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老公要了我很多次_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就在我觉得祁彦、煌橙看过我之后,发现没什么问题就会离开的时候,祁彦忽然又说了一句:“对了,李初一,你作为咱们学武堂的神格级别的老师,也参加了新夜城的贵族议会,那我在会上布置的任务,你也要执行。”

我愣了一下。

祁彦提醒到:“组织一支万人的队伍。”

我“啊”了一声。

这是让我合法的招兵买马吗?

煌橙此时也说:“你有静神做你的后盾,应该不难吧?”

我苦笑着说:“我试试吧。”

祁彦忽然认真起来道:“不是试试,而是必须完成,这是任务!”

我点了点头也是认真地说了一句:“好!”

说完这些,祁彦、煌橙才离开。

而我则是有些头大了。

等他们走后,王俊辉、徐铉、李十六,以及栎婕全部来到了我的房间。

王俊辉和徐铉已经到了一千三百星,进步非常的明显。

栎婕和李十六受到一些原因的限制,暂时没有什么进步。

我把招兵买马的任务说了一下,栎婕就说:“大人,依你神格的实力来说,应该不难吧,只不过咱们这栋阁楼占地面积有些不够打,需要换个大的地方,要不没有地方养那么多的人。”

我说:“我不一定养得起。”

李十六此时却说:“这或许是一个机会。”

我明白李十六的意思,可我才一重神格,现在就带一支万人部队在身边,着实有些不方便。

此时栎婕又说了一句:“其实大人您也不用着急,新夜城人多的很,所有人的贵族都募兵,也用不了人口的千分之一。”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募兵都可以。”

我点头。

栎婕立刻说:“我觉得大人,您可以让您的学生帮忙,特别是您的两个贵族学生,他们家族都有关系,你让他们帮您募兵,他们肯定愿意,而且他们私下都有自己的私人队伍,能够成为神格强者的手下,那就等于在新夜城的地位一跃千丈。”

我点了点头说:“没想到你的思路还挺活跃的。”

“这样,这件事儿就交给你办吧。”

栎婕摇头说:“我还是算了,您对我重用,几个学生能够看得起,我已经知足了,可这样的命令,是通知两个贵族家庭的,还是您亲自说,份量足一点,也会让他们觉得被重视咯。”

我想了想说:“那你就通知四个学生来我家吧。”

栎婕点头。

尘谣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出房间,而我因为伤势问题一直没有外出。

城中大部分的贵族议会的人也是知道,我的任务失败了,听说又有几个不要命的非神格强者接了任务。

他们肯定在禁地风暴中什么也找不到了。

到了第二天的晚上,四个学生才来到我家。

见到我的时候,我的伤势其实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几个小家伙都升了一星,可距离我布置至少三星任务,还差了许多。

我也没有训他们,而是说道:“我会再给你们十天的升星时间,你们也不用着急。”

几个人这才松了口气,毕竟完不成任务,是要被罚的。

接下来我继续说:“想必你们也听说,老师需要招募一支一万人以上的队伍,我想请你们帮忙。”

两个平民学生低下了头。

柴奇、骆尚却是十分的激动。

柴奇更是说:“老师,不瞒您说,前几天有个两千八百星的贵族议会成员,就让我们家族出人加入他们,可我父亲顶着压力给拒绝了,他说,您会有用得到我们的地方,没想到您真的找到我们了。”

我皱了皱眉头说:“你父亲的眼光还是挺毒辣的。”

骆尚也是继续说:“我们家族也差不多

当兵老公要了我很多次_

。”

我笑了笑道:“这样,你们两家人,每人帮我组织一支五千人的队伍,以后你们家族就可以挂我的名字,只要你们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儿,我都会替你们担着。”

两个人也是兴奋了起来。

我再看向白邑、苒月说:“你们两个也不用垂头丧气,你们也有任务,你们负责回去,以我的名义帮我招人,要八百星以上,每人帮我召集两千五百个,记住要精挑细选。”

白邑和苒月也是同时道:“是,老师!”

我继续说:“好了,队伍召集起来后,让他们十天后到我家门前集合,你们完成之后,每人奖励一颗神格内丹。”

听到神格内丹,几个人同时眼睛都亮了起来。

我在看向栎婕说:“你负责协助他们四个人,要是有人捣乱,你只管用我的名义出手教训,不用手下留情。”

栎婕点头。

布置好任务之后,我又对他们说:“好了,你都散了吧,另外修行的事儿也不能落下,将来,你们都会很有出息的。”

几个人点头。

等他们走后,我就让同伴们先去休息了。

不过尘谣又来了我的房间。

她先是问了我的身体情况,我说,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尘谣就笑着说:“看来我下手还是太轻了。”

我一阵无语说:“你再下手重点,我在黑暗元心之旅就可以全剧终了。”

尘谣继续说:“我前些天去了一趟妖兽领域,古兽神发现了我的踪迹,大概率会跟到这边来。”

我赶紧问:“这么说来,他是冲着你来的?”

尘谣摇了摇头说:“应该是冲着李十六来的,李十六的身份,在黑白城的时候,骗骗那些人还行,可还是有些消息传到了古兽神的耳朵,想要骗他,可没有那么容易。”

“不过这次古兽神是一个人来,而且还是名义上冲着我来的,就说明李十六的事儿,他也不想公之于众。”

“李十六的秘密,暂时守得住。”

听到尘谣这么说,我也是点了点头,可我心里还是不放心,就说了一句:“要不咱们带着李十六逃吧!”

尘谣笑道:“被九重神格的人盯上,你想往当兵老公要了我很多次哪里逃,再者说了,事情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现在的古兽神,和当年古神大战的时候,已经大不一样了。”

我没有吭声。

尘谣则是继续说:“古兽神这次来,对我们来说有危险不假,可也是一次天大的机会。”

我好奇道:“什么机会,难不成你还盯上他九重神格的内丹了?”

尘谣微微一笑说:“我还没疯!”

喜欢麻衣神算子请大家收藏:

那些风暴很强大,就在我觉得没有任何回转余地的时候,我忽然感到风暴中传来四道奇怪的力量,他们转眼间就到了我的身旁,然后飞快地贴在我的体表。

同时他们还将侵入我身体、魂魄的风暴力量全部压制了出去。

我的意识从昏迷的边缘也是一下清醒了过来。

我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就发现我的体表竟然出了一身洁白的光芒,那些光芒屏蔽了所有了风暴对我的侵袭。

直觉告诉我,这些洁白的光芒就是祁彦所述的铠甲碎片。

现在他们已经不是碎片,而是完全组合起来,而且回到我的体表。

“嗡、嗡、嗡……”

我的脑子里一阵阵眩晕,不过这一次我就没有再失去意识,也没有再被风暴的力量伤害到。

我的身体悬停在风暴之中,十分的安稳。

再接着,那些洁白的力量就连通了我的星域,虽然我的实力没有提升,可我却能感知到那套铠甲的存在了。

那套铠甲无形,它以什么形态出现,完全得益于我的意识怎么想。

这个时候,我心里也是担心了起来,如果我得到了这套铠甲,那双神会不会发现,如果他们发现了,我该怎么办?

正在我担心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我的旁边。

我下意识准备动手,可力量聚集起来的瞬间,我就将其散掉了,因为出现在我身边的不是别人,正是尘谣。

她看着我周身的白光说了一句:“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没想到这本应该是毁掉的东西,竟然又出现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尘谣一把拉着我离开了禁地风暴。

等我出来禁地风暴的瞬间,我身上那一身白色的光芒就全部钻进了我的身体里面。

而它们的位置,正是我意识中星域轮廓最为模糊的第十重神格的星域。

我刚要说什么,尘谣就说:“我才离开新夜城几天,你就胡来,还接这样的任务,你是怕自己身上的秘密被人发现太慢了吗?”

我说:“我要是不去,万一那东西被人发现……”

我没有说下去,再说下,我的秘密就要真说出来了。

尘谣就说:“你难道不会动动脑子吗,九角场的那个人知道东西在禁地外围,之前的神使夜沉在的时候,肯定也知道进入禁地外围的方法,而且靠着那种方法抵御住了禁地风暴对矿区的侵袭,九角场的人和夜沉能没有联系吗?”

“夜沉为什么一直在矿区附近,难道只是为了矿和守护禁地吗?”

“他的目的也是那位大人留下的铠甲,只不过他们找不到。”

“包括这次祁彦,他们让人去,那些人也找不到,这必将是长期的任务,祁彦也好,煌橙也罢,他们都会成为九角场里那个人的傀儡,他们会因为寻找铠甲的事儿,而耗费一生。”

的确,我的那套铠甲能够藏在我第十片神格区域,肯定不是一般人能够找到的。

可话又说回来了,既然如此,那九角场的那个人又是怎么发现铠甲掉落的大概位置呢,当初我的铠甲,又是如何掉下来的呢。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迷。

而我的记忆也没有苏醒什么。

我努力回忆。

可在我记忆里出现的却是千军万马在浩荡的新夜城激战的场景。

天上飞的,地下跑的,甚至连新夜城外部星域的黑暗之中,都有无数的人对战。

“轰轰”的爆炸声从未停息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数千、数万人丢掉性命。

“嗡!”

我的脑子再次眩晕,我的意识回到了现实。

尘谣也没有追问我的反应,而是对我说了一句:“等回到了新夜城,你就告诉他们,你没有找到那位大人的铠甲,而且你得受点伤,完好无损的回去,太不合理了。”

说着尘谣向我走来。

我问尘谣要做什么。

她说:“模仿风暴的力量,给你挂点彩。”

说着尘谣对着我的胸口“嘭”的打出一掌来,我顿时感觉眼前一黑,体内疼的厉害,星域在的力量也是急速翻滚了起来。

“噗!”

我也是直接吐了一口黑血出来。

尘谣对着我笑道:“嗯,这样就差不多了。”

我说:“我差点被你打死。”

尘谣说:“这样才真实。”

我还准备说点什么,尘谣又道:“你什么也不用担心,就按照我说的去做,任何人都不会发现有问题,就算是双神来了,也发现不了。”

我点了点头。

接下来,我就和尘谣一起回了新夜城。

我出来的时间不长,但是也不短。

等我回到新夜城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我没有去学武堂,而是直接去了我们的住处。

现在新夜城的晚上也热闹了起来,因为取消了人和妖兽的相互捕猎,整个新夜城也是变得和谐了

当兵老公要了我很多次_

起来。

而我回去的时候,栎婕也在这边。

看到栎婕,尘谣一定也不意外,好像我做的所有事儿,她都一清二楚似的。

栎婕在看到尘谣,特别是在知道尘谣的身份后,就连连对着尘谣行礼。

尘谣根本没有理会栎婕,而是对我说道:“你让你的助教去学武堂通知一下祁彦,就说你回来了,任务失败了。”

我点头看向栎婕。

不等我说话,栎婕立刻说:“我这就去照办!”

说罢,栎婕直接飞出去了。

看着栎婕当兵老公要了我很多次飞走了,尘谣又对我说了一句:“这个丫头你准备一直留在身边吗?”

我说:“我并没有这个打算。”

尘谣继续说:“留在身边吧,我正好缺个使唤丫头。

不等我说话,尘谣离开了。

没过多久祁彦就亲自来了我的住处,和他一起来的,还有煌橙。

他们并不知道尘谣回来了,看到我,就开始追问铠甲的事儿。

我按照尘谣教我的回答。

祁彦也不意外,他看了看我的身体说:“你这次伤的不轻,也是难为你了,不用急,等伤好了,你再去。”

我摇头说:“伤好了,我也不去了,我这次死里逃生,全靠了静神大人的帮助,要是没有她,我就死里面了。”

祁彦疑惑道:“那位大人回来了?”

我说:“回来了,不过她现在应该不想见客人,等我伤好了,我给你们引荐。”

祁彦忙点头。

我看到成功转移了话题,心里也是稍稍放松了下来。

喜欢麻衣神算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