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梦见狗咬手好不好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郝帅知道这是因为小龙女对敌经验太少,这才想着带她出去行侠仗义,顺便增加打斗经验。

一开始郝帅还以为小龙女会很反感杀人,不过在看到小龙女第一次杀人后仍面不改色后,郝帅知道自己这是想多了。

想想原著中,小龙女就对死亡很坦然,不论是孙婆婆死时的平静(小龙女道:“人人都要死,那也算不了甚么。”),还是她理所当然的要求郝大通自刎时的淡漠(小龙女道:“杀人抵命,你自刎了结,我就饶了你满观道士的性命。”),都能看出小龙女对别人或者自己的生命的无视。

于是郝帅就这么带着小龙女,骑着换完羽毛后变的更大只的玄玉(那只鹤),开始四处消灭山贼强盗的旅程。

不过郝帅也不是弑杀之人,基本上每次都是只诛首恶,然后一把火烧了山寨,于是郝帅和小龙女的名声渐渐的流传了开去。

而因为郝帅两人每次出现都是骑着玄玉,因此江湖中将郝帅和小龙女称为仙鹤侠侣。

郝帅在偶然间听到这个称号时,还暗自庆幸了下:还好自己不是骑着那只掉毛的丑雕去,不然有可能就会叫做丑雕侠侣了。

……

转眼间,时间就过去了一个月。

这天,郝帅带着小龙女肩坐在古墓外的石头之上,拉着手娓娓深谈,当然大多数时间是郝帅说,小龙女听。

“蒙古国师金轮法王携弟子霍都前来拜访!”突然一阵清越的声音从林间传出,等郝帅和小龙女朝着声音的来处看去,只见两个身影逐渐出现在古墓之外。

郝帅待两人走近一看,却是老熟人霍都带着一个身披黄袍、极高极瘦、身形犹似竹杆一般,脑门微陷,便似一只碟子一般的蕃僧来了。

“金轮法王!”一见这打扮,郝帅口中不禁道出个名字。

不错,来到古墓外的人正是金轮法王和霍都两人。

再次见到霍都这货,郝帅这才想起自己一个月前给他种了生死符让他去取‘龙象般若功’,看着情景,他这是失败了。

就是不知道是霍都主动和金轮法王说明了情况,还是他偷秘籍时被抓到招供出来的。

“贫僧乃是蒙古国师金轮法王,见过两位。”金轮法王到了近前后,对着郝帅和小龙女施了个佛礼。

“见过大师,不知大师来此所谓何事呢?”郝帅明知故问道。

金轮法王也不生气,和气道:“月余前小徒冒犯贵处,受到阁下的惩处,现小徒已经深刻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希望阁下能放小徒一马!”

郝帅听了金轮法王的话,没有回应,反而看向一旁的霍都道:“你就这么自信你师父能救你一命?”

“这个~~这个~~”霍都有些呐呐的说不出话来,其实以霍都的心性,怎么可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只是因为自己在偷取秘籍时,被师父发现了,没办法才实话实说的。

“还请阁下解了小徒的生死符。”金轮法王又再次重申了一次。

此时金轮法王心里也苦啊!

自己总共才三个徒弟,其中的大弟子资质聪颖,却英年早逝;二弟子达尔巴性格忠厚,但资质鲁钝,却在一个月前死在了郝帅的手上,现在只是这个性格巧诈凉薄的三徒弟了。

虽然自己有些不喜这三徒弟,但现在也就只剩霍都了,自己的衣钵传承也只能指望他了。

“要解生死符,可以,那‘龙象般若功’来换。”

“阁下欺人太甚!”金轮法王怒喝道,手中的佛珠因为愤怒,被捏的粉碎,粉末从他的指缝间滑落下来。

随即身形一动,竹竿似的身形消失在原地,一道残影略过,下一刻出现在郝帅面前,凝聚全力的一掌向郝帅拍去。

无怪乎金轮法王如此气愤,毕竟武功是一个武学门派的根基,任何大小门派,都不会把自己的武学轻易示人。

更何况龙象般若功是他密教金刚宗镇派绝学,如论如何也不能流传在外的。

面对金轮法王的突然出手,郝帅并不惊慌,伸出右手,反掌拍去。

“砰……”

两掌相交的瞬间,平地一声惊雷炸响,郝帅站在原地未动,像是一块磐石般,反而金轮法王被震退了好几米开外。

只一掌,郝帅就发现现在的金轮法王实力应该还是稍逊郭靖一筹。

几米外的金轮脸色惊异的看着郝帅,之前有听霍都说过此人武功高强,金轮只当是霍都为达尔巴的死找的借口,现在看来霍都所言属实。

想到郝帅的身手,金轮不敢在有所保留,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手中就突然出现了两个金轮,并迅速的给扔了出去。

“呼呼……”

两个转动的金轮上面闪烁了光辉,带着特有啸声,斩向郝帅。

看到这两个金轮飞来,郝帅

女人梦见狗咬手好不好 最新章节阅读,

直接右拳连续击出两拳,两道无形劲气冲向金轮。

“砰……”

“砰……”

随着两声闷响传来,那两个金轮直接被郝帅霸道的劲气砸碎,在顷刻间成为了碎片。

这两个金轮都是被金轮法王用内力所控制的,金轮被毁,金轮法王立马遭受到了巨大的反噬,脸色瞬间就变得极为难看,一口鲜血吐出,身体都跟着摇晃了几下。

这种情况下,金轮法王真正的意识到了自己和郝帅的差距,顿时心生退意,转身一把抓住了霍都,快速的向远方奔去。

“想逃?”郝帅轻蔑一笑,五指张开,一股巨大吸力穆然形成,已经逃到十几米开外的金轮法王瞬时感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桎梏着自己,并带着自己和霍都两人身形不断后女人梦见狗咬手好不好退。

等金轮回过神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郝帅的身前。

郝帅也懒得废话,直接右手扣在金轮的脑门,北冥神功发动,金轮修炼了近三十年的精纯内力就源源不断的进了郝帅的体内,并被快速的转化为郝帅自身的真元。

不过十息的时间,金轮法王就彻底的成了一个废人,然后郝帅趁其心神不定时,心灵念力发动,瞬间催眠了金轮法王。

之后郝帅拿出一个录音笔,开始让金轮法王将‘龙象般若功’背诵出来。

郝帅始终坚信:好记性不如录音笔!

一旁的霍都看着两眼无神的念着口诀的师父,已经被郝帅的一系列操作给吓懵了。

郝帅看霍都都被吓傻了,想了想,他已经没什么价值了,直接一指点出,洞穿了他的额头。

霍都可能至死都想不明白,自己就是出门泡个妞,怎么先是被生死符折磨,现在还直接领了便当呢。

等金轮法王重复背诵了两遍心法口诀后,善心的郝帅同意一指送了金轮去见了西方我佛如来,然后在地上弄了个坑,将两人的尸体扔了进去,在铺上泥土。

毁尸灭迹后,郝帅这才带着一直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小龙女回了古墓中……

喜欢从时间停止开始纵横诸天请大家收藏:

“《全真剑法》、《一炁化三清》、《同归剑法》、《履霜破冰掌法》、《金雁功》……,怎么都是这些没什么用的,《先天功》哪里去了?”

郝帅看着眼前自己花了半天时间整理出来的全真教武功典籍,有些失望的自言道。

“夫君,你在找什么?没找到吗?”一旁的小龙女看着郝帅忙乎了半天,最后却是皱着眉头,于是关心的问道。

“我在找王重阳的‘先天功’,哪知道竟然没有。”和小龙女郝帅也没隐瞒着。

“先天功?这是什么功法。”小龙女好奇道。

“这先天功乃是道家呼吸吐纳的炼功之法,先天真气,周而复始,生生不息,潜力无穷,能化解戾气,劲力亦能断人心脉,祛百病、调虚实,还能治疗沉重的内伤……”郝帅为小龙女解惑道。

郝帅之所以如此在意这‘先天功’,是因为他很早已经曾经在网上看过一些网友的脑洞,说这‘先天功’是道家无上的修真炼气的修仙法诀,由上古十二金仙之一的“左圣南极南岳真人左仙太虚真人“:赤松子所创。

先天功修炼至高深处女人梦见狗咬手好不好可返后天为先天,能白日飞升,成仙成神。

虽然郝帅是不信这武侠世界能整出个

女人梦见狗咬手好不好 最新章节阅读,

修仙功法出来,但是郝帅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才想弄到手的。

哪怕这先天功不是修仙功法,但想来也应该不俗,这从王重阳身上就可以看出来,想那王重阳是三十多岁才开始练武,练任何一种武功都已经晚了,只能强身健体,但后来王重阳开始练习先天功后进步神速。

到五十多岁也就二十多年,可是在最后华山论剑,王重阳确力压群雄,成为天下第一!

而且这先天功是越到后面功力越强,周伯通曾经说过,要是王重阳能多活几年,四绝几招就可打败,金轮接不了十招。可见,先天功到底有多厉害。

至于这么吊的王重阳为什么会早死?

据可靠的网友分析,说是王重阳可能是强练先天功,强行突破境界失败才导致自己伤势过重、英年早逝的。

说道王重阳的早逝,郝帅想到:这王重阳这人还算是个人才,不是谁都能三十几岁学武,五十几岁就威压天下的,自己要不要去趟射雕世界,趁其没死的时候,将其收入麾下,当自己的第三号打手呢?

听完郝帅的解释后,小龙女道:“那这些没有的话,会不会是那些臭道士藏起来了?我去替夫君要过来。”

说罢,小龙女起身就要朝古墓外走去。

不过她刚转身,就被郝帅一把拉住并揽进了怀里,闻着小龙女身上淡淡的幽香,郝帅说道:“谢谢师妹的好意,不过如果这里没有的话,那也没事,放心吧,我知道有个地方有人会先天功,后面我们在去要过来。”

郝帅这时也明白过来,或许是修炼先天功需要什么条件,而周伯通和全真七子都无法达成,这才使得当初王重阳没传下来,不然全真教的人万没有将如此神功束之高阁的道理。

“嗯,听夫君的。”小龙女一向都是郝帅说啥就是啥。

“来,让为夫检查下师妹左右互搏练习的怎么样了!”郝帅一把抱起小龙女就朝卧室而去。

“不要,夫君,现在还是白天~~”小龙女将头埋在郝帅胸前,小声道。

“师妹乱想什么呢,为夫只是有一招‘双手持球紧逼防守’想教你而已。嗯~就是这样。”

小龙女露出一副‘我信你的鬼’的表情!

……

在距离终南山一百多里的一处地方有一座黑风山,此山地形险恶,易守难攻。山上有座黑山寨,大当家叫屠龙,50多岁,武功与城府都深不可测,奸狡凶险,人称千面人魔。

二当家叫何虎,40岁,高高瘦瘦,嗜赌如命。

三当家朱豹,30来岁,孔武有力,又喜好女色。

“龙虎豹“率领了一帮亡命之徒盘踞于黑风寨,打家劫舍,强抢民女,无恶不作,连朝廷的军队都因为地形原因奈何不了他们。

这天,因为早上又成功打劫了一队商队,此时的黑风寨的大厅中,‘龙虎豹’三兄弟领着一干弟兄们在那推杯换盏,好不快活。

突然,一个满脸是血的喽啰跌跌撞撞的跑进大厅,对着上首的屠龙喊道:“大哥,杀进来了~~”

屠龙一把推开怀里的女子,沉声道:“慌什么,谁杀进来了?难道是官兵?”

何虎大笑道:“大哥,是官兵又如何,他们哪次不是铩羽而归的,哈哈~~”

何虎的话引起了大厅中所有的大笑,全然不将所谓的官兵放在眼里。

“大哥,不是官兵,是一男一女杀进来了。已经到寨门前了。”小喽啰这时才解释道。

“什么,只有两个人?走,兄弟们,随我出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敢不将我们黑风寨放在眼里。”大寨主屠龙站起身就要朝外走去。

“不用麻烦了,我们自己进来了。”忽然一个温润的男声在大厅中响了起来,接着一男一女走进了大厅中。

正是郝帅和小龙女。

“阁下是谁?为何无故到我山寨杀人?”屠龙看着眼前的两人,心里不禁反思:山寨最近有没有惹得那些名门大派?

不怪大寨主屠龙这么谨慎,主要是眼前这一男一女,男的俊俏无比,女的好似仙女下凡,一看就是名门大派培养出来的子弟。

对这种名门子弟,屠龙的原则一向是能躲就躲,能不招惹就不招惹,毕竟他深知,对这些人,往往容易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听到屠龙的话,郝帅都忍不住笑了出来:“什么时候山贼杀人还讲理由了?!”

说罢不等屠龙说什么,转头对着小龙女说道:“师妹,动手吧!”

“好的,夫君。”小龙女点了点头,双手各拿着把剑朝着大厅中的山贼走去。

“兄弟们,上,杀了他们。”屠龙一见这情况,就知道没得商量了,当即拿起武器招呼着自家兄弟朝小龙女袭去。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郝帅就带着小龙女离开了黑风寨,此时的大厅中有如修罗地狱一般,就连武功最高的屠龙,都没有在小龙女的剑下撑过三招,便被一剑封喉了。

在将整个黑风寨一把火烧了后,郝帅带着小龙女上了一只大鸟,朝着终南山飞了回去。

黑风寨是郝帅两人剿灭的第十一个山寨了。

自从那天小龙女开始练习左右互搏后,她老是无法将玉女剑法和全真剑法同时使得如臂使指。

每次都是要么玉女剑法慢一拍,要么就是全真剑法出了错。

喜欢从时间停止开始纵横诸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