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惩罚自己必须跟袜子有关: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楚潇潇道:“剧本有吗?”

“多大概构思,写起来很快!”安然道。

楚潇潇道:“先拍电影,趁着这个时间能拍多少算多少,然后带他看总决赛,尽量……尽量快点!”

克劳德的病随时都有可能爆发,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没了。

一切都要就尽快。

安然点头,“我去联系篮球联盟的人,潇潇姐负责剧组安排,丽雯姐……你带他好好玩几天吧。”

费丽雯点点头,摸着克劳德的脑袋,“想去那玩?”

“迪斯乐园!”

克劳德毫不犹豫的道。

迪斯乐园消费并不便宜,就算是西洲人也不是经常能去的地方。

至于克劳德这种孤儿,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哪有钱去迪斯乐园?

克劳德迟疑道:“迪斯乐园很贵,我只玩一种或者两种就好……”

费丽雯摇头,“通票,所有项目咱们都玩个遍。”

“真的吗?”克劳德惊喜道:“姐姐你真好看。”

这孩子!

克劳德一句话把三人都逗笑了,这小家伙挺会说话。

安然看了下时间,“大家动起来吧。”

楚潇潇点点头。

安然过来对克劳德道:“克劳德,拍电影会很累,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

自己惩罚自己必须跟袜子有关:

我不怕!”克劳德道。

“好吧!”安然摸了他头一下,“我会尽量减轻你的负担。”

“这几天你就跟着费丽雯阿姨……姐姐……”

看着费丽雯要杀人的眼神,安然笑道:“有什么要求你就提,别担心钱的事,作为你这段时间的监护人,我会负担你全部费用。”

克劳德摇头,“说你是我监护人,是我希望能见到你……”

“在你之前,没有人关心我的梦想是什么,也没想知道我打算怎么做!”说道这他语气黯然下来。

公立学校的老师,每天只管在课堂上站够时间,拿他每个月4000块的工资。

至于学生学不学,在不在,没人关心。

哪怕学生在底下翻天,讲台上的老师照样照本宣科。

更别说关心学生的未来了。

在公立学校上学的都是穷鬼,注定没前途。

克劳德其实很想跟人分享自己的对未来的畅想,但没人关心。

老师不在乎,同学们更不在乎。

公立学校很多学生,早就自暴自弃了。

所以哪天在和安然意外相遇后,不知不觉就依赖上了安然。

自己体检单出来后,他也是第一时间想到安然。

因为别人也只会说,“愿上帝保佑”,不会听他其他的话。

所以他来找安然。

他也是年纪比较小,胡说八道,说安然是他的监护人。

换成别的公司,恐怕前台早就撵人了。

不过看到安然给他的签名,前台还是通知了一下秘书,他这才能上来。

安然拍着他肩膀,“这几天好好玩,什么都别想。”

“放心吧,安然老师,我一定听你的!”克劳德展示了下自己并不强壮的肌肉,“我还很有力气呢。”

安然笑着点点头,然后道:“就这样,丽雯姐带他出去吃点东西,这边我和潇潇姐分头安排。”

“好的,老板!”费丽雯答应了一声,过来牵住克劳德,“克劳德,想吃点什么,我请客。”

克劳德看了安然一眼,才跟着费丽雯朝外走去。

“我想吃中华料理可以吗?我路过有家夏洲菜馆,他们里面传出来的味道很香,我一直想尝尝,可惜我没钱。”

“当然没问题!”费丽雯道:“这不是什么事,晚上想吃什么?”

“牛排!我从来没吃过。”

“可以……”

安然看着两人走出去,叹了口气。

“潇潇姐!”

楚潇潇:“嗯?”

“我发现这几年我有点忘记了我该干什么!”

自己惩罚自己必须跟袜子有关

“?”

楚潇潇:“什么意思?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安然摇头,“不是那个意思,来到西洲后,我一直想的就是赚钱赚钱赚钱,虽然我赚了不少钱,可有时候并不是那么快乐。”

这话要是跟别人说,那就有点装逼嫌疑了。

咋滴?钱多了扎手啊?

赚钱还不快乐?

但安然确实如此,为了赚钱而赚钱。

自己前世的仇也报了,创艺现在也在夏洲业内有了说一不二的地位。

可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比起当初创艺危机的时候,自己少了份干劲。

楚潇潇:“你的意思是?”

安然道:“是该做点该做的事了,出发点不一定为了钱。”

楚潇潇略微点头,这也许就是格局吧。

不过这种东西,都出现在有钱人身上,像安然这种年纪轻轻,身价几百亿的人才会有这种想法。

就算是一般的小富豪,都不会想这么多。

楚潇潇:“反正我听你的。”

安然愣了一下。

这是楚潇潇第一次这么说。

这个姐姐心里有多高傲,他比谁都清楚,现在说这话的意思,说明楚潇潇已经认可他,对他完全放心了。

“行,那你去安排剧组的事,我去联系联盟的球员。”

“好!”

楚潇潇没说多的话,直接转身出去。

安然没有立即联系詹姆斯等人,反而思索了起来。

过了一会,他才拿起电话,先打给詹姆斯。

这是必须的。

詹姆斯的联盟第一人,号召力无以伦比,有他出面,比自己出面强的多。

他打个电话,估计大部分球星都能来露个脸。

这部电影主角是克劳德,包括詹姆斯都是配角。

安然电话打通詹姆斯的电话。

比赛虽然结束,但扭约是西洲大都会,詹姆斯干脆就没离开,在这边好好玩几天。

“嗨,安然老师,这么快就打电话,是你的电影该开拍了吗?”

“是的!因为有点突发状况!”

“我以为要总决赛之后呢,看来这突发情况挺急。”

“当然!”安然把克劳德的事跟詹姆斯说了一下。

电话那头一下就沉默了,好一会才道:“放心吧,安然老师,联盟里的球星我都可以给你请到,什么时候开拍。”

安然道:“当然是越快越好,毕竟那病随时都可能带走他。”

“我明白了!”詹姆斯道:“三天,给我最多三天的时间,我会把大家都聚集在一起,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喜欢我真没想红啊请大家收藏:

季后赛里,大家认为必死的音速队,绝地翻盘。

整场比赛,压着狐人队打。

这事第二天就轰动整个西洲媒体网络。

横空出世的安然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对象。

各种关于安然的话题,风靡网络。

从没人想过,这个写歌,拍电影拿手的家伙,居然连篮球都研究的这么深入。

一场比赛,打的对手心服口服,这在整个联盟都是很难得的。

菲尔杰克逊和维森教练,亲口承认安然比他们强。

詹姆斯,戴维斯,库玛,格林对安然都赞不绝口,称他为“传奇”!

而且安然还破了个记录。

季后赛临阵换帅的事情不是没有,但绝对不多。

可季后赛临阵换帅,还是从未有过执教经验的教练,安然是第一人,他还取得了胜利,你说这事离谱不离谱。

安然在西洲的人气一下大增,尤其是在年轻人中间,成为不少人心中的最佳偶像。

连带着安然的几个网站流量大增。

漫画网站,视频网站,很多人都涌进来注册,并且开通会员。

这就是个人的影响力。

安然在比赛过后,暂时没什么事,就计划自己拍摄电影的事。

先把《空中大灌篮》的剧本写出来在说。

这事过去三天后,慢慢平息下来。

安然也难得有空闲,在办公室看看电视。

没过多久,外面秘书打来电话,“安然先生,有个孩子找你……”

“孩子?”

“对,他说你是他的监护人!”

“……”

什么鬼?老子可没出去乱来,那跑来的小鬼?

“他说他是球场上你见过的那个孩子。”

安然顿时醒悟过来,就是前几天晚上在球场碰到的那个孩子。

“让他上来。”

这小家伙怎么找到这来的?

[标签:p标签自己惩罚自己必须跟袜子有关]想想也不困难,自己是卢卡斯影业的老板,小家伙从网络上查询一下就知道。

也就是这几天他不忙,要不然他到那找自己去。

很快,秘书敲门。

安然道:“进来。”

门打开,秘书带着孩子进来,安然笑道:“克劳德,怎么了?”

白天看克劳德,会发现这孩子的肤色并不是非常黑,应该有别的血统。

克劳德看着安然,眼泪汪汪的。

安然奇怪道:“怎么了?”

他挥挥手,让秘书先出去。

然后才让克劳德坐在沙发上,坐在他旁边,给他递了一张纸巾,“怎么了?克劳德,你可是要当球星的家伙,有什

自己惩罚自己必须跟袜子有关:

么事跟我说。”

一说到这个,克劳德眼泪更多了。

好半天才道:“安然老师,恐怕不行了!”

“怎么呢?”

克劳德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化验单。

安然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这孩子居然是骨癌晚期。

小小年纪,就承受了他不该有的痛苦。

安然心里一阵无奈,上帝也许是瞎了眼,才会开这样的玩笑。

他有梦想,也很努力,却让他碰到这种事。

安然清楚的知道,哪怕他再有钱,这个孩子的命也挽回不了了。

“安然老师,其实篮球不仅仅是我改变生活的希望,也是我的梦想。”

克劳德无比认真的拿出自己的本子,上面有安然的签名。

“我昨天才知道,您指导了一场伟大的比赛,你是连菲尔杰克逊都佩服的教练!”

“安然老师,我想打球……”

安然心里泛起滔天巨浪,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想看总决赛吗?”

孩子点点头。

“我带你看总决赛,然后安排你上场,跟最好的球员交手!”安然摸着他的头,心里全是酸楚。

“为你拍一部电影吧!”

“真的吗?”

克劳德眼睛一下亮起来,充满着希望看着安然。

安然点点头。

克劳德没料到安然这么好说话,站起来对着安然深深鞠躬,“谢谢你,安然老师。”

安然没说话,只是看着化验单。

这孩子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身体各个部位,现在看起来没事,等爆发的时候,就是他的死期。

这个期限到底是多久,他不知道。

但应该不会超过半年。

安然把他拉过来,坐在椅子上,“还有呢?你父母有什么愿望吗?”

克劳德摇摇头,“我是孤儿。”

安然无话可说了。

西洲这种情况非常常见,尤其是在黑人群体中,本来他们的文化对亲情就不太看重。

克劳德这样的孩子,大概从小就没享受过家庭的温馨吧。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门推开了。

进来的是楚潇潇和费丽雯。

两人看着安然跟克劳德亲昵的坐在一起,顿时眼里都露出惊讶的神色来。

在加上克劳德的肤色并不是那种远生的漆黑色,更让两人吃惊了。

楚潇潇看着安然的眼神已经露出凶狠的神色。

你可以啊。

口味不轻哪!

安然一阵无语,这俩都在想什么呢?

他那知道,楚潇潇和费丽雯过来的时候,顺口问了下秘书,老板在干嘛。

秘书说在跟自己的孩子聊天。

自己的孩子?

秘书也是随口一说,克劳德说安然是他的监护人。

那是监护人,估计是有血缘关系吧?

安然这种大老板,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黑人小孩也不奇怪。

她们习以为常的事,在楚潇潇和费丽雯这,那就是不可思议的事。

楚潇潇听了差点没一下厥过去。

这特么都是啥时候的事啊?

来到西洲这两年,安然每天几乎都在忙,就这还有时间出去乱来?

等看到克劳德,她先瞪了安然两眼,才觉得不对。

这孩子……都十几岁了,看起来不像是才有的。

年纪根本对不上。

这才明白,里面有误会。

“怎么回事?”

楚潇潇问道。

安然叹口气,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费丽雯接过化验单来一看,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这孩子才多大啊,就得了这种病。

女人总是容易母爱泛滥。

楚潇潇别看脸冷,其实心里也不好受。

“能治吗?”能不能治,其实她也清楚。

安然摇摇头。

克劳德也摇头道:“谢谢,医生说没有挽回的希望!”

“不过刚才安然老师说了,他会带我去看总决赛,带我拍摄一部电影……我觉得我现在状态好的不得了!”

喜欢我真没想红啊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