重的礼,要劳琉璃姑娘亲自走一趟?”

“不算多贵重,但四小姐应该很喜欢。”琉璃将盒子递给孙巧颜。

孙巧颜也不客气,直接当着琉璃的面打开,眼睛一亮,“还是你家小姐懂我。”

琉璃立即说:“这礼虽是小姐的,但却是我去库房选的。”

孙巧颜高兴,“多谢。”

她将盒子让人抱回屋,对琉璃问:“你身上带着剑吧?打一架?”

琉璃:“……”

她咳嗽一声,“我今儿不是来找你打架的。”

喜欢催妆请大家收藏:

对于皇室来说,端妃的离开,自是一件丑事儿,也是一件让天子颜面扫地的丑事儿,所以,不难理解,皇帝弄了个假端妃贬去了冷宫。

而萧枕这些年想去冷宫看望他娘,实在是踩在了皇帝的面子上,皇帝自然是不准许的。不但不准许,看到萧枕,便想起当年端妃的离开,对一个帝王来说,是解不开的扫他天子威仪的心结。

还有岭山,没想到岭山王

非洲一区二区三区不卡*

当初那么硬气,敢和皇上要人,而最厉害的是,逼的皇帝还真将人给还了回去。

凌画想起故去的岭山王妃,老王妃她见过,很是慈和,与太后差不多,但身子骨没太后硬朗,很早就去了。

老王爷很是爱重王妃,对唯一的王妃所出嫡女,没放弃多年寻找,也说得过去。

至于岭山的嫡女为何走丢,为何周转之下被人贩子卖了几道,这应该是与岭山的派系争斗有关,岭山多年来,一直内斗不断,几代以来,愈演愈烈。

她没仔细研究过岭山那些人,因为人太多了,碍不着她什么事儿,她也懒得研究。但却知道,老王妃生了一子一女,女儿嫁的远,不知嫁去了哪里,如今她从太后口中知道了,原来是萧枕的母亲端妃。儿子是叶瑞的父亲,常年卧病在床。

因嫡出势弱,岭山庶出和旁系一个个活蹦乱跳,喂野了心,后来岭山王越过卧病在床的嫡子和一众庶子,直接请封了嫡孙叶瑞为岭山王世子,但依旧没安稳住岭山,以至于,那些庶出叔伯们加上叶瑞的庶出兄弟以及旁支们,一个个龙争虎斗,直到因那些人联手扣押挟持了萧枕去岭山,她逼上岭山,岭山王也觉得说不过去了,才容许叶瑞动手,叶瑞才借此收拾了那帮人,坐稳了岭山王世子的位置,彻底扫清了威胁。

所以,这样一想,端妃的走丢,以及这一连串的故事,也不让人震惊意外了。

凌画对太后诚心道谢,“多谢姑祖母提醒告知,您放心,只要我在一日,就算岭山有反心,我也能压着不让岭山反,只要萧枕在一日,我便扶持他,他有仁善之心,适合未来的江山之主的位置,有他在,我不敢保千秋万世,但能保后梁接下来百年繁华鼎盛。”

太后欣慰地点头,拍拍凌画的手,“哀家信你。”

太后也不想后梁生乱子了,一个萧泽走了歪路,便将后梁社稷祸害的乱七八糟,实在危害之大,若是再来一个萧枕,那后梁江山祖宗基业,便毁于一旦了。

太后与其说相信凌画萧枕,不如说相信宴轻,这孩子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端敬候府从根上就没出过不爱护百姓的人,他做纨绔前后,街上的百姓见了他都乐呵呵的,他对她这个姑祖母都没耐心,但对街上的百姓有问必答。

他喜欢上凌画,凌画虽然手段层出不穷,但从根本上,应是能让他接受的,这便够了。

端敬候府的厨子做了一大桌子菜,有太后爱吃的,有凌画爱吃的,有宴轻自己爱吃的。

午饭摆在了房间里,宴轻将凌画抱下床,给她的椅子上铺了软垫,才让她坐下。又将筷子递到了她的手里,然后,自己挨着她坐下。

太后看着他这一切做的自然,直笑的开心,对孙嬷嬷说:“你瞧瞧,以前哀家让他娶妻,说什么都不娶,如今怎样?知道媳妇儿的好了吧?”

凌画抿着嘴笑,饶是她厚脸皮,但也有点儿脸红。

宴轻这些日子早已被人取笑多了,又是太后打趣他,他也不脸红,给太后和凌画夹了菜,才自己慢条细理地吃。

吃过饭后,太后嘱咐凌画好好养伤,切不可过多劳神,伤若是养不好,落下病根,可是一辈子的事儿,凌画连连应了,太后才离开。

宴轻送太后到府门口,在太后上车后,对她说:“您可别来了,折腾人,好生在宫里待着吧。”

他说完,对管家一招手,“将我给陛下和姑祖母从江南带回来的礼从库房里抬出来了?你待着人抬着跟着一起送去宫里,前面两箱子是陛下的,后面两箱子是姑祖母的。”

管家应是,让人小心翼翼地抬着四口箱子出了府。

太后好奇,“什么东西啊?这般宝贝?竟然从江南请了兵马运回来?”

“好东西。”宴轻摆手,“您快走吧!”

太后嗔了他一眼,吩咐,“走吧走吧!”

太后车辇离开后,宴轻立马掉头回府,随着他迈进门槛,端敬候府的大门立马关上了,门外又挂起了闭门谢客的牌子。

回到房间,宴轻见凌画已躺去了床上,正睁着眼睛望着棚顶,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连手边的拨浪鼓也不玩了。

宴轻挑眉,“又想萧枕呢?”

凌画扭过脸,叹了口气,“在想他娘。”

宴轻撇撇嘴,挨着她躺下,“有什么好想的?”

凌画道:“如今还没收到表哥来信,也没收到和风细雨望书等人的信,云深山七万兵马,不知收服的如何了,算起来从我们回京到现在,将将一个月了。”

宴轻打了个哈欠,“应该快了,没准这几日就该有消息了。”

他敲了敲凌画脑袋,“你不累吗?赶紧睡吧!你养好伤,才能做你想做的事儿,如今你想再多,也动不了。”

凌画叹气,伸手拉住他的手,“哥哥,那天的那批刺杀还没查到,应该是早已离京了。若真是碧云山的高手,为宁叶所用的话,一次不成,我怕再来一次,若真是见缝插针非要杀萧枕的话,我真怕保不住萧枕。”

宴轻不当回事儿,“以后让萧枕出行,不管去哪里,哪怕每日去上朝,也带上暗卫不就得了?再则,等他来见你,你劝劝他,让他娶了孙巧颜,他的安危你就能保住一半了。”

凌画点头,“从我回京,他还没来,我猜是不是他也怕我劝他娶孙巧颜?所以特意躲着我才不来?”

宴轻捻了捻手指,“何不从孙巧颜身上下手?”

“嗯?”凌画看着他。

宴轻巴不得萧枕赶紧娶妻,还是要娶个厉害的,他也觉得孙巧颜给萧枕最好,崔言书简直太得他心了,怪不得每次他见了他,都不想欺负他呢,“你不是与孙巧颜有旧吗?她怎么不来看看你?”

“我是与青雨山的四娘子有旧,与相府四小姐没旧。”

“不都是她一个人吗?有什么区别?反正你已找了相府四小姐一次了,也不在乎再多非洲一区二区三区不卡几次。”宴轻不以为意,“你给她下个帖子,请她来一趟,我听说孙相的夫人近日在给她选亲,你可别让别人捷足先登了。”

凌画闻言立马精神了,“哥哥你听谁说孙相夫人近日在给她选亲?”

“程初啊。”宴轻想起昨儿程初来给他说的话,“听说将京城的适龄公子,无论门第,都划拉着筛选呢。”

凌画心想若是这样,这事儿可就迫在眉睫了。

她立即对外喊,“琉璃!”

“小姐!”琉璃来到门口。

凌画吩咐,“你赶紧让人去孙相府给孙巧颜下个帖子,不,你亲自去相府一趟,先去拜见孙夫人,就说我有一门好的亲事儿,想说与孙四小姐,让孙夫人别急着选定旁人。然后,你送一份谢礼给孙巧颜,再邀她……”

“明日过府。”宴轻截住她的话。

凌画本来想说今日,闻言改了口,“嗯,明日邀她过府。”

琉璃吓了一跳,“小姐,您真想将孙四小姐许给太子殿下啊?”

“是将太子殿下许给孙四小姐。”凌画纠正她的话,“救命之恩,怎么能够不以身相许呢?”

琉璃:“……”

好吧!

她小声问:“那、若是太子殿下不同意呢?”

“我这不是把孙巧颜叫来,打算从她这里入手推销一下太子殿下吗?”凌画说了不强求萧枕,就是不强求萧枕,但遇到了合适的,可以帮他参考一下嘛。

琉璃懂了,“我这就去。”

她先跑去了库房,选了两样厚礼,便叫人驾着车,匆匆去了相府。

喜欢催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