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人开票为什么收8个点,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我可不知道加班还会有战斗回合。”

在远处突然地裂刷出几十个术师野怪的瞬间,正在加班的亚修和哈维钻入旁边的森林区撒腿就跑。亚修戴好扭曲面罩防备侦查,哈维皮肤急速龟裂宛如尸肤——这样一来大多数常规侦查奇迹对他们两个都失效了。

“这么说,如果我们被抓住了,就真的如安楠所说,契约直接中止?“

“是啊,契约里要求贝尔戴特保护我们,如果我们被抓住了,那自然没法履约,赎金也不需要支付了。”

“啧。”哈维有些不爽:“我早该把950贝点花光的……”

“如果我们一天凑不齐赎金,那我们一天都是依法琳的私有物,她肯定乐意我们在这里打一辈子白工。”亚修说道:“恶意赎身是这样的啦,我们现在先体验一下,下次跟安楠决裂时就有经验了。”

“啊?”哈维有些惊讶:“我看你最近跟安楠这么要好,还以为你要彻底站在她那一边,未来报仇的时候不得不先为你准备一副棺材。”

“她就算跟我再要好,在神主愿望上面也不可能让步。”想到这里,亚修也有些头疼:“莉丝也一样……”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跟她们处好关系呢?”哈维说道:“反正最后都会用厮杀作为终幕,以鲜血写作句号……你现在每多一份感情,未来内心就会多痛一分。”

亚修一怔,愣愣看着黑皮死灵术师:“难道你是因为这样,所以才……”

“没错,只要你像我这样只对尸体有感情的话,就不会面临内心的抉择了。”哈维说道:“来吧,跟我一起成为哈根达斯的门下走狗吧!”

“恕我拒绝,我还是喜欢热的。”

轰!

忽然周围树木的影子都变得扭曲狰狞,两人立刻各施奇迹冲过去——亚修的奔赴,哈维的雾灵化——才侥幸避开影子的绞杀。

然而随着整片林区的肃清,两人的身影彻底暴露在夜空之下!

“他们在这里!”

暗影派系……是墨丘利家族的术师!

“喂喂,不是说只有红帽子的吗……?”亚修回头看了一眼:“我看到好多不戴帽子的人……而且墨丘利也不是孟斐拉的家族啊!”

“安楠猜错了。”哈维冷漠说道:“依法琳并没有手下留情的打算。”

早在数天前,安楠就跟他们分析过依法琳接下来的举动。她断定当他们凑齐赎金离开孟斐拉的时候,留不住他们的依法琳就会想方设法撇清自己的关系。

包庇亚修和哈维,就等于得罪大半个福音,他们两个堪称是‘举世为敌触发器’。假如能将他们两人变成自己下属倒也罢了,如果不能,那就得尽量消除负面影响——譬如,‘主动’将他们交出去。

虽然按照契约,依法琳不能主动泄密,但贝尔戴特有太多办法了。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孟斐拉红帽子过来追捕他们,这样一来契约失效,依法琳无须庇护他们,而他们也能顺利逃跑,大家就当一场露水姻缘,除了亚修等人打了十几天的白工,一切都当无事发生过。

当时莉丝就问过,万一依法琳赶尽杀绝怎么办,但安楠非常肯定地摇头。

「依法琳虽然有点小心机,但本性不坏。我跟她感情还算不错,她不可能这么狠心的。」

“安楠到底是低估了蓝毛的城府还是高估了她自己的魅力……”

“注意!”

两条腿的怎么可能快的过飞的,数名术师迅速追赶上来,亚修唤出情剑准备进行奇迹对轰的时候,忽然旁边传来一声惊爆,紧接着半个夜空都染上赤红!

地狱爆发!

旁边地狱区的熔浆忽然连续爆发,流动的熔岩崩出百米之高,如同流星火雨扑向飞行的术师们,虽然多数术师直接凭借高超的飞行技艺躲过去,但也有十几名术师直接被浇了个热水澡!

“哇喔。”亚修眼睛一亮:“我们沿着特殊区域边缘跑!”

“亚修。”

熟悉的声音毫无阻碍地传入他的耳蜗,亚修身体一抖,回头看见夜空里飞来两位或成熟风雅或秀丽文静的红帽精灵。

“琴娜,诺娜?”亚修震惊道:“你们怎么也来了?”

“当然是来抓你回去啊。”琴娜笑道:“《家族榜》里你不找人开票为什么收8个点是我们的主人吗?你跑什么?”

听到这里亚修恨不得四柱神再给自己变出六条腿,跑得比哈维还快。琴娜和诺娜同时抽出手铳,对准亚修——

雾。

贝尔戴特仿制景观‘知识之海区域’里的白雾忽然喷涌过来,笼罩住飞行术师们。追捕者没有犹豫,既然无法远程瞄准,那就往下俯冲直接抓住目标。

然而当琴娜往下俯冲的时候,却冲到白雾上空,下方的白雾几乎淹没大半个庄园。

“空间颠倒迷锁?”琴娜啼笑皆非:“在圣域术师面前玩弄空间?”

这一次她展开圣域向下俯冲,很快就穿透白雾来到地面,远远看见亚修两人跑进金光区域。除了她以外,其余四名圣域术师也脱离了白雾。

追捕者们对视一眼,知道现在就是瓜分战利品的时候了。

五名圣域术师施展移动奇迹,几乎是呼吸间就冲到两人后面,施展各种拘束手段抓住猎物——

啪!

亚修啪的一声烟消雨散,哈维倒下变成一团肉泥。

替身和尸泥!

与此同时,圣域们才发现这附近赫然又是一处风景名胜——贝尔戴特仿制的‘流金河区域’!

随着金灿灿的水珠飘起,圣域们发现自己的术力变得无比沉重,浩瀚的术力反而变成了负担让自己无法移动!

“天使传承,贝尔戴特

找人开票为什么收8个点,

……”除了‘哭泣红帽’克莉欧司外,四名家族术师眼里掠过寒光:“有点意思……”

......

...

另外一边,亚修和哈维也成功跟其他人汇合。

莉丝直接飞奔扑到亚修怀里,像是八爪鱼一样抱住他;

班戟从手提箱拿出棺材,哈维像八爪鱼一样抱住它。

安抚好莉丝后,亚修问道:“现在怎么离开?”

“从他们来的地方原路返回,下面肯定有车停在那。”安楠脸色极为难看:“虽然依法琳现在帮我们挡住了他们,我们时间不多——”

“你们没有时间了。”

与话语同时响起的,还有铳弹呼啸的声音。

三声闷哼,班戟、哈维、亚修瞬间倒下,唯有亚修抱住和班戟挡住的莉丝和安楠安然无恙。

“莉丝检查伤势!”安楠瞬间扯下耳坠变成冲锋铳爆射,然而对方只用了一颗铳弹就炸开了风幕,将她所有铳弹全部崩飞!

此时对方已经近身,突然一声呼啸,高跟靴如剃刀般横扫,紫飞蛾凭借本能避开,举起冲锋铳怼过去!

避开、肘击、顺势将安楠顶到旁边树上,铳口对准她的腰!

“乖乖跟我走,我保你们不死。”琴娜淡淡说道:“还帮你们完婚。”

“休想!”

喜欢术师手册请大家收藏:

5月30日,晚上9点30,因为是下班高峰期,亮如白昼的孟斐拉车流不息。

孟斐拉红帽队长,兽人术师桑吉尔特在搓脸。

这是他的坏习惯,一紧张就会搓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可能是小时候跟家里三色猫学的,手掌跟脸蛋搓出来的碎屑仿佛能带走心里的不安。

他看了一眼福音书,第三份福音榜单还没更新,不知道是今天更新还是明天更新——因为5月有31日,因此未来榜单在两天更新都有可能。

如果未来榜单想拖更的话,甚至会拖到31日23:59。

“队长。”后面红帽子提醒一声,桑吉尔特抬起头,只见一位身高完全不逊色于他的红帽精灵走到前面。

“听我行动,事后功劳有你一份;擅自动手,事后棺材有你一副。”

孟斐拉地头蛇红帽子居然被这样威胁,然而兽人只是搓了搓鼻子,连连点头:“本次作战总指挥是森海瑟尔队长,如果森海瑟尔队长不放心,可以派人监督我部。”

“好。”琴娜毫不客气,派了一名梵牧拉红帽过来,让孟斐拉红帽将御衡靴的控制权限移交出去。发现下属们在看着自己,桑吉尔特点点头,示意大家快怂。

御衡靴是红帽子飞行挪移的制式装备,红帽子为了使用这件装备至少要训练一年,再加上这玩意确实比虚翼好用多了,因此几乎每一位红帽子都是雨燕级别的空战强者。一旦御衡靴被强制关闭,红帽子轻则损失70%战力,重则当场摔成肉泥等待救援。

获得他们的御衡靴控制权限,琴娜随时都能让他们变回只能用两条腿赶路的原始生物。但没有人因此感到不快,就连桑吉尔特也一样,毕竟他只是执行公务,而面前这群人可是奔着报仇雪恨来的。

森海瑟尔、瓦斯蒂诺、墨丘利、罗兰、凯斯瑞……哪怕他们比不上贝尔戴特在孟斐拉细致入微的绝对掌控,但在他们自己的城市里,也绝对是说一不二,横跨政商军三界,与依苏王室共天下的福音家族!

然而如此强盛的家族,未来都会被死灵术师变成一群行尸走肉,他们有太多理由斩草除根了。桑吉尔特只是吃税金饭的税金炼金术师,没必要得罪他们。

桑吉尔特虽然是二翼术师,但他是出身无产家庭,或者说整个孟斐拉就只有三个阶层:负资产、无产和冚家产。他的兽人父亲和哥布林母亲并没有给他留下一个子的遗产,四十多岁干不动活就去旅游了,而桑吉尔特浪荡到二十岁后,就成功地从一无所发奋斗到负债累累,成为光荣的负资产,接下来四十年都得给贝尔戴特当牛马。

没错,无产在孟斐拉已经算是中等阶级,足以战胜99%市民,一般而言只有五六十岁还光债务的退休人士才有资格跻身这一阶层。

至于冚家产是谁就不必多说了,说出来就会违反劳务合同扣精神损失费。虽然桑吉尔特住贝尔戴特建的房子、吃贝尔戴特生产的食物、用贝尔戴特生产的机器、甚至买贝尔戴特平台的术灵,但这也不妨碍他在心里骂贝尔戴特几句,每天上班之前都得狂骂几句提神。

想到这里,桑吉尔特看向梵牧拉红帽子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怜悯:我敢在心里骂贝尔戴特市长,你能在心里骂自己的族长吗?

还有其他那些屁颠屁颠赶过来的术师,为了所谓的家族未来,不得不连夜赶来孟斐拉,简直就是被家族操控的傀儡。

看着他们,孟斐拉人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自!由!

如果说梵牧拉的关键词是幸福,那孟斐拉的关键词就是自由。他们不是不知道借贷的后果,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思维能力会被分享,但根据调研和观察,他们都觉得相比起先苦后甜的人生,还是先甜后苦的人生爽多了。

更重要是,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己选的,没有人逼他们。你不愿意那你可以跑到其他城市重新开始,甚至只要你能抵挡住提前消费的诱惑,在孟斐拉也可以正常生活,不加班都行。

相比起这些从生下来就被福音、家族、环境规定好人生的外地人,孟斐拉人觉得自己才拥有真正的自由。

桑吉尔特只是因为收到通缉犯的消息,才不得不加入这次行动,完全是出于敬业。他对积分排名不感兴趣,更不在乎福音的未来——五十年后他早就死了,就算福音被斩鱼龙入侵也关他屁事,还不如想想明天中午去哪家餐厅。

但很显然其他人不是这么想的,他们甚至开始为了战利品的分配争吵起来。桑吉尔特搓了搓鼻子,作为一名二翼术师,他在这里完全说不上话——在场已经有五名圣域术师,其中红帽子队长有两位,分别是‘哭泣红帽’克莉欧司和‘恶魂红帽’琴娜。

至于他为什么区区一位二翼术师就能当上一线城市的红帽队长,那自然是因为孟斐拉完全没有高阶战力,而且……

跟其他所有城市都不一样,孟斐拉真正的防御手段,跟红帽子完全无关——无论对外还是对内。

很快,外地人终于讨论了分配策略,简单来说就是:各凭本事,但不许下死手。

似乎除了克莉欧司的红帽子外,其他人都想抢活的。

当他们看过来,桑吉尔特便知道自己该工作了。他揉了一下脸蛋,深吸一口鼻息:“请随我来23号货梯。”

那个发来情报的告密者,除了提供亚修等人的位置情报外,还提到最重要的一点:贝尔戴特会按照契约庇护葬仪事务所。因此追捕者一旦暴露在贝尔戴特的视野里,不管贝尔戴特愿不愿意,都一定会用各种手段转移他们,所以他们如果想抓捕亚修哈维,就必须隐秘行事雷厉风行。

而想要隐秘潜入贝尔戴特庄园,就只能走23号货梯到达二层城市,只有那里的监控设备暂时损坏——福音书为他们提供了绝密行动地图。

凭借员工卡,数十名精锐术师搭乘货梯来到架空层的仓库。根据告密者的情报,今晚亚修、哈维两人都在地狱区加班打扫,因此他们的计划很简单:突袭贝尔戴特,带走他们,回家调教。

至于情报的真伪根本不需要考虑:福音书代为判断,他们只需要聆听福音。

一路上风平浪静,似乎佣人都休息了,仓库空无一人,走在最前面桑吉尔特小心避开那些贴着「贵重物品」的箱子,心里那股若有若无的违和感越来越强烈。

昨天收到告密情报的时候,桑吉尔特就在怀疑告密者会不会是贝尔戴特的人。虽然按照告密情报所说,贝尔戴特是不能通过任何方式泄露葬仪事务所的隐秘,但这份契约里肯定存在一些可以规避的陷阱。

只是这里有一个很大的疑惑:贝尔戴特为什么要这么做?

养不起葬仪事务所?

不可能,孟斐拉每天浪费的食物都能喂饱一万个葬仪事务所。

葬仪事务所得罪了贝尔戴特,所以要借刀杀人?

可能性虽然有,但贝尔戴特难道连一群外地术师都不能揉搓捏扁吗?

贝尔戴特从一开始就打算出卖葬仪事务所?

不可能,如果出卖是第一选项,那贝尔戴特何必跟葬仪事务所签下庇护契约呢?

最关键是……桑吉尔特瞥了一眼后面的联合小队,每位术师都是精锐中的精锐,甚至还有圣域术师带队。

外人太多了。

贝尔戴特有那么多渠道可以出卖葬仪事务所,为何偏偏选择最凶险的一条?她们难道不知道泄密给各大家族,会引来大家聚集孟斐拉吗?难道不知道哈维是万夫所指的灾祸之源吗?难道不知道她们家的天使传承——

叮咚!

设置了信息提醒的众人立刻打开福音书,得到一条来自告密者的最新消息:

「葬仪事务所成员通过询问福音书,已经得知有外人入侵贝尔戴特庄园,正准备逃亡。」

检验情报正确无误后,琴娜立刻说道:“我们没时间了,必须立刻行动!”

桑吉尔特点点头:“那我们加快脚步——”

“别用走的!”凯斯瑞的一名术师摇摇头,直接飞起来——

轰!

天花板瞬间被各种奇迹击穿,数十名术师直接打穿仓库二层的天花板,然后是仓库一层,直至看见孟斐拉的夜空!这里的天花板是奇迹加固的产物,受到外力时会分散到所有区域,普通奇迹都极难打穿一个洞口,但一碎就整层破碎!

无数货物坠落到仓库二层破裂粉碎,桑吉尔特等人愣愣看着外地人破坏贝尔戴特的私有财产,而且从外观上看,这些货物赫然都是被封存的珍惜术灵,在福音国度都是极其坚挺的硬通货,价值不可估量!

他们怎么敢……

他们难道不知道……

这时候,桑吉尔特猛烈地搓鼻子。

他终于明白,贝尔戴特的目标根本不是葬仪事务所,而是——

.......

...

“两城红帽,三家事务所,八大家族,全部到齐。”

伊古拉合上福音书:“恭喜你依法琳,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贝尔戴特历史上最有权势的家主。”

蓝发少女站在脚凳上,凝望着远处半空如同苍蝇飞舞的外地人,反问道:“你又知道?”

“你们家族的金钱支配派系对术师潜力摧毁太过严重了。”伊古拉说道:“术师虽然千差万别,奇形怪状,但强大的术师必定具有强大的信念。但在极端享乐主义的孟斐拉,信念根本不存在发育的根基,因为所有信念都需要‘延迟满足’,而孟斐拉讲究的是‘及时行乐’。”

“哪怕是梵牧拉,好歹还有‘家族’这个信念支撑,但孟斐拉有什么?不需要未来的人,也不会有未来。”

“至于拉拢高阶术师……就像你连哈维都拉拢不了,其他圣域术师根本不可能被贝尔戴特诱惑。但凡圣域术师,都有自己的理想追求,可不是醉生梦死的贝尔戴特所能束缚。”

“如果你想要快速增长自家势力,唯一的办法就是……强行支配其他家族的强者!”

欺诈师忍不住笑了:“非常朴素的骗局,放在血月里连小孩子都不会用。”

“但很有效,不是吗?”依法琳耸耸肩。

“想发设法让他们摧毁贝尔戴特大量财物,让福音判定他们亏找人开票为什么收8个点欠贝尔戴特,从而触发支配奇迹……但虚境与福音的双重支持下,这确实是有效到离谱的策略了。”伊古拉说道:“但我很好奇,为什么贝尔戴特以前不用这种方法?”

“以前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法?”依法琳反问道:“如果未来能继续风平浪静的生活,我才不会用这种讨人厌的方法。说起来,都怪你们。”

“你在害怕福音未来的

找人开票为什么收8个点,

灾难……不。”伊古拉摇摇头:“是因为你家的天使传承?”

“都有,但不管如何,贝尔戴特在未来就是被哈维随手捏死的虫子。”依法琳说道:“其他家族已经疯了,他们为了延续家族延续未来,不会放过任何一根救命稻草……既然哈维能成为血月尸王之主,那他们为什么不可以呢?”

“缺乏高阶战力的贝尔戴特,却拥有天使传承这样的遗产……从《家族榜》出来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我的敌人是其他势力。”

“为了保护自己,我必须在他们伸手之前就将他们的手剁下来。”

伊古拉忍不住连连点头:“我们那天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就已经在描绘好今晚的画面……正因为有亚修哈维这两个诱饵,所以他们才会毫无犹豫入侵贝尔戴特,闯入你的后花园!”

“你甚至连退路都准备好了,全程你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庇护’我们,反倒是他们入侵贝尔戴特庄园破坏你的私产,退一万步你都只是正当防卫,福音都觉得你没错。只要其他家族不打算立刻叛逆福音,就没法制裁你——他们连制裁你的术师都被你支配了。”

“至于庇护通缉犯这种事……福音从未承认过亚修是通缉犯,这只是帝国内部事务,你只需要赔点钱就了事。但入侵他人住宅,破坏私有财产,可是福音都认可的罪行。”

“但我有一个问题——万一他们还清债务了呢?”

“他们还不清。”依法琳说道:“损失的都是术灵,除非他们还同样的术灵,否则他们无论如何都是欠贝尔戴特,哪怕还更高级术灵都不行……这是福音在债务关系上最大的陷阱。”

伊古拉忍不住鼓掌。

对于术师而言,并不是更高级、更珍稀术灵就好,譬如给二翼术师一个三翼术灵那也是白搭,给火术师一个水术灵更是找茬。福音是出于这一点考量,才会在债务关系设置成‘必须原物奉还’,但却成了贝尔戴特最恐怖的底牌。

神主福音、支配奇迹、虚境契约……依法琳这番计谋在他看来简直就是儿戏,但因为能完美利用自身资源,居然成功支配数十名精英术师!

就连伊古拉也不得不赞叹依法琳的胆魄——她算计的可是红帽子、大家族!哪怕她有贝尔戴特撑腰,但如果一个不好,就等于白白得罪了大半个福音,她又不像安楠拍拍屁股就跑,只能跟着贝尔戴特承受无数人的怒火!

而现在,五名圣域术师,数十名精英术师,他们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脑子已经有一半分出去了。哪怕依法琳不直接操控他们,但光是进行心灵暗示,就能为贝尔戴特建立稳固的护城河!

“不过计划这么顺利,都是多亏有你。”依法琳回头看了一眼伊古拉:“安楠他们是拼图的底盘,而你是最后一块拼图。”

“这么顶尖的欺诈伎俩,哪怕在行业鼎盛的血月都很罕见。”伊古拉说道:“我很好奇——你到底在哪学到这样的本领?”

“……这并不是我的计谋。”依法琳说道:“倒是你,安楠真没找过你?”

“真没。”

依法琳唤出福音书检查了一下,微微点头:“奇了怪了,她不是那么安静的人……”

“你也该去收拾烂摊子了吧?”伊古拉说道:“这场戏还是得由贝尔戴特来完结。话说回来,你是打算当没事发生隐藏对他们的支配,还是掀开震慑各大家族?”

“不需要考虑这么多,”依法琳说道:“我只要下去怒斥他们一顿,他们就会带着亚修等人自己退去,然后明日就会公开对贝尔戴特道歉、赔礼、结盟。”

“不过,我现在确实得按照契约‘庇护’安楠,至少得打退大多数人,不然虚境会判我不作为。”依法琳跳到阳台上:“谢谢你,伊古拉,如果没有你这位专家,我还真没法将其他家族骗过来。”

“我可没骗人,骗他们的是福音。”伊古拉说道:“信任不能托付给冷漠的神迹。”

依法琳不置可否,纵身一跃跳下阳台。

欺诈师回去坐在依法琳的位置上,唤出自己的福音书。

“信任只能给托付给值得的人。”

喜欢术师手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