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男朋友当着我面爱上别人: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甄姬说的“初战打成决战不妥”显然是说给天上的月亮听的。月亮果然朦胧在一片云雾中不再搞事,只维持幻境的基本消耗。

而妺喜离开后,这神位宝珠也处于静默状态不说话了。按道理说,这珠子才是妺喜的本体,大鲶鱼和这新女将星才是她的分身,她是可以说话的。要么是她争夺的特别激烈,没空说话。要么就是不能说话,免得暴露被对方找到神位宝珠的位置?

既然神位宝珠不能工作了,大春也没办法把剩下的那些将魂火炉炼化了,那就使用使用原始办法,不停的让将魂绕着自己的太阳系飞速旋转吧,当初就是这么处理封易的入侵元神的,看起来就像浓缩铀的离心机一样,滚筒洗衣机甩啊甩啊。

这样的好处大概就是不会真的把将魂“消灭”,就像封易的残魂最终还是可以以符形态重生,也算是留了这都姬半条命在手上拿捏吧。

梦见男朋友当着我面爱上别人:

毕竟看她这么虚弱这么诚恳,大春还是有那么点不忍。说起来,这几天封易那边情况如何啊?

总之,大春也维持文气基本的掩护状态,不紧不慢的甩魂。

……

五月二十九日,辰时,宕渠县城。

大春本尊被老管家的敲门声唤醒:“大春先生,老爷请你吃早饭了。”

老爷请吃饭?额……我还以为……

大春立刻起身,后院的赵娥换了一身绸缎新衣服在等待招呼:“仙长!”

梦见男朋友当着我面爱上别人

大春楞了:“这衣服?”

老管家感叹道:“是家眷的旧衣物,赵娥姑娘不嫌弃就好。”

赵娥急忙说道:“我不嫌弃,我也……不是姑娘了。”

老管家笑道:“在老头的眼里就是小姑娘啊。”

额……其实是不是姑娘不要紧的啦,关键是丈夫是多余的,嗯,多余。

然后来到了厅堂,一眼就看见桌上星光缭绕的西川图,还有一旁笑容疲惫的冯老将军。他脚下的将星光环黯淡无光。

大春惊道:“老将军——”

冯绲笑道:“没事,就是把我的将星全部灌进去了,剩下的就吊着一口老命,看看新秀的作为。”

果然是传功,大春还真是感动的想哭!但好在不是想象中的最悲壮情况,大春也不由的松了口气,急忙行了一个大礼:“多谢老将军扶持!”

冯绲说道:“这西川图被老夫强化了,你可以带着小娥在西川到处飞了——但是你要明白这图的原理,不是飞,是缩地!明白原理后,你可以带着更多的姑娘游西川了。”

大春楞了:“缩地?这好像是法术?”

冯绲正色道:“所谓法术只不过是天地运行之道,术士们聪明点的可以念经领悟,张松更是聪明,画图领悟。武者不念经也可以找到这运行之道,一旦你领悟了,你就可以学会刀法——缩地!至于具体如何,你先把画收好。”

这是要传绝世武学!

大春急忙收画,相比于昨天,这画沉甸甸重了岂止几十斤?

冯绲一指桌上一盘馒头:“小友,你的手和任何部位都不准伸上桌子,如何拿到这盘馒头。”

卧槽!这也太高难了吧?

大春惊道:“难不成要隔空取物?以气御物?”

冯绲摇摇头:“可是可以,但这些都是下乘,作用距离有限,而且力量有限。”

下乘我也不会。大春谦虚的认输:“我做不到。”

冯绲嘴巴一张,他周边模糊一晃,一个馒头真就以不可思议的角度飞进了冯绲的嘴里!不对,不是飞,也没有轨迹。

大春惊懵了:“老将军,这确定不是法术?”

冯绲放下馒头,大气一喘:“还是废了不少力的。”

大春这才发现他最后的将星光环完全消失!

卧槽!!

冯绲笑道:“如果你难以理解的话——老福,上个桌布。”

于是老管家挪走菜,铺上桌布,再将馒头放桌布上。

冯绲笑问:“现在会了没?”

卧槽!连狗都会啊!

大春在桌下拉扯桌布,那盘馒头就怎么到了大春面前:“这样?”

冯绲点点头:“就是这样!你不用动,拉扯桌布就行,你要理解的就是这个桌布!这拉桌布就是缩地!”

大春的大脑瞬间空明!

这是曲率驱动!科幻小说里的空间曲率驱动!!超光速飞船的构想:飞船本身没有动,所以与有质量物体不可超越光速的基本构架不冲突,但是飞船的曲率引擎却可以将周边的空间不停的扭曲拉扯,就像拉扯桌布一样。而拉扯空间的方式……不就是高速旋转的漩涡吗?银河系不就是展现出这个宏观形态吗?

大春立刻想起那天和孙寒华一起看见的合肥术士的大水遁术,那也是船没动帆没风,是船头一个漩涡在拉着船动!那时孙寒华就说过类似的原理……

但是,原理是知道了,但怎么做到啊?

冯绲又说道:“等你领悟了缩地,你出刀就能达到超一流将星的水平。比如关羽,这人我不熟就不提,就说京师第一高手王越,旁观者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一刀,觉得是个兵就能躲过……其实躲不过!那一刀无法用速度来衡量,那就是缩地——面对那一刀,要么你也会缩地,要么就靠护体气劲硬扛拼消耗。所以会不会缩地就是一流和二流的鸿沟。”

王越?大春立刻想起了史阿上船刺杀曹冲的当晚,那刺破自己青狐花舞玄境的一剑!

大春急忙问道:“我会制造玄境,玄境能挡住缩地么?”

冯绲惊异道:“玄境本身就算是拉扯桌布啊,如果你会玄境,那里就算摸到点边边了。”

说话间,就在桌布上一拧,拧出个小涡旋。

大春懂了,这小漩涡就是玄境,是小范围扭曲空间的结果,以前蛐蛐力量有限,只能当做保命的“小气泡”,如果自己的力量足够强,就能不停的拧!

然后大春又想起妺喜也教过的逼降黄山风神的阵法,当蛐蛐开启玄境空间绕着黄山风神旋转的时候,就等于它周边一圈的空间都紊乱了。同样,更早的周不疑困住妺喜的鲶鱼时,也是绕着鲶鱼旋转就行……

懂了!只需要把青狐花舞玄境发扬的极致就行。原来这些基础我早早就会了!

当然,也没有多早,十天前都不到……

望着大春醍醐灌顶般的感悟表情,冯绲欣慰道:“吃早饭吧。吃完了,你就可以出发了。到时在地图上你应该感悟更深。”

大春回过神:“多谢老将军指点。”

冯绲笑道:“如果要找人,你可以先去找那个张玉兰,她是女仙,如果她愿意帮忙,你会省力很多。如果她特别欣赏你,没准可以拉上她姑侄女一起帮你。”

卧槽!没错,张琪瑛啊,张鲁的女儿,也是女仙!

起初张鲁为了笼络马超是准备把张琪英许配给马超的,结果部下说马超坏话,张鲁改变主意。张鲁投降曹操后,决定把女儿许配给曹操的某个小儿子。民间传说中就是张琪瑛气不过,自己出家当道姑去了。

感觉这又是孙尚香和孙寒华的姑侄配啊!不愧是老将军,太懂我这种年轻人的想法……额,虽然我也不太年轻。

大春激动的连连点头:“好,就那就找她。”

……

吃完了饭以后,大春和赵娥整顿了一下行装,武器。

然后来到院中展开地图。

冯绲笑道:“小娥啊,拉住他的手,千万别松开。”

赵娥一点也不扭捏:“好!”

这一抓,大春浑身都充满了贤良内助的味道!感觉,怎么说呢,这是一种被依赖的感觉,是以前吃软饭的时候完全体会不到的另一种温柔。

大春突然想起一个无良段子:说的是某会所一个王子,一边被富婆包养,一边用赚到钱包养了几个……感觉,还是很辛苦的啊?

喜欢仙魔三国大玩家请大家收藏:

巨蟹破土跃上,那水母早就被巨蟹缠的不耐烦了,立刻张开那有如天网的身躯包裹而下!

大春还真是悚然心惊,传说水母有无数的有毒触手,哪怕巨蟹壳厚只有千分之一的中毒几率,那么水母这绝对的毒手数量就可能将这几率无限拉大!

昆仑镜镜光一闪!

那水母也同样镜光一闪!

卧槽,开车远光灯互照了是吧?但是更好,要的就是双方镜子都在照,让这夜晚的湖底有如白昼,这样即便这个水母眼神不好也能看出六头相柳的雄浑——文气,相柳,最后加点料,我身为四绝杀背负者的杀气,必须有杀气——

这一瞬间,巨蟹“变身”——一只有如血山的六头怪兽轰然而出!!

下一瞬间,水母的远光灯“熄灯”了,那铺天盖地而下的天网突然僵直,那半透明体的身躯似乎立刻也开始发黑!

有效果!?

小张立刻提醒:“发现宝物!!”

的确,在“天网身躯”的某一端,有一朦胧的光团。

镜灵狂喜:“原来它的镜片藏在那里,直接去那里!”

原来如此!这平时状态的水母是半透明体,身躯和镜子完美的融合,根本就不知道镜子在哪里,但现在这一下,直接把它吓硬吓黑,这镜片的位置就暴露出来了!

巨蟹飞扑而上,大招——挖掘机炒菜!

集庞大的体型,雄厚的力量,高超的技巧于一体,双钳齐下,瞬间将镜片拉扯而出!

——系统提示:恭喜!你获得大量昆仑镜碎片集合体。

望着一大团镜光飞进识海,镜灵狂喜过望:“成功了!融合,马上就开始融合——这镜片够大,不融合也能当暂时当两块镜子急用……”

两块镜子急用?没错,现在要的就是急用,哪有融合的时间?

而且都已经拿到镜片了,当然就没必要和这水母搏命了。大春狂喜之梦见男朋友当着我面爱上别人下立刻下令巨蟹下潜钻地,然后——归还文气!!

这整个过程只能用兔起鹘落来形容!

而蛐蛐分身这里,依旧是月光照在肉身上,蛐蛐依旧没有被关注,此时文气已回归……赶紧罩住!

大春无限满足大出一口长气。这种感觉,就像当年考场趁着监考老师转身的那么一瞬间和同学交换答案一样……既刺激,又心潮澎湃。现在有了两块镜子,倒是无比希望月光再度关注自己了。

甄姬问大春:“处理完了吧?”

大春欣慰道:“处理完了。”

甄姬下令:“来人,把她绑了!”

此时的肉身正在全甲板巫女的围观下开展肉身控制权争夺战,就像一个醉鬼在跳舞。月读控制的那一半显然是想跳海,妺喜当然就是将她拉了回来。

众巫女立刻扯下各种旗幡,有如叛将捆吕布般摆好围拉的阵势,妺喜这一边极度配合,很快就包裹打转围成一个粽子,然后裹成一个茧放倒在地!

肉身说话了:“哦买一呀……”

草雪玲翻译道:“上尊娘娘,她说如果我们杀她,她身躯里的另一人也会死。”

妺喜冷笑:“有点麻烦,先绑着吧,要是我撑不住了,就斩我——翻译给它。”

草雪玲:“哇啊哇啦……”

大春还真为妺喜捏把汗了。对方只是月光传输下来的一个分身,其强度大概和它的决心有关,如果它铁了心的要拿下妺喜,当然可以传输更多的元神下来,但妺喜威胁在前,那么它这么做就意味会被斩,就白费一个分身。或许分身损失是小,但分身会影响本尊啊。

但是,如果它真的下决心加码传输呢?我舍得斩么?

甄姬杀气凛然:“那时就斩!!”

草雪玲声情并茂:“斩!!”

好吧!必须让对方相信真的会斩!这事换成自己真是拉不下这脸,大概会被对方瞬间察觉吧?一旦让对方知道我的软弱……

也就在这时,那天空的月光再度聚焦在大春所在的甄姬头上。

卧槽!!莫不是它在检测我的斩杀决心?

昆仑镜,反它!!

甄姬下令:“把她抬回舱房,关押好。”

众巫女:“是……”

是要关,免得它这分身近距离侦察我们。

此时,无论是现场,还是海况都变得尴尬诡异起来。确切的说,是风浪越变越小了,雾气越来越朦胧了,甚至连幻境的鬼哭声也变小了。

甄姬便问:“这是为何?”

草雪玲说道:“上尊娘娘,可能月读改变主意了,只是想着困住我们。如果困住我们一晚,那我们到达玉藻前上尊那里可能就要多花一天,甚至更久。”

确实得改主意!估计它一个分身被扣,它是懵的!不得不说,妺喜这肉身计划真的是坑,让它明知是坑也忍不住要跳。这就是凡人无法理解的妖神对肉身的执念吧。

甄姬不置可否:“是嘛,那它明晚还会继续困我们?”

“或许是,应该也是为其它部队的集结争取时间。”

甄姬呵呵一笑:“其它部队是谁?”

“应该是多岐都姬命的另外两个姐妹,多纪理姬命,市寸岛姬命。她们被作为海上女神被供奉

梦见男朋友当着我面爱上别人:

,都有一艘这样的战船。”

卧槽!?

大春听的腿毛发麻。不得不说,这小日子文化很懂得卖点啊,这女将是一窝一窝的出,而且还是女神级的女将,这档次就是类似果果这种仙人级的将星吧?

同时大春也听的斗志昂扬,打持久战是吧?我最喜欢了,明天晚上的我就不是现在的我了,估计昆仑镜也融合了,冯老将军也把西川图强化了,我一天之类杀光西川的山贼狂吸杀伐之气养白虎,猛收义气养青龙!

到时候,这边的男将统统都沙,女将统统都绑了,再把她们的船也收编过来,组建一个船队,闲时经商,战时屠妖哇哈哈哈哈~~~一想到这明天种种,大春的本尊都差点梦里笑出声……

甄姬显然是被大春的自信感染,也自信的说道:“既然这月读想明晚再战,那就明晚吧。在互不了解的情况下,初战就打成决战显然不太妥。大家放松一下。”

众巫女也被自信感染:“娘娘英明。”

喜欢仙魔三国大玩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