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听雪 |本文作家: 廖志强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月光如雪,涂抹着永恒的河流。

大地是天空中坠落的星星,雪中的鹅是天空中飘荡的字母。星星一闪,挑一颗挂在额头,念念不忘血与火的历史;挑两个嵌在肩膀上,就不会忘了军师之旅。

站立或行走,悲伤或快乐,雪,伴着风,水。

一个

雪害怕地球会冷,所以她盖了一床厚厚的被子。我怕河水哭,就为她举起美丽的雾花。没有人害怕雪会融化,只有一个人担心梅花。梅在石头的怀抱里呜咽着。梅在一颗松子的硬壳里发芽了。梅沉醉在自己的芬芳里,化为一片无相的雪。只等空虚圣洁。孤独与自立,卑微与叛逆,阻挡不了一颗漂泊的心。夜无边,雪从胡须角爬到发梢,又爬到永不黯淡的星星。柔软而尖锐,无边无际而无边无际,心中有走不出的高山半水。

人比雪更黑,雪比人更野蛮。瞬间成了伤口,让伤口再来。在人生的许多年里,这些失望和沮丧的秒,无非是秋叶沾泥,冬雪从峰顶落下,春夏花开花落无声,是一条领带,穿过无边的起伏。四季轮回是人生,必然会改变,没有人能找到普遍适用于一生的规律;但是作为一个战士,你必须亮剑,才能承受磨砺和压榨的痛苦,才能承受钢铁淬硬的惊心动魄。那些千刀万剐的尝试,一定会散发出剑刺的光芒!

命运,我绝不会屈服!

我的家乡在哪里,雪花在哪里?小时候,婴儿在雪地里打滚,野蒿在冰床上潜水;长大了,冬雷迸夏雨雪,雪成了雨与死的本质;而现在,别说冰雪,就是刀子,也要给我推进去!这十年来,从湘江到情歌之乡,从橘子洲到雪域高原,我沿着古老的栈道爬到了更高的高度,试图找到川藏线上散落的金哥的足迹,那是一条充满了千变万化的线路。终于在马房南山尽头,遇见了第二故乡默默的烟——,一个又一个经过。

“鸿雁望天。天空有多远?把酒喝了,然后倒满。今晚不要喝醉了还钱。”。在一个晴朗的雪夜,呼斯楞的红岩响起。慢慢的悲伤,像飞来的雪羊群,在苍茫的天空中流淌。天空之外的星星,是红岩送别的故乡,闪烁,褪去,消逝。但是,幸子从未远离。她就在那里,看见你就破涕为笑,看不见你就泪流满面。

家乡,你从未忘记我。

雪的生命只有一天。它落在江河里,在风中流动,是附着在高原上的雪莲。那曾经在雪花第一次释放的瞬间瞥见,在冰晶融化的瞬间蓦然回首。中间时间是军队。

退伍军人退伍前,下了一夜的雪。没有人在意她来时的笑容,只有泪水融化了她摘下领结挂上红花时的柔软。她是一根鹅毛,一朵跳舞的玫瑰,风中点燃的木炭。

地震前,冰雹和雪扰乱了整个晴天。一夜之间所有的人都出去了200英里,他在风中嚎啕大哭,在滚烫的轮胎底部变成了烟雾。他是雪域的守护者,探险队的战鼓,钢铁铸的人。

离家是晨钟,军队是永恒的蒸汽,一个兵役的开始永远是以热血和青春的名义。很多年前,带着参军的号召,我们齐聚甘孜,挑起风云。那个曾经有顶枪,信奉参军报国理想的;那曾经活在风中,不换铁骨柔情的眼神;曾易蓉渡河,在甘孜圣地磨砺荣耀之剑;曾军旗飘扬,精锐之兵在雪域高原排列……

军队,男人的唯一出路。

多少星星在天上闪烁,多少眼睛在地上微笑或哭泣;随着许多雪花在眼中绽放,许多记忆在空气中冻结或融化。悬崖上的细雪,缓缓归来,如你琵琶半遮面的脚步声;桥边的绿柳凝视着月牙,更像是你来时的嗡嗡声,更像是风中的微笑,挥舞洒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