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国家饭八字的特点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金爷这边刚选上连任坐馆,陈汉便说要成立新14K,这是在打金爷的脸,更是在打整个14K的脸。

怎么?

14K庙小。

已经容不下大佛了?

要是让江湖上的人知道,人人都会笑金爷没本事,笑14K没规矩,说要立新旗就立新旗,14K坐馆算个屁啊!

金爷稳稳坐在太师椅上,端起桌面一盏茶,轻轻抬高茶盏,深吸口气,压下怒火。

缓缓说道:“阿驹!”

“我知你年轻气盛……”

“好了!”陈汉却扬声打断他的话:“江湖上分家不稀奇,和记分出五十多家,我们号码帮多分一家又点样?”

“金爷,你选你的坐馆,我分我的家,井水不犯河水,多好?堂口的兄弟们不用社团养,社团爷也能省一笔开支不是?”

“别跟我说,堂堂14K大佬会贪我堂口三瓜两枣的抽水?”陈汉上交给14K社团的抽水确实不少,但是也不超过整个社团的五分之一。

这可是足足五分之一啊!

等于在社团大佬们身上割下一块肉!

当然,14K没了陈汉还是那个14K,可是人可以走,地盘必须留!

“放你妈个屁!”这时鱼蛋青怒喝一声,探出一只虎抓,恶狠狠扣向陈汉臂膀。

“欺师背祖的家伙!按照社团规矩,天诛地灭!”啪嗒,陈汉却肩膀一晃,避掉鱼蛋青的虎抓,右手一捞,仿佛地龙翻身,一下反手扣住鱼蛋青手腕,狠狠砸到茶桌。

“轰!”整张茶桌桌面震动,桌上二十多盏茶齐齐跳起,陈汉随手抓起旁边的一盏,嗙一声,砸破鱼蛋青脑袋。

破碎的瓷片四溅。

鱼蛋青转眼就被开了瓢,一道道鲜血流下…

陈汉随手将瓷底丢掉,笑道:“没本事就别学人动手动脚,小心被人打破头啊!”

“扑!扑!”

“扑你阿母……”鱼蛋青挣扎着脑袋,骂道。

陈汉倒也不跟一个下扑街计较,一把将鱼蛋青推到在地,盯着金爷讲道:“如果您有意见,可以坐下慢慢谈,如果您没意见的话,我先闪了。”

“阿驹!”

“就你一个人,是立不起字号的!”

“一个字号能立起来,五年,十年,绝非一件容易的事。”

“谁说我是一个人?”

陈汉笑道:“华哥、成哥、站起来告诉他,我们到底有几个人!”

“不好意思,金爷,我也想自己做点事。”此刻,黑仔华撑着桌面,缓缓起身。

大哥成低头抽烟,捏着支烟,站起来道:“我也是。”

“阿成!”

“你疯啦?”渔夫勇、大波珍纷纷侧面,如果说黑仔华跟着尹国巨搞事,大家都感觉还可以接受,那么大哥成的忽然跳反,却让金爷意识到事情超乎预料。

金爷在大哥成站起身的一刻,眉头直跳,他知道一定是尹国巨捏住大哥成什么把柄、命脉。

否则,先前谈得好好的。

契爷都拜了。

大哥成不可能忽然反水。

“华仔、阿成、你们都先坐下,如果你有什么事需要做主,帮忙,可以跟金爷说,金爷是你们坐馆,一定会帮你们。”大佬驹一个人分家,跟三个实力堂主一起分家,简直是两种局势。

虽然,三个堂主的力量达不到14K一半,甚至不到三分之一,但是接近三分之一的力量集结在一起就相当可怕了。

已经有跟14K分庭抗礼的本钱。

一旦打出旗号要分家,14K就将从濠江一家独大的社

吃国家饭八字的特点 最新章节,

团,沦为跟和安乐、胜义一样的均势。

而新14K的力量不会比和安乐差!

金爷、14K决不允许事情发生!

可是黑仔华、大哥成却依旧直挺挺地站着,没有按照金爷说的话坐下。因为他们知道有些事情,开弓没有回头箭,做了就必须一直做下去。

直到分出胜负。

签]金爷目光扫过两人,没办法,只能继续把目光投向挑事者:“阿驹,你呢?你如果肯坐下来好好聊聊,我们可以把下一届坐馆也提前选了。”

“我表个态,我支持你当下一届坐馆,我们14K是兄弟们的14K,决不允许有人搞连任,你也不用担心出现水房的事情,点样?”

陈汉叼起一支烟,轻轻点上,吐着气摇头:“不行啊…金爷…不是我不信你,主要是再等五年再久了。”

“呼……”他吐出口烟:“五年之后,谁知道世界是怎么样的,如果我被人打冷枪,岂不是都白忙活了?”

“就这样吧……一周之后,我们三个堂口会把14K的字号打出来,如果金爷不开心的话,我们可以从早打到晚,从顺风堂打到花王堂,再从花王堂打进大堂、中央区、打到葡澳当局的鬼佬们坐不住。”

“打到整个濠江只剩下一个14K!”

“华哥,成个,我们闪啦。”陈汉耸耸肩膀,摘下烟,转身离开:“跟一群老骨头有什么好聊的,没远见!”

陈汉转身推开阁楼大门。

这时,会场阁楼外,一群面目凶悍,杀气腾腾的14K打仔正守着门口。

他们都是金爷为了防止意外调到会场的马仔,刚刚听见会场里有动静,纷纷汇聚在门口。不过没有收到金爷的命令,一直站在门外没有离开,现在把门堵的水泄不通,陈汉不得不回过头,朝金爷笑道:“点样,金爷?”

“现在就要跟我开打?”

“你想不想见见我的身手,看我跟华哥、成哥打出去!”陈汉笑容猛地一收,眼神已经露出凶光。

金爷抬手说道:“让他们走!”

“金爷。”

渔夫勇、大波珍、叔父们都有些不甘心,现在放他们走,岂不是代表14K分裂、内斗成为事实?到时候整个江湖都会笑话他们。

陈汉则面不改色,带着黑仔华、大哥成一起离开阁楼。

“柄叔,把逃到越南的那一批潮州仔喊回来吧。”会议散去后,金爷对着留下来的柄叔说道。

14K当年从香江扩张到濠江,有一批潮州仔立下大功,一个个都枪法犀利、背着人命,只能送往越南生活。

这是14K最凶的一张底牌。

“知道了,金爷。”

喜欢首席人生体验官请大家收藏:

“你当一届?我当一届?还是你做大的,我做小的?”大哥成脸上忽然挑起冷笑:“我说你TM突然守在我家门口干嘛,原来是撺掇我跟你另立字号!”

“你知道另立字号多大罪吗!欺师亡祖,要挨千刀的!”大哥成满脸不屑。

争不争坐馆是一回事。

当上坐馆自然要,当不上坐馆,不一定会死。

但是你另立字号,整个社团都会出来反对你!因为你是砸大家的饭碗,抢大家食!虽然,香江、濠江大大小小几十家社团,许多都是分裂出来另立字号,但前提是实力够强!

大哥成自觉没这个实力,更不认为大佬驹有实力。

去你妈的,刚刚加入社团一年的烂仔,扎了一个双花红棍,真以为配开香堂啊?

陈汉却满脸不在乎的讲道:“都一个意思,总之,我们开一家新公司,有钱赚,对半分。”

“呵,一家公司只能有一个话事人,要是你话事,还会真的跟我对半饭?”大哥成警惕小心的说道:“如果换成我,新公司一开,马上就要把你踹开!”

“那是你。”陈汉依旧笑脸吟吟,并不生气:“我这个人很讲信用的,只要你支持我,我们就可以开新公司。”

“你知道吗,黑仔华已经选择支持我了,现在就缺你一个,我们三个的实力加起来,已经有14K的三分之一!”

“要枪有枪、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怕个屁啊!”

“何况,你不选择跟我另立字号,你一辈子都无法出头。”

如果,光是只有这个理由,陈汉不会特意来找大哥成一趟,因为他知道光凭这个理由无法说服大哥成,风险跟收益不成正比啊!

当风险过高的时候,别人甚至可以选择放弃收益。

可,大哥成想要竞选坐馆的野心,其实是除陈汉之外最强……原因,并不是大哥成有雄心壮志,一定要当坐馆,不当就无法实现人生价值,而是大哥成两年前调用堂口账户里的钱去做私募基金。

想要偷摸摸赚一笔利息。

没想到,私募基金破产,基金经理跳楼,剩下的钱被幕后老板卷走,大哥成一个江湖大佬,硬是找不到地方去报仇。

现在中央堂区社团绝大部分资产,全部被大哥成抵押给境外地下钱庄,如果大哥成不当上坐馆想办法把帐做平。

等到社团发现他堂口资产全部被抵押,大哥成一定会被乱刀砍死!

死无葬身之地!

因此,大哥成才迫切地想要成为坐馆,若不是黑仔华投资的会计事务所给大哥成做过帐,吃国家饭八字的特点暗地里发现端倪,整个社团谁都没发现这个纰漏。

而金爷派出枪手的事情,也给黑仔华提了一个醒。这一次竞选不仅陈汉没打算和和气气,就连金爷也彻底撕破脸了。既然他之前选择站队陈汉,现在反水也来不及,干脆便打算跟陈汉一条路走到黑。

家里的老婆孩子、老豆老母,全都送到加拿大避风头。陈汉新14K的想法确实很嚣张,不过要是能拉上大哥成,好像新14K还真有搞头?于是当黑仔华把眼光盯在大哥成身上的时候,一路查下去,竟然查到大哥成做假账,这样一来,事情更有搞头啦!

大哥成现在对着陈汉依旧是横眉冷笑,可随着陈汉将一叠复印好的假账文章摔在他面前,大哥成彻底笑不出来了。

“如果你选择拒绝的话,不止是无法出头!你全家还会14K拿着刀斩死!”

“社团兄弟们可不管大佬是不是讲义气,你背着社团将堂口资产抵押给地下钱庄,呵呵,这笔帐做不平,你也别活了杀。”

啪!

文件砸在大哥成身上。

大哥成有些懵圈。

他拿起文件,翻看两眼,看出熟悉的账目时,眼神里却瞬间流露出惊恐。

“新14K的双话事人,我当大的,你当小的,堂口赚到的钱,不用给我交数,给你两年的事情把账目做平,一切就OK了。”

“然后,你退休,每年拿分红,点样?”陈汉掏出香烟,抽出一支,塞进大哥成嘴里,大哥成眼神恍惚的咬住烟嘴,嘴唇不断颤抖,一句话却都说不出来。

这件事情没有曝光还能给再撑几年,或许就能撑到他当上坐馆的事情,可这件事情一旦被人选择。

他几乎就没得选了。

新14K不是突如其来的想法,而是恰好可以为之,有可能的构想!

“哒。”

“哒。”陈汉搓了两下火机,搓出一朵火苗,替大哥成点上烟,他看着大哥成缓缓吸上一口,眼神渐渐恢复生气,嘴角才露出满意的笑容,拍拍他肩膀:“就这样了!”

社团在金钱利益面前是不讲情分的。

一周后,14K选

吃国家饭八字的特点 最新章节,

话事人,整个社团够资格投票的叔父、红棍全部到齐。

会上,整个社团仅有金爷一个人站出来选,那就没话讲了。除了弃权的票,其他叔父、堂主们全部投给金爷一人。

计票完毕,一位负责计票的叔父,穿着唐装,站在桌旁,出声讲道:“除了三张弃权票外,另外四十一张选票,全部都给金爷,既然这样,我正式宣布金爷连任。”

“啪啪啪。”场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陈汉、黑仔华、大哥成等人纷纷鼓掌。

金爷目光扫到陈汉的位置时,眼神深邃,不知今天尹国巨怎么都没站出来选,不过却知道他已经跟尹国巨结下死仇。

他拱手说道:“多谢,多谢各位的信任,我一把骨头了,一定会继续带领社团发展,如果有什么意见……”

“我有话讲!”这时陈汉果断举起手,突然打断道。

“阿驹,你有什么事?”金爷笑眯眯地说道。

“我刚刚投弃权票,不是不支持你当坐馆,相反,我很支持金爷您当坐馆,只是我打算另立支旗,新14K!我不做14K的双花红棍了,自然也没资格给14K的选举投票!”

“金爷,恭喜你连任坐馆,恭喜,恭喜。”陈汉站起身,拱手抱拳,呵呵笑道。

“干你娘的烂仔驹!你话什么!”砰!陈汉话音刚落,鱼蛋青一拳就砸在桌面,站起身大骂道:“你说你要成立新14K?你这个王八蛋,非得活剐了你!”

金爷的脸色更是变得铁青。

在场其它叔父、堂主们也都纷纷色变,大感震惊!

喜欢首席人生体验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