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01dman中国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头罗曼并没有做到同归于尽,甚至连斩杀大夏士兵的本事都没有,他是被手下的亲兵给抓住的,这些亲兵们可是知道的很,大夏军队已经入城,摩陀罗城失陷已经是注定的事情,这个时候和头罗曼一条道走到黑,那是愚蠢的选择,还不如抓了头罗曼献给大夏皇帝,或许还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毕竟,蝼蚁尚且偷生,更不要说这些士兵了,只要有一线生机,这些人都是不会放弃的,头罗曼心如死灰,阿罗那顺已经逃走,现在连带自己的亲兵都背叛了自己。

“大人,实在是抱歉,我们的家人都是在摩陀罗城,我们也是要活命的,只能是将大人献上去。”身边的亲兵卫队队长一脸苦涩。

“哼,大夏对于刹帝利种姓是采取灭绝的手段,他们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头罗曼不屑的说道:“你们将我献上去,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总督大人,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是不会放弃的。”另外一个亲兵摇摇头,说道:“原本我们都是小人物,逃走是不可能的,只能投降。”

众人也纷纷点点头,簇拥着头罗曼去找大夏士兵不提。

古神通骑着战马,他面色冷选装峻,手执长枪,凡是看见面前的敌人,不过是一枪的事情,对身边出现的青壮也是一样。

“你们是来投降的?”古神通看着面前的十几个士兵,身上穿着华丽的盔甲,中间绑着一个中年人,身上穿着锦衣,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那些亲兵们纷纷跪在地上,虽然语言不通,但投降的动作是一样,那就是跪在地上,将手中的兵器丢在一边,老老实实的,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大夏将军,我是摩陀罗城总督头罗曼,要见你们皇帝陛下。”头罗曼整个人都被捆住了,可是他的气势却不见有任何的惶恐。而且说的汉语。

“你也懂得汉语?”古神通很惊讶。

“当然,我戒日王朝一向对东方很向往,戒日王称呼东方皇帝为圣主,可是现在,圣主却来入侵我戒日王朝,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头罗曼一声长叹,言语之中,多有萧瑟之意。

“你也不必感到冤枉,且不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而且这场战争也是你们挑起的,好像我大夏非常残暴一样,你若是不来惹我大夏,哪里有这些事情发生,这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古神通冷笑道:“看看你们,为了抵挡我们的进攻,连火烧城池的事情都干出来了,我大夏这是来解救被你们压迫的平民。”

头罗曼听了之后,差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见过无耻的,没想到还有如此无耻的,将入侵说成了吊民伐罪,将侵占他人的国土,当做正义。这是一件十分讽刺的事情。

“大夏将军,不要将世人都当做傻子,我天竺人是不会臣服你们的淫威之下,天竺十六国会联合在一起,反抗你你们的统治的。”头罗曼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

古神通听了面色平静,头罗曼已经落入大夏之手,对方的结果已经注定,现在只剩下是怎么一个死法的问题了。

“都杀了。”古神通看着面前的十几个亲卫士兵,目光深处多了一些厌恶,手中的长枪刺出,顺手将一个士兵击杀,身后的大夏骑兵纷纷上前,将十几个士兵纷纷刺杀,可怜这些亲卫们从来就没有想到,大夏骑兵居然如此凶猛,丝毫不给众人生存的机会。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

看着这些士兵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古神通面无表情,头罗曼却是哈哈大笑,他冷冷地扫了地上的尸体一眼,对于这些人他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无论是谁,对于背叛主人的坏种,都是瞧不上的。你在主人势穷的时候,背叛了对方,也有可能在自己势穷的时候背叛自己。

可惜的是,这些叛逆不知道这种情况,总是认为自己立功了,所以才会被对方所杀。这些一心想攀附富贵,想要苟且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走吧!”古神通见状,倒是高看了对方一眼,这个头罗曼是有些本事,可惜的是,大夏并不想留下这样的人。

在迦毕试行省就证明了,这些天竺土著中的权贵和大夏并不是一条心,他们只要有机会,就会兴风作浪,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们心中的一点想法消灭在萌芽之中,以前他并没有意识到这点,但迦毕试行省的叛乱,让他知道,大夏皇帝的决策是正确的。

城池虽然被大夏拿下,但战争一直持续到第三天,整个摩陀罗城几乎化成了一片废墟,大夏的士兵一方面击杀那些逃亡的士兵,斩杀阴谋反击的青壮,然后开始安抚城中的老弱,见这些人都安放在城外,虽然有帐篷居住,但都是挤在一起的。

不过这些平民并没有说什么,大家能保住性命就已经很不错了,哪里还有心思关心其他的事情呢!

玄奘和尚是来献美女的,更多是来告状的,只是看到摩陀罗城内的情况后,他顿时不想说什么了,大夏乱杀无辜的根子在哪里,感情是在皇帝这里。

当初前往曲女城的时候,玄奘和尚是经过摩陀罗城的,繁华的摩陀罗城是什么样子他是知道的,可是现在都成了废墟。到处可见是残垣断壁,还有些地方,仍然是浓烟滚滚,显然大夏在这里又是一番破坏。

至于城内的寺庙、伽蓝等等都已经被焚毁,现在都成为废墟,至于经书之类的早就在战火中被焚烧,玄奘心中一阵惋惜,这些都是佛门的瑰宝,可是现在一切都毁于战火之中。

“陛下,实在是可惜了,这么多的佛门经典都已经被烧的干干净净。”玄奘和尚心中苦笑,他站在一座寺庙前,十分惋惜的行了一礼。

“大师,我大夏的佛门经典无数,为何你非要看别人家的东西呢?”程咬金领着一些人走了过来,忍不住好奇的询问道。

“程将军,这佛陀是出自天竺,天竺人对佛的了解自然是超过了我们。”玄奘回道。

“可是我听说,在天竺,这些佛门也是分了很多教派的,各自的规矩都是不一样的,他们经常争论对错,是不是说明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这佛的真正含义呢?”程咬金忽然说道。

玄奘一愣,他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件事情,毕竟佛出天竺,这是世人众所皆知的事情,他不远万里来到天竺,不就是为了钻研佛法的吗?现在好了,居然有人告诉他,天竺的佛门实际上也不是很正宗。

他仔细想想,还真是如此,在天竺,佛门的教派很多,彼此之间相互论道,相互争论,彼此都不服对方,说谁才是佛门正宗,才是最贴近佛的本意,还真的很难断定。

“阿弥陀佛。”玄奘喊了一声佛号,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感觉程咬金的话是有问题的,就是不知道这问题在什么地方。

“和尚,你来到天竺这么长时间了,按照道理,中原和天竺的佛经都了解许多,身兼两家之长,论对佛门经典的熟悉程度,恐怕没有人能超过你,你不就是成了大师了吗?”程咬金嘿嘿的笑了起来,说道:“相信大夏也是需要一个正统的佛门,不是吗?”

“阿弥陀佛。”玄奘心情激荡,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被程咬金这么一说,平静的心顿时沸腾了许多,好在多年修行,很快,心情就恢复了正常。

“对了,和尚,你那两位公主是哪里来的?陛下很喜欢。”程咬金笑呵呵的说道:“不过,向伯玉那小子说,朱雀王曾经见过这两个公主?”

“阿弥陀佛,那是戒日王的妹妹,在来摩陀罗城之前,是见过朱雀王的。”玄奘自然是不敢隐瞒,低声解释道。

“戒日王的两个妹妹的确不错,皇帝陛下准备纳大公主为妃,至于小公主恐怕会赏赐给朱雀王。”程咬金拍着玄奘和尚的肩膀,说道:“俺老程以前是看不惯你们这些和尚的,但这次,你可是立了功劳。陛下最近杀心很重,所到之处,都是屠城,说实在的,俺老程还是很担心日后天竺的情况的,陛下杀的人不少。”

“阿弥陀佛。”玄奘睁大着双眼,没想到皇帝陛下居然会有这种操作,自己纳了大公主,儿子纳小公主,一对姐妹两人居然嫁给了一对父子。

“对了,皇帝已经让你在新城中选一个地方,建一个寺庙,规模不大,但不会有土地分给你们。”程咬金说出了今天chinese01dman中国来的目的。

“多谢陛下。”玄奘连忙谢过,对于佛门没有土地挂靠,在玄奘看来,并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佛家修行,就应该苦行僧。

而此刻,在曲女城,戒日王终于得到了摩陀罗城的情况,这是阿罗那顺告诉戒日王的,坚固的城邦在大夏的进攻下,很快就被攻破,城池被焚毁,大量的士兵被杀。

阿裘双目中一丝慌乱一闪而过,成为戒日王朝的丞相,曾经去过摩陀罗城,见识了那里的坚固,可就是那样的地方,也被大夏攻破了,曲女城能抵挡敌人的进攻吗?阿裘心里面是没有底气的。

“敌人用的是一种火油,遇水不灭,他们先是火烧城墙,让我们没办法防御,当我们认为敌人仍然用这种方法的时候,敌人却借着机会进攻,我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这点,所以被他们攻下来的。”

“城墙附近三百步范围内,都是敌人火油打击的重点,我们当时发现敌人进攻的时候,已经迟了。他们占据了地利,向我们射箭,居高临下,我们根本不能抵挡。”

阿罗那顺跪在地上,低着头,一脸的狼狈,目光深处更多的是愤怒和不甘,他是一心想取代婆尼的存在,现在婆尼死了,原本他认为自己已经胜利了,但现在大家都一样,婆尼虽然死了,可是他是战死的,名声还是很不错的,自己失败了,但自己逃回来了,名声就差了许多。

“这么说,那烂陀寺也是这么被焚烧的,不然的话,那烂陀寺不会这样轻松的被烧的干净。”阿裘苦笑道:“大王,我们也要做好准备了,敌人很快就会杀到曲女城来的。”

“你们说,这种火油他们在哪里得到的?我们天竺有吗?”戒日王忽然询问道。

“没有,老臣是没有听说过的。”阿裘一愣,很快就明白其中的道理,当下说道:“大王的意思是说,敌人的这种火油是敌人从远方运过来的。”

“不错,敌人的火油肯定是从其他地方运过来的,不然的话,就能一直不间断的对城池发起进攻,而不是采用欺骗的手段。既然如此,既然如此事情就很简单了,敌人的火油应该没多少了。”戒日王脸上露出欢喜之色。

阿裘心中苦笑,忍不住说道:“只要有一批,那就是我们的灾难。曲女城的人口太多了,靠近城墙的都是平民,都是木屋,敌人要是用火油的话,可以轻松的将下面的房屋点燃。”

“不错,大王,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敌人实在是太阴险狡诈了,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坚守,坚守的时间越长,胜利就是属于我们的。”阿罗那顺有些担心。

他现在是被大夏士兵的战斗力所震惊,心里面实际上很惧怕的,让他和大夏正面交锋,他还是没这个胆子的。

“其他几个国家已经传来书信了,都在朝曲女城而来,只要我们能守住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胜利就是我们的。”戒日王看出了阿罗那顺心中的担心和惧怕,赶紧劝慰道。

“一个摩陀罗城就坚守了二十天左右,曲女城相信坚守的时间会更长一些。”果然,阿罗那顺的脸色好了许多,坚持半个月的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如此甚好。”戒日王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将军都没有必胜的信心,这仗就没法打了。

喜欢隋末之大夏龙雀请大家收藏:

城墙上,程咬金挥舞着手中的长槊,浑身上下都是鲜血,有些是敌人的,有些是大夏士兵的,大量的兵马聚集在一起,难免有受伤的时候。

敌人的抵抗很顽强,每前进一步,都能带来杀戮,跑马道上堆满了尸体,鲜血已经顺着跑马道流了下来,宛若小溪一样,将士们践踏着尸体,一步一个脚印杀了下去。

城墙上喊杀声震天的,可怜戒日王朝士兵,不仅仅要面对正面进攻,还有面对城墙上面的弓箭手,阿罗那顺虽然知道这种情况,但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催促士兵硬着头皮冲上去,他知道敌人一旦杀入城中,打开城门,将会有更多的人马攻入城来,他是绝对抵挡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城门,不能让敌人从城门进入摩陀罗城。

城门处,一阵阵轰鸣声响起,这是敌人在外面撞击城门的声音,每一次撞击都好像撞击在阿罗那顺的心上一样,他一边指挥大军堵塞城门洞,一边指挥大军朝跑马道冲上去。

而东门,大量的权贵在城门口吵闹,可是不管怎么争吵,城门口的士兵岿然不动,终于有权贵指挥麾下的武士,开始向周围的平民挥舞起手中的战刀。

惨叫声连连,鲜血开始浸染着大地。

可就越是如此,越是不能逃离城池,反而,激起了那些权贵心中的暴虐,也纷纷指挥着身边的武士,相互厮杀起来。

砍杀声、吵闹声、咒骂声、哭喊声都聚集在一起,城门下乱哄哄的一片。

“敌人来了。”

终于有人看见了城门外一点红色靠近的时,脸上顿时露出慌乱之色,大声惊呼起来,大家曾经见过大夏骑兵,现在敌人骑兵出现在城门下,顿时一阵慌乱。

“放箭。”古神通看着城下乱糟糟的一片,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他没想到敌人居然这么愚蠢,在这个时候,居然从东门逃跑,难道在野外逃跑,还能快的过骑兵吗?

一朵乌云凭空而生,朝城门口落了下来,瞬间飞溅起一朵朵血花,成片成片的戒日王朝权贵们倒在血泊中,马车内,不时的想起女眷们的惊叫声。

这些贵族们平日里哪里曾见过这种杀戮,现在杀戮就在身边,死亡距离自己是如此之近,偏偏面对这种情况,没有任何办法,看着一支支利箭破空而出,落在自己亲友身边,然后就倒在自己身边。

“快走啦!”终于有权贵感觉不对了,他们连逃走都不想了,而是转入城中,逃出城外,必死无疑,躲在城中,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将军,敌人已经溃散了。”身边的亲卫大声说道:“城门居然是洞开的。”

“杀进去。”古神通双腿一夹战马,战马发出一阵嘶鸣,率先冲入城中,铁蹄践踏在大地之上,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大夏士兵终于杀入摩陀罗城内。

城内的百姓们看的分明,神色慌乱,纷纷躲入自己的房屋内。

快马践踏在长街上,正在指挥大军作战的阿罗那顺看见了来者,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慌乱,他已经头罗曼分兵,准备借助城内的房屋,抵挡大夏军队的进攻,但现在看来,东门恐怕是出了问题。

“将军,总督大人让小人告诉将军,敌人已经已经从东门入城,总督大人正在率领大军抵抗。

chinese01dman中国 最新章节阅读,

”士兵将东门的情况说了出来。

“知道了。”阿罗那顺面色平静,实际上,心里面已经慌乱不已,敌人进城和没有进城,是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的,现在东门洞开,就意味着摩陀罗城已经失去了防御,敌人可以轻松的从其他城门杀进来,甚至可以说,现在已经是腹背受敌了。

“告诉总督大人,不能让敌人进入城池半步。一定要挡住敌人的进攻。”阿罗那顺大声说道:“西门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是。”士兵不敢怠慢,赶紧退了下去。

阿罗那顺看着眼前的敌人,一颗心顿时跌落谷底,自己即将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强大了,一开始还有城墙抵挡,现在连城墙都没有了,他相信,很快敌人的兵马就会大规模的攻入城中,头罗曼的人马根本不是敌人的对手。

“传令下去,火烧城池,阻挡敌人的进攻。”阿罗那顺忽然对身边的亲卫说道:“敌人已经入城,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最好的办法,就是火烧城池,阻拦敌人攻城速度。”

阿罗那顺也没有办法,到现在为止,他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放火烧城,用来阻挡大夏军队的进攻,甚至还能方便自己逃跑。至于城中百姓的生死存亡已经被阿罗那顺抛之脑后了。

亲卫不敢怠慢,赶紧率领一部分士兵脱离了战场,很快,整个摩陀罗城中火焰四起,烟尘冲霄而上,大量的民宅被大火所笼罩。

“救火啊!快救火啊!”

摩陀罗城变的更加的混乱了,那些正在厮杀的士兵,脸上露出惶恐之色,这些人大多是都是城中的百姓,或者是附近的平民,现在城中大火冲霄而起,受灾的就是自己的家人,有些士兵开始逃走了。

城墙上,正在厮杀的程咬金,看见远处的火焰,眉头皱了皱,很快就将眼前的一切放在脑后,他已经距离城门很近了,虽然不知道,这场大火是怎么回事,但他知道,只要大军进城,就已经锁定大局,一把火烧了城池又能如何,和大夏有欢喜吗?

现在整个整个占领区,都在实行去天竺化,摩陀罗城中的建筑都是偏向天竺的,日后也是要推倒重建的既然如此,还不如现在一把火烧了,还免得日后慢慢拆迁。

“程叔,敌人恐怕是想逃跑。这场大火就是来为他逃跑获得足够的时间。”秦怀玉手执金锏,狠狠的将面前的一个敌人打死,大声对对一边的程咬金说道。他浑身上下都是鲜血,哪里还有昔日玉树临风的模样,就好像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杀星一样。

“逃跑?”程咬金听了之后,双眼瞪的像铜铃一样,他终于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人开始四下溃散了,顿时大声叫嚷起来。

可惜的是,他叫嚷了半天,并没有任何用处,眼前的敌人根本就听不明白程咬金在叫嚷着什么,混乱仍在继续,或是战争,或是逃跑。实际上,这个时候逃跑也没没有任何用处了,在长街周围到处都是士兵,这些士兵已经没有任何建制了。

“怀玉,想办法打开城门,接应陛下入城。”程咬金看见身后的城墙一眼,大量的士兵还是通过云梯攻上城墙,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只有城门打开,大军才能全部进城。

“是。”秦怀玉听了大声应了下来,他招呼身边的士兵,朝城chinese01dman中国门口杀了过去,金锏挥舞,率领身边的士兵将当在面前的敌人尽数斩杀,一步又一步的朝城门口移动。

这个时候的摩陀罗城内的士兵已经没有多少抵抗力量,秦怀玉所向披靡,很快就占据了城门洞,宽厚的城门缓缓打开,摩陀罗城终于在大夏面前敞开了。

“进攻。”李煜看的分明,手中的长槊举起,身后的士兵纷纷发出一阵阵呐喊声,朝城中杀了过去,数万大军鼓噪而行,山崩地裂,如同长江大河一样,冲入城中。

这个时候,城中已经混乱了,乱兵已经是次要的了,关键是大火,阿罗那顺为了自己的性命,哪里还管的上城中百姓的生死存亡,城中火焰横飞,染红了半边天空。

“陛下,臣估计阿罗那顺已经逃走了,他临走的时候,下令焚烧城池,用来阻挡我们的进攻。”尉迟恭浑身上下鲜血,领着亲兵前来禀报。

“逃走了?能逃到哪里去呢?整个戒日王朝都即将被我们攻下,他能逃到哪里去呢?怀玉领骑兵三千,立刻追击阿罗那顺,他可能去的是曲女城,杀了他。”李煜轻笑道:“戒日王朝有这样的将军,岂能不败?就算敌人入城了,我们也应该奋战到底。”

“是,陛下,臣一定将阿罗那顺生擒活捉。”秦怀玉大喜,这个时候的阿罗那顺仓皇而逃,身边必定没有多少兵马,只要将阿罗那顺秦南,那就是大功一件。他知道,这是大夏皇帝将功劳白送给自己。当下不敢怠慢,赶紧率领本部兵马了,调转马头,追击阿罗那顺不提。

“陛下,现在城中大火冲天,等下是不是让大军灭火?”尉迟恭迟疑道:“若是再这样下去,整个城池都会被敌人的烈火所焚烧。”

“算了,既然烧掉了,那就算了。我们迟早都是要重建的。这里的房屋都是充斥着异域的风情,离着这些建筑,只是会让世人记得自己还是戒日王朝的人,还是天竺的土著,只有将这些东西尽数摧毁掉,这些人才有可能忘记自己的身份。”李煜摇摇头。

“只是马上就是冬季,这些人?”尉迟恭有些的担心。

“住帐篷,大战结束之后,就开始兴建城池。”李煜不在意的说道:“我们也能借着机会,将大夏的钱财分发下去,以后在天竺大地上,只能流通大夏的钱币了。”

“陛下圣明。”得到皇帝许可的众将,连火都不救了,再次陷入杀戮之中,凡是手上拿着兵器的青壮,都是大夏的敌人。

头罗曼周围虽然都是自己人,都是他自己的亲兵,但他知道,整个城池已经乱起来了,到处都是火焰,他的耳边传来一阵阵参加声,一阵阵怒吼声和喊杀声。

“总督大人,大夏士兵已经入城了。现在东门和西门都已经洞开,大量的敌人已经攻进来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身边的亲卫大声喊道。

“阿罗那顺呢?他不是在前面防守的吗?我这边敌人并没有多少,足以抵挡敌人的进攻,他那边是什么情况,难道还不能抵挡敌人的进攻吗?”头罗曼面色很差,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敌人已经入城,而且他还认为敌人在四处放火。

“阿罗那顺将军已经逃走了。”前来报信的士兵不敢怠慢,赶紧将西门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该死的家伙,怎么可以逃走呢?难道不知道,这个时候逃走,就是将整个城池就这样让给了大夏吗?”头罗曼听了之后勃然大怒,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在这边正在努力抵挡大夏的进攻,可是对方却借着机会逃之夭夭。

“总督大人,现在城中已经混乱,到处都是溃兵,敌人大军已经入城,若是再不离开的话,恐怕我们就没有机会逃走了。”亲兵在一边劝说道。这些亲兵才是真正忠于头罗曼的人。

“逃,还能逃到哪里去呢?敌人的骑兵是何等的强大,这个时候,恐怕早就出城拦截我们了,我们想逃走是不可能的事情。”头罗曼手执利剑,看了周围一眼,最后说道:“大夏是不会放过我们的,阿罗那顺那个愚蠢的家伙,居然放火烧城,难道不知道,就算他不烧,大夏皇帝也是会烧的,因为大夏是想灭了我们的文明,这些建筑就是文明的一种。”

亲兵听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

可是,头罗曼知道,这些百姓心里面虽然是恨大夏,但现在更恨阿罗那顺,因为这些人的房屋是阿罗那顺给烧掉的,大夏若是帮助这些人兴建新的房屋,这些百姓转眼之间就会归顺大夏。

“总督大人,现在该如何是好?还请大人吩咐。”亲兵心中惶恐。

“杀过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赚了,嘿嘿,我们都是刹帝利种姓,大夏能饶过任何人,绝对不会饶过我们的,他会将我们抓起来,将焚城的罪名加在我们身上,当着这些平民的面杀了我们,从而得到军心。”头罗曼面色阴沉。

“那我们走吧!”亲兵有些慌乱。

“走不掉了,只有和他们同归于尽了。”头罗曼一声苦笑。

喜欢隋末之大夏龙雀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