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龙脉被高人点了*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明湾酒店,餐厅包厢

苏羡意接到电话开车抵达时,还特意买了些甜品糕点,推门进入,见着周彭海夫妻俩就甜甜喊了声,“叔叔阿姨好。”

周彭海夫妻俩以前也曾去过学校,与苏羡意之间都认识。

“好久没看到你了,真是越长越好看了。”周妈妈笑着起身,拉她坐到自己身边。

而苏羡意却敏锐察觉气氛不太对。

看向周小楼。

她垂头不语。

肖冬忆则在端茶倒水,卑微又小心。

至于许阳州,倒是许阳州热情地冲她挥手打了招呼。

“小楼一个人在燕京,多亏你照顾她。”

周妈妈对着苏羡意就是一通感激之词,听得她都不好意思。

“您太客气了,朋友之间互相帮助都是应该的,再说了,我也没怎么照顾她。”

“之前医院里发生的事,我都看到视频了,多亏你及时出现。”

周妈妈握着她的手,“你说你,怀着孕,还这么为我家小楼拼命,你的好啊,叔叔阿姨都记下了,改天,阿姨好好请你吃顿饭。”

苏羡意笑了笑,“都是应该的。”

“那么多人推搡,小楼都受伤了,你没事吧,你要是有个好歹,可怎么好啊。”

周妈妈忽然开口。

周小楼整个人都懵了,瞳孔微颤,抬眼看向苏羡意。

正打算给她使眼色,就被周彭海一记冷眼给震慑回去了。

苏羡意又没有上帝视角,哪里知道之前发生的事。

她甚至不懂,昨晚周小楼是和肖冬忆一起过了夜。

“小楼……”苏羡意细眉微蹙,“受伤了吗?”

“她没受伤?”

“好像没有吧。”

当时他们都在医院,周小楼若是磕了碰了,肯定要检查一下的。

苏羡意的印象里,周小楼只是受了点惊吓,毫发无伤。

“现在的孩子啊,我也不知道她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周妈妈说着,还故意整理衣领,提醒周小楼,又给周小楼递了个眼色:

脖子上的印子!

你回头好好给我解释一下。

还什么当爸爸?

她看了眼肖冬忆:

现在的年轻人,可真会玩。

跟男朋友一起过夜,还到处扯谎。

她女儿现在可真是不得了!

至此,

大家都算看出来了,这个家里,真正当家做主的,是周小楼的母亲——

李玉。

周小楼都要疯了,她今年是不是犯太岁,用餐期间,她还不停找其他话题,“爸,厂里不忙吗?你怎么有空过来?”

她家在当地有个小厂,母亲经营着一个服装店,不算大富大贵,但是在当地,条件算是很好的。

又是独生女,父母宠着,所以性子也是信马由缰。

“近年企业开始限电,厂里最近不太忙。”

周彭海虽然在和她说话,目光却一直落在肖冬忆身上。

打量的眼神,锋锐又犀利。

若是女儿以后真的嫁给他,那这人可关系到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周爸爸自然会用最严苛的目光去观察他。

最关键的是,肖冬忆根本没准备好见家长,对周家父母的性格也不了解,想要讨好,都无从下手。

他甚至偷偷拉了个小群,将陆时渊、谢驭拉入了群聊。

老肖:【谢哥儿,时渊,救命啊!,十万火急!】

陆时渊:【你不是去找小楼吃饭?】

【她爸妈来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俩是过来人,传授点经验,我都快紧张死了。】

谢哥儿:【舔!】

老肖:【舔?你当我是狗啊。】

陆时渊:【你就把自己当舔狗,讨好他们就行。】

【可我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舔。】

【……】

肖冬忆清了下嗓子,“叔叔阿姨一路过来辛苦了,你们多吃点菜,这是燕京特色的烤鸭,你们试试。”

“你和小楼交往多久了?”周彭海发问。

周小楼从未告诉过他们,自己谈恋爱,他们夫妻俩过来,除却看望她,也是奔着肖冬忆来的。

“我们认识很久了,但是交往时间不长,所以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周小楼急忙开口。

周彭海了然得点头:

“交往时间不长……不过,你们发展还挺快的。”

都一起过夜了!

这话说得周小楼和肖冬忆齐齐臊得脸红。

许阳州低头,努力憋着笑。

李玉却忽然看向他,“许先生?”

“阿姨,您叫我小许就行。”许阳州模样生得俊俏好看,阳光干净,热烈张扬。

“谢谢你给我们家小楼安排保镖。”

“您这话折煞我了,我没想到他们居然把你们给拦住了,让叔叔阿姨受惊了,我给你们敬一杯,就当替他们给你们配个不是。”许阳州看着吊儿郎当的,做事也算规矩体面。

敬完酒后,李玉就笑着看他,“我能借你的保镖用一下吗?”

“啊?”

许阳州愣了,下意识看了眼肖冬忆。

周妈妈借保镖,该不会是……

]想揍他吧。

不过这事儿,许阳州没法拒绝,笑着说:“阿姨,您想借几个人?”

“越多越好吧。”

“……”

众人一开始都不知道李玉到底想干嘛,许阳州还暗暗替肖冬忆捏了把汗,用餐快结束时,苏羡意看向周家父母,“叔叔阿姨,你们打算住哪里啊?”

“回小楼的公寓看看。”李玉笑着。

“妈,那边估计还有很多记者。”周小楼略显担心。

李玉只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我跟你爸都来了,还能让你再吃一点亏?回房间,把东西收拾一下,我们回家。”

肖冬忆和苏羡意下午都是要上班的人,自然没办法过多停留。

肖冬忆倒是想多陪陪他们,刷些好感。

只是他下午还有一台手术,实在没办法。

打完招呼,便提前离开。

许阳州工作本就自由,肖冬忆拜托他开车送周家三人,加上周妈妈找他借保镖,他也想知道用途。

**

由许阳州开车,送三人抵达公寓。

公寓附近,确实有很多记者,饶是周小楼与肖冬忆宣布恋情,秦纵澄清,他们似乎还想从周小楼身上挖出什么线索。

已经蹲守接近一天一夜。

别说周小楼了,就连她的影子都没看到。

直至许阳州的车出现,记者们随即兴奋起来,打开设备,或是从车里,或是树后草丛。

瞬间,蜂拥而至。

将车子团团围住。

“居然有这么多人。”周小楼当即有些崩溃。

李玉只拍了拍她的手,“你待在车里,别下来。”

说着,她就推门下车。

记者们看着后排车门打开,扛着长枪短炮,将镜头全都对准过去。

只是下一秒——

后面紧跟着的几辆车里,下来一堆身穿黑衣,戴着墨镜的保镖。

许家这酒店,住过不少名人,所以选择保镖时,个头,身高皆有要求。

几乎都是一米八以上的大高个儿,身材健硕,魁梧有力。

约莫十多个人,端端往那儿一站。

光是那股气场,也把一群记者吓得够呛。

而从车里下来的,不是周小楼,也非许阳州。

是个他们不曾见过的陌生女人。

穿着深咖色的大衣,腰带掐着一截细腰,长发微卷,看年纪,也有四十左右了,但是保养得宜,无论是气质或身材,在同龄人中都属翘楚。

淡淡看了眼那群记者,“你们想干嘛?”

记者们懵逼了。

找错人了?

但是这辆车,的确是许阳州的啊。

“你们是不是想找周小楼?”她声音不温不冷,却又股气场。

“请问,您和她是……”

“我是她的母亲!”

“……”

李玉看向那群人,“你们当中,应该也有昨天在医院围堵我女儿的吧?”

狗仔记者们纷纷缄默,没人说话。

“你们昨天的行为,已经犯了法,她跟谁谈恋爱,这也是我女儿的个人自由,围堵她,还把她的照片,视频公布在网上,这已经涉及侵犯公民隐私。”

“不分青红皂白,就在网上发布什么不实言论,毁我女儿清誉。”

“如今连家都不能回了,到底是谁给你们的权利这么做?”

“我们家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却也不是什么软柿子,你们若是再敢骚扰我女儿,我不会客气!”

记者们早就被一群突然冲出来的保镖给吓着了。

而李玉接着说:

“你们若是不走,也行。”

“我马上就报警,让警方来处理。”

“如果再想重演昨天的事,你们也看到了,我这里也早有准备。”

“我就不信了,就算是公众人物,也有一定的隐私权,凭什么我女儿就要在你们全天候的监视下生活,真以为她一个人在燕京,没人护着,就能任由你们欺负是吧!”

别说记者们,就连坐在驾驶位的许阳州都看懵逼了。

这周妈妈……

有点厉害啊!

记者们本就是想来挖点边角料,谁都不愿和警察打交道,一看情形不对,纷纷扛着设备跑了,倒是撤得很快。

周小楼下车后,一把抱住母亲,“妈,有你真好!”

“别撒娇卖乖,赶紧上楼,我要跟你聊一下。”

“聊、聊什么啊。”周小楼开始装死。

周妈妈冲她笑着:

“我就想知道,我就一个老公,你为什么有两个爸爸。”

“……”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窗外,城市灯火璀璨。

霓虹,虚虚实实落在玻璃上,隔着一层轻纱,光影变得旖旎迷幻,房间里,电视机里,电视购物的主持人,正在使劲吆喝着:

“不要999,不要888,今天只要666……”

“大家抓紧时间。”

“错过今天,要等一年!”

只是外界的一切声音影像,都好似隔了层水膜薄雾,让人看不清。

周小楼能听到的,只有两人唇间碾磨的声音。

那般的……

暧昧!

温度在一寸寸的缠绵中逐渐升高,热得让人恨不能关掉暖气。

肖冬忆似乎只是问了问她,并不需要她回答什么,这一刻的他,就好似撕掉了从前的所有伪装与皮相,就像是饿了很多年的猛兽……

想要,

吃了她!

肖冬忆注意到她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哑着嗓子在她耳边低喃:“你在想什么?”

居然这种时候,都不专心。

“我在想……”

“嗯?”

“猹,算猛兽吗?”

“……”

肖冬忆不明白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他对【猹】这个字眼格外敏感,就像是惩戒她一般,伸手挑开她肩头的睡袍。

一切,原本气氛都挺暧昧烂漫。

当他拨开肩头睡袍,映入眼帘的。

不是,电视里描述的香肩半露。

而是……

她的秋衣!

“你,”肖冬忆有点结巴,说话磕绊着,“你里面还穿了衣服?”

“不穿衣服,没有安全感,感觉冬天不穿秋衣秋裤,浑身都觉得凉嗖嗖的。”

周小楼的睡袍下,不仅有秋衣,还有秋裤。

这也是她浑身燥热的原因之一。

而且她的秋衣……

还是内侧加绒的!

“你不热吗?”

“有点。”

“脱了?”

“……”

秋衣是贴身的,脱衣服的动作难免大些,两个人倒腾半天,肖冬忆才再度欺身压下。

半边身子略略下沉,不至于压着她。

只是身体挨着。

热意,厮磨。

总是能寸寸勾心撩人,要了人的命。

两人又都没经验,似乎只要这么挨着碰着,都觉得满足。

周小楼心下很紧张,总想着,自己明天还能不能下得来床,把许多事显得格外严重,肖冬忆则耐着性子亲吻她。

肖冬忆理论上的知识可比周小楼丰富太多。

他甚至很清楚,为什么跟喜欢的人接触,会觉得兴奋,是因为体内分泌了哪些物质。

但是,某些事上,没有实践经验,却还想装老司机。

只是难免会露了怯。

……

几分钟后

洗手间传来水声,周小楼正拿着酒店提供的一次性香皂,在手心打磨,揉搓出泡沫,反复冲水清洗。

她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很久。

微微皱眉:

他怎么……

就结束了?

她连秋裤都没脱,就完了?

只是想起他在自己耳边,忽高忽低的呼吸声,脸还是烫得像是被火灼烤般。

真是要了命了。

当周小楼出去时,肖冬忆已穿好睡袍,坐在床上发懵,面色黑沉,见她出来,才低咳着说了句:“我……可能是太兴奋了。”

周小楼强忍着笑意点头,掀开被子挨着他,倚着床头坐下。

见他还憋闷着,周小楼往他身上蹭了蹭,“其实,这很正常。”

肖冬忆:“……”

“下次肯定会更好。”

肖冬忆咬牙:

你还不如不说话!

连裤子都没脱,就缴了械,这话若是传出去,他可不用混了。

周小楼忽然咯咯笑起来,惹得肖冬忆翻身,将她按在床上威胁,让她不许笑,偏生某人根本不怕,气得他没办法。

关掉电视,翻了个身,背对着周小楼睡觉。

他感觉到有只手从后面伸过来,搂住她的腰,周小楼将小脸贴在他后背上。

抱着,蹭着……

温柔缱绻的,倒是让他觉得宽慰许多。

这丫头还算有点良心,知道安慰自己。

他知道自家小姑娘今天受了委屈,其实他今晚留下来,也是有些担心她表面装得无所谓,可能会自己偷偷抹眼泪。

只是周小楼接下来说的话,却差点气得他从床上跳起来:

“咱们冬冬,受委屈了吧。”

“?!”

这话,在医院车库,他曾说过。

只是如今换了个环境氛围,从她嘴里说出来。

肖冬忆只有一个念头:

想打她!

他急急深吸了几口气:

肖冬忆,你要冷静!

一定要冷静,这是你自己选的媳妇儿,跪着也要宠下去。

想象中的温馨浪漫,缱绻旖旎,都是狗屁。

**

翌日一早

肖冬忆要早起上班,周小楼裹着被子,还冲他一个劲儿笑,气得他咬牙切齿得说,“今晚,你别急,有你受的。”

公寓外的那群记者,没这么轻易离开,周小楼这几天,怕是都要住在外面。

周小楼只托腮看着他,眼神澄澈无辜,看着他:

“我等着。”

肖冬忆哼笑一下,“我让酒店送餐到房间给你吃?”

“不用,我想再睡会儿,好困。”

“那我中午过来,接你吃午饭。”

周小楼点头应着,还说抽空要请许阳州吃个饭,感谢他给自己提供了住宿的地方。

两人昨晚虽没发生什么,却也聊天至半夜,甚至谈及了见家长的事,也是磨蹭到后半夜才睡。

当肖冬忆走出房间时,许阳州的手机震动,收到一则信息:

【肖先生离开了。】

许阳州原本还在睡觉,看了眼信息,就把手机丢在一边,过了几分钟,才猛地从床上跳起来。

卧槽!

他昨晚没回家?

帮周小楼弄了电话卡,许阳州就没管这件事,他哪里知道,肖冬忆居然一夜没走,急忙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干吗?

“还能干吗?刚离开酒店,准备去上班。”

“昨晚……是不是很难忘。”

肖冬忆咬牙:

“确实难忘。”

“哈哈——”某人笑得很放肆。

许阳州显然误会了什么,只是肖冬忆却又懒得解释,“这次的事,谢谢你了。”

“你跟我还客气啊。”

“中午你要是有空,就一起吃饭。”周小楼说要感谢他,肖冬忆就顺嘴提了这件事。

“没问题!”

**

上午十一点左右

周小楼收到肖冬忆打电话,说他马上下班去酒店,她这才不情不愿的起床,冬天,真的太适合睡觉。

而此时,一辆出租车,正停在明湾酒店的门口。

下来的夫妻二人,拎着两个行李箱,打量着酒店。

金碧辉煌,就跟皇宫一样。

刚踏入酒店,就有人热情招呼他们,“二人是住宿吗?”

“我们找人!”

而周小楼整个人都是晕的,打着哈气进了洗手间。

透过镜子,她看到脖子上有点红印,可能是他昨晚留下的。

还和肖冬忆保持通话:

“你不会还没起来吧?”

“早就起了。”

“那我给你发信息,你怎么没回我?”

“有吗?”周小楼记得自己晕乎乎的,好像是回了信息的。

“今天外面比较冷,你待在室内等我,先别出来。”

“行了,我知道了。”

周小楼挂了电话,翻开信息,才发现肖冬忆在九点半左右确实给她发过短信。

问她是否起床,提醒她早餐,周小楼也的确回了。

也不知什么原因,信息没发送出去。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周小楼特意截图给他:

【你看,我确实回了,只是没发送出去而已,一定是这张电话卡有问题。】

肖冬忆第一眼看到的,却不是没发送出去的信息。

而是某人给自己的备注:

肖爸爸?

【周小楼,你给我备注的是什么玩意儿?】

【……】

周小楼懵逼了。

而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周小楼急忙说道:

【外面好像有什么动静,我先去看看,你下班开车,注意安全!】

肖冬忆轻哂,居然跑了?

肖爸爸?

自己有这么老?

周小楼脑子都快炸了,怎么办?

待会儿见到肖冬忆,她该怎么解释备注的问题啊,脑子里乱哄哄的,碍于外面传来的动静太大,她以为是记者找过来了,透过猫眼往外看。

把她吓得直接魂飞魄散!

门外不远处,一对中年夫妇正和四个穿着黑衣的保镖在纠缠。

“我真的来找人,这里面住的是我女儿!”周彭海那叫一个着急,跟妻子刚上楼,正感慨酒店装潢奢华。

结果,

突然冲出来的几个黑衣人,拦住去路。

他们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被吓得不轻。

“抱歉,我们不能让你们过去!”保镖直言。

其实他们心里在想:

现在的记者,都这么专业了?

居然伪装成父母?

看着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双方就纠缠在了一起,周彭海甚至说要给周小楼打电话,自证清白,刚巧那时,她正和肖冬忆通电话,显示无法接通。

保镖们那眼神,分明在说:

忽悠!

接着忽悠。

周小楼直接被吓疯了,急忙打开门:

“爸……”

“妈!”

周彭海夫妻俩见着女儿,就差喜极而泣了。

而保镖们则一脸懵逼。

真的是她的父母?

[标签东北龙脉被高人点了:p标签]——

五分钟后

周小楼烧了热水,给父母倒了茶,而几个保镖则站在边上,因为她根本不懂,这群人是谁派来的,自然要问个清楚。

这就导致保镖们,没有时间给许阳州发信息。

“你们是……”

“我们是小许少爷派来,保护您的安全。”

“许阳州?”

“嗯。”

周彭海夫妻俩是又气又无奈,千里迢迢赶来看女儿,却被当成记者给拦住了。

不过人家也是一片好心。

“爸、妈,”周小楼见着他们,还是有点怂的,“你们怎么来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能不过来看看嘛,这燕京可太冷了,出了机场,冻得我都打哆嗦,好在室内都有暖气。”

周家妈妈说着,还走到周小楼面前,检查她身上是否受伤,“你这丫头,怎么瘦了。”

“还好吧。”

“你脖子上这个……”

“哦,这是昨天不小心被东西碰到了。”

周小楼哪儿敢说,这是肖冬忆留下的。

昨天场面胡乱,她就是被抓一下,挠一下,也很正常。

“你昨晚就住这里啊?这一晚上得多少钱啊?”周彭海打量着总统套房。

“这是朋友家的。”

“那他肯定很有钱。”周彭海说着,看了眼手上的腕表,“你待会儿把你这朋友叫上,我请他吃个饭。”

“爸,其实今天中午……”

此时,外面忽然响起门铃声。

周小楼着急忙慌,让父母先坐,自己则跑出去开门。

门打开。

肖冬忆站在门边,外套解开,看着她的目光,炙热如火。

“你怎么来了?”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周小楼还没来得及和他通风报信。

他来得未免太快了。

肖冬忆轻笑,长腿挤进去,伸手就要抱她,“你说我来干嘛?”

“你别这样,你到底想干嘛?你先放开我。”

周小楼竭力挣扎。

她此时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我能干嘛,我想来,当你爸……爸?”

最后一个爸字,拐了个弯,声音变得很小。

因为肖冬忆余光瞥见,不远处坐着一对中年夫妻,还有四个身着黑衣的保镖!

昨晚马失前蹄,肖冬忆自然想着重整旗鼓。

你不是备注我为爸爸吗?

那我就来当你爸爸!

只是……

这房间里,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人?

肖冬忆一脸懵逼,周小楼则清了下嗓子,给他介绍,“那边的……”

“是我爸妈!”

爸……

妈?

那种感觉,简直比几个月前,撞破谢驭强吻陆识微还刺激!

瞳孔放大,那副表情,不像见家长。

倒像是……

见了鬼!

浑身僵直,甚至觉得腿软得几乎没发站立。

他这个“肖爸爸”如今见到了真爸爸!

站在不远处的中年男人,与周小楼眉眼相似,生得精瘦干练,大抵是没想到燕京这么冷,穿得衣服稍显单薄,将他身形衬得越发削薄清瘦。

那双眼睛,打量着他,更是冷厉到吓人。

“叔、叔叔,阿姨,你们好!”

肖冬忆声音都是僵硬的。

“你好。”周彭海打量他。

阳光,俊朗,模样比视频里看到的更加硬朗些。

“爸妈,他是肖冬忆,我的男朋友。”

周小楼抵了抵肖冬忆的胳膊,示意他跟自己过去。

“男朋友……”打量未来女婿,周彭海的眼神难免显得挑剔些,“你是医生?”

“是的,在铭和医院。”

“外科?”

“不是,麻醉科的。”

“平时很忙吧。”

“还行。”

“对了,你刚才进来时,是想和小楼说什么?你要做她的……”

“……”

肖冬忆与周小楼两面懵逼,齐齐被吓疯。

而四个保镖,则是低着头,差点笑出声。

真是看不出来,这肖先生和周小姐还挺会玩?

这是在搞什么角色扮演吗?

“爸,您可能是听错什么了?”周小楼笑着打圆场,“对了,你们想吃什么啊?我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好的餐厅。”

“我们吃什么都行,对了,你昨晚不是说,和意意一起住的吗?她人呢?”

“她……”

周小楼这才想起和父母电话里撒的谎。

“意意说,你是和她姐一起住的?你昨晚到底是和谁住的?”

“我……”

周小楼完全傻了。

这又是什么展开?

她怎么听不懂爸妈在说什么啊?

苏羡意又跟她爸妈说了什么?不了解对话内容,她就是想圆谎,都无从下口!

当她思考,该如何应付父母时,外面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还哼着《最炫民族风》,“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后是某人嘚嘚瑟瑟的笑。

“我说你们怎么回事?都不关门的,老肖,我在楼下看到你的车了。”

人没到,声音先至。

“老肖,恭喜啊,昨晚得偿所愿——”

“今天我请客,为了祝贺你和小楼……”

许阳州——

来了!

踏着轻快的步伐,却在肖冬忆耳边吹响了魔鬼般的号角。

肖冬忆深吸一口气:

还什么歌声最开怀?

现在,我可太开怀了!

他看到周家父母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当许阳州进屋时,还贴心把门关上。

然后,

他才看到套房里还有其他人,他今天穿了身橘红色的羽绒服,浅棕色的瞳仁,一双桃花眼,无辜又单纯。

他……

好像来得不是时候!

周家父母看向女儿,眼神中尽是打量,周小楼差点跪了:

爸,您听我解释啊!

肖冬忆更是恨不能把许阳州按在地上摩擦。

目光相遇,许阳州紧张得咽了下口水。

他觉得:

今天这只猹,好像能吃人!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