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梦是现实的预兆吗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与此同时,帝都皇城文渊阁内,崇祯帝和一众阁老轮替看完那张大字报后,仔细斟酌了对方的用词,有人一头雾水有人一脸愁容。

闯贼意欲何为?

阁臣各抒己见,与李慕仙所言极为相近。

“咱们被动了,倒显得贼人大义凌然,却好似朝廷不想和非要打似的,可笑啊,可笑啊”吴珄怒极而笑。

他这话自然是讽刺崇祯帝的。

不过崇祯帝当作没听懂,眯着眼轻轻哼了一声,首辅李邦华则道:“若只为占据道义高点,弄这一出是不是有些……”

“他自然不仅仅为此,而是要趁机杀个好价”吴珄打断他,崇祯帝缓缓端起茶杯:“貌似亦不仅如此吧,大义什么都是虚的,咱们手中的筹码可都是实实在在的”。

“那以皇上来看,贼子所为还有什么深意?”吴珄也轻哼一声,崇祯帝也不在乎的语气,只是冷冷一笑:“若朕能窥破何故召众卿来此”言下之意,老子啥都能都会还要你们干啥!

听了这话,吴珄这个老梆子也忍不住心里一惊,怎么又大意了,皇帝早已不是之前的软柿子能让自己等人随便拿捏了,他现在刚的很啊。

“臣入宫之前曾令人拿去东厂给常公公看,想听听他的意见,不过听闻常公公不在衙门亦不在府邸,便想着在宫里头,常公公和床贼交手经验多,想必能看出些其他门道,不若让常公公过来看一下?”史可法小心的说道。

“他不在宫里”崇祯帝随口说道,吴牲又坐不住了:“关键时刻总是见不到人,嘴上说什么都不管,却什么都插手,惹出事来却……”

砰地一声,崇祯帝拍桌子了:“吴卿同常宇有何嫌隙总是三番四次说他不是,这个朕并不关心,但朝议之事,是他的分内事么,难道不是阁臣的事!既是汝等之事为何要烦请他人,若他既能打仗又可理朝政,朕还要这内阁作甚!”

这话说的非常重,原本坐着的李邦华,吴牲等人都赶紧站做梦是现实的预兆吗起来:“皇上息怒,臣等失言……”

“他是东厂督主,战时督军,闲时监督百官,手上的事自然多,去哪儿也更不需要禀告汝等,汝等所为愈发过分!”崇祯帝又发了威,他现在很享受看着阁臣被他训的像孙子的样子,毕竟之前都是他被骂的像孙子,这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太爽了,而且还不是无故发火,有理有据骂的在理又痛快。

李邦华几人连连告罪,心里头都开始骂吴牲这个老棒子连累了他们,为什么就管不住那张破嘴呢,都什么时候了,还当皇帝是以前的皇帝啊。

耍够了威风后,崇祯帝便让内阁赶紧做出应对之策,明儿一早也发出一张晓谕昭告天下来回应此事,而且也要送到黄河对岸去!

至于怎么回应,那就是内阁今晚的事了,办不好今晚就别睡觉了,明儿早朝直接上继续商讨!

回到乾清宫已是很晚了,崇祯帝辗转反侧还是睡不着,一来心里头有气,明明是李自成造反弄得民不聊生,现在你tm的倒是做好人,满口仁义道德说要为天下太平来议和,好人都给你当了是吧,倒显得朝廷的不是人了,二来,他担心这背后还有他们参谋透的深意,这也是他最气的地方,一帮阁臣都他么的的饭桶似的,常宇一走竟然要吃毛猪肉了。

不行,这事还必须得找常宇问问去,于是连夜召春祥入宫,让他遣人立刻马上知会常宇去,春祥说此时常宇应该已知晓此事了,崇祯帝气的差点踹他,不是让他知晓就完了,是让他分析!

不过内阁终究不是猪圈,阁臣也终究不是饭桶,在早朝时,他们终于想通了所有的关键,荆襄!

崇祯帝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既是看破了当该如何应对?

商议一夜的众阁臣也拿出了办法,如常宇所虑那般,眼下以和为重,以和为贵,当下旨令左良玉暂停进攻荆州和襄阳,为和谈创造条件,同时也要应对李自成的舆论战,即,同样发一通晓谕天下,你李自成这十多年作恶多端荼毒天下本该千刀万剐,且眼下朝廷亦有这个实力,荆襄,黄河各自陈兵十余万随时可一举将其击溃,然则朝廷不忍苍生遭难,故而愿意止戈和谈,传令前线主帅暂停进攻潼关和荆襄已是最大诚意,若其再不知好歹或贪得无厌则是天下罪人……

论行军打仗朝臣不是李自成那帮人的对手,但若论咬文嚼字舞文弄墨这帮人可是祖师爷了,很快一分洋洋洒洒数百字的檄文便完成了,崇祯帝过目之后十分满意,随即便令分发各处张贴,并令史可法,吴珄等人抓紧和宋献策等人落实和谈结果!

朝阳升起,花儿对我笑,鸟儿在歌唱,徐州总兵府里常宇起了个大早,出门跑了五公里热了热身然后在便在后院的校场里打了几套拳,又和王征南几人轮番切磋,旁边的高杰和常延龄忍不住抚掌喝彩。

早饭时候,章家管事的来了,就婚礼事宜同李慕仙接洽,顺便把女方的陪嫁礼单带过来给男方过目,常宇无事在旁边听着顺手看了下礼单,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好家伙,章来水果然疼这个闺女,不说金银首饰绫罗绸缎,便是陪嫁丫鬟一口气就给了六个!

而且还有各种红木家具,从床到梳妆柜到桌椅板凳,可以说应有尽有!想必是章来水也知晓新郎的宅子空空如也,顺便都给一手置办了。

当然了一下陪嫁这么多东西也是有用意的,男方是豪门,即便是旁支也是豪门,多些陪嫁也显得咱配得上人家不是,说白了就是给自己闺女撑面子撑底气,嫁过去不受欺负,也不能被外人瞧扁了。

看完女方的礼单,常宇又看了看自己这边的聘礼,他虽是新郎,但事实上操办的都是常延龄,高杰夫妇和李慕仙,所以聘礼几何他自己都晓得,拿起来看一眼,又是一声好家伙。

古时聘礼可不只是给礼金便可,主要还要有物。

常宇这边聘礼为黄金百两,金银首饰衣物,牛羊肉等物也是一应俱全,而最引入注目的则是,给新娘的首饰新衣全是出自京城的公主馆!

那是当今大明朝唯一的奢侈品牌,出自宫廷,是你有钱都买不到的!

这样既能显得男方对女方的宠爱,又能彰显出男方的身份和能力。

这事常宇第一次结婚,无论是前生和今世都是第一次,可谓是充满了好奇,既开心又觉得好玩,在旁边看着李慕仙和章家管事,事无巨细一一接洽,甚是津津有味。

就在这时,王征南进来在他耳边低语,屠元和郑芝龙来了。

屠元一行带着贼人眼线绕圈圈,别说对方了,把自己都快绕晕了,在这方面屠元经验不足,但他身边跟着一个老江湖郑芝龙,那可是江湖中的霸主人物,论经验李自成都得叫他一声祖师爷,所以一路上屠元几乎都在按照郑芝龙的吩咐行动。

最终确定对方放弃之后,他们便饶回了徐州城,倒也正赶趟。

高杰得知郑芝龙来了,当时也是震惊的目瞪口呆,好家伙,海寇头子都来了,我这义弟结交的可都人物呀,连忙将郑芝龙请到内府奉茶,他和常延龄亲自接待,自是少不得一番热络。

郑芝龙也是受宠若惊,高杰之名他自是听闻过,知他势力不小,而且为人桀骜不驯属于那种油盐不进的主,却没想到见了却发现异常爽快,真英雄真豪杰!更意外的是,竟然在这见到了大明朝的老牌勋贵之一的怀远候!

做梦是现实的预兆吗 最新章节,

这些都是整治资本啊!

要知道他在福建虽然兵强马壮实力雄厚,但在朝堂众臣看来就是个投诚的海寇,在北方在京畿他真的没什么势力也没什么交际。

但自从他搭上小太监后,一切都变了。

在大饥荒的时候他积极配合常宇,而现在常宇便开始还礼了,在京城结交兵部尚书,锦衣卫指挥使,出京路上又结交了德王,在这又是徐州总兵,又是怀远候,其他还是南京锦衣卫指挥使!

常宇给不了他金子银子,但能给他人脉!

几人正说话间,管家来报,徐州知府,知州,知县等一帮官员前来!

好家伙!

很显然是奔着常宇的婚礼来的,而且是不请自来。

喜欢扶明录请大家收藏:

华灯初上时,常宇缓缓醒来,或许是睡的有些蒙了翻身坐起好半天没回过劲不知身在何处,外间打坐的青衣听见动静轻轻推门进来看了一眼:“掌柜的您醒来了”。

“额,青衣啊,这是哪儿?”常宇还在迷糊中,青衣一怔:“徐州总兵府啊”。

哦!常宇瞬间惊醒,嘿了一声忍不住拍了下脑门:“他们都去歇息了吧,你怎么不去”他们是指素净,陈王庭等亲侍,这一路舟车劳顿也是疲惫至极,素净微微摇头:“贫道打坐便可”。

常宇知她修炼功法与众不同,打坐亦可入定比睡眠更能缓解疲惫,不过还是让青衣回房去休息会,随即走出房门,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去,不过总兵府内张灯结彩一番喜庆。

伸了个懒腰,感觉天气也不甚热,左右望了一眼见后府大堂灯火辉煌便朝那边走了过去,见高杰夫妻和常延龄,李慕仙正在吃晚饭。

“好酒好菜偷偷吃,也不叫我,啧啧啧”常宇给常延龄施了礼便拿高杰打趣,众人轻笑,高杰道:“兄弟你也不喝酒,且看了这玩意,怕是你连菜都吃不下了”说着指了指身旁案子。

常宇瞥了一眼看是一张纸,探手取过,刚看第一行就蹙眉:“贼人的檄文,何时送来的?”

“天黑城门关闭之前,不知何人贴了满大街,守兵发现便送了过来,见你睡的正香便没叫醒你,你且看看再说”常延龄一声轻叹,常宇缓缓坐下仔细瞧了。

这其实算不上一张檄文,但也可称呼之为檄文,因为檄文的本意就是用于征召,晓谕的政府公告,不过慢慢演化为声讨,批判揭发罪行的文书了。

这张大字报,不是批判也不是声讨,是以大顺国之名发的晓谕公告,也可以称之为大顺国的邸报!

内容简单直接,就是昭告天下:这十数年的战乱已至生灵涂炭,至于谁是谁非暂且搁置,反正我李自成悲天悯人,实在不忍天下百姓再遭兵祸了,所以拿出天大的诚意同朝廷讲和,以和为贵救黎民百姓于水火,故此昭告天下,让天下人来见证。

为了表示诚意,在谈和期间停止任何军事动作,也希望朝廷也这么做,不要挑动制造冲突,破坏谈和环境……

吧啦吧啦一顿说,大概就是,你别动手,好好谈,你若动手就是你的错了,就是你没诚意要谈和,那你就成了天下的罪人!

就这?常宇看完,抖了抖手中的大字报扫了面前几人一眼落在高杰脸上:“兄长何故说看了这张破纸我就吃不下饭了”

高杰挑眉:“这和谈的消息都传了个把月了,朝野上下消息灵通的多知此事,那闯贼何故又弄这一套来昭告天下”。

常宇嘿了一声,转头看向李慕仙:“道长觉得呢”。

“贫道刚才已同侯爷和高总兵说了,此举有挟天下人以令朝廷的味道”李慕仙轻笑道:“这样一来就显得是他闯贼站在大义的一方,是他首先提出和谈的,让老百姓觉得他才是为天下人着想的,这样一来他就有了主动权,若朝廷提出苛刻的条件他就会说朝廷没有诚意和谈,这样天下人则会痛骂朝廷故意刁难,显得都是朝廷的不是”。

常宇微微点头:“以退为进,老李头这手段玩的溜啊”说着嘴角勾起:“拉拢民意民心还是其次,他此番还有一个更大的作用,道长没看出来么?”

李慕仙眯了眯眼轻轻摇头,常宇又看向常延龄:“叔公以为呢?”

常延龄摇头苦笑:“李道长都看不出来的你就别难为叔公了”。

“臭显摆,磨磨唧唧的赶紧说了呗”高杰一脸不耐烦,旁边的邢夫人立刻白了他一眼,常宇哈哈一笑:“他是怕丢了荆襄没了退路”

哎呀,李慕仙一拍大腿:“怎么忘了这么一出”常延龄还是一头雾水,那边高杰和邢夫人对望一眼,微微点头,原来如此。

要知道,此时黄河那边的局势已基本算是成型了,李岩无心也无力再作进一步动作,唯一还有变数的就是潼关城,但如果不是谈做梦是现实的预兆吗崩撕破脸,基本上那边不会轻举妄动的。

但李自成的大后方荆州和襄阳就不一样了,且不说原本就有高起元和王光恩几兄弟天天戳的他寝食不安了,在听到要谈和,听到李自成遭擒的消息后,武昌的左良玉这会跑的比兔子都快要赶紧将这两个地方给收复了。

要知道左良玉可是有二十万大军啊,就是水分再大手里也得有个十万大军啊,若在贼军听信传言人心惶惶的时一窝蜂围过去打,那后果相当的不堪啊!

虽说要真的投降后,这两个地方还必须归还朝廷的,问题是人家打下来和你归还完全两个概念,两个价格,更何况万一谈崩了呢,退路还被人给断了。

可以说荆州和襄阳对李自成十分的重要,谈和可作为筹码,谈崩了可作为退路,所以无论怎样都不能丢!

所以李自成便想了个法子,到处贴大字报昭告天下,我先提和的,我有诚意的,谁动手就是谁破坏和谈,他掐准了朝野上下想和谈的人非常多,毕竟利大于弊,所以朝廷若还动手打襄阳和荆州,不用他开口,朝廷这边自己人都得骂娘了。

“此獠当真狡猾的很,既是看破他诡计,如何破?”常延龄听完解释后气的牙痒痒,谁知常宇的回答更是让他瞠目结舌:“破不得,此乃阳谋,看的破,却破不得”。

“啊,破不得,那岂不是让他得逞了?”常延龄大骇,常宇嘿嘿一笑看向李慕仙:“本就没必要破,虽是得逞了,却也得看是谁得逞了”。

李慕仙眼睛一亮,随即对常宇拱手一脸的钦佩:“贫道今儿可谓是心服口服了,原来督公大人早就算计上了”。

这下不光常延龄听不懂了,便是高杰夫妇也是一头雾水:“还请道长解忧”。

常宇一副神叨叨的样子其实就是故弄玄虚一点就破,说白了很容易理解,李自成得逞了又如何,那就让左良玉暂停进攻便是了,若谈成了,就地接收,若谈崩了,再打下来就是了,反正对朝廷来说都一样,只是对左良玉来说性质不一样了。

何况李自成的得逞,何尝不是常宇的得逞,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要压低价码把李自成逼回谈判桌,现在不就是慌了么,着急了么,乖乖的回来了么,他都昭告天下了,那就谁都别掖着藏着,敞开的谈!

“若左良玉回头醒悟过来,他从头到尾都是被督公大人当颗棋子瞎忙活,不知该做何感想”李慕仙的这句话,引得众人哈哈大笑,常宇则道:“作何感谢咱家不知,但不管他怎么想都得老实盘着!”

“霸气!”常延龄一声赞:“真有咱祖上常十万的风范,他左良玉若有不服便打到他服!”说完举杯自饮,常宇赶紧端起茶杯跟着喝了:“叔公谬赞了,让外人听了会笑话的”。

“这哪来的外人,都是自家人”邢夫人说着端起酒杯陪常延龄喝了,常宇连忙道:“口误,口误,嫂嫂说的对,都是自家人!”

高杰在旁边一声叹:“去年南下打白旺部时曾和老黄闲聊,老黄说小督主是隔代传,将他们常家家风传承的淋漓淋什么雨的……”

“淋漓尽致”邢夫人在旁边捅了捅他一下,高杰赶紧道:“对对,就是淋漓尽致”常宇笑道:“一听这话便是兄长瞎扯了,黄得功那粗货可说不出淋漓尽致这个词”。

“嘿,反正就是说你和开平王常十万像的很啊!”高杰嘿嘿说道,常宇哦了一声:“倒想听听黄总兵说的哪儿像”。

”像的地方可多了,开平王打仗也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亦勇猛无匹喜欢亲自上阵冲敌,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点儿最像,那就是特别喜欢杀俘!“

噗,常宇差点一口茶水喷出,很是尴尬的看了常延龄一眼,却见他哈哈大笑,连连抚掌:”是极,是极!这确实是咱祖上传下的家风啊!“

常宇真的相当无奈啊,他出道时确实杀戮太重,曾扬言不要俘虏,更甚在太原城外,保定城外,长城脚下杀俘以贼军,鞑子军人头筑京观!

以至于朝野上下都知道东厂大太监是杀人狂魔,好听点的叫他战神,直白的叫他屠夫,人屠。

而历史上常遇春也是这么个主,杀俘,杀降兵,屠城,那都是常规操作,杀戮太重以至于让朱元璋都看不下去劝了他好几次,不过都是听完就忘,为此朱元璋不得已让徐达盯着他些,可见常遇春的杀心多重了。

”乱臣贼子,祸国殃民,杀多少都不为甚“常宇轻语一声,立刻得到常延龄和高杰的拍案叫好!

喜欢扶明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