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怎么在家体验刑罚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吴正南眼睁睁的看着女儿离去,却没有办法阻止,他现在唯一的寄托也失去了!家里就数大女儿跟他关系融洽,连大女儿都走了,他还有什么奔头。如果说帮助小儿子大儿子把小孩养大,孩子们并不懂得感恩,帮了也是白帮,不帮就被外人说,说他无情无义,连自己的孙子都不管。

可是养孙子是儿子的任务,这跟老子又有什

自己怎么在家体验刑罚 完整版/

么关系,关键是小儿子的儿子被大儿子吴浩然领走了,这领走了就领走了吧,这他妈的突然间,鬼使神差的又跑回来找什么妈妈!这孩子不是有病吧?明明知道妈妈离家出走了,连外婆自己怎么在家体验刑罚家都没有她的音讯,就这样跑回来找妈妈,妈妈会从天上掉下来吗?

还有另一个孙子吴晓夏也回来了,他回到家并没有找爷爷吴正南,也没有找妈妈孙秀萍,就跑到关系好的同学家住着,都不知道这家伙要干什么?

吴晓波回来的当天就有人跟吴正南说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去找孙子,来到孙子家,推开门,看见他躺在床上,懒洋洋的一动不动。见到爷爷来了也不主动打招呼,爱理不理的,看了一眼继续睡!

吴正南就说:

“孩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也不去爷爷家呆着!一个人在家冷冷清清的,你不觉得缺少什么啊?”

吴晓波冷冷的回道:

“缺少什么哇?就缺少妈妈,除了妈妈我什么也不缺!”

吴正南马上明白这孩子想妈妈想疯了,出口闭口都是妈妈!马上转移这个敏感的话题,于是笑着说:

“孩子,你去伯伯家新伯母对你不好吗?让你受气回来了?回来了也好,跟着爷爷不受气!孩子,你觉得呢?”

吴晓波就直言以对:

“不受气,为什么吴晓夏宁愿去同学张春桥家住,也不去你家住呀?你觉得很好吗?你很好的话,为什么你将吴晓夏的爸爸送到监狱里去!还有明明小时候是我爸爸偷了隔壁李奶奶的鸡,你硬说是我伯伯偷的,还把他打得三个月下不了床,有你这样做老子的吗?”

吴正南一听这孩子的话,充满火药味,就说:

“孩子,你听谁说的,这不是乱嚼舌根吗?你说是谁在中伤你爷爷!爷爷有那么糊涂吗?”

吴晓波翻个白眼,嗤之以鼻的回道:

“哼,你不糊涂,那是我们糊涂咯?那天,也就是奶奶发疯的那天,是你弟弟吴正北在路上看到我们两兄弟哭,晓光问我妈妈为什么要离家出走,我就说是爸爸跟奶奶合伙赶他走的!我也没有办法把妈妈留下来,本来妈妈要带我回外婆家的,我觉得舅娘们对我不好,我拒绝了妈妈!妈妈就说出去打工,等年底回来看我的。正在这时你弟弟吴正北走了过来,看到我们哭哭啼啼的,问明原委后,就去找我爸爸说道说道。”吴晓波说着说着,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继续说道:

“见这样,我们兄弟两就走了,我假装去上学,等哥哥一走,就偷偷跟在小爷爷背后,隔墙听到了这些话,还有我爸爸怎么害我大姑的事,小爷爷全说给奶奶听了,奶奶听了后,气得打我爸爸,把我爸爸差点打断气!这还能有假吗?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奶奶突然就疯了!”

吴正南一直不明白老婆子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疯了,听了小家伙的话,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始作俑者是他自己的亲弟弟,把不该说的该说的都说了!本来,小儿子害大女儿的事。吴正南都一直没有跟老婆子说,村里的人也不敢跟她说。

因为冼馨怡这人不识好歹,你告诉她好事,她会把你告诉她的事,不断分析,就算好事,经过她分析后,不一定就成了坏事,说不定哪一天,她会守在你家门口骂你三天三夜!这样一来,谁还敢把事情告诉冼馨怡呢!

这儿子害女儿的事一旦捅破,冼馨怡那急性子哪受得了,所以就往死里打儿子,把原本残疾的儿子打得昏死过去,以为她打死儿子了,出了人命,精神受到很大的打击,这才导致她发疯出走的原因,这原因也离不开吴正北从中作祟,看来老婆子的疯,都是吴正北一手造成的!他得找吴正北说道说道。

吴晓波见爷爷不说话了,禁不住问:

“怎么?说到你的痛处了,不出声了?你说说,大儿子小儿子都是你的儿子,你为什么要区别对待?明明李奶奶家的鸡是我爸爸偷的,你为什么就说是我伯伯偷的,还把伯伯打得三个月起不了床?这是为什么?”

吴正南本来想接孙子回去跟自己生活的,结果被孙子这么一顿数落,他反而觉得自己成了孙子,孙子成了爷爷。吴正南被孙子问得,一脸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吴晓波就说:

“我不会去跟一个没有人性的人一起生活的,哪怕宁愿饿死,也绝不跟你在一起生活!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以后不要说你是我爷爷,我也不是你孙子!咱们以后谁也不认识谁!”

吴正南怎么也没想到是孙子给他下了逐客令,看孙子的态度坚决,他不得不离去。而这一切,竟是自己的弟弟搞出来的,这家伙唯恐天下不乱,为了给小孩子说公道话,结果造成嫂子发疯,侄子离世,这么大的伤害谁来负责。当然就是吴正北了,必须得找他说道说道。

吴正南离开孙子家径直去了弟弟家吴正北那里,吴正北正好在家“吧啦吧啦”地吸着水烟。看着哥哥满脸怒气的找过来,连忙放下水烟筒子。喊着:

“哥,怎么啦?一脸的猪肝色,是谁把你气成这样了?”

吴正南一听弟弟的话,更加来气了,大声吼道:

“是你,是你把老子气成这样了!你还好意思问?”

吴正北见哥哥这副面孔,就觉得他是来找事的,当然他心里也非常清楚,自己去跟侄子说道说道的那天,嫂子突然发疯离家出走了,跟他脱不了干系。心里有事心里惊,于是就说:

“哥,这话怎么说?”

吴正南气呼呼的扯着破锣嗓子喊道:

“你还问我怎么说,你不是跟浩宇说道说道吗?就那天你侄子死了,你嫂子也发疯离家出走了,你敢说跟你没关系?”

喜欢情断外婆桥请大家收藏:

吴美美跟卢松村的村长卢有民,开车去了东莞以前的根发电子股份公司,自从王根发出事后,公司变更了股权,改名叫雄城电子股份公司。

来到公司门前跟保安说明来意后,保安室给董事长办公室打去了电话,听说吴美美来了,董事长严守城和副董事长谷丙雄亲自出来迎接吴美美。

严守城和谷丙雄两人走出来看到吴美美笑呵呵的,脸上全是喜悦之色,吴美美见两人高兴的样子,就知道今天她来对了!就笑脸相迎的说:

“严董事长,谷副董事长你们好啊!看你们笑口常开的,一定有喜事临门!”

严守城笑呵呵的回:

“美美呀,你说对了,今天的确是喜事临门,一大清早的门前的树上就有喜鹊叫,我家老婆子说,今天有贵人要来,果不其然啦!原来老婆子说的那个贵人就是你!来,贵人,请进我办公室喝杯茶,边喝边聊。”

还不等吴美美开口,谷丙雄就说:

“嫂子,我们一直都在等你,可惜你几年都不见音讯,看你脸上爬满褶子,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吧?真是委屈你了!嫂子,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尽管说!”

吴美美见谷丙雄满怀心事的样子,禁不住问:

“怎么啦?老谷你表情不对呀?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谷丙雄看了看严守城,严守城哼了一声,就说:

“小谷,你懂不懂礼貌呀?美美是我们公司的贵客,有什么事去公司里谈,别失了礼数!走走走!来美美,等下你阿姨要来,跟你叙叙旧,好久没看见你,说挺想念你的!走吧,去我办公室谈!”

说着就拉着她的手,跟长辈拉晚辈一样,将她拉着去了办公室。

小珍秘书听说吴美美要来,早就泡好了上等的茶等着她了,见到吴美美就亲热的喊着:

“嫂子,你可来了,我们都等你好多年了!快请坐,坐下喝茶!”

小珍秘书笑脸相迎的做着请的动作!

村长卢有民见这公司的大佬都对吴美美客客气气的,就知道他们来雄城电子股份公司来对了!也跟着开心的笑。

几人落座后,严守城就笑着说:

“美美,有什么事你先跟小谷说说,我出去打个电话!”说着就出去打电话去了。

谷丙雄见吴美美身边有个陌生人,本来想说什么,还是忍住没有说,因为他不知道这是吴美美的什么人,就问:

“请问这位是?”

吴美美就介绍道:

“谷兄弟,这是根发村里的村长,今天我带他来想跟你们谈谈合作事宜的,你们电子厂不是需要白泥吗?我们村在我建新房的地方,打地基挖出了白泥,今天我就是为这事来的!”

谷丙雄马上起身跟卢有民握手,笑着说:

“你是我根发哥村里的村长,幸会!幸会!你跟我嫂子来,就是来谈这白泥的合作事宜的?”

卢有民立马起身跟谷丙雄握手,边握手边笑着回:

“这白泥有什么用,我确实不太清楚,不过美美姐说有大用,说实话我就是个大老粗,没有什么文化,对这些是一窍不通的啊!美美姐说有用,我不敢质疑,所以就跟着来了!这白泥是村里的吗?我就代表村里签字就行了!”

谷丙雄知道了吴美美的来意,就说:

“嫂子,白泥的事,我们早就跟江西宜春白泥开发公司签了十年的合同,这,这,有点,有点······”他马上就皱起了眉,因为这个主他不好做。

这时候严守城推门进来了,大声说:

“美美,没关系的,那白泥雄城电子公司不要,我们守城材料公司要了,既然来了,哪有推脱之理!放心放心,美美,你稍等等,等一下下你阿姨就来了!她说了,你提什么要求她都会答应你!”

谷丙雄有点尴尬了,看着严守城不知道说什么好,这白泥电子公司用还行,材料公司要它做什么?况

自己怎么在家体验刑罚 完整版/

且白泥要是要,也不是要很多,需求量不是很大。

严守城看到谷丙雄尴尬的样子,就说:

“小谷呀!你是个榆木脑袋呀?就不知道变通,我们一直都做电子产品,就不能做些别的,比如发热端子,电热管陶瓷端子,高压灭弧陶瓷器,还有摩托车高压电子打火器,好多好多产品都会用到它,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搞一些这样的产品卖,就死守着电子这一道底线呢?我们要向多元化道路发展,这才是我们今后的出路吗?”

谷丙雄听严守城这么一说,便有些释然,笑着说:

“行,董事长目光长远,慧眼如炬,在下佩服!佩服!”说着朝他伸出了大拇指。

正说着话,老远就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呼喊声:

“美美,美美,你可来了,阿姨可想死你了!来,闺女让阿姨好好看看你!”

吴美美一听是风一清的声音,赶忙跑出办公室,跑过去跟风一清拥抱在一起,两人就像久别重逢的故人,久久的拥抱着,谁也不舍得松开谁。

最后严守城看着她们这样,假装咳嗽几声,两人会意,才松开手,风一清热情的拉着吴美美的手腕,说:

“闺女,你可算回来了,听说你有事要跟我合作,快说来听听,只要我们合作了,以后就经常看到你了!这真是天大的好事呀!”

风一清笑得很灿烂,满面春风般的看着吴美美,她发自内心的想今后跟美美一起工作,风雨同舟。

吴美美就说:

“阿姨,我只是在根发家挖出了白泥,想找公司合作开发,在我们村搞一个厂,生产一些电热器发热端子方面的产品!不知道你们公司有没有兴趣?”

风一清爽朗的一笑,回:

“闺女,我们公司有没有兴趣没关系,只要我有兴趣就行!你说怎么搞就怎么搞,我派专家过去指导你们生产就是了,至于生产出来的产品,你不用担心销售,我们会给你打通销售渠道,需要多少钱,公司不愿承担,从我个人账户里打钱给你,这样你放心了吧?只要你肯来找我,我是举双手赞成的!”

这时候谷丙雄就出来说话了:

“阿姨,你可不许独吞呀!有钱大家一起赚,嫂子是来找我们公司合作的,不是找你个人合作的,你要公私分明呀?呵呵呵呵······”谷丙雄听说有钱赚了,哪能把机会让出来,马上就跟狗皮膏药似的黏了上来。

风一清嘿嘿笑着,说:

“小谷呀,你这家伙无利不起早了,见好就收,罢了,罢了!那就以雄城电子股份公司的名义去美美那,建一个电热器厂吧!这样你总满意了吧,我跟我闺女回家好好聊聊,就不打扰你们了,走,闺女,咱们回家里去聊!”说着拉起吴美美的手腕就走。

村长见吴美美要走了,就着急的问:

“美美姐,你走了,谁送你回去!”

风一清马上就明白了,是这个小伙子自己怎么在家体验刑罚送吴美美来的,就说:

“是你送美美来的吧?没关系,我会送她回去的,你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

谷丙雄就说:

“村长大人,你就让她们去团聚团聚,她们好久没有相见了!你留下来跟我商议一下建厂的事宜,咱们有好多细节需要你做主,你代表村里签字,咱们就谈谈怎么签合同的事宜吧!”

村长卢有民只好留下来,跟谷丙雄商讨建厂的事。

吴美美跟风一清手拉手的走出了公司,风一清把她当成贵客,客客气气的开车把她接回了严家。

······

喜欢情断外婆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