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行冻结 :作者: 马浩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跑步冻是我家乡的方言,翻译成普通话,意思是滑冰。在我的家乡,冻结的水叫做冻结,所以逃离冻结是自然的。我好久没尝过跑步感冒的味道了。南京冬天结冰的机会很小。只有把日历撕了三九天,才能在回味中尝到冰冻的滋味。

西北风吹了一夜,到了早晨,河边的柳树披上了银花,那些披着霜的柳条随风摇摆,仿佛能听到互相碰撞的清脆;河道也冻得很紧,对于爱跑冷的人来说,无疑是天赐良机。

当你的脚落在冰上时,冰裂的声音就升起来了,清脆而刺激。这是大自然的声音。大人跑冷了,十几个人牵着手,步调一致,脚步落下,吱呀吱呀,清脆的声音穿过空气,冰也沉了。在他们抬起脚的那一瞬间,冰似乎又反弹回来,以便向前奔跑,却看到冰一起落下,河上画着抽象画。孩子们在冰上跑来跑去,其中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冰上,引起疼痛和哭泣。在冰上,到处玩(陀螺)也很有意思。通常在陆地上,摩擦力大,速度不快,所以冰是不一样的。抽烟的话可以转半天,速度极快。在流浪的顶端贴上彩色的纸片,可以变成彩色的漩涡。天气越冷,跑冻的人越多,玩的越开心。他们满身大汗地跑着,热气透过厚厚的棉袄吹了出来。经常听大人说人掉进冰里,怕出事。父母不允许孩子感冒。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谁能整天跟在孩子后面,该说的还是要说。

经常溜出去冻,也有掉进冰里的经历。我五年级的时候,冻得跑起来就疯了。当时我上午上两节课,然后吃了早饭。这段时间挺充实的,可以享受冻跑的乐趣。在上学的路上,我经过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唐王,一个冰冻的池塘,它像镜子一样光滑。在冰面上,有几个人效仿成年人成群结队的奔跑,冰线散乱。现在想来,冰就像吴冠中的《春如线》,也像一面破镜。只有听到学校里的预备班铃声响起,我才勉强离开冰场。

午饭后,和往常一样,我来到池塘边跑步,准备结冰。那天,我好像很活跃。我是第一个冲进冰池的人。我没跑几步。我感到脚软了,扑通一声掉进了池塘。正午的阳光透过冰缝照射进来,冰不再是一个整体,而是一个独立的小冰块,浮力很小。如果你踩上去,冰块就不会浮起来。岸上的朋友好像被我吓傻了。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我已经涉水上岸了。我不确定当时是不是哭了,但是心里很害怕,害怕家里人知道了,被打。

那天下午,没人去上课,在堰边的土窑里给我烤棉裤。当时到处都是干草堆。没有烧麦草,有的人拖着干土豆藤。土窑烧的是陶罐(陶土),封闭而温暖。我记不清是谁回家拿了我的羊毛裤,把关在棉裤外面的单裤拿出来晾干,穿在羊毛裤上。如果我不在乎,我真的看不出我穿不穿棉裤。棉裤泡在水里不能一下子晾干。不说了,孩子怎么这么细心?火大了布会糊,火太小,效果不明显。他们似乎都比我更焦虑。我只是傻傻地站在旁边看着,好像他们应该为我一个人忙碌。直到放学后,他们才派人去拿书包。最后一个伙伴建议他在大家散去前帮我擦干。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家,家人却没看出什么破绽。

现在想想,突然觉得像昨天一样。现在,天气越来越暖和,在我家乡的冬天,水结冰的机会很少。听说村里的池塘都填好盖好了,冬天的时候河流都断流了,不用冻了。当年一起冻跑的人也没什么消息。我只是偶尔想起他们或者回想起冻跑的过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