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食品经营许可证网上申请*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小公子偷偷的从后宅溜了出来。

他左顾右盼的,寻着那先生的身影。

小公子倒也见过许多先生,但如今这个却给了他很不一样的感觉,那种好奇盘旋在心中,却又问不出来。

他啊,大概就是言府最不老实的那个。

小公子轻车熟路,躲开言府的小厮管家们,想来也不是第一次了。

他寻遍了大半个言府,都不曾见到那先生的半个影子。

“上哪去了?”小公子口中嘀咕了一声,挠了挠头便朝着后园走去。

寻来寻去,终是在南院里瞧见了那儒衣先生。

红狐趴下树下正伸着懒腰,而那儒衣先生望着眼前的橘树,像是在思索着些什么。

小公子迟疑了一下,却是在犹豫要不要进去。

爹爹可从不让他进南园。

纵使他能把言府逛高了,但这南园他依旧有些不敢进,上次被爹爹抓到,都动了竹条子。

小公子犹犹豫豫的,迈不开步子。

却见那儒衣先生回过头来,看向了南园门口的小公子。

“啊!”小公子一惊,连忙缩了缩脑袋,露出几缕头发,躲在那墙背后。

陈九一愣,不由得噗嗤一笑。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看不见我……’

小公子探出头来,刹那间与那儒衣先生的目光对视。

糟!

陈九对他招了招手。

小公子心惊了一下,扣着衣角走了出来,他却是不敢迈进南园,说道:“先,先生,爹爹不让我进南园,我不敢。”

小公子胆大,但却也有能管得住他的。

便是那院里摆着的竹条子。

陈九说道:“我与言先生说,不怪你。”

小公子眼前一亮,说道:“真的吗?”

陈九点了点头,说道:“进来吧。”

小公子试着迈开了步子,踏入了南园。

仅是迈开一步,小公子便开心的不得了,孩童时的欢乐便是这般随意且简单。

小公子缓步朝着那儒衣先生走去。

树下趴着的红狐睁开双眸,看向了来者。

是那个不怕它的小毛孩子。

陈九问道:“怎的一个人出来了,府上的丫鬟没看着你?”

“偷跑出来的。”小公子答道。

陈九瞧了他一眼,说道:“你就不怕我跟你爹爹说?”

小公子面色一下子就变了,说道:“可不能告诉爹爹!爹爹的条子抽着可疼了。”

“不听话才会被打。”陈九说道。

“我哪有。”小公子反驳一声,却又落寞说道:“我也不想出去啊,可是府上好没意思,外面多好啊,人也多,事也多,都是些新鲜玩意儿……”

陈九坐在了树下,轻声说道:“言先生给你取名宁静,便是希望你往后心绪安靖,平平安安,你倒好,自小便不是个消停的主,没少给你爹爹惹乱子吧。”

小公子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道:“我可从不惹事。”

他一屁股坐在了那红狐边上。

不自觉的就伸出手来想要抚摸那红狐的毛发。

“诶。”

却不曾想,红狐直接给躲了开来。

“呜嘤。”狐九跑到了先生身边重新睡下,不想理会那小毛孩子。

小公子砸了咂嘴,颇为无奈。

真想摸摸啊。

陈九将小狐狸揽入怀中,顺着它的毛发,一边说道:“据说言先生给你请了不少授课先生?”

小公子点头道:“是啊,好多好多。”

他掰了掰手指,却是数不清楚又几个,反正就是很多。

陈九问道:“授课先生一个就够,怎的到你这就这么多了?”

小公子想了想,答道:“听娘亲说先生是被我气走的,我也不明白为什么。”

“气走的?”陈九笑了一声,问道:“你倒是说说看,你做了些什么?”

“也没做什么啊,也就有时听课,我瞧着书瞧着瞧着就睡着了,授课的先生也喊不醒我,我也不想睡啊,可那念叨的都是些什么啊,我都听不懂,越听越想睡,几个先生都是这样……”江苏省食品经营许可证网上申请

小公子嘟囔个嘴,抬起头说道:“不能怪我。”

“两岁还是太小了。”陈九说道。

“我也觉得。”小公子认同道,他像是个大人一般,叹了口气道:“唉,可爹爹教训我说,他三岁时便能识千字,四岁便能读书写字,五岁便能成诗……”

陈九说道:“言先生当年可是神童,更是万里挑一,对你的期望自然是高了些,但也是好心,为人父自当望子成龙。”

小公子眨了眨眼,问道:“什么是望子成龙?”

“这个……”陈九摸了摸下巴,答道:“为人父者,皆会盼望着子辈如龙一般腾跃九天,这是父辈的期盼。”

小公子想了想,问道:“龙?是那个歪七扭八的东西吗?我好像在画像中见到过,听府上丫鬟们说是叫做‘龙’,我也有些记不清了。”

陈九笑着说道:“只是个比喻,没让你真的成龙。”

“不懂。”小公子摇头道。

陈九说道:“你还小,要学的东西还有许多,等你再大几岁就能听懂了。”

小公子并起双腿,瞧着头顶抽出嫩叶的橘树,有些沮丧的说道:“爹爹请来的先生不愿教我,都说我是顽童。”

“那你想学吗?”陈九问道。

小公子摇头道:“不知道。”

他也想不明白,见到授课先生时他就想睡,脑子里想的都是外面的花花草草,但他又不希望爹爹骂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学还是不该学。

“学了有什么用吗?”小公子问道。

陈九回答道:“不管是先生还是长辈,想要教会你的便是道理二字,知理者可融入人海,明道者可无畏向前,也只有道理懂的多,你爹爹才会准许你出去玩。”

小公子眼前一亮看向那儒衣先生,说道:“真的,你不骗我?”

“自然是真的。”陈九说道。

小公子问道:“听教书先生的话就可以吗?”

“那可还不够。”陈九说道。

小公子站起身来,个子还没有坐着的陈九高,直视着他,问道:“那要怎么才可以?”

陈九摸了摸他的头,说道:“等到那一日,你能走在这世道上随心随欲时,便算是可以了。”

“没听明白。”小公子摇头,接着说道:“我想出去玩,不如你来教我?你做我的授课先生,怎么样?”

“现在可不行。”

“为什么现在不行?”

“陈某还有些琐事……再过几年吧,等你再大些。”

小公子抬起头来,说道:“你可不准骗我!”

“我又怎么会骗你。”陈九点头笑道。

“不行,得拉钩!”

小公子伸出小拇指来,示意陈九也伸出手来,说道:“你不知道吗?得拉钩才能算数。”

陈九见状笑了一声,伸出手来,勾住他那小手。

“好。”

如此,便算是作数了。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小公子望着眼前这个穿着深色衣裳的陌生人,与之对视,没有半点胆怯。

言先生出声道:“靖儿,不得无理,这位是九先生,还不快见过九先生。”

陈九抬手阻拦道:“小公子不过孩提,不必这般要求。”

却见那孩子站起身来,又问道:“你也是先生?”

陈九笑了笑,上前道:“陈某可不算是个先生,只是懂的比旁人多些。”

小公子倒也不怕,眨了眨眼说道:“我不喜欢先生,每日都是之乎者也,听的脑袋疼。”

陈九见他摇头晃脑的模样不由得一笑,说道:“那些先生说的都是大道理。”

先生肩头的红狐钻了出来,看向了眼前小孩子。

“呜嘤。”

小公子见了那毛茸茸的红狐,却是眼前一亮,好像是见到了什么新奇的事物。

狐九打量着眼前这个小孩,却是觉得有些奇怪。

不像是人,也不像是妖怪。

虽说先生是如此,但这孩童也没学过法术,却是有着妖力与人气,这可真是个怪事。

言先生坐在了妻子身旁,见陈九与小公子交谈着。

“那你呢?也是爹爹请来授课的?”小公子问道,说着又撇了一眼那红狐。

陈九摇头道:“不是,陈某只能讲些小道理,不如他们。”

小公子咬着手指,思索了起来。

言先生见状出声道:“靖儿,快别缠着九先生了,先吃饭,不然这饭菜都快凉了。”

“陈先生快请。”

陈九说道:“陈某随意吃些便是了,方才在吴掌柜哪里吃了些。”

江苏省食品经营许可证网上申请“九先生赏脸,那得多吃些,来来来。”言先生说着,就给陈九夹菜。

陈九道了一声够了,这才停下。

小公子坐在桌边,咬着牙齿想着东西,却是有些愣神。

陈九便问道:“小公子取了个什么字?”

言夫人回答道:“回陈先生的话,犬子字宁靖,便是望他往后心绪宁靖,平平安安。”

陈九点了点头,说道:“寓意不错。”

想来也是有大公子的事在前,言老也有些担心,故而才取了安靖这个字。

陈九问道:“这两年没出过什么岔子吧?”

言先生答道:“当初有九先生作法,一直都没出过什么乱子,还得多谢先生。”

“恰巧碰上了罢了。”陈九摆手道。

这时,思索许久的言宁靖抬起头来,看向陈九道:“什么是大道理?什么是小道理?”

几人的目光朝着小公子望去。

陈九微微一笑,说道:“大道理自书中而来,而小道理则是自市井而来,出自世人之口,同为道理,却也不分高低,说白了一个为雅,一个为俗,雅俗共赏,才有了道理二字。”

小公子摇了摇头,

江苏省食品经营许可证网上申请*

有些没听明白。

书里有什么,市井又是什么,他都一概不知,毕竟他也不过是两岁的孩童。

他看向了身旁的言先生,说道:“娘亲,我听不明白。”

言夫人摸了摸他头,柔声道:“九先生的道理可不好懂,我们靖儿最聪明了,以后一定能懂的,是不是?”

小公子点了点头,转头看向那儒衣先生,视线却是偏移到了先生肩头的红狐身上。

狐九与之相视,玩心大起,龇牙咧嘴的朝他一吼:“嘶!!”

却见小公子瞳孔一缩,并未感到害怕。

狐九顿了一下,不明白这小娃娃为什么不怕它。

于是乎它又做了个凶狠的表情,口中发出嘶吼声,“呵!”

小公子不仅不害怕,嘴角上扬反而是被那小狐狸给逗笑了。

陈九伸手敲了敲狐九的额头,说道:“别闹了。”

狐九撇了撇嘴,嘀咕道:“没意思,他怎的就不怕我?”

小公子凑上前去,有些惊骇的望着那红狐道:“你会说话?”

狐九没有理他,只是伸手抓了一块盘中的鱼肉吃了起来。

就连说话也不能令这孩子害怕。

言先生没有开口,倒是言夫人有些担心,将靖儿拉过来了些,怕他伤着。

小公子回头看向娘亲,说道:“娘亲,它说话了,我方才听见了。”

孩童胆大,若是再长几岁,怕是见了狐九也得生出惧意。

言夫人抱着他,说道:“好了,不闹了,先吃饭。”

这一顿早饭吃的却是有些不平静。

小公子看似懂事,但小孩子总归是有些毛病,更别说是见了新奇的事物,盯着狐九就挪不开眼,早饭也没吃多少。

言夫人抱着小公子往内宅去了,而言先生则是陪着陈九走了走府后的园子。

言先生边走边问道:“九先生觉得靖儿如何?”

陈九说道:“心智非凡,不同于寻常孩童,不惧外人,也不惧我身旁这小家伙,亦有过人之处。”

言先生亦是认同,却又转言道:“靖儿对什么新鲜事物都好奇,更是胆大,却也不见得完全是件好事。”

陈九顿步说道:“言先生为其取名宁靖,却也不见得会如意,小公子往后要走的路,怕是会异常凶险。”

言先生闻言心头一紧,说道:“可是……老夫只想让他做个富家翁。”

陈九说道:“小公子乃是妖人之合,取妖丹解其神魂之乱,自此便已不属凡人之列,纵使言先生如何防范,他往后亦会走上无法预料的道路。”

言先生手臂一颤,拉着陈九的说,说道:“可有解法?”

陈九摇头道:“这要看那孩子如何选了,不管是你我,都只能干预些许,引导着他莫走歪路,而且他早晚会接触那非凡之事。”

言先生深吸了一口气,心绪有些难以平复。

他口中呢喃说道:“言某让他出生,对他而言是否有些不公?”

还未出生便注定要历经苦难,那为何还要活着呢。

陈九说道:“言先生又何必这样想,生而有命,总有苦难伴随此生,这是你我都会经历的事。”

言先生叹了口气,他这一生便是纠结在人与妖上,种种事情堆在他身上,身形也不由得伛偻了几分。

他抬起头来,看向陈九道:“老夫只盼望靖儿往后不要走上歪路就好。”

言先生忽的一顿,心中生出了想法。

他转头看向身旁的儒衣先生,问道:“九先生可愿做靖儿的先生?”

陈九没有给出确切的回答,只是说道:“如今尚早,还是再等两年吧。”

言先生愣了一下。

这到底是……

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

破碗~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