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进家门要死人_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自从阿锦走了以后,朝堂上混乱了一段时日,然后慢慢的形成了三派。一派是荣王为首。

一派是他们文官清廉一派的,另一派说来奇怪,是自发组织的以炎皇子为首的,势必要为西平王讨回公道,为首的是几个武官。

就因为朝堂的混乱,皇上一时间找不到心腹,唯一信任的就只有他们五部的几个老人。

前些日子,荣王推荐了自己的女婿张钦和进入了户部。

这给朝堂上的官员开了先河,都纷纷向皇上觐见看好的青年才俊。

“外公问咱们之前二嫂的举人二弟如何。”

叶晩瑶挑了下眉:“外公也想引荐个人?”

“不管什么地方,所有的大树,它的底下都会有无数缠绕的根系,有了这些根系,它才能越长越大。”

叶家那边叶韫和叶霖在读书,不过都还小,现在读了书的,还是个举人的,就只有二嫂的小弟合适了。

...

都城的皇家寺庙外的一处假山下。

暗夜中,一个身穿暗灰道袍的黑影,看不出面容,听声音知道是一男一女。

“东西给我父王了么?”

“已经送去了,王爷并没有什么反应。”

“哼,他向来这样,表里不一,放心,我父王很满意我送的礼物,不然早发怒了。”

“主子,要执行下一步么。”

“嗯,小心行事,这事儿先不要告诉康白。”

“李老爷那里只通知了后天与主子见面,别的一概不知。”

“好,回去吧,没什么事儿不要来找我。”

“是。”

男人走后,道袍黑影谨慎的看了看周围,悄悄的走到了后门。

断断续续的敲了三声,片刻,后门微微开了一个小缝。

道袍黑影进去后,直接递给了看门的老尼姑一定银子,大步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屋内的房间亮着,映入等下的正是被送到皇家宗庙的南羽。

此时的她比着之前瘦弱了许多,但脸上的那股锋利越来越明显。

宗庙又如何,不管什么地方,都会有利益熏心的人,只要人活着,就不怕没有机会。

虽然她身在宗庙,但外面的消息,她知道的比城中的百姓还要多。

听到南锦和叶晩瑶两个逃一样的跑了,她心里畅快了好多天。

过不了多久,这都城最高的位置,也该换人了。

那些害了她儿子的,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而此时的城中,荣王刚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宅子里出来。

走后不久,跟着出来的是几名武将。

刚刚在密谋着什么,可想而知。

眼看一年过去,城中的房屋修缮的差不多,一切看似恢复了平静,实际上就像此时天空中的月,不远处,正有一片乌云在靠近。

不多时,原本晴空的夜空,突然下起了雨来。

荣王回到府上,顾姨娘直接派人送去了参汤。

荣王倒是没有喝,反而直接去了顾姨娘的院子。

这事儿第一时间被刘岚夏知道了,气的直接摔了手中的茶盏。

一旁的嬷嬷心疼的哎呦了一声:“夫人,您可不能再摔了,咱们现在不如从前,府上给的月银也少了不少,现在又是顾姨娘管家,她那个抠搜劲儿,近日府上就给一道肉菜。”

“哼,什么抠搜,我看她这是故意的,指不定自己偷偷的怎么吃呢。她这种人竟会装柔软,装可怜,不要脸。”

“不管怎么说,她现在掌家,咱们也没法子。夫人最得王爷的心,听老奴一句,夫人收收心,赶紧哄哄王爷才是。”

刘岚夏弩了弩嘴,这她自然知道,但也不知为什么,近日总是不顺心,总想骂人发泄下。

“对了,羽儿那边怎么样了。”

“前几日刚过去给送了些穿的用的,还给了大小姐几千两银子。”

“哎,她在宗庙里,哪用的了这么多钱,我就那点儿老本,可不能由着她,以后少给她送点儿。”

“大小姐说,她想到了个法子,能脱身。”

“脱身,什么法子。”

“起一场大火,找人替她死。”

“胡闹,宗庙那是能放火的地方,你明日过去,让她老实点儿,脱身的事儿,我想办法。

哎呦,这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人省心呀,儿子儿子成了那样,还不让回来。

女儿女儿做出这种事儿,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呀。”

刘岚夏说着,又开始大声唠叨了起来。

一旁的嬷嬷直皱眉,但也没在上去劝。

她伺候了那么多年,知道主子的脾气,劝多了,挨骂的就是她们。

原本第二日要去提醒南羽的,当夜

猪进家门要死人_

下起了大雨,第二日也不见停下。

淅沥沥的下了一整天,天气也慢慢的变凉了。

就这么耽误的一日,第二日又因为荣王要南昭放到嫡子的位置,就必须提升顾姨娘的份位。

所以荣王连商量都没和刘岚夏商量,直接给皇上递了碟子给皇上。

刘岚夏知道这事儿后,跑到荣王那里和他大吵了一架:“南荣,你个没良心的,我从十六岁跟了你,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我的,现在呢,你都做到了哪一条。”

“刘岚夏你莫要在给本王闹了,当处答应你的,本王哪一条没做到,王妃的位置给了你,是你自己蠢,自己毁了,还能怪谁。

皇上没把你杀了,只是扁你个姨娘的位置,已经是看在本王的份上。

虽然是个姨娘,但府上上上下下哪些个敢小看了你,可你呢,越来越不像样子了,整日和那些小妾闹什么闹。

[标猪进家门要死人签:p标签]还有,我不把昭儿放到嫡子的位置上,你难道想让本王后继无人不成?”

“怎么就后继无人了,咱们昱儿呢,是活动不方便,又不是残废了。我昱儿比南昭聪明百倍。”

“哼,聪明过头了,都是被你影响,变得目光短浅,那个节骨眼上你们竟然偷孩子,做的还不那么利索。

你们难道不知道皇上早盯着的么,不光是皇上,其他人都盯着呢,你们到好,顶风作案,出了事儿怪谁?”

“我们目光短浅,就你长远,你那是太长远了,这辈子不是被南炎压着,就是被南祁压着,这都大半辈子过去了,你可真沉得住气,这目光是够远的。远的都快入土了,你还准备往下辈子看呀,我告诉你,南昭可以,但顾姨娘绝对不能做荣王妃,我不同意。”

喜欢农门世子妃娇宠日常请大家收藏:

说起来,她夫君比家里的大哥强多了,家里大哥娶了公主,不还是有两个小妾。

有时候她还想,幸亏夫君是家里的老二,如果是长子,这么多年才一个孩子,婆婆肯定不会愿意了。

叶晩瑶对于秦风和柳枝的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还是和感兴趣的。

就好比她和南锦。

可能是因为两个灰姑娘的愿意,两人说话都很投机。

不知不觉,聊了许多。

外面的溯儿和秦泽也熟悉了,临走的时候,还不愿意了呢。

皮毛铺子很抢手,这几日她没怎么关注。

送走柳枝后,叶晩瑶让韩奇跑过去问了一下。

晚上南锦回来后,叶晩瑶和她说了秦风媳妇来了的事儿,顺便提了下宴请的事儿:“你在这里没职位,没权利的,咱们要以什么身份宴请。”

一说到宴请,南锦突然脑子灵光一闪,眼里含着笑意在叶晩瑶脸颊吻了一口道:“夫人之间的宴请可以先等等,你自己喜欢哪个,就和哪个相处,宴请的事儿,我这边来办。我们不需要讨好谁,又不是要真的谋反。

这是在这里,有之前的一帮兄弟,没人敢来欺负。”

“如果是皇上呢?”

“不用

猪进家门要死人_

担心,都在掌握之中。”

“他们都知道皇上要杀你么。”

南锦摇摇头:“皇上想要杀我,那也是在暗里,我来北境这边,明的是来调查西平王真假之事。”

“现在真的已经找到了。”

“所以过几日,他会公布我的身份。”

“是公公么?”

“嗯,蒲胜已经到北境了,现在跟着我父亲,蒲胜之前联系的那个老部下,在军中认识不少人。

就因为帮着皇上办了太多的事儿,要杀他灭口。

这几日彭城那里在传皇上这些年在北境做的恶行,然后从中牵连出我的身世,他这么做,是不想让母亲受委屈。”

“啊,那公公要娶婆婆回去呀...你们相认后,我们要搬去彭城和公公一起住么?”

“不用,这个冬季,我要在这里帮着兄弟们对抗天庆冬日的来袭。

还有去年冬季的时候,许多士兵进入无人森林失踪的事儿,到现在军中还没有查出来。”

“所以,你要进无人森林么?”

南锦看出了妻子的紧张,忙搂着她安慰道:“其实无人森林并不是那么可怕,那边除了野人多,猛兽更多。

之前我不知道进去多少回,不都没事儿的回来了。

这些日子我们准备下,带着一行猎户去山里一趟,打探下情况,顺便给你和溯儿猎些好的皮毛回来。”

叶晩瑶对皮毛不感兴趣,她最担心的是南锦。

“军中那些将领对你都还有好么。”

“都挺好的,我过去又不是分他们的权,只是跟兄弟们走动走动。”

“阿锦。”叶晩瑶心疼他,才二十多岁,就挑起这么大的重担,这庞大的压力下,寻常人早就崩溃了。

这人不到万不得已,谁会做这种孤注一掷的事儿。

“莫担心,这些将领还是很顾念旧情的,那些都是我以前的老将,那几个老将,和章老将军一样,只是有些固执,他们不信服我,但对我父亲却很臣服。”

“咦...?为什么。”

“因为这些人,都是几十年前跟着我父亲来北境平定的大将,后来战胜,父亲却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无缘皇位,他们觉得这是他们的错,没有保护好我父亲。

现在又突然知道,之前那个受伤的是假的西平王,真的被猪进家门要死人囚禁了几十年。

他们心里更自责了。”

叶晩瑶突然明白了公公和阿锦的计谋:“你们是想,让这些人知道这些事情都是当年皇上一手策划的,让他们自己看清皇上的卑鄙。”

“嗯,差不多。”

“皇上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派兵过来。”

“瑶瑶,我们会保护好你们的。”

“我不怕,有你们在,我一点儿也不担心,我会和你一起保护好我们的家人的。”

南锦没有说话,紧紧的搂着叶晩瑶,是呀,他也怕。

如果真走到了那一步,又能有什么办法,被逼到这个份儿上,他一个死着活着无所谓,但他的父母,妻子孩子怎办?

不反击也是死,反击说不定还有一些活下去的希望。

都走到这种地步了,叶晩瑶知道担忧也没有。

第二天打起精神对面接下来的生活。

她们来到这里有一个多月了月,皮毛市场的房子架构都改好了,剩下的都是些修饰的活儿,再有半个月,才不多都能好了。

花三叔带着自己的一帮人在忙活山货市场的房子。

相对于皮毛市场,山货市场的房子更好盖一些,虽然起盖的晚,但现在都已经超过皮毛市场,都是青砖灰瓦,现在就剩平地了。

花大叔和花二叔两家一人卖了一件市场的铺子。

手中的积蓄一下子花了差不多了,但他们不觉得心慌。

现在有住的有吃的,山里的山货也不要钱采。

两家人趁着空闲弄了不少山货。

柳枝让她问的铺子也问到了,因为晚了一步,剩下的铺子位置都不是太好,地方也不是很大。

柳枝看上了靠里的一个拐角的地方,因为是拐角,宅子就是个扇子形状的。

铺门很小,但越往里空间越大。

这做皮毛生意的,还真用不到太的地方展示,特别是他家,自己人打的猎物,一年能卖出去十几件上好的皮毛,一家人都能过的很富足。

这里正合适,而且价位还便宜。

柳枝的大哥还是挺满意的。

要说起柳枝的家里,过的还是很富足的。

家里头一个姐姐,三个哥哥,一个妹妹。

姐姐嫁给了镇上的杀猪匠,后来因为秦风的关系,整日里给军营供猪肉,小日子过的还可以。

大哥跟着老爹打猎,都是打猎的好手,一年的皮子卖出去,进项也不少。

二哥去了军营,三哥度过几年书,在镇上开了家私塾,给孩子启蒙。

小妹也到了说亲的年纪。

叶晩瑶暗暗感慨,嫁了个有本事的夫君,能带动一家人致富呀。

没过几日,夫妻俩收到了外公的来信。

上面说了些都城的事儿。

喜欢农门世子妃娇宠日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