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死绝必大贵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宋羡擒住葛坤,葛坤带来的大军不敢再轻举妄动,为了能保住三皇子的性命,纷纷放下手中的武器。

只有少数人冲出城门一路逃回辽八字死绝必大贵地。

常悦将这些仔细说给谢良辰听:“大爷让您不要担忧。”

谢良辰点头,那些人是宋羡故意放走的,目的就是让他们回去向辽人报信,告诉萧太后她最喜欢的孙儿在宋羡手中。

葛坤的生死,现在都要看萧太后如何抉择,这场战事到这里也算是有了结果。

北方的辽人不敢轻举妄动,太原府也被攻破,就算还有人想要生事,也都是些小阵仗。

希望八州之地就此安稳下来,百姓也就能踏踏实实地过日子。

“雨停了。”

谢良辰听到王里正的声音,她站起身向外走去。

王里正向谢良辰道:“趁着天还没黑,我们刚好进山去将人接出来。”

谢良辰点头看向常悦。

常悦道:“我让人跟着里正一起前去。”

众人正准备动身,谢良辰隐隐约约听到有人找到王里正道:“能不能请谢大小姐过去一趟……”

王里正想到谢大小姐脸色难看,这些日子恐怕用光了精神,不禁有些犹豫。

“怎么了?”谢良辰走过去道。

王里正还没说话,身边的村民王奎红了眼睛:“方才我看雨小了,怕今晚还要住在山中,就带着我家三丫出去捡柴。没想到一个没看住,三丫从山坡上摔了下去……头上都是血,我想要将她背出山,一动她就疼得厉害,我们也不敢动了,不知该怎么办。”

谢良辰对王奎家中的三丫很熟悉,每次进村虎子和三丫都会围在她身边。

谢良辰道:“我背上药箱与你们一起去。”

谢绍元睡着了,谢良辰留下人手照看,带着常悦等人与王里正一起进山。

山中的雨水更大,一行人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到了村民们藏身之处。

谢良辰先去看三丫的伤,三丫脸上满是树枝划破的痕迹,头后摔破了,流了不少的血,真个后颈都肿胀起来,右手臂也摔断了,腿上一大片乌青。小小的人儿,躺在那里嘴唇蠕动着,一会儿喊娘,一会儿喊疼。

谢良辰伸手摸了摸,三丫额头隐约有些发热。

“大小姐,”三丫娘哽咽地道,“三丫怎么样?这孩子摔了之后,我喂了她一些水,她也吐了,村中的老人说,若是一直吐,就……就……”

三丫娘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说这些做什么?这不是添乱吗?”王奎道,“我们不懂,都要听谢大小姐的。”

谢良辰看了看周围的情形,山洞里又潮又凉,定然不能让三丫在这里过夜。

谢良辰道:“我先简单处置三丫的伤,你们去寻一块木板来,将三丫放在木板上抬回村子。”

听到谢良辰的吩咐,三丫娘急忙应承:“我们这就去办。”

谢良辰拿出布条轻轻地包裹着三丫的伤口,三丫因为疼痛眼睛颤抖着,终于从昏睡中醒过来,看到是谢良辰眼睛里一闪欣喜,不过很快就又被痛楚掩盖。

谢良辰轻声哄着三丫:“就快好了,再忍一忍。”

等谢良辰将伤口都包好,这才发现三丫一直紧紧地攥着她的衣角,到现在也不肯松开。

谢良辰俯身过去问三丫:“怎么了?”

三丫嘴唇动了动,向周围看去,没有瞧见旁人,她哑声喊了一句:“爹……爹爹……”

三丫眼睛中满是泪水。

爹爹?

谢良辰道:“你要找爹爹吗?”

三丫仿佛摇了摇头,不过立即她就闭上了眼睛,脸上满是痛苦的神情。

“三丫听话,这两日先不要动,”谢良辰道,“过阵子就会慢慢好转。”

“大小姐,木板找到了。”王奎这时候上前来。

刚好三丫因为疼痛瑟缩了一下。

“怎么?又疼了?”王奎急切地道,“都是爹不好,早知道会这样,就不该让你一起去山中捡柴。”

跟在王奎身后的三丫娘听到这话也抽噎起来。

“好了,”王里正道,“趁着天还亮着,赶紧将人抬下去。”

王奎等人立即上前,将三丫安置在木板上,众人一起互相搀扶着向山下走去。

山中的雨不小,河水湍急,卷着泥土、石块奔腾向前。

谢良辰低头看了看山路下流淌的河水,不禁皱起眉头,她不喜欢水,看到之后总会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父亲说过当年是他们一家救下了宋羡,那她对水的恐惧难不成真是源于那一次?

王里正提醒道:“小心些,前面的路被山上掉落的石头埋了大半。”

常悦的人上前去帮忙村民清理道路。

谢良辰正要提醒大家小心,就听到王奎惊呼一声,王奎脚下一个踉跄,手中握着的木板偏移,王奎想要稳住身形,反而拽地木板更加向下,另一边的王家村村民冷不防遇到这样的情形,木板竟然脱手,木板连同三丫一起向山下摔去。

“常……”

谢良辰还没喊完,常悦已经飞扑了出去。

摔在地上的王奎就好像愣住了似的,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直等到常悦离开谢良辰身边,王奎才忽然站起身。

谢良辰余光中瞧见王奎眼睛中一闪精芒,脑海中忽然掠过三丫说的那些话,和三丫因为“疼痛”瑟缩的身体。

火石电光中,谢良辰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即快步向后躲避,王奎手中的利刃堪堪贴着她的衣衫划过,她果断扣动手臂上的袖箭。

袖箭刚刚发出,头顶就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塌了,塌了。”

“良辰,躲开!”

谢良辰耳边传来喊叫的声音,石块打在她身上,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纵身扑了出去。

入水的时候,谢良辰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接住了她,将她护在怀里。

两个人一起撞在了河中的石头上,被河水裹着向下冲去。

整个人浸在水中,谢良辰心中满是恐慌,她感觉到水挤压进了她的身体,她开始不停地挣扎。

越是挣扎,越喘息不得,一切仿佛都在离她远去。

她的身体仿佛变成了小小的一团,弱小,没有任何的力气,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那一年的海上。

“阿辰,不要回头……知道吗……快……向岸边去……”

喜欢喜遇良辰请大家收藏:

谢良辰不时地停下来向代州关卡的方向看去,虽然现在他们离关卡有些距离,但她好像还是能听到厮杀声。

“有火器炸开的声响。”谢绍元的声音传来。

谢良辰转头对上父亲温和的目光。

谢绍元接着道:“担忧那边的情形?”

谢良辰颔首:“宋将军让我们带着一队人马来帮百姓,剩余的人远远少过那些辽兵,这一仗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

谢绍元伸手拍了拍谢良辰的肩膀:“那三皇子不如他两个哥哥,应当不是宋将军的对手。”

谢绍元说到这里,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天空。

谢良辰道:“父亲……怎么了?”

“下雨了。”谢绍元道。

一滴雨点砸在谢良辰手背上。

雨刚刚下,但风中有一股潮湿的气息。

谢良辰道:“看样子这雨小不了,我们快些走,先去村子里。”之前她与王里正担忧的事发生了。

转眼之间,大雨倾盆而下。

王里正带着几个村子的人躲在王家村不远的林中,雨水将他们浑身上下都打湿了。

自从开始闹山匪后,王里正果断找到周围村中的里正,商议如何对付这些凶徒。

宋家军忙着在关卡打仗,这些山匪与官兵勾结,个个手里握着利器,加上他们身强体壮,与这些人硬碰硬,村民们不是对手。

但村民们也不想跑得太远,恐怕山匪和伪王的人抄了宋家军的后路,于是大家合力将老幼妇孺藏进深山中之后,男人们拿起棍棒设法阻拦山匪拖延时间。等到关卡的战事平稳了,宋家军就会腾出手来帮忙。

山匪像昨日一样,想顺着官路往关卡上去,王里正等人发现了那些人的踪迹,拿起棍棒来与山匪打在一起。

山匪比往常都要更加悍勇,加上几次交手村中损耗太多,不少村民身上都带伤迎敌,缠斗不过片刻村民就败下阵来,为了避免死伤太多人,王里正只得带着大家找了林子藏匿起来。

村民见无计可施,丧气地道:“下了大雨,要不然我们回山中去吧!若是都死在这里,那边的老老小小还不知道要怎么办?”

没有人应声。

过了半晌,又有人开口:“齐人打了胜仗真的会派兵来帮忙?”

又是一阵安静,大家以为谁也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忽然听到斩钉截铁的一个字:“会。”

所有人看向说话的王里正。

王里正亲眼所见那些宋家军是如何守城的,与高家王朝那些人完全不同,到底是真心守城还是装装样子根本骗不了人。

王里正还在伤兵军帐中帮过忙,那些伤势较轻的将士,带着伤重新登上城楼,他听守城的副将说,会

八字死绝必大贵 完整版阅读

坚持到援军到,在此之前绝对不能让辽人攻入城。

王里正觉得这样的人说话可信,否则他不会说服附近村子的人一起对付山匪。

王里正道:“趁着下雨,摸清楚那些山匪现在的所在,如果他们停下躲雨,我们也不惊动他们,但他们若是还往关卡走,我们就再设法拦他们一次。”

他们还有些力气,不能眼看着那些人不管。

又是一阵静默,能听到的只有大雨冲刷一切的声音。

王里正再次开口:“真将辽人放进来,只怕我们躲在山中也是没用,他们定然会搜山。”

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行,”有村民想起山匪和辽人的作为,“与他们拼了,能伤一个是一个。”

“拼了。”

众人纷纷道。

王里正鼻子微微有些发酸,但他顾不得难受:“兴许拖延了时间,就能等到齐人的援军。”

总算还有一线希望。

众人拿定主意,握紧了手里的棍棒,悄悄地走出林子,正要辨别方向寻那些山匪,就听到前方不远传来打斗声。

王里正眼睛一亮,身边的人也道:“是不是……齐人的援军?”

众人快走几步上前,只见不远处的雨幕中,那些山匪纷纷倒地,穿着甲胄的将士虽然不多,但山匪明显不是他们的对手,受伤的山匪躺在地上哀嚎。

然后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王里正视线中。

那是谢大小姐。

山匪有六十多人,平日里凭着身高力壮欺压乡民,遇到训练有素的宋家军,支撑不到两刻,就纷纷跪地求饶。

谢良辰走到王里正身边:“村子里怎么样?这些山匪可伤了人?”

王里正道:“村子里死了五个,伤了十几个,老幼妇孺都被我们送去了山中。”

说完这话,王里正忍不住问:“关卡那边……”

谢良辰道:“有宋将军在。”

王里正听到这话终于松懈下来。

谢良辰问起村民:“这雨不小,山中恐怕会发水,他们藏匿的地方可安稳?”

王里正略微思量道:“我带着人过去看看,等雨停了,关卡那边也安稳下来,就将他们接回来。”

众人说着话,谢良辰去看谢绍元的情形,父亲的咳症一直不好,淋了雨恐怕会更严重。

谢绍元整理了头上的斗笠,向女儿点点头:“放心吧,我没事。”

“前面就是村子,”谢良辰道,“我扶您过去歇一歇。”

八字死绝必大贵冒着雨赶路,谢绍元的身子恐怕支撑不住。

常悦也道:“大小姐说的是,关卡那边有任何消息,我立即禀告给大老爷、大小姐。”

谢绍元确实走不动了,再折腾下去可能会病倒在这里,成为良辰的负累,只好点头应承。

“还没好好谢谢您,”谢良辰望着王里正,“这是我父亲,就是因为您告诉我那条通往灵丘的路,我们父女才能团聚。”

王里正忙道:“大小姐不必这样,说到底你们到代州来,也是救了我们。”

谢良辰没有继续与王里正客气,战事结束之后,她再想办法帮忙王家村。

谢良辰将谢绍元安置在村中,王里正带着人找来了一套干净的衣衫让谢绍元换上。

眼下能做到的也只是让父亲少做歇息。

谢良辰走出屋子,常悦快步走过来:“关卡送来消息,大爷擒住了那葛坤。”

众人脸上纷纷露出欣喜的神情。

雨也渐渐小了,王里正有种即将雨过天晴的感觉。

喜欢喜遇良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