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评北大薛兆丰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西西栗是从一个副本那儿,听说“Exodus”这个名字的。

“生存,资源,安全,在那个地方都不是问题。”

给她发通关奖励的副本生物,是一个矮矮胖胖的花园地精,好像是在背书似的,显然对于进化者的福祉一点也不往心里去。“就连你们进化者最害怕的,那种碎片式的随机传送,也会在那个地方被消解掉……在Exodus里,玻璃罩室内是绿树、藤蔓、鲜花和翠鸟,走道两旁是各种果蔬,不分季节,都繁盛蓬勃地生长在一起。走得渴了,就伸手摘个橘子;腿脚累了,浴池里满满都是新鲜白水,热腾腾地冒着蒸汽……”

“那么多水?不是喝的,是拿来泡的?”西西栗听得目眩神迷。或许是“消解传送”和“新鲜蔬果”听起来都太不可思议,从她耳边一晃就过去了,反而是一池子新鲜热水抓住了她的想象。

“不知道已有多少年了,Exodus始终存在于这一个宇宙里。据说因为它最初的诞生,就是出于想要获得解救、想要与亲友团聚、想要和平安宁的心愿,所以凡是能到达Exodus的人,都会结束颠簸与苦难。”花园地精总结似的说完,将【蛋炒饭喷泉·十五天版】递给了她。

听起来未免也太理想了……要不是这个讯息来自一个副本生物,西西栗都怀疑它只不过是一个末日传说罢了。她听说过的末日传说太多了,大多都难辨真假。比如说,进化者曾经建立起过十二个人类世界;十二界天空里飞行器鱼贯往来,夜里华灯闪烁,街边挤满了各式商铺……但是她从没去过,也没听说过谁真正去过了。

“Exodus在哪里?我要怎么去?”西西栗半信半疑地问,“啊,我听说过‘签证’,是不是要找到‘签证’才行?”

花园地精摇了摇头。“通往Exodus的途径,并不是一条路,或者一张通行纸。”

“那是什么?”

花园地精从帽子下抬起眼皮,看着她答道:“是一个人。如果你能遇上Exodus最初成员之一,那么你或许就有希望进入那个地方。”

西西栗抱着比来时更多的问题走了——她几乎没获得多少有用的信息,Exodus也只像是遥远的一个愿景;就像以前的人类想象里,总怀着一个乌托邦一样。

别的不说,听花园地精的话音,天知道Exodus存在多少年了,最初成员如今是否还活着都是一个问题,更何况遇上一个,还得认出来?

末日里的人生辗转艰难,得一日一日、一时一分地去挣,但这是她所知的唯一一种人生了。她就算遇上好事,也不敢太高兴,生怕冥冥之中的造物主看见了,会意识到自己犯了错,把她的好事收回去;而且,遇上好事的时候也不多。

可是若有了一个遥远的迦南地,一份笼着希望的寄托,那么忽然一切都似乎有了意义:西西栗想象着,她迈出的每一步都是在朝某个方向,某个目的地靠近的,而不仅仅是在没有尽头的大地上兜兜转转——在这个光彩与污泥共存的世界里,还有另一种人生在等着她。

这一天,当她从白茫茫的暴风雪里钻出来,总算找到了一处进化者歇脚的聚集地时,西西栗感觉自己的肌肉纤维都好像被冻成了一根根冰条;只要跌上一跤,她十分肯定自己就会碎成一地。

“这个世界确实太难了,”小旅馆老板是一个做流动生意的进化者——他们往往有一个能随身携带的小居所——他生起了火,对着聚集在壁炉附近的进化者叹息道:“我上次听一个在这儿落脚的进化者说,他走了几个月的时间,这里除了暴风雪,几乎什么都没有。”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落脚地里各项物资和服务的价格,比其他地方都贵不少。

“想必大家也都发现了,保温取暖的特殊物品,在这个世界里是消耗性的。”老板解释道,“在别的地方能一直使用的东西,到了这儿很可能一个星期就消耗没了……各位要在我这儿休息过夜没有问题,但必须得拿出取暖物品来,不是特殊物品也可以。”

所谓人民日报评北大薛兆丰休息过夜,其实也就是大家一起挤在厅里的大通铺上罢了,中间摆了一团床单,就算分了男女。西西栗用一小团暖手炭换了两个晚上的居留权,为了自己不必再苦苦与暴风雪对抗而松了半口气。

睡吧,或许明天自己就会被随机传送走了呢……

或许一辈子也不会被传送走。

西西栗将自己卷在厚大衣里,望着火光闪烁下身边进化者模糊的影子,连一点交谈的愿望也没有。没有意义,与其建立起一点点联系,再被洪流扯断冲走,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与人接触。

她艰难地从厚大衣与远处的壁炉火光里汲取着一点点暖意,使劲将自己往身体深处缩去,在噬咬着人的隐隐冷意里,慢慢地快要睡过去了。

在叫人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的混沌中,她感觉到从大通铺的另一头,爬起来了一个人影,窸窸窣窣地摸到了厅里一角。没人因此而动一动;流动屋内连屋主也不能动武,这也是为什么人们愿意花钱休息的另一个原因。

西西栗的神魂再次蜷缩起来,跌进了黑沉沉的暖梦里。

然而下一刻,她却激灵一下醒了,几乎是将眼皮撕开的——是什么?什么惊醒她的?

周围依然一片昏暗安静,众人都睡熟了,绵长浑热的呼吸此起彼伏。没有危险……西西栗悄悄撑起了脖子,无声地慢慢看了一圈。

那个人影坐在厅里角落一把椅子上,背对着她;因为隔了十几步远,屋里又暗,她看不清对方在干什么,好像怀里抱着一个什么东西似的。

他的声音极低极轻,好像是从一屋睡眠里浮起来的,还没来得及散去的梦。

“是的

人民日报评北大薛兆丰 最新章节阅读,

……我明天回Exodus。”

喜欢末日乐园请大家收藏:

当外面拖拽着的沉滞脚步声渐渐远去之后,乐高人又等了好一会儿,才悄悄地顶开了垃圾箱盖子。

可真是倒霉死了,这个星球是怎么回事,到底末日了没啊?她一边在心里骂负责定位的莎莱斯,一边试图爬出垃圾箱——心愿挺好的,挺有志气,可惜她忘了自己的乐高身体。她现在胳膊腿都太短了,一连试了五分钟,把垃圾箱盖顶得咚咚作响,始终愣是爬不出去。

这说出去,谁会相信她也是曾经一人对战过一个世界的进化者?

我他妈是怎么进来的来着?

林三酒又急又气又不敢出声喊,同时还得担心着跟丧尸大军走了的余渊,只好开动自己的乐高脑筋,希望能从朋友们的角色上找出他们现在可能的位置。

礼包在和斯巴安往飞船的方向走,虽然不知道一路上安不安全,暂且还可以先不去管他们的位置;元向西自从“群魔夜行”一开始就不见了,她很难想象一个木乃伊会遇上什么事、现在流落在哪儿。

至于人偶师……吸血鬼伯爵的战斗力怎么样啊?林三酒没看过多少吸血鬼的片子,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印象,感觉吸血鬼都是仗着长得好看,以色惑人,见机才能吸点血……她打了个战,赶紧止住了思绪。至少他变成蝙蝠以后,可以直接飞回Exodus吧?用不着操心他吧?

大巫女是个普通人女王,现在就是一块包装精美的肉了,而且还买一送一,带了个小肉。林三酒越想越着急,越着急就越出不去,一个不留神乐高脚还给脚下支撑的垃圾袋给刮坏了——这一下,她顿时失去了平衡,跌进了一片烂菜脏污卫生纸等各种垃圾构成的海洋里。

说来说去,都怪波西米亚和黑泽忌。

林三酒的气急忽然一顿,被垃圾箱外一阵异响给止住了挣扎。躺在黑漆漆的垃圾箱里,她屏息——屏息主要是因为环境太臭,倒不是因为别的——听着外面那一阵摩擦刮挠似的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一下下地刮蹭着垃圾箱铁皮……

随着那声音渐渐爬上垃圾箱,林三酒也抬起了目光:箱盖被一个黑影给顶开了一条细缝,泄进来了小巷里昏黄的路灯灯光。她眯着眼睛,借着路灯光,看清楚了——那是一只足有人大的、皮毛光亮的动物,灰黑背脊像水蛇一样滑进了垃圾箱,两只漆黑的、如人一般带着五指的手,悄无声息地插进了垃圾内。

林三酒腾地一下爬了起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乐高身体还能动作得这样快。

“波西米亚!”她一声怒叫,整个身体都扑上了那只巨大的浣熊,“你醒醒,你怎么还真的来掏垃圾吃了啊!”

波西米亚从浣熊头套下发出了“嗯?”的一声;但野兽直觉显然还掌管着她,下意识地挣扎了起来。一浣熊一乐高在垃圾堆里扑腾滚打着,一会儿浣熊咬了乐高一口,一会儿乐高叫道:“硌着牙了吧!该!”

菜叶子、脏纸团、汽水罐、咖啡渣、旧鞋子……各种各样的垃圾都在箱内腾飞起来,二人活像是要把这一箱垃圾搅成垃圾汁一样;其实也都怪乐高的身体太不灵活了,而浣熊的身体又太灵活,除了反复扑上去、试图把波西米亚给压住之外,林三酒还真是一点好办法也没有了。

“你赶快醒醒,快跟我回—人民日报评北大薛兆丰—啊,你别蹬我——”

她和波西米亚打得太过入神,以至于林三酒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垃圾箱盖子早就被人给打开了。

昏黄的路灯光下,黑泽忌——成年的黑泽忌——紧紧皱着眉头,屏着呼吸,一动不动地看着垃圾箱里的这一场混战。“……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

林三酒这一下又惊又喜,一时间几乎怀疑自己出现幻觉了,激动得话都说不全了:“啊!你在——你不是小孩——不是,是她,波西米亚,变成浣熊了——其他人呢?为、为什么你……”

“你还记得我们在山脚下遇见的一群家长小孩吗?”黑泽忌一手捏着自己鼻子,一手捏着波西米亚的脖子,将她从垃圾箱里拖了出去。浣熊野性很重,还试图反身咬黑泽忌;但他只是手上稍稍加了一点力,波西米亚登时就顺从老实地缩成了一条,痛得直从鼻腔里低声哼哼。

“他们把你们每一个人的装扮都点评了一遍,所以你们每个人都成了他们认定的角色。但是唯有我,没有被认定成任何角色。”黑泽忌似乎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装成小孩骗糖有哪里需要不好意思,“大概是因为他们以为我真的只是个小孩子吧,衣服也只是一件水手服而已,没有什么认定的必要。”

林三酒愣愣看着他将波西米亚薅了出去,一时仍不敢置信。“所、所以说,你脱掉小孩子装以后,现在仍然是全副战力?”

“废话。”

“那、那其他人呢?”林三酒赶忙问道:“大巫女呢?”

从垃圾箱外遥遥的地方,传来了一个很不高兴的声音。“我拒绝靠近你们。”

“她清醒了?她不认为自己是女王?”林三酒伸出一只U型手,被黑泽忌也给拽出了垃圾箱。

“我要是女王,我现在就给你们驱逐出境。”大巫女捂着鼻子,垂着眼皮,似乎因为她不得不伸出一只脚踏住波西米亚而感到万分痛苦:“太臭了,她身上还黏糊糊的,我这双鞋子是古董……”

“你的意识力……”

“鞋可以擦,意识力不能擦。”

很有道理。

“元向西已经被我捡起来送回飞船上了,”黑泽忌板着脸说,“群魔夜行一开始,他就咕咚一声砸在地上了,成了个木乃伊干尸的样子……要不是有个过路的佛兰肯斯坦用他身上的卫生纸擦鼻涕,我还真发现不了他。他现在也醒了。”

“怎么你们都醒了,波西米亚还是个浣熊?”

“季山青搞出了个‘解药’,”黑泽忌一副实事求是的样子说,“他本体不是可以分出很多绺吗?只是其中一绺被变得无用了而已……他拿着那个‘解药’把该喂的人都喂了一遍,现在所有人都齐了,就差你们两个了。”

林三酒几乎快要掉眼泪了。“真的?这么快就……?那人偶师呢?”

“他带领着几个普通吸血鬼,形成了一个吸血鬼帮会,要夺下人间。”黑泽忌竟然能在说话的时候保持着一张无风无波的面孔,真不愧是天上地下第一强武。“我们连靠近他都办不到,他身边让吸血鬼围上了。还是斯巴安主意多,他脱掉石头装以后,把解药涂在身上,让人偶师咬了一口。”

林三酒捂住了脸。她万一现在笑出声来,日后传进人偶师耳朵里,可就糟糕了。

“我们想着,反正他都已经是一个人的一餐饭了,不如再给第二个人吃一顿。”黑泽忌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哪里有好笑的地方,“所以我们又把斯巴安送去给余渊啃了几口。”

他说完,看着林三酒歪过了头。“你干嘛,你是喘不上气了吗?”

林三酒好不容易才止住眼泪,看着大巫女捏出了一点点意识力,将一个小胶囊给塞进了波西米亚的嘴里。她坐在地上喘了一会儿气,总算不笑了,接过了她的那一份解药。

“大家这么快就重新聚头了,”她颇有点感慨地说,“我真没想到。”

黑泽忌平平淡淡地说:“啊,总不能老是让你一个人为了大家奔波嘛。”

(番外完)

喜欢末日乐园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