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图书馆里不让出声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从地理上看,相比于四川和关中,汉中不那么南,也不那么北,因而气候干湿适度,冬暖夏凉。

兼之有大河横贯东西,群山四方环绕,空气质量更是绝佳。

“师傅,你终于来了,”汉中一处宾馆里,华尔文笑着迎上来,接过秦东的挎包,“按照你的吩咐,我们找了当地的一家经销商……”

嗯,秦东不置可否,他突然问道,“见过苒总了吗?”

“他不知道我在这。”华尔文笑道。

“嗯,我见一下他吧。”秦东躺在床上,“这两天你辛苦了,抓紧时间休息一下。”

老苒其实也辛苦,他到汉中已经几天了。

作为黄啤啤酒的老大,他跟汉中四家啤酒厂的经理很是熟悉。

“汉中啤酒,1977年就建厂了,主要产品有12度汉中牌黄啤,三强啤酒,猕猴桃牌啤酒,这种衮雪啤酒大有来头……”

衮雪二字取材于《汉魏十三品》,是唯一能见到的曹操手书真迹,位于汉中褒谷石门。

“我们喝的是啤酒又不是书法。”秦东并肩与老苒行走在并不宽阔的街道上,路边的房子都很有些年头了。

“还有汉中兄弟啤酒厂,望江啤酒厂和青木啤酒厂,青木啤酒对并入唐朝很有热情。”

老苒长吁一口气,这表明自己这些日子的工作还是卓有成效的,自己刚刚并入秦啤,汉中青木啤酒就是自己的投名状。

“走吧,吃面皮去。”

两人之所以能成为朋友,还有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好吃。

陕南的汉中人也不像其他老陕那样狂热地爱吃面和馍,而更偏向于米。

不同于关中、河南一带的凉皮,汉中人的面皮就由米浆制作,口感上更为软糯,吃法上也讲究热食。

当一碗热气腾腾,足有指宽的汉中面皮端上来,下面是黄瓜丝、黄豆芽、土豆丝、芹菜、菠菜等“底垫子”,上面浇上各不相同、每家每户又独门熬制的“油辣子”。

秦东用筷子挑起面皮放进嘴里,入口软糯,不需要费力咀嚼,温和的面皮自然融化在唇齿之间,散发出迷人的稻香,每一口都是大写的满足。

“好吃,要得,要得!”他竖起了大拇指。

这样一口热辣又软糯的面皮,是汉中人舌尖上的“温柔乡”。

“秦总,欢迎来到汉中,怎么,就吃面皮啊,这餐我请了,我来结账。”

秦东又要了一碗面皮,正吃得热火朝天,一个中年男人竟走进这家小店,热情地伸出双手来。

“青木啤酒,项怀亮,项总。”老苒介绍道。

“你好,”秦东放下饭碗伸出手来,“早就听说项总,一直想来拜访,不想今天才得以成行。”

“秦总的大名,啤酒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把我们的啤酒送进白宫的,秦总也是第一人……”

老苒转过头很不友好地笑了,互相吹捧到如此肉麻的程度,他都受不了了。

“走吧,逛一逛,看一看汉中的风光。”吃罢面皮,秦东并不急着谈啤酒,好象是游客一般逛起了这座古城,武侯祠古汉台张良庙华阳黎坪,午子山褒河栈道汉山连城山……

作为陕西第二大城市,两汉故地,三国要冲,也曾经人才迭出。

两天下来,项怀亮就忍不住了,“苒总,秦总是来旅游的?”还是不花钱旅游,所有的费用都要青木啤酒来出。

“啊,这是市场调研。”老苒咋呼道,“看看人们青木的实力。”

哦,项怀亮也不是刚出道的新人,他话里有话,“这一年,金鸡的人都跑断了腿,就是朱总都到我青木来了两趟了。”

金鸡啤酒想要联合汉中四家啤酒厂,这不是什么秘密,他要跑马圈地对抗唐朝啤酒,唐朝也要跑马圈地抢占市场,说白了,就是德法战争,本质上也是啤酒行业的跑马圈地。

“我们是看中了秦啤,看中了秦总的能力……”

噢……

老苒笑,还是不老成,这句话就不老成!“那我跟秦董说一声,中午安排在哪里?”

“我看秦董愿意吃麻辣鸡,我们还吃这个,行吗?”

汉中麻辣鸡,就以川菜里的麻辣鸡为原型,相传出自成都厨师之手。

到汉中后,改用了本地土鸡,再以大量油辣子,及草果、八角、花椒等香料调味,入口又麻又辣,让食客身在汉中,却错以为进入了巴蜀之地。

“爽快。”秦东吃得汗都下来了,可是依然不提正事,说实话,他很喜欢汉中的学长图书馆里不让出声生活。

汉中人在饮食上颇为讲究,性情也是温和安逸的,如同蜀人一般善于享受生活。

早起的一碗热面皮,中午的一碗浆水面,在不南不北、四季如春的老城里悠闲一整天,体会着属于汉中的风情。

“老项,这两天辛苦了,我知道,金鸡觊觎汉中,朱全忠很想把汉中当麻辣鸡吃了,说说你们的条件吧。”秦东终于说到了正题。

可是这样单刀直入,项怀亮还真有些受不了,在他的计划里,双方的谈判就象变恋爱一样,互相试探到羞答答地拉手,要经过几个回合的拉锯。

可是看来这个山海汉子真的是直脾气,不,土财主,人家财大气粗,“秦董,秦啤拔下根汗毛来比我的大腿都粗,这样,我们青木啤酒可以整体并入秦啤西安唐朝公司,但是我们计划引进一条生产线,我们的厂区需要整修,我们的职工还没有房子住,我们的……”

“打住。

学长图书馆里不让出声 免费全文

”秦东很不客气地打断了项怀亮,我开的是啤酒公司,不是联合国的慈善机构。

“你这是把额当冤大头……”秦东很是不满,直接给项怀亮甩脸子了。

“秦董,既然我们并入秦啤,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这钱不跟你们要我们跟谁要?”项怀亮一脸的道理,“金鸡的朱总来了,我们的条件比这还要多……”

是吗?

要钱,你以为我象阿尔巴尼亚一样?

“额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项总,兼并后,我们要派人过来,总经理,销售副总和总工,我们都会派人过来。”

“这个……”项怀亮打哈哈了,他就是总经理,秦东再派总经理过来,那他往哪里摆?

“这个嘛,我不能答应,”项怀亮突然脸一沉,“秦总,如果你们不同意,金鸡的朱总昨天还跟我打过电话,说是他要亲自来汉中。”

喜欢国啤请大家收藏:

陕西省是我国西部地区排名第一的经济大省,也是我国重要的工业和制造业基地。

陕西除了著名的飞机、石油工业、煤炭等享誉全国的企业之外,在啤酒制造领域也是全国知名的生产基地。

虽然不如南方以及江南地区那样江流密布,但是陕西境内也有大大小小的几千条河流,其中最大的有渭河、汉江、泾河、无定河和北洛河。

渭河和汉江是秦岭南北两条最主要的河流,渭河和泾河主要流域在关中地区,无定河和北洛河主要流域在陕北,汉江流域在秦岭以南陕南地区。

这样充足的水资源,给陕西省提供了很大的酿酒便利。有人统计过,陕西此时有16家啤酒厂“大绿棒子”。

纵观全国,能为“大绿棒子”代言的地区,首当其冲就是西北狼与东北虎。

不是说这两地儿的人最能喝,而是优渥的中原、精致的南方很少能喝出这两地街边谈天侃地的气势,在陕西,夏夜随便找个烧烤摊:

将进酒,杯莫停,先杯后碗再怼瓶,酒至酣时天将明。

四人行,三姓为友亦为师,传道授业顾前程。

喝着大绿棒子,酒至酣处,秦东举起杯,“下面就要辛苦老马和老姜了,你们西北双雄出现在金鸡市,朱全忠肯定就坐不住了。”

干!

四人都喝了杯中的啤酒,秦东又看向左翎,“也要辛苦左总工了,老马和老姜不在公司,你这个总工就要担起总经理的职责。”

“秦总,我尽力。”一个还没有成婚的总工,要主持全公司的工作,左翎心里七上八下,好在秦东并不离开陕西。

“秦总,我们今晚就走,明天,我们怎么开场?”马国强请示道。

“造出声势,要声势浩大,越大越好,我们就给朱全忠演一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秦东又一次举起杯子,“你们演得越好,我的工作阻力就越小,到时候,说不定你们那里也可能变成主战场,我那里是辅战场,或者我们都是主战场,两线作战,让朱全忠首尾不能相顾……”

马国强与姜维都不插话,左翎也在静静地听着,看着这位年轻的副董事长,如果在战争年代,她相信,他一定是一位运筹帷幄的将军,决胜千里之外!

……

金鸡啤酒,地处金鸡虢镇火车站,占地面积18万平方米,东距省城西安150公里,西距金鸡市20公里(宝成、宝中、陇海铁路在此交汇),北依陇海铁路,拥有自备铁路专用线1.5公里,交通便利,地理位置优越。

当马国强与姜维到达金鸡市时,天已经黑下来。

几人找了一家饭店,“上一捆白金鸡。”姜维招呼道。

此时,白金鸡很是火爆,有人说是因为味道醇厚、酒劲猛烈。

“嗯,确实有劲。”马国强不是第一次喝白金鸡了,去年西安市场还到处是金鸡,可是此时在金鸡的地盘上再喝金鸡,他就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秦总不是说了吗,这就是平民的啤酒……”姜维也喝了一口,这确实是陕西大绿棒子的代表。

正如后世打工人需要便宜量大的奶茶一样,从事体力劳动的这批人也需要量大、劲大的平价烟酒。

此时的陕西,平民抽的烟是窄版猴,酒则是白金鸡。

九十年代西安周边农忙也总会请麦客来帮忙收麦,有些大方的主家,除了管饭之外还会买好几捆白金鸡,用凉水镇着,从事体力劳动的人群,都是精打细算,挣来的钱恨不得一块钱掰成两块花。

因此他们在乎的不是酒花九转香气,而学长图书馆里不让出声是600毫升的容量和两瓶把自己快速放倒的酒劲。

“大绿棒子”这样粗犷的称呼,就是它接地气的证明。

所以白金鸡是一种生活的哲学,是此时陕西人最高性价比的解渴兼买醉,此时大米酿酒还比较奢侈,白金鸡用的是玉米,综合原因使得酒体杂醇含量偏高,也就是大家所谓的“味儿重、后劲大、太上头”。

“明天我们到金鸡饮料啤酒厂,嗯,找个记者跟着。”马国强又喝了一口啤酒,这一口他尝出来了,自己家的啤酒清淡爽口,这种啤酒真的不对自己的口味。

此时的金鸡市,除了金鸡啤酒厂以外,还有金鸡饮料啤酒厂,在白金鸡流行之前,西府最为流行的是由金鸡饮料啤酒厂出的水星啤酒与峪泉啤酒。

当第二天,马国强与姜维坐车来到金鸡饮料啤酒厂,金鸡市与西安市当地的媒体随行,金鸡饮料啤酒厂的总经理亲自迎接,当马国强伸出手来,一时长枪短炮响个不停……

“唐朝啤酒来金鸡了?”朱全总很快得到了消息。

金鸡市是金鸡啤酒的大本营,是他的后方,他不容许有人在他的后院撒野,“他们是想兼并联合?没那么容易!”

去年,金鸡啤酒计划联合太史啤酒、铜川啤酒厂、延安啤酒厂、汉中啤酒饮料食品总厂、三元麦芽厂等企业,成立陕西西方啤酒工业集团。

可是在西安市场上折戟沙场,让联合的计划泡汤了。

今年,朱全总重启这一计划,汉中四家啤酒厂成为除太史和铜川啤酒外他的重要目标,计划进展得很顺利,可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自己的事院起火了。

“围魏救赵?”姜还是老的辣,陕西市场上的晴天雨天都逃不过朱全忠的眼睛,唐朝啤酒的这一招,立马给他识破了,“秦东跟我玩三十六计……”

手下的厂长与副厂长们不理解,朱全忠解释道,“秦东志在汉中,志在汉中啤酒,汉中兄弟啤酒和汉中望江啤酒……”

“他是想让我的精力集中在金鸡,不能兼顾汉中,哼,这个娃娃,真的把额当作瓜怂了!”

从行政区划上看,汉中所属的陕西赫然是西北大省,外乡人对于三秦大地的第一印象总是停留在秦始皇、兵马俑、黄土高坡和大碗宽面,雄赳赳气昂昂的老陕可以说是西北汉子的代表之一。

可从地理角度讲,秦岭-淮河一线分割中国地理的南北,也隔开了关中平原和汉水谷地,汉中处于秦岭之南,到此不闻气壮山河的安塞腰鼓,不见古老沧桑的巍峨雄城,反而是一派巴蜀风光。

汉中人很难说清楚自己到底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

当秦东走下车子,走进青木川古镇,这个镇子,位于陕,甘,川交界处,素有“一脚踏三省”之誉,是陕西最西的镇!

“汉中,历来兵家必争之地,拿下汉中,我们进可以踏足川、甘,退可以守住陕西,汉中的三家啤酒厂,我不能让给他朱全总!”

喜欢国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